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06石河子的風花雪月

陽春白雪雖然少見,但我們終究可見,因為少,所以見到就會異常激動——感激自然給我們一點異常的機會,領會季節的靈動。還記得那是十年前,在家鄉江西工作時,遇到一場陽春白雪。這種感覺經過幾年沉澱,在北大讀博時形諸文字,寫成了《一朵桃花》,記憶在陽春白雪中綻放的一朵桃花。來石河子將近一年,雪可算見多不怪了。還記得去年十一月開始下雪,熟悉季節的人都說雪比往年來的晚了一些,按常例,應該是在十月就會有第一場雪光臨塞外這片土地的,用岑參的說法就是“胡天八月即飛雪”。不用求全之毀來看,去年石河子的雪讓我這個南方人大飽眼福了。暴雪不用多說,隨便一下就會讓大地堆積近半尺。最為令人感慨的是下雪後的第二天清晨,屋外“嚓嚓嚓”的聲音喚醒沉睡的我們。從窗戶外朝下一看,陽光撒滿大地,大路上都是鏟雪的人群。他們手中揮舞著鐵鍬或鏟子,或者拿著掃帚,一排一排朝前行進。他們經過的地方,地面一塵不染,雪粒一顆也沒有。而道路兩邊是高高的雪堆。這雪堆逐漸向前,形成一座長城。每經一場或大或小的雪,這長城越發雄偉堅固。這時你會怎麼想呢?人定勝天?“唯有犧牲多壯志,敢教日月換新天”?這些都是虛的,兵團人就是實打實的幹事。人與天沒有什麼對立,但人在這片戈壁天地改造出這片美麗的家園,也就是這種精神吧。雪在石河子的冬季是常態。不管是太陽東昇還是明月西斜,你都可以看到那些晶瑩的精靈在飛,或者是一脈雪魂在顫動,瀰漫在空中,或者從樹枝悄悄地飄落。還記得從陽光雙語校區下班回來,天空是暖暖的陽光,雪花卻不時地飄灑,像是銀針在我眼前晃動,不,像是金羊毛滿天攪動。我激動不已,決定一個人去未名山踏雪。這兒的雪是那麼的晶瑩與堅脆,不像南方的雪,一見太陽就化為污水,你想親近一下就把你的鞋弄得濕濕的。這兒的雪沒有那麼嬌柔,你踏上去它也還是晶瑩,而且報答給你“嘎——吱——”脆脆的聲音。這兒你可以真實的體驗你走路的節奏——我們很多時候都忘了自己的步伐以及自己究竟走得穩不穩。把腳踩下就是一個完美的腳印,不過如果你慌亂了,對它不夠信任,匆忙拔出,那麼你的腳印可能瞬間就亂了,鞋裡也灌上滿滿的積雪。用最閒逸的心態踏雪,用真誠傾聽自己的腳步,踏踏實實地踩上去,安安心

(繼續閱讀)

201304110954那個夏天,異性之間

最後一次見到糖糖是在W決定復讀的前一天。夕陽灑落,半空的太陽變得好溫馴。殘陽似血,像是在天空中鑲嵌的一塊紅寶石。整個小城沐浴在一片紅色之中。水面淡淡,清風徐來,水波蕩漾。鳥兒歡快地披上一身紅衣裳在空中好快的飛翔著。水天相接,分不清到底是太陽是在水上還是水下。亭子旁邊一片片樹葉泛著紅光,被夕陽拉的好長的樹影不停地搖擺著,地上的小草剛從長眠中脫胎換骨,一切的一切是那麼的富有生機,一切是那麼的愜意。W和往常一樣,一個人在濱江路散步。他被高考落榜的事情壓得我心情好沉重,相似滄海桑田。忽然,聽到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叫他的名字,抬頭看到糖糖站在他的面前。糖糖很自然的對他笑了一個,W努力撥開那張繃得好緊的臉,勉強的回笑了糖糖一個。她說她正要去找他,向他告別。糖糖終於考上了她想去的民大,終於選上了她想學的專業。他們邊走邊聊著。糖糖告訴W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離開,說是應該快了。她在網上已經查到她被錄取的信息目前還在等學校的通知。按理說糖糖應該很高興,應該是要有多高心就有多高興,可是她並沒有別人想像的那麼高興。糖糖告訴W她很強烈的想離開這裡去夢寐以求的民大生活,可是又捨不得離開這個生活了近20年的地方,更捨不得她的家人和朋友,她害怕一個人去那邊,她害怕一個人去那邊會孤獨。一邊在為即將去民大而興奮,一邊又在為離開這個捨不得離開的地方而糾結。看上去她好像比我的心情還沉重,她當時的心情真的就像即將出嫁的大家閨秀。不經意間,他們走到了濱江路唯一一家賣飲料的店,W下意識的掏出錢買了兩瓶涼茶,一人一瓶。打開瓶蓋的瞬間沒有聽到“哧”的一聲,但能聞到飄蕩在空氣中的茶香,那是一種淡淡的清香。濱江路是離他們學校最近的散步區,他們學校會有很多的人去那。走在那裡經常會遇到熟人,他們也會怕鬧緋聞。其實並不是他們之間有什麼,而是怕別人八卦什麼,而他們是那種討厭別人說什麼又懶得解釋什麼的人。當路上一對對手牽手的情侶從他們身邊走過,他們也會尷尬,會臉紅,他們的目光也會同時假裝朝另一個方向。但是他們還是走著。糖糖有張圓圓的臉蛋白裡透點紅,筆直的頭髮剛剛到肩,一雙大而亮的眼睛,和她的臉型剛好相配。雖然談不上大家閨秀也算得上小家碧玉。那天她穿著七分牛仔褲,上加一件白色T恤,其實她平時也愛這樣穿。微風不經意的數落著她的頭髮,可以聞到一絲清逸的香味,不得不承認她也是亭亭玉立。他們的腳步很慢,算得上是純粹

(繼續閱讀)

201206151420鴕鳥如何避敵?

  在天熱時,看到遠處有很薄的蒸氣在閃閃發光,如果盯住這些閃光的地方,會使人眼花繚亂,無法看清地面上的物體。鴕鳥就利用這條件,當遇到敵人就蹲下來,將頭藏在地面或雙翅下,這樣就掩護了自己,使對手很難發現。 文章來源:心理咨詢師雷明的BLOG - 一旋一葉一天涯 - 空姐洋洋的飛人生活 - 可人--健康之友 - 姓符的生活--圖像有生機 -

(繼續閱讀)

201204272012母親的勇氣

深夜11點24分,在美國洛杉磯國際機場,一位頭髮花白的東方女人引起了所有乘客的注意。她挎著黑色的背包,背包上貼有一張用透明膠帶層層纏繞的醒目的A4紙,上面用中文寫著“徐鶯瑞”三個字。這些從薩爾瓦多飛到洛杉磯的乘客,幾乎都是拉丁美洲人。他們根本不懂中文。這位衣著樸素的東方女人等待了許久,臨近午夜12點,她終於找到了救星。一位黑頭髮的男人駐足她的身前,低頭端詳她手裡的紙條:“我要在洛杉磯出境,有朋友在那兒接我。”其實,在這張快揉爛的紙條上,還有另外兩行中文,每行中文下面都用螢光筆打了橫線,方便閱讀。第一行中文:“我要到哥斯達黎加看女兒,請問是在這裡轉機嗎?”下面,是兩行稍微細小的文字,分別是英語和西班牙語。第二行中文:我要去領行李,能不能帶我去?謝謝!接著,同樣又是英文和西班牙語的翻譯。原來,她的女兒在十年前隨女婿移民到了哥斯達黎加。如今剛生完第二胎,身子虛弱至極。女人思女兒心切,硬要從台灣過來看她,伺候她坐月子。女兒執拗不過,便在越洋信件中夾帶了一堆紙條。如今,她已伺候女兒坐完月子。原本女兒要陪她到洛杉磯機場,結果卻不得不因買不到機票而作罷。女兒為了讓她有安身之處,特意請求遠在洛杉磯的朋友幫忙。為了方便相認,女人便特意在背包上纏裹了醒目的A4紙。很多人都以為,這不過是一個簡單的行程。可深知航班內情的那位黑髮男人,卻不禁被這簡單的描述感動得熱淚漣漣。從台南出發,要如何才能到達哥斯達黎加呢?首先得從台南飛至桃園機場,接著搭乘足足十二小時的班機,從台北飛往美國,再次,從美國飛五個多小時到達中美洲的轉運中心———薩爾瓦多,然後才能從薩爾瓦多乘機飛至目的地———哥斯達黎加。她曾在擁擠的異國人群中狂奔摔倒,曾在午夜機場冰冷的坐椅上蜷縮,也曾在恍惚的人流中舉著救命的紙條卑躬屈膝……這一切的一切,不過只是想親眼看看自己的女兒。這是一位真實而又平凡的中國母親。她來自台灣,名叫蔡鶯妹,67歲,生平第一次出國,不會說英文,不會說西班牙語,為了自己的女兒,獨自一人飛行整整三天,從台南到哥斯達黎加,無懼這三萬六千公里的艱難險阻。她讓我們看到了一位母親因愛而萌發的勇氣。這種匿藏在母性情懷中的勇氣,從始至終都不會因距離和時

(繼續閱讀)

201204222249藍色的秋

又很長時間沒寫文字了,好像忘記了,像忘記了一種習慣的思念,忘記了一種心情,清透如水的眸子,迷離了,迷亂了藍色的惆悵。秋日深了,天藍了,雲朵白了,誰經得起秋風橫掃,一陣秋雨,卻又涼了,落葉飛的完美,飛的只留著藍色的憂傷。它是不忍離去還是樹不挽留,也許兩者都有,一種感情,兩種猜忌,不散又為何?只有散場了,才懂得曾經的相依相偎。霎間,想起了藍色的屏障,藍色的光芒,藍色的愛,藍的不能再藍,又幽幽暗暗,變遷著藍色的秋,藍色的影子。昨晚睡時,關上了燈,窗口一片光芒,淡淡的黃,幽幽的白,我在想怎麼樣的燈光?忽然想起是月光,看我,月光都忘記了,還能不忘記什麼呢?今晚,我就等著月光,等著月光似水的思念。天空太深了,藍的太深了,深不見底,也只有半個月亮,那麼亮,黃黃的,孤單的,散發著淡黃色的光。等著你,等著忘記的心,等著深不可測寂寞。我記得藍色光芒,透著遙遠的冷,疏疏懶懶,斑斑駁駁,又一次搖碎了唯一掛在心裡的惦念。風吹過,聲音沙沙,樹影擾亂了月光,彈起了歲月那段擱淺的夢。以為只要把自己忘了,就可以忘記時光另一岸的故事。可風起時,雲淡時,雨飄時,卻想起不可忘記的愛恨。月光清清淡淡,悠悠緩緩,在那停泊,泊著一月又一月圓和缺。過了白露寒露,就又霜降了,秋就又走了。等著小雪和大雪,來年雨水和清明,說著說著就來了,是時光飛逝還是光陰太短?關上窗,透著薄紗簾,月光還是被我等來了,它爬上了窗簾,落下了眸子裡的光,深深一撇,如黛的影子,又睜開,就是一片藍色的光。斜躺著,它就在天上,藍色的紗簾裡,它如幻的光芒,一切的顏色都變作了夢,藍色的秋天,都在夢裡來吧。

(繼續閱讀)

201204100913一葉隨感

 今天下午,隨手撿起一片樹葉,它的表面讓我發現了什麼,其實一片飄落的樹葉又何嘗不是一個人生呢?這上面有被蟲子侵蝕的部分,很空洞,是的,有時候,我們不是覺得很迷惘,覺得自己走進一場很濃很濃的霧裡,辨別不出周圍的東西,走來走去,還是在霧裡……。  這其間有綠色的斑點,但想想曾經整片葉子都是綠色的天下,這綠色漸漸地被灰色吞噬了,慢慢的蔓延,蔓延……這是我們所知道的,最後,肯定是被灰色取而代之,整個兒都是灰色的,淹沒了曾經幼稚的想法和行為,不再像以前一樣,對著一陣狂風還互相熱烈的擁抱,發出「嘩拉拉」的聲音,對此不屑一顧,年少輕狂。掉落的樹葉,很快便發黃了,再也經不起狂風的考驗,它們隨時隨刻都被風所牽制,跟著風兒走,等待命運的安排。因為在灰色年代,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刑期將至,對什麼都顯得無所謂,因為不管怎麼樣,他們將都一無所有,其實,世界上的每一樣有生命的東西都是類似的,不是他從你的生命裡看見了他的生命,就是你從他的生命裡看見了你自己的生命,因為如此,我們都稱之為生命,包括我們自己。所以待到老年時,我們才真正懂得怎樣去滄桑看雲。我已不再唾棄老年時代,雖然在這時代有諸多不便,我要活,活到老……老到死為止。然後去實現詩裡的故事,感覺好美哦!一葉人生……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