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4290009何處覓春痕?曉寒輕煙盈盈雪

日曆上的春天已經來臨,但北國卻還披著冬的衣裳,小雪紛紛。何處覓春痕?記憶裡關於春天的夢開始甦醒,關於春天的情緒開始甦醒。紛至沓來的有關春天的思緒,羽化成雪,落滿了老屋的瓦頂,落滿了老樹,塗白了山川,並穿楊過柳,跋山涉水,從冬到春,從童年到中年……風,寒意陣陣,卻步態輕盈。細數曾經,穿梭在風裡的那些雪,為誰輕舞?又為誰多情?放眼青山外,春又幾度回?一點尋常色,皆付冰雪中;花兒不曾紅,還待春風撫,橫斜幾枝空。猶只見,一種風骨,幾支冰晶,在清寒中孕香,在冰雪中疏影;猶只見,千里冰封無別色,枝幹蒼古卻萌春。熹微的晨霧中,朦朧又見迎春花。拈一葉花瓣,傾聞花開的聲音;心事,柔潤滿懷,淺握你的美,唯恐驚醒了你的夢。於是,花蕊裡的綻放,我只掬一縷暗香。陌上不見桃花開。曾經的風雨路上,花開,悄然;花落,無言。而華年也順著落紅流水悄然逝去。花開花落間,那一地五彩花瓣,已成過往。今晨,剪一縷清寒色,笑引春風;留一腔深情,靜等桃紅。心,舞在雪中;夢,在一簾輕煙外獨自情濃。何處覓春痕?曉寒輕煙盈盈雪。大正得正 |察言觀色-邢海洋 | 洪昭光的BLOG |醫生哥 波子 | 舒唱(慢悟懺明)--今雨來 |麓山閒雲的部落格 | 親歷華德福 |First Statements |

(繼續閱讀)

201204231759突然感覺的暖

突然感覺到的暖,是坐在暖和的房間裡沉入空寂的時候到來的。窗外傳來隱隱的風聲,發出寒寒的嗚鳴。電視裡一群演員逼真地演繹著60多年前血與火的故事。我的耳邊忽地現出辟啪地聲響,聞到煤煙的味道。哦,那是多麼溫馨的一幕啊!坐在熱炕上,我們兄弟姊妹一起用被子蓋著腿,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甩著手裡的撲克牌。父親坐在坑下聚精會神地看著他每天關心著的像現在這樣的電視連續劇,母親喜孜孜地坐在爐子邊炒著鍋裡的瓜子兒,時而和我們說句話,時而按我們的要求遞過一杯茶。這是寒冷的冬天我們一家聚在父母身邊的情景,這是我們從四面八方趕回生養我們故鄉時的一幅畫面。在父親母親身邊,房子外邊的寒冷根本就不算什麼,我們玩著,享受著父親母親對我們愉快的“伺候”,那種獲得與付出融在一起的幸福感覺,滿的像是快要溢出那間並不嚴實的茅草屋。那種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笑、鬧,或者賴與滑,都是那麼親切舒服,像是在給有些乾涸了的花草上上澆灌了點點清水,一個個枝展葉艷。血脈相連的一家人,只有守在父母身邊,才會有最放心的感覺,才會享受到最貼心的溫暖。現在想起來,到像是回到鳥窠裡的鳥兒們。回到家,就有了安全,就再也不用擔心冰雪漫天。這種突然感覺到的東西,讓我心上猛地一沉。父親母親遠遠地離開好幾年了,我再也找不到前邊說過的那種溫暖的情景了,只有用記憶裡那點兒東西給自己一點兒慰藉。唉,冬天,我神殤日子。冬天在給了我最多的溫暖時候,也給了我深深的傷痛。父親母親都是選擇在冬天、選擇連接著新年之前的日子離開了我。這給我記憶的冬天以一種更深、更像被冰鋒刺了心底的寒。走回現實裡,我感歎歲月無情,感歎親情無價,更感歎逝者如斯。人走過的每一天都不能再回來,人離開的多少愛都無法重來。人生命中有太多的美好,都是過去式,都是珍藏在季節裡的花果,暗暗地在鼻翼間吐出香氣,靜靜地呈現在日漸蒼老的夢裡。在平淡安寧的生活裡,只有這些突然回來的暖或者寒、明或者暗、甜或者酸,才讓我知道自己已經走過了那麼多路,跨過了那麼多橋,吃了那麼多鹽。剛剛過了母親兩週年忌日,馬上又是父親4週年歿時。在這個日漸寒冷的冬日的晚上,耳畔響著嗚嗚的風,我的目光長久地停留在擺放在身邊的父母遺照上。他們像過去那樣含笑看著我,眼神裡充滿了希望與寄托;他們像過去那樣輕聲地囑咐我:天冷了,咋還不把棉褲加上,防著那膝痛的再來;天晚上,早點去睡下,別熬出了毛病…&he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