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東引‧危岩上白色燈塔 @ cpc的空中放送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如果您是鐵道迷,請您分享我的鐵道記憶;如果您深愛旅遊,這裡的圖像和文字也紀錄了我在旅程中想告訴您的話........如果您都不是,那麼您一定是我的好友、或是會變成我的好友的人........要不然,怎麼會流浪到這個角落?

  • 2017第四屆XUITER優質大賞評審
  • 2016第三屆XUITER優質大賞首獎
  • 2010資策會第三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2008資策會第一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201908112207久違東引‧危岩上白色燈塔

     


    睽違整整十年,沿山壁走向那座白色燈塔時,心跳突然加速,有些分不清究係拾級而上的體能反應?抑或期待故友重逢的血脈賁張?


     



    其實早在旭日躍出海平面之際,就已經看到她的身影。這座全台最北、也是被公認全台最美的燈塔,屹立在東引最東端的世尾山上已然115年,台馬輪從小島南緣湛藍海上畫出一道弧形波痕,準備駛入中柱港前,你可以在望遠鏡頭裡找到她。




    有別於十年前在一個薄霧乍散的夏日清晨初遇,這回的午後天光更顯明媚。深感同行好友們除了關注框景和聚焦之外,都已無暇他顧,自己索性慢慢咀嚼這十載寒暑帶給東引、尤其帶給東湧燈塔(抱歉我還是習慣以1904的舊名稱呼她!)哪些變化。

     

     

     

     

     

    危岩依然陡峭,建物仍舊雪白,但入口牌匾上的直屬單位已經從「財政部關稅總局」改隸「交通部航港局」;記得十年前用過「碧波萬頃」這樣的字眼來形容燈塔腳下的東海,故地重遊,這回竟發現那樣的藍,有濃淡、有漸層,海底彷彿還蘊藏許多深邃的故事,等候燈塔光柱的投射探照......讓我想起童年時期讀過一本叫做「玻璃海」的童話書,描寫一個外出探險、名叫斑斑的小朋友,和一位燈塔管理員多福爺爺巧遇的故事。


     


     




    屬於我的東湧燈塔記憶,當然沒有多福爺爺。當年在燈塔迎接我們的是剛從彭佳嶼調來東引的柏文法。隔窗探詢柏文法主任安好?繼任者告訴我,柏主任已經在2016年退休。


     


     




    尋訪故人未遇,倒是發現意外驚喜。行前猶以識途老馬姿態告訴同行夥伴:東引燈塔打從1966年艾麗絲颱風肆虐摧殘後,那座堪稱全台最大的一等旋轉透鏡主燈(直徑1840公釐)嚴重損毀,此後再也無法照亮海隅,只好增設另一座紅色外觀的五等燈,持續擔負海上導航任務。(有意一探這座依附在原燈座旁、完全不起眼的小燈,請點閱我2009年的舊作:國之北疆、東引紀行:之二、燈塔)

     

    沒想到在航港局決定推動「燈塔觀光」的政策下,2015年8月起展開燈塔修復,極力克服百年建物和傳統燈具、透鏡、齒輪和轉盤難以取得零組件的困難,並加裝當代動力系統,2016年4月完成修復,在停止運轉50年後,四道巨型光柱又重新照亮東海夜空。而文化部也在同年二月通過審查把東引燈塔從三級古蹟升格為國定古蹟。



    這趟到東引分別從海上和陸上,兩度近距離端詳這座絕美的白色燈塔,可惜因為行程安排和天候因素(計畫夜拍燈塔那天突然降下大雷雨......),無緣一睹她雄踞海疆、光披四表的英姿,不過,這不就是下一趟東引行的理由嗎?而這回,不會再相隔十年!

     

     

     

    【2019馬祖擺暝文化祭】橋仔...|日誌首頁|少了秋楓春櫻,我的京都一樣多彩...上一篇【2019馬祖擺暝文化祭】橋仔十二暝:風中雨中的開幕式...下一篇少了秋楓春櫻,我的京都一樣多彩 ...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