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港刈香2018:送王 @ cpc的空中放送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如果您是鐵道迷,請您分享我的鐵道記憶;如果您深愛旅遊,這裡的圖像和文字也紀錄了我在旅程中想告訴您的話........如果您都不是,那麼您一定是我的好友、或是會變成我的好友的人........要不然,怎麼會流浪到這個角落?

  • 2017第四屆XUITER優質大賞評審
  • 2016第三屆XUITER優質大賞首獎
  • 2010資策會第三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2008資策會第一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201806302216西港刈香2018:送王


    烈燄似乎把空氣攪出渦旋,那些逐次被吸起引燃的成捆金紙,就在焚身變色的同時,也如同蝶化般震翅翻飛──不是Discovery追風專輯裡那些龍捲風前緣的末日驚悚,倒比較像國境之南、每逢秋高氣爽登場的起鷹奇觀............ 

    迤邐緜延的隊伍延著新興街不算寬的路幅,走向昔日曾文溪畔──又或更久遠前還是海岸線的荒地,三年一度的朝聖之旅,最後這段旅程只不過短短一公里,從王船繪製、紙紮兵將到隨行陣頭穿著的服飾,彷若回到200多年前先民社群面對災變疾厄束手之際,油然而起的敬天法祖之情。

     


    沒來得及趕上慶安宮的起駕儀式。穿梭西港市場平行窄巷,那座彩繪的王船在人群簇擁下遠遠在路底現身,襯墊著樓房外茶飲、檳榔或髮廊看板,多少有些視覺違和,但整體巡行卻有種亂中有序的肅穆.........。這是有「台灣第一香」美譽、已經延續230多年的西港刈香,內政部『台灣宗教百景』是這麼描寫西港刈香的歷史沿革:

    順治18年(公元1661年)鄭成功(公元1624年-1662年)率兵自鹿耳門登臺驅逐荷蘭人,隨後派兵隨水路駐紮西港,並由境主公、中壇元帥隨行護船,兵士中有堪輿師認為慶安宮現址為鯉穴聖地,建廟必顯神威,後由地方人士集資於清康熙51年(公元1712年)的創建西港玉勅慶安宮,主祀天上聖母。有「臺灣第一香醮祭典」之稱的西港刈香,源於自清乾隆年間有村民在曾文溪畔的「十八欉榕凹湖仔」,發現一艘書寫「代天巡狩」王船,遂聯合附近13庄村民,於乾隆49年(公元1784年)舉行八份姑媽宮甲辰科的香科遶境。後因曾文溪水災,清道光3年(公元1823年)第14科起由慶安宮接辦,道光27年(公元1847年)廟宇重建落成舉行首科王醮,而開始了王船祭,同時擴大巡香遶境,從此西港刈香形成「刈香遶境」及「王醮」香醮合一獨特信仰模式,日後規模逐漸擴大,遶境範圍共包含96個鄉里,有「臺灣第一香」美譽,民國97年(公元2008年) 登錄為臺南市定民俗活動


     


     


     

    遶境

    其實早在這最後一段里程起始前,那些不同的文武陣頭,像是南勢九龍殿宋江陣、港墘港興宮的天子門生陣、溪南寮興安宮、塭內蚶寮永昌宮和烏竹林廣慈宮的金獅陣、海寮普陀寺八美圖、七股寶安宮白鶴陣、東竹林保安宮牛犁歌陣、大塭寮保安宮的五虎平西陣,當然還有眾人最津津樂道、由公塭萬安宮和溪埔寮安溪宮出動70位12歲以下幼童合組成的百足真人蜈蚣陣,早在6/1到6/3間分頭繞行西港、佳里、七股、安定和安南等五個行政區、總計九十六庄。

    南下時間有限,我們也在六月三號下午追逐並等候這些從城鎮橫跨鄉野、有時甚至讓人覺得神出鬼沒的遶境隊伍──其實我這麼說有失公允!在便利的通訊軟體協助下,主辦單位早已開發出西港刈香遶境隊伍即時動態APP,從手機就能捕捉多條行進隊伍目前被衛星定位出的確切地點! 


     



    (姑媽宮宋江陣)

     




       

    聽說這70個粉墨登場的「小小神童」都不是臨時對外招募,而都是在地村莊與宮廟淵源深遠的住戶『世襲』而來,當孩子年齡超過12歲「畢業」之後,再由他們更小的弟妹、或近親適合的小朋友來接棒。三年一次的任務,就是要穩坐在由大人們推行的蜈蚣陣列上,適時灑發糖果給路旁信眾替他們祈福。事實上很多小小孩根本就坐不住,加上天氣經常酷熱,濃妝豔抹還得穿上古代厚重的鳳冠霞被,辛苦可想而知!於是也考驗他們的家長想盡辦法騙小朋友們安坐其位、不哭不鬧,有人替小朋友裝上電扇驅暑;有人在一旁綁上他們喜愛的蜘蛛人氣球,但我們也看到有人耐不住疲累已經趴在座位上小憩片刻............. 


     

     

     


     



    南台灣高溫,一趟好幾個小時下來還是會讓人受不了,隊伍在某個村莊暫時歇息。只見一旁家長趕緊把自己心肝寶貝抱下長轎,同時立即替他們卸下厚重的古裝散熱。就在小朋友們被接到附近享用點心的片刻,部分信眾開始在空無一人的蜈蚣轎下『稜轎腳』──而且還不止『稜』一次,是左右來回不斷從蜈蚣頭鑽到蜈蚣尾。一路拍照的我,迎來幾雙讓我一生都難以忘懷的眼神,祈願親人順遂、災厄遠離,不就是每個人最起碼、也最卑微的禱詞嗎?


     


     

    送王

    終於到了最後送王的早晨。寫過很多次台灣西部沿海「送王」儀俗,或許和清領後民間暗自追念明鄭三代有關,年代久遠外加政治正確疑慮,一直沒有很權威的論斷足以定奪,但那天早上,我看見王船的船艏竟是一面劍獅的彩繪──這,應該不只是個美麗的巧合吧?(想聽聽劍獅由來?請點閱『【一百種台南】遇見安平─故事‧人情』

     

     


     


     


     

     

     


     


     



    隨後就是最後的巡禮。當牽起纜索的前導隊伍把王船和簇擁群眾引導到會場後,高聳的吊車隨即執行事前規劃好的步驟,把王船吊上堆疊好的金紙堆座,繼而裝上三支桅桿與船帆。天色湛藍,氣溫據說飆上三十七、八度,但在微風吹拂下,站在蔭處不覺特別熱。


     


     


     


     



    待工作人員將所有伴隨王船重遊天河的紙紮人馬、文武百官搬上王船後,那火焰不知不覺間從一縷黑煙下方竄出,並即刻轉烈、吞噬船身和船上的一切;此時,各陣頭開始列隊繞行王船,早就盤旋在會場上空的無人空拍機,正貪婪地從神的視野、獵取王船升天的每個瞬間............

    烈燄似乎把空氣攪出渦旋,那些逐次被吸起引燃的成捆金紙,就在焚身變色的同時,也如同蝶化般震翅翻飛──不是Discovery追風專輯裡那些龍捲風前緣的末日驚悚,倒比較像國境之南、每逢秋高氣爽登場的起鷹奇觀............ 

    2018.06.04.這是我為你記下的戊戌西港送王。


     


     


     


     

     

     

     

     

     

     

     

     

     

    山徑與港景──七歲以前的記憶片...|日誌首頁|基隆‧正濱漁港、八尺門與和平島...上一篇山徑與港景──七歲以前的記憶片段...下一篇基隆‧正濱漁港、八尺門與和平島...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