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成功,和他如同花火般的東寧王國 @ cpc的空中放送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如果您是鐵道迷,請您分享我的鐵道記憶;如果您深愛旅遊,這裡的圖像和文字也紀錄了我在旅程中想告訴您的話........如果您都不是,那麼您一定是我的好友、或是會變成我的好友的人........要不然,怎麼會流浪到這個角落?

  • 2017第四屆XUITER優質大賞評審
  • 2016第三屆XUITER優質大賞首獎
  • 2010資策會第三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2008資策會第一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201803050035鄭成功,和他如同花火般的東寧王國


     

    不由自主想起鹿橋那本寓言書《人子》當中的「幽谷」。旅人露宿在一片幽谷的草原上,睡夢中彷彿聽聞身旁小草們的竊竊私語,原來那是暮春的花季,每朵含苞待放的花蕾,都被如微風清拂過的花仙子賜予不同的色澤:桃紅、雪白、淡藍、粉紫.........,唯獨幽谷裡那株長得最挺拔的小草,幸運地被花神賦予可綻放成自己想要的任何顏色,一時欽羨讚歎聲此起彼落.........。陽光遍灑,旅人一覺醒來發現幽谷一夕之間已然成為奼紫嫣紅的花海,他突然想起那株最美的枝梗,但在應時盛開的花叢中他只找到一株沒有顏色、不曾綻放就已經枯萎的小蓓蕾.............

    如果不是那位雄霸中國東南沿海的海盜父親七歲時把他帶回福建,這個出生在日本平戶的小男孩理應會和當地其他日本小孩一樣,平凡無憂地過完一生。但就像幽谷裡那株最挺拔美好的小草,承載太多的期待與繫絆,終究沒能長成如同自己姓名中的大樹。即便如此,他短暫的一生卻似一道劃破夜空的花火,留給後人無盡的讚嘆與懷想。

    既未飽覽經典史籍,也不算擁有豐富人生閱歷,不過在一己有限的體察中,似乎還不曾見過比他更曲折多舛的命運路途、更錯綜複雜的身分認同與更詭譎難斷的歷史謗譽................

     

     


      

    他是海盜之子,卻也是唐王隆武帝御賜的國姓爺;他出生在日本九州平戶,七歲之後才被父親帶往中國福建,自幼理應會說日文,卻在中國考上秀才,並由江浙大儒錢謙益傳授四書五經;明明可以藉由功名步上仕途,卻承繼家族勢力開始帶兵打仗。


     



    我拍下楊英風為他鑄造、現今供奉在延平郡王祠裡的坐像,玉樹臨風之外想不出更貼切的形容詞,相形之下,那尊忠義路鄭氏祖廟裡的國姓爺,就有股稚氣未脫的純真──令人聯想到約莫五百公尺外、沙淘宮裡奉祀的三太子;然而看在他的手下敗將:荷蘭東印度公司派來台灣的土地測量師Philippus Daniel Meij van Meijensteen眼中,這位破天荒擊潰當時全球最強海軍的梟雄,卻是『年約四十,皮膚略白,面貌端正,那對眼睛很少有靜止的時候,不斷到處閃視。嘴巴常常張開,嘴裡有四、五顆很長、磨得圓圓、間隔大大的牙齒。鬍子不多,長及胸部。說話的聲音非常嚴厲,咆哮又激昂,說話時動作古怪,好像要用雙手和雙腳飛起來。中等身材,有一條腿略微笨重,右手拇指戴著一個大的骨製指環,用來拉弓……』(詳見《梅氏日記》英文漢聲出版),聽來比較像個眼神詭譎、喜怒無常的神經質將領,說得再聳動一點,根本就具有恐怖組織首腦的人格特質!

    傳聞他不吝於鼓舞獎勵有功將士;但對那些未符己意的手下也會趕盡殺絕(或許這也種下多年後施琅為報鄭成功殺父之仇、叛明降清並率大軍來台滅鄭的惡果)。有人還考據出那段為了日裔生母田川氏不堪受辱清兵而自絕,身為人子的他居然挖出母親遺體,開腸破肚、滌淨臟器後重新縫合安葬這般激烈驚悚的行止.............

    後來留在福建的兒子鄭經私通胞弟的乳母,國姓爺竟命堂兄鄭泰跨海狙殺鄭經、以及被他視為教子無方的元配董夫人!(雖然後來鄭泰陽奉陰違、並未照辦);為了效忠自己認同的大明皇朝,他多次峻拒滿清的招撫,終究導致降清後被扣押成人質的父親鄭芝龍慘遭清廷誅戮。嘗聞自古忠孝難兩全,不過應驗在鄭成功身上,很難不令人喟嘆:老天何以格外苛待這個亂臣賊子?

    面對鄭芝龍遣人招降,據說鄭成功只讓說客攜回像這樣的答覆:「.....吾父往見貝勒之時已入彀中,其得全至今者,亦大幸也!萬一吾父不幸,兒只有縞素復仇,以結忠孝兩全之局耳..........。1661年2月年僅八歲的玄曄登基,成為後來知名的康熙皇帝;4月鄭軍擊潰荷軍平台;10月初,清廷將鄭芝龍與家眷共11口問斬於北京柴市。1662年鄭成功創立東寧王國,以台南為東都,含有候迎永曆帝東來之意,詎料桂王4月傳出客死緬甸,鄭成功五月即猝逝台灣,得年僅39.............

    誠然,鄭成功謝幕後的東寧王朝還是有諸多被記載流傳的梗概,但多半都是些繁華落盡的滄桑。這其中包括鄭氏家族與權臣間的各自結盟、相互傾軋與殘酷誅戮(詳見我先前寫下的『開元寺』一文);也有如同陳永華般良臣謀國的苦心孤詣;最後也不該忘記那位跨海來台、代表明室正朔的寧靖王朱術桂,他和他的五個妃子及兩位太監,在那樣的年代裡,為原本不屬於自己責任也無力回天的頹勢,做出最孤絕的抉擇................
     


     

     

     

     

     

    正史、野史外加不絕如屢的街譚巷議,已足夠把那段猶如花火般的史頁,推上傳奇境界,怎奈時隔三百多年後,有心以古為鑑者,似乎遠遠不及那些斷章取義、各取所需之徒。

    派兵征伐,終至明鄭覆滅的清康熙,在徹底擊潰鄭軍主戰兵力之後,應乞和的鄭氏後裔鄭克塽之請,代為「平反」他祖父的歷史地位,書輓如下:「四鎮多貳心,兩島屯師,敢向東南爭半壁;諸王無寸土,一隅抗志,方知海外有孤忠」。

    從動機而論,這未必能視為時年45歲、正志得意滿的康熙大帝,對一生效命前朝的國姓爺惺惺相惜、或發自內心的讚嘆,原因是當時清廷亟欲將鄭氏在台勢力連根拔除,不但把鄭克塽在內的鄭氏家族以任官為名義,遷居至北京,甚且還把鄭成功和鄭經父子遺骨,從今天永康鹽行的墓址挖出,美其名為歸葬福建泉州南安故土,實則想徹底剷除台人的明鄭記憶...............


     


     

      

    所幸歷史脈絡經常都不按照得勢者佈設的棋局走。清領下的台民似乎對於鄭氏三代──鄭成功、鄭經和鄭克臧(是鄭經死後不到三天,在家族內鬥中慘遭殺害的監國鄭克臧、而非那個降清的弟弟鄭克塽)以及輔佐居功厥偉的陳永華、總共21年的統治仍念念不忘,當清廷遣人將鄭氏父子遺骸渡海歸葬大陸之時,台民紛紛私自設案祝禱、恭送王爺啟程,於是而有延續數百年的「送王」、「燒王船」儀典──有民俗學者認為,台灣西部沿海地區的那些王爺信仰,表面上尊奉代天巡狩的五府千歲,實則在暗地裡崇祀已然被神格化的鄭氏三代。此外府城台南也開始流傳一種外地少有的「太陽公」信仰:每年農曆三月十九日祭拜太陽星君,供品為十分罕見的「九豬十六羊」,擔心張揚肇禍,並不是像客家義民祭那般真正殺豬宰羊做為犧牲獻禮,而是以製成象徵豬和羊的微型糕餅,「九豬」亦即「救朱」,朱是明朝的國姓;「十六羊」中的羊和陽同音,指涉的是大明江山,十六則代表自縊煤山殉國的明代第十六任君主明思宗崇禎皇帝.........


     




     

     

     

    鑽研民俗淵源的成大歷史系教授石萬壽認為,清代台南民間諸多廟宇像是大人廟(東門圓環邊)、二王爺廟(位在永康、全台唯一祭祀鄭經的廟宇)、三老爺宮(鴨母寮市場附近)、開山王廟和沙淘宮(鄭克臧有「沙淘太子」之別稱),都在或明或暗奉祀鄭氏三代;輔臣陳永華(沒錯!正是那個金庸小說裡的天地會開山宗師陳近南)也因為長居燕潭、龍湖之畔,而被稱為池王爺(有沒有這麼巧?五府千歲中恰好也有位池王爺.....)(詳見石萬壽教授所著《王爺信仰與延平王君臣關係之探討》台灣文獻第60卷第一期, p.198起);至於流傳民間各地和國姓爺有關的鄉野奇聞更可謂不勝枚數,像是鄭軍攻台艦隊登陸鹿耳門時一度受困沙洲,主帥親自在船頭對媽祖焚香祈願,結果潮水竟然奇蹟似湧升,幫助船隊順利登岸;又如台中大甲鐵砧山上,鄭氏拔劍刺地,頓時冒出湧泉,解決部隊飲水匱乏;另外新北鶯歌的鶯歌石,三峽的鳶山,也都傳說有鄭成功與鄭軍斬妖伏魔的事蹟。其實證諸史冊,這些地點國姓爺恐怕多數都不曾涉足過,儘管民間信仰傳說不足恃,至少能一窺鄭氏治台期間所留下的影響力。





    1895年接續中國清代統治台灣的日本殖民政府,同樣也沒敢低估鄭成功對台灣社會的影響力。日本在台灣設立的第一座神社,並不是紀念率軍攻台時受伏襲身亡的北白川宮能久親王,而是具有一半日本血統的鄭成功。台灣總督府在台南知事磯貝靜藏的建議下,將清代沈葆楨以官銀修築的「延平郡王祠」更改為摻雜日式風格的「開山神社」,增建拜殿和鳥居,除了正殿祭拜鄭成功,也特地在後殿奉祀她的日裔母親田川松。  

    國府來台後,1947年又把「開山神社」改回「延平郡王祠」,還將日式鳥居上端、兩側朝天揚起的石製笠木、島木切斷後移走(今置於一旁鄭成功文物館地面),並在剩下的橫樑「貫」的上方,添加一枚青天白日徽............。或許同樣身為從中國東渡(或被逼退到)這座島嶼,也亟思在此勵精圖治、反攻復國的政權,蔣氏持續將鄭成功推上「民族英雄」的高度,不足為奇,只不過那必須不以成敗論英雄,否則還真應驗了馬克思在《路易波拿巴的霧月十八日》裡批評黑格爾的觀點「歷史會不斷重演」時說出的經典名句:「黑格爾忘了,第一次出現是悲劇,第二次則變成鬧劇」.............。


     



     

    至於始終滿腦子都只想染指台灣的中共政權,從鄭成功這段歷史中體會出的道理,就更淺薄到令人不屑也不齒。對岸基本上把鄭成功視為中國古代第一位面對外國侵略者「取得完全成功」的英雄。三句不離本行,像唸咒語般地強調「台灣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隨後更在毫無論證下說出「收復台灣,維護祖國領土完整,把台灣同胞從侵略者的鐵蹄下解放出來,符合全國人民的利益,也是鄭成功的夙願」這種會讓國姓爺從地府氣到回陽世討公道的腦殘鬼話!(曠古奇文詳見這篇代表作:「郑成功简介与评价:简述名将郑成功一生的故事」)

    行筆至此,似乎也不能不想想那些極端台灣主體論者,又是怎麼看待鄭成功和他的東寧王朝?不好意思!比起那些他們看不起的外來政權,偏狹程度其實也不遑多讓。由於明鄭象徵了固守小島、經營台灣和對抗大陸的意象,早年還有不少獨派人士把鄭成功視為台獨先驅,2008年初,時任總統的陳水扁還曾經專程南下,主持一尊有兩百多年歷史、流浪在外四十年後重返台南延平郡王祠的鄭成功神像安座典禮(當時市長是許添財)。曾幾何時,深綠人士突然頓悟到鄭氏王朝原來也都來自「支那」、同樣屬於「外來政權」,同樣欲「除之而後快」。於是民進黨原住民台南市議員以鄭軍三百年前曾經大舉屠戮平埔族為由,發起「狼煙行動」,要求繼孫文和蔣介石銅像之後、也該移除位在台南火車站前的鄭成功銅像。到了2017年,執政的小英政府首度打破54年慣例,不派中央部會首長(內政部長),出席4月29號的「鄭成功祭典」。

     

      

    這篇文字無意、也不敢綜評歷史,只想從不同年代、不同政權對同一位歷史人物的評價與擺佈,管窺政治意識型態之無稽與弱智!一個鄭成功,卻能各自解讀至此,毋寧是這一代台灣人的深沈悲哀,短短21年的東寧王朝儘管瞬如花火,至少曾在歷史長河裡綻放過耀眼斑斕,怕的是揹負過多的荒誕不經,到頭來只剩下一朵未曾開放就已然枯萎的花蕊........................

     



     

     

    ※延伸閱讀:
     府城‧開元寺
     府城‧菜粽和沙淘宮的故事
     府城‧舊來發餅鋪(有關祭祀太陽公「九豬十六羊」儀俗起源)
     府城‧寧靖王府與大天后宮
     府城‧鄭氏家廟之國姓爺誕辰夜戲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