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徑與港景──七歲以前的記憶片段 @ cpc的空中放送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如果您是鐵道迷,請您分享我的鐵道記憶;如果您深愛旅遊,這裡的圖像和文字也紀錄了我在旅程中想告訴您的話........如果您都不是,那麼您一定是我的好友、或是會變成我的好友的人........要不然,怎麼會流浪到這個角落?

  • 2017第四屆XUITER優質大賞評審
  • 2016第三屆XUITER優質大賞首獎
  • 2010資策會第三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2008資策會第一屆部落客旅遊類十強達人
  • 累積 | 今日
    loading......
  • 關鍵字
    1. 沒有新回應!





  • Powered by Xuite
  • 201805272136山徑與港景──七歲以前的記憶片段

     

    雖然出生在龍潭,童年最初的記憶卻始於基隆近郊山上那幾戶聚落。

    不像很多養成好習慣的小朋友,我寫下的日記通常都只會是學校的寒暑假作業,一般在開學交差後就會嘎然而止,因此成年後沒能像那些用功學生堆疊出傲人的記憶高塔。儘管如此,設若有人問起我的童年回憶,腦際瞬間浮現的不是我出生的龍潭竹窩子,而是基隆郊外那隅可以俯瞰輪船軍艦進出的山坡..............

    從火車站前左側基隆市公車總站上車,可以選擇駛往海洋學院、八斗子望海巷,或者終點在和平島的車班,不管如何,當兩路公車開始分道揚鑣的時候──那是在一個如今想來名字很美的地點──安瀾橋站,就得拉鈴準備下車。(想想一條河溝入海前的最後一座短橋取名為「安瀾」、「定波」,不是頗有深意嗎?可惜小時候腹笥甚窘,參不透多少命名者的巧思),只記得母親一提到安瀾橋,十有八九是要到那兒去買菜........當然小孩多半不會喜歡被媽媽牽去買菜──除了想到亨利幼稚園旁有一家可以趁機喝一罐瓶裝豆漿的早餐小舖..........

     


     

     

    分岔點左轉後通往和平島,一路沿著海岸線經過一座又一座和港埠有關的機構或建物:漁會、信合社、冰庫、船廠、舷外機修理鋪與正濱漁港,就連空氣中也開始摻入揉合船舶油料與魚腥的海港氣味,如果再加上午夜時分迴盪在港際的低頻船笛聲響,恰好構成多年來記憶中的鄉愁............

     

     

    但通常我少有機會走近那些和漂海有關的地帶,山上左鄰右舍那七戶平房內的鄰居,好像也有一戶吳姓人家的爸爸是貨真價實的討海人,以至於成年後對漁人或水手的浪漫憧憬,多半都只來自於扉頁文字與一己的憑空想像,少有直接聽聞的第一手故事──就只有一回,吳太太低調對媽媽描述先生的漁船,不知道是不是越界,遭對岸「匪軍」扣押,在那樣的年代裡,倒也並未遭到刻意刁難,反倒在統戰考量下,他們替漁船加滿油料、並放上一堆「匪偽文宣」之後放行。即便隔了好一陣子之後,我還親眼看到管區員警登門拜訪,爸媽說理應和這檔事有關............

     

     

    明明就住在海邊,小時候真沒幾次機會能走進漁港,大部分情況剛走過安瀾橋之後。就會轉由正榮街上坡,經過兩座超大的油庫還是水塔,慢慢的,湛藍的海景就會從房舍縫隙露出來──以前這坡上其實沒蓋那麼多的公寓樓房,有點像是九份金瓜石那樣櫛比鱗次的舊式平房,油毛氈屋頂在烈陽曝曬下都會散發出濃濃柏油的氣味。

    循這條路回家,一般會先經過稍高處的正濱國中和海軍基隆基地醫院,再來鄰接父親服役所在的通訊電台。地處上側的三戶鄰居家長都是職業軍人,還很巧地分屬於陸軍、海軍和空軍。空軍王家有三個男孩;海軍李家一對姊妹,年齡剛好與我和弟弟相仿。至於下方幾戶,距離最遠的劉家也有三個男孩,隔壁就是打魚的吳家;而距離我家最近的一戶,先生好像姓文章的文。

    我就是在這裡度過人生有記憶以來到唸完小一的初始歲月。但兒時的記憶,多半都只剩下一些零碎的片斷:那是一些屬於沒有雨絲、沒有潮霉,當然也沒有憂慮的雨港光影..............

     


     

     

     

     

     

     

     

     

     



    (這是以前從家裡走下山的必經階梯,附近不知何時蓋起了宮廟?)

     


    (重新又走了一趟小一時上學的路程,必須先下山再上山...........天啊!那段路對一個小一新生來說還真的不是普通的遠!)

      



    (我的小一母校:正濱國小,後方更高處是基隆海事學校;以前就讀的一年四班,教室是距離校門口最近的一棟木造兩層樓房,當然早已不復存在)

      

    安平樹屋‧川島小鳥攝影展......|日誌首頁|西港刈香2018:送王上一篇安平樹屋‧川島小鳥攝影展...下一篇西港刈香2018:送王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