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803又到九月,又見菊花

時序漸移,夏日的喧囂慢慢淡去,秋日的韻味在枝葉間悄悄伸張開來,草木披色,山長雲輕,陽光雖然依舊張揚,不過,空氣的味道卻一天天清峻了。坐在窗前,時常聽見葉子間相互致意的響動,我總是在想,它們的輕語會驚動熟睡的鳥雛麼?又到九月,彈指數來,離開校園的時間已有五年,這樣不長不短的時間可以磨掉很多個性的崢嶸,但對季節的那份親觸卻始終滑行於堅硬的時間之上,執著地扎根於心上,像流水一樣,可以穿越泛白的思想,在各種各樣的岸邊停留。我是在九月來到這個世界上的,農曆的九月,谷子的香氣穿透肺腑,剛剛閒置下來的農具還保留著收割的慾望,麻雀在飽食之後,順便探視了我慵懶的睡姿。那個時刻,我還沒學會如何打開眼睛,我只能用心去查看秋天的顏容,那是最初的親近,所有的味道都被我貪婪地收入懷中。直到今天,這些味道依然在內心深處不斷地發酵,輕輕一碰,就會將最初的幻想舞動。大自然單獨地賜予常常吸引我們欣賞的眼神,對九月的熱愛,自然少不了對花卉的銘記在心,而九月,花事大多漸盡,唯有菊花迎來了她的盛期,所以九月又被成為菊月,因菊而美,因菊起歎。大約十歲那年,我家花盆裡栽種了第一株菊花,對菊花的認識就是從那時開始的,十歲是個特別快樂的年齡,對勞動充滿著異乎尋常的熱情,常常把花盆裡所有的花都澆得全身濕漉漉地才罷休,這少不了挨母親的訓斥,後來,那幾盆菊花居然開出了白色的花朵,在日漸蕭瑟的花台中顯得與眾不同,本來快活的我就愈加雀躍了,香氣不多,也要用笨拙的小手將花枝拽下來,湊到鼻子前聞聞。與九月特有的親緣,決定了我對九月所有事物的親和之感,而菊花是首當其衝者,就像高山之上的流雲孤松,抬眼相望,是捨不得移開自己的視線的。因為這個原因,古典文學中關於菊花的詩句常常令我流連往返,像孟浩然《過故人莊》中“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句,讀來有一種自然恬靜的流韻,正下心懷;還有李清照筆下“東蘺把酒黃昏後,有暗香盈袖”的溫婉,賦予了菊花人性的品格;至於淘淵明的落花無言,人淡如菊,彎下腰,一不小心自己成了一株菊花的境界,則自不待言,更是令人神往。19歲那年,我遠離故土,來到了開封這座有著悠久歷史和文化傳統的城市,求學的生涯雖清苦,但青春的意氣卻能夠釋懷。再後來,我有幸又留在了這座城市工作生活,和很多人一樣,清早的時候牽著朝霞行走在大街上,到了傍晚,則向著晚霞而行。而開封這座城市又恰恰

(繼續閱讀)

201205042309母親

我的母親沒有留下一張照片。她的形象在我模糊的記憶裡,在親人們的描繪裡。 她走的時候48歲。我10歲。我記憶中的母親很瘦弱。臉色很蒼白。她幾乎總是在病中。但我卻不曾見過她的愁容,她似乎總在微笑。笑著跟我說;你要懂事,要學會做飯、做家務,這樣,將來才能跟後媽相處。還有,要學會忍讓,將來嫁了人才能好好過日子。 還要學會照顧自己,凡事自己動手,盡量不要依靠別人,這樣我走了也放心。母親說這話的時候,兩隻眼睛笑的彎彎的,嘴角翹翹的。一點不像是對我做最後的囑托。倒好像是在講一個故事。那時我年紀小,不懂事。不知道母親是把最有份量的話說得最輕巧。她是怕嚇著她還年幼的女兒。多少年過去了,我的母親一刻也沒有離開過我。她活在我的每一個早上和黃昏,活在我的每一次呼吸裡。常常,在單位我聽到同事接母親的電話:‘知道了媽。我穿的挺厚的,不冷。”我的心就會溫暖起來。我知道,如果我媽媽在世,她一定也會給我打同樣的電話。在商場,我看見一個中年男子在挑披肩,他問售貨員還有顏色鮮艷一點的沒有,售貨小姐笑著問:肯定是給妻子買的吧?男子卻大聲說:是給我媽買的。我媽喜歡鮮艷的顏色。這話聽得我淚水狂奔。好幸福的人啊!我用手撫摸著那柔軟的披肩。多麼想也能給我的母親選一條啊。可是,母親,我又要送到哪裡哪?我曾在醫院裡看到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推著輪椅,輪椅裡是一個更老的婦人。老婦人嘟嘟囔囔在數落著兒子。兒子也不急,不停地點頭說;“好的媽。是我不好,我都聽您的還不行嗎?”我心裡好羨慕。都這把年紀了還能得到媽媽的教誨。這樣的生活片段常在我的生活中出現,就像我的母親不離我的左右。總是想清晰的看看母親的容顏。可是母親始終是一個模糊的影子。走在街上,看著那些頭髮有些花白的慈祥老婦,我覺得都有母親的樣子。我只好對著鏡子長久地凝視,我的身上注定有母親的些許,我的頭髮,我的眼睛,我的軀體和靈魂,都來自母親,那個沒留下一張照片的女人。我的母親因心臟病去世。我也遺傳了她這點。每當天氣變化,我就會心悸難受。都說母女連心,我想是的。我很慶幸我遺傳了母親的心臟病,這讓我時時會想起我的苦難的母親,我偉大的母親----張春軒。

(繼續閱讀)

201204302234溫暖的五月,季節的新娘

溫暖的五月,季節的新娘我從春天走來,我是季節的處子,今天,我在煙雨江南,淋漓盡致地飄灑了最後的一場花瓣雨,脫去了春天的纏綿外衣,明天,我將走向溫暖的五月。我是一位季節的新娘,臉上鐫刻著一抹春天的羞澀,我還只是溫暖的四月。明天,我穿著一襲艷麗的婚紗,我要出嫁了!歲月這般靜好,此刻適合抒情!你看啊,我穿著一襲飄逸的婚紗,那是三月桃花的嬌媚,四月綠柳的溫柔;你看啊,我頭頂一朵朵輕盈的白雲,那是我在編織萬里晴空的雲鬢,彩霞滿天的藍天;你看啊,我在一望無垠的濕潤的平川沃壤裡成長春天的希望,飄灑百花的馨香,我將用積聚了一季的溫柔和嬌羞、春天的溫柔和嬌羞來編織一個炫麗的夢——醞釀果實!五月,溫暖的五月,季節的新娘。我帶著採花釀蜜的蜂兒走過了春天的河西走廊,掀開了夏天的簾幕,現在深情款款的向你走來,走來,近了,近了,我是季節摯愛的人兒。我在寒冬裡蟄伏了一季,沉默了一季,經歷了草枯雁飛,經歷了寒風瑞雪。你知道那時候我有多少話兒要對你訴說嗎?我把對你的纏綿懸掛在迎風的江南河岸,幻化成一幕幕如煙似紗的淅瀝稠雨,如泣如訴;你知道我用了多少風兒,折疊成祈求萬物生息的千紙鶴,在每一個旭日東昇的早晨,靜置在季節輪迴的渡口嗎?我把自己蜷縮在深冬的蒼穹下,只等一聲春雷,就要讓芳草綠滿天涯。那時候的我沉沉地睡在寒冷的冬季裡,偶爾,潔白的飄雪刺痛了我乾澀的眼睛,我睜開朦朧的雙眼,細碎的黃沙扎痛了我,冷冽的寒風又從我的耳邊呼嘯而過,我耐心地等待下一個季節的到來,無奈的在靜夜裡傾聽大地沉悶的乾咳聲。當我再也憋不住掩藏不下的時候,我哭了。在晴朗微風的夜晚,我淚滴成霜成露!你是知道我喜歡純淨的,在一個陽光與飄雪互相酬唱的日子裡,在銀白色的世界面前,一個關於春天的傳說,關於季節的寵兒就要誕生的傳說,在立春的那一天裡,當春水咕咚咕咚地在焦乾了的河床歡快的翩躚起舞的時候,我,一個季節的寵兒,又回到了輪迴中的自然界。我在春天的土壤中播種希望的種子,又在希望的蓬勃裡與繁花相伴著悄然成長,現在出落成一個裊娜多姿的江南女子。我在西子湖的堤岸緩步,水袖所及之處,楊柳青青,石榴花發滿清溪。我想,邁過了溫暖的四月後,我準備在洛陽城裡舒展歷史的畫卷,以唐詩宋詞為水墨,以黃山的蒼松為脊樑,以普陀山的雲霧為祥雲,以長江黃河的浪花為形態,繪製一副巨龍騰空的華夏文明!我走過了春天的河西走廊後,邁向成熟!明天,我

(繼續閱讀)

201204230700人需要成熟

最近迷戀上了詩歌,感覺很有意境,能夠讓自己不再浮想聯翩,病態的去想。抑或是自己為了能夠做出好的歌詞,才豐富下自己的文采 。但確定的是,我已經認真了。白天有空閒練練吉他,有時也去圖書館,學關於汽車方面的知識,因為畢竟學汽車,晚上再去看書。不再盲目的找女朋友,找不愛自己的女朋友;不再為了單純的一時的發洩去打CS槍戰;不再去忙這,去玩那……我是不是成熟了呢?剛看到了一篇文章,一對夫妻撿的孩子最後成了名記者,卻忘了父母,忘了在農村裡曾經養育自己的父母,包括寧可失明也寧願換來不孝子上大學的父親!!!感動的是父母的不求回報的奉獻,失落的,甚至嚴重鄙視的是那個不孝的動物!我的父母,我又恨又愛的父母,我骨子裡的善是你們給的,我的富含柔情的心是你們鍛造的。謝謝你們,你們對我的無微的關懷。我決定不再恨你們,往事隨風,沒有你們,沒有今天的準備向上的我!人需要成熟。不只是有了向上的心,更有對父母的感恩之情。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