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082345《沒有名字的男孩》導讀

65403.jpg - 2020SPRING

前言 

暑假時收到聯經童書編輯葉小姐的訊息,寫這本「沒有名字的男孩」的「導讀」。短語推薦、長篇推薦我寫過,「導讀」倒是沒寫過。看了故事簡介,非常喜歡這個故事,所以就硬著頭皮接下這個任務。 

先思考著,「導讀」和「推薦」的不同。「導讀」應該是看了之後,對於閱讀者在閱讀這個故事,比較容易進入狀況,進入故事,甚而享受故事。 

於是我借受了以往「社會學」的訓練,借用了「社會學」、「心理學」、「社會心理學」的概念與看法,來分享故事主人翁的「自我追尋」心路歷程。 

自己看了,覺得還寫的不錯喔!希望對於閱讀者在閱讀本書有所幫助,又不至於爆雷太多。 

借用「導讀」的最後一句---相信讀到故事最後一句的你,會跟我一樣,拍案叫絕----這個故事結局好妙啊!快翻開書,開始閱讀吧!

 

連結在此---https://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871098?sloc=main

. 

本文開始

.

《沒有名字的男孩》專家導讀

你何以是今日之你?來一場自我追尋之旅!

邱慕泥/戀風草青少年書房店長

  《沒有名字的男孩》故事一開始是「自我追尋」的青少年成長故事。但當你開始閱讀之後,馬上就會發現作者的企圖心不只有這樣子。「自我認同」、「自我追尋」與「成長啟蒙」向來是青少年小說最核心的課題。根據我帶領青少年讀書會的觀察,有些國小高年級或國中時期的孩子開始會思考:「我是誰?」「我為什麼是我?」「我為什麼出生在這個家庭?」……等問題。法國大文豪雨果的不朽作品「悲慘世界」,主人翁尚萬強一直隱姓埋名,使用其他的名字,卻不斷地自問:「我是誰?」直到最後彌留之際才堅決的說:「我就是尚萬強。」人,總會在某個時刻想要再次確認這個問題。

  書名為「沒有名字的男孩」,主人翁沒有名字,被稱為「男孩」甚至是「怪物」,只因為他是一個駝背的孩子,而駝背在當時被視為「不吉祥」的象徵,而被排斥、咒罵、丟石頭。

  作家企圖透過小說情節的包裝,把一些人生哲理傳遞給閱讀者。說故事的人,期待著自己的故事能給那些面臨心理與生理轉型期的徬徨青少年一些啟示。懷疑與探索是人生自我追尋必經的路程,成長的階段往往透過啟蒙教誨,開始明白事理脈絡,進而自我超越、思想開悟。啟蒙與成長是青少年小說最核心的主題,視野可以啟蒙,人與人的情感可以啟蒙,進而自我意識也啟蒙了。

  這讓我們想到了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德國作家赫曼.赫塞的作品《徬徨少年時》,所描寫的少年辛克萊追求自我的艱難歷程,主角接受引路人的指引,從不斷自我懷疑,到自我破繭而出,達到重生的過程,也像是我們反思自我成長的過程。我認為諸如此類的小說,在「追尋自我認同」上,有四個要素值得細細品味,在《沒有名字的男孩》裡也可以得到驗證。

  一、重要他人

  人類是社會性的動物,若要在社會中生存下去,就必須將社會納入自己意識之中成長,我們無法在不和旁人交流之下而生存下來。我們一生下來,一開始交流的人,而慢慢形成自我意識的,就是自己父母與兄弟姐妹。這就是美國心理學家米德(George Herbert Mead)所說的:「重要他人」或者是「具意義的他者」。

  故事的主人翁卻是孤兒,從一出生就沒有可以參照的「重要他人」。讓他的追尋自我認同的旅程更加艱辛,難以琢磨。總是不斷地懷疑自己、總需要「重要他人」來指引、來確認。這樣的角色也許就是收留他的佩特魯神父、帶領他踏上旅程的朝聖者賽昆杜斯,透過言教或是身教指引著「男孩」尋找自己在茫茫人生之中,屬於自己的定位,而這個定位卻是他安身立命的磐石。

  二、鏡中自我

  美國社會學家顧里(Charles Horton Cooley)提出「鏡中自我」,其含意是,人的自我意識是在與他人的互動過程中通過想像他人對自己的評價而獲得的。人們在鏡子中看到自己的形象,人們從他人對自己的判斷和評價這面「鏡子」中發展出自我意識。

  儘管有了「重要他人」,但在主角的意識上並非如此就可以烙印清晰的自我模樣。他總是觀看周圍旁人的目光,看著他們怎麼看待他,就也就是社會學理論中「社會乃鏡中自我」,讓自我得以慢慢形成的根基。壞就壞在,故事的小小主人翁,竟然連一個「名字」都沒有,他自稱是「男孩」,別人都叫他「怪物」。他常常注意著,別人是不是叫他「怪物」,如果不是,就有偌大的喜悅。他最大的願望竟是「如果我的駝背能消失,不被叫做怪物,該有多好啊!」他竟連他真正的名字、他的身世來歷,都沒那麼渴望知道。正因為如此,我們知道「這位男孩」的自我認同與自我追尋必然是一條異常艱辛之旅。

  三、自我覺察

  相較於「重要他人」與「鏡中自我」是外在的材料,自我覺察則是需要個體內在自主形塑。透過自我覺察,人們可以了解更深一層的行為動機、感受意涵,與自身所重視的經驗或價值觀,提升對自我的了解和認同感。

  所謂「師傅引進門,修行在個人」,再怎麼重要的「重要他人」之啟蒙,最終還是需要個人的開竅與啟蒙。開竅了,啟蒙了,看懂了整件事情的脈絡,主角就進入了另一個境界。

  這個故事的主人翁,從「重要他人」接收到的訊息是「我還有工作要做」,而他透過自我覺察的能力,確認了這份工作的必要性,進而轉化成「我得找到一個家園」、「我花了點時間找到自己」。他覺察到了自己的潛能,並將其完整展現出來。

  四、注定不平凡的經歷

  大部分青少年故事的主角,一開始都是平凡人,但卻注定有著不平凡經歷。這些不平凡的經歷正是作者苦心營造的脈絡,好讓讀者順著這樣的劇情安排,與主人翁一同經歷與感受這些不平凡的,甚至是奇蹟的過程與境遇。平凡人中有著不平凡的追尋與探索。事實上,在旅程開啟的第一個晚上,山羊神奇地跑來陪男孩過夜,我們就應該知道,這位平凡的男孩肯定有著不平凡的使命。

  很多自我追尋的故事,大多是如此開啟他的追尋旅程,首先是「在家」,然後「離家」展開旅程,最後「返家」──他又回到原本的家。在本書中,主角被重要他人帶著離開家園,但是過程中迷路了,完全失去方向。正當需要依賴重要他人時,這位他人卻不再或不能指引了,主角只好靠自己摸索尋找方向,找到了回家的方向,在這個過程中也找到了自己。

  這也隱喻著主人翁「自我追尋」意識的歷程:先是「啟程」,然後是「啟蒙」,然後「回歸」。只是經歷千辛萬苦經歷「返家」的男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懵懂無知「離家」的男孩了。

  本書除了是少年成長小說之外, 它還是歷史小說, 時間設定在一三五〇年,這一年有什麼重要的歷史事件呢?當時的社會結構又是如何呢?優先弄明白歷史故事的背景,是及早進入故事脈絡的重要功課。作者為此寫了「後記」,將這段故事的背景與重要事件,清楚描述,減輕了讀者閱讀時的障礙。因此,我的建議是,如果是青少年閱讀本書,或是不明瞭當時背景的讀者,可以先閱讀後記,瞭解故事背景與重要事件,讓讀者及早進入故事脈絡,好好享受閱讀的樂趣。「我是誰?」你曾經想過這個問題嗎?「沒有名字的男孩」將開啟你重新認識自己的思索。這個故事是二〇一九年紐伯瑞文學獎榮獲銀牌獎之作。頒獎詞是這麼說的:「作者莫道克從本書一開始就讓讀者回到一三五〇年,跟一個男孩和一個神祕的朝聖者一起穿越歐洲,冒險尋找聖彼得的七件遺物。作者使用抒情的語言和多重隱喻相結合,創造了這個強大的救贖故事。」

  這個故事,一開始是少年成長小說,後來是歷史小說,最後你發現,它還有奇幻的元素。我不能再多說了,故事要自己閱讀,用心閱讀,才有最深刻的感受。相信讀到故事最後一句的你,會跟我一樣,拍案叫絕這個故事結局好妙啊!快翻開書,開始閱讀吧!

 

回應
關鍵字
FLAG
Flag Counter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