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91938陪孩子一起成長的書店---戀風草青少年書房

 50149.jpg - 2020SPRING

陪孩子一起成長的書店---戀風草青少年書房

(刊於「閱讀的島」第八期,20205月出刊)


   戀風草青少年書店,開店已經六年多,越來越清楚,我們走的路是正確的。因為,越來越多的家長、朋友、愛書人,告訴我們:「感謝你們這麼做,讓我們的孩子有一個溫馨讀書的場所」。大家的心聲,我們聽到了,我們將持續為孩子們閱讀、為親子間互動繼續努力。

 

   引用一下我很喜歡的一句話,來自小魯出版社社長陳衛平先生:「對於青少年所應負擔的責任,就是把握最後一絲微薄的機會,讓他們在一生中還有喜歡書籍的可能性。」陳先生是以出版社的立場來說這句話,這句話同樣可以放在書店上,尤其是像我們以青少年為主要對象的書店更是心有戚戚焉。沒錯,青少年書房同樣應該擔負起這樣的責任:把握最後一絲微薄的機會,讓他們在一生中還有喜歡書籍的可能性。

 

   因此,我們希望透過書房持續舉辦專屬於青少年的讀書會、文學獎、文學營與講座等相關活動,為孩子在心裡深處埋下一顆閱讀的種子,期待它發芽、成長、茁壯,成為一大片樹林。

 

   書房是一個平台。除了有一個「書籍」的平台之外,我們希望可以在「內容」朝著「青少年閱讀」、「親子互動」的方向努力。我們著重的重要方向大致有:一般書店日常運作,如推書選書賣書、推動青少年讀書會、舉辦青少年文學獎,以及專屬青少年的文學營。近年來,也朝著「閱讀與桌遊」努力。

 

在推書選書賣書上,如一般書店都在做的那樣。戀風草也會推薦優質的青少年讀物,主要會放在一月與六月中,各推一波,「寒假(暑假)好書推薦」,多以最近半年來出版的好書為主。令人感動的是,有時家長會說:「老闆,您推薦的書,各來一本吧!」

 

   「青少年讀書會」一直是書房的重要活動,因為我們覺得很多國中生因為升學的壓力,放棄了「課外閱讀」,十分可惜!因此要怎樣讓國中的孩子重新拾起「課外閱讀物」,也一直是戀風草努力的方向。很高興戀風草青少年書房成立六年多以來,我們青少年讀書會已經舉辦了二十期,陪伴了超過二百人次的青少年小讀者閱讀了四十本優質文學作品。回想草創之初的第一期讀書會成員,去年九月已經是大學新鮮人了!

 

除了單純閱讀習慣的培養之外,我們覺得如果能與「書寫」結合,那就更完美了。很多孩子,號稱讀了不少書,若要他說一說書本的內容與感想,卻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因此,戀風草舉辦的青少年讀書會,除了深度閱讀與引導討論之外,也會著重在「讀後心得」。希望他們寫下讀後心得,為自己閱讀一本書做記錄,也讓自己的閱讀可以更深一層。2019年台中市文學獎,首次有中學生閱讀心得組的競賽項目,而得獎名單中,有了我們讀書會孩子的名字,也算是小小的鼓舞。

 

我很喜歡書店界的一種說法--「書店是微型的文化中心」,而每家獨立書店都有自己定位,都有自己想著墨的領域。戀風草,就是定位在「青少年+閱讀」這個領域上,也一直在思考,要怎麼推青少年閱讀,才能讓更多孩子愛上閱讀。一開始,我們找志同道合的孩子辦青少年讀書會,陪孩子一起享受閱讀的美好。後來發現,單純的「閱讀」似乎不夠,試著加入「書寫」。所以,在六年前,我們舉辦了「青少年文學獎」,希望透過書寫來深化孩子的閱讀。每年八月開始徵稿,讓中部(中彰投)的學生,有一個屬於青少年的競賽與發表的園地。分成國小國中高中散文與不分組極短篇小說,共四組獎項。去年為例,一共收到的稿件有93件,發出的獎金超過四萬元。頗受學子、家長與學校老師的好評,很多注重文學寫作的學校,都是採集體報名,更有兄弟姐妹檔聯袂報名,一起得獎的美談。可看莘莘學子對戀風草文學獎的看重。也表示我們做出了不錯的口碑。2019年已經第六屆,今年會是第七屆。

 

文學獎之後,又思考著「怎樣更落實孩子文學素養的提升」,而有了戀風草清少年文學營的舉辦。在2018與2019年,戀風草開始邀請尋找專業的講師來豐原,來戀風草,幫孩子上上真正文學的課,讓本地的孩子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文學之真、之善、之美!我們規劃了五個領域,分別是:故事桌遊、新詩、散文、鄉土文學、短篇小說。讓我們為孩子開一扇文學之窗,讓他們可以看到文學的美好。

 

除了上述幾點之外,戀風草的另一個特色就是將「閱讀與桌遊」結合。當初為什麼會接觸桌遊呢?也算是一個意外。最初接觸到「妙語說書人」,心中吶喊:「天啊,怎麼有這麼和書店搭的桌遊啊!」如果引進書店,和閱讀結合一定很棒。後來有一個家長跟我說,希望我舉辦桌遊活動,他希望他的孩子,至少在週末有兩三個小時,可以遠離手機,從事一些稍微有意義的活動。也是在這樣的機緣下,開始了「透過桌遊來吸引孩子閱讀」的想法。除了百搭的妙語說書人之外,我們還找了例如「小王子」、「環遊世界八十天」、「三國」這類,和書本同名的桌遊。也找一些讀本和桌遊有些類似,可以搭配的組合,例如:金銀島和「亡者神抽」、亞瑟王(圓桌武士)和「阿瓦隆」、歌劇魅影和「兄煞迴廊」……等。主要的目的,以桌遊為餌,讓孩子進入閱讀的世界。目前看起來,對家長來說,能吸引孩子閱讀,絕對加分百分百;就孩子而言,可以閱讀,又可玩桌遊,也是樂不可支啊!

 

回顧這六年多來,戀風草默默地耕耘「青少年閱讀」這個領域,算是稍有成果。開青少年書店,我們可以很驕傲的說:「我們可能是在『推國中讀書會,真難!』的向下的循環中,有一個向上的起點。」戀風草以「青少年」為主的「書店」,因為有「青少年」與「書店」的雙重困境,讓戀風草在商業經營上,曾經難上加難。我們想盡辦法引誘孩子進入書店,引誘孩子閱讀,進一步可以深入閱讀、參與閱讀討論,甚至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

 

最近被問了一題:「戀風草被稱為『為孩子開的書店』,如今您的小孩已經脫離青少年的階段了,這會影響您開書店的動力嗎?」這個問題,可以分三個層次講。首先,書店剛開店時,曾經被侯季然導演詮釋為「為孩子開的書店」。我們的小孩,喜歡看書,這書店也陪他六年,從國一到高三。最大的收穫,這是孩子的收穫。第二個層次,從另一面向想,是孩子給我們一個契機開書店。因為孩子,讓我們有機會構築一個平台,認識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讓我們自己可以更成長,拓展視野。第三個層次,開書店之後,進入「青少年閱讀」這個領域,越來越明白,這個領域太需要灌溉與耕耘,我們期許可以為「青少年閱讀」做出更多的貢獻。

 

我們將以此為目標,保持高昂的鬥志,繼續努力。

 

 

 

回應
關鍵字
FLAG
Flag Counter
累積 | 今日
loading......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