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312150賞鳥紀行part1

我們一家人是賞鳥族,熱衷賞鳥。由於受到阿孫棠棠的影響,四、五年前上小學的時候,參加臺北市野鳥協會,之後父母親常陪他去賞鳥。回來台中也常帶我們一家人去賞鳥,因此,一家人就成為賞鳥族。

 

中興新村

        記得第一次我們一家人去賞鳥的地點是中興新村,我們選定了中興廣場周圍的樹林,廣場上綠草如茵,有小孩在放風箏,也有年輕人在玩棒球,正對面那一排老榕樹又高又茂密,盤根錯節,看起來氣勢磅礡,我們隨便選了一顆樹下休憩,屁股還沒碰到椅子即聞清脆悅耳的鳥啼聲,仰首一望,哦!原來有三、四隻紅嘴黑鵯在枝葉間不停地跳躍,這種鳥個性活潑、愛講話,遍布全省,也常來我家後院那兩棵櫻花樹上作客。此時,高高的樹梢上悄悄地飛來了兩隻樹鵲,樹鵲的個性警覺性高、行動低調,來也悄悄,去也悄悄。這個時候阿孫棠棠已經「凍未條ㄚ」,他已經受不了五色鳥那低沉富有磁性的叫聲的誘惑,吆喝我們去找五色鳥,我們循音而去,很快就找到一隻五色鳥躲在樹上不斷地叫著。此時,五色鳥的叫聲此起彼落,阿孫打前鋒我們跟在後面,在樹林下腳踩樹根,耳聞鳥啼聲,尋找五色鳥,繞了一圈回來,總共發現了七、八隻五色鳥。看起來鳥況還不錯,我們來這裡賞鳥已經有好幾次,鳥況大致如此,除了紅嘴黑鵯、樹雀、五色鳥之外,還有白頭翁、綠繡眼、白鶺鴒、灰鶺鴒等。

        曾經有一次,我們跟五色鳥面對面,咫尺之間,我們在樹底下,牠在樹幹上,牠用那粗厚的嘴猛啄樹幹咕咕作響,我們都笑起來,因而嚇到牠,嘶一聲飛走了。五色鳥全身共有五色,頭部就佔了四種顏色,身體是綠色,顏色鮮豔警覺性高,飛行笨拙。我們曾經在這裡遇到一位鳥前輩,聊了一下,他說:「山上沒得吃就會飛到平地來」那時候鳥況會更好。

        我們來中興新村賞鳥幾乎每次都泡了半天的時間才回台中,回家途中經過草屯,吃個挫冰、榕樹下的蚵嗲、韭菜條、炸粿或公園小圓環附近那家米粉湯、菜頭魯、隔間肉、粉腸等,填飽肚子再回去。

 

中埔公路

        談起白頭翁,到處可見,遍布全省,在數量上算是數一數二,僅次於麻雀或燕子(燕子種類很多),但是,一次看到千隻以上的白頭翁群就稀奇了,相信看到的人很少。

        有一次,我們一家人開著車子往台中縣頭汴坑方向行駛,進入頭汴坑之後,沿中埔公路行駛,把車速減緩,打開車窗,過了頭汴坑,再經過一座蠻長的橋,在盡頭的拐彎處,突聞嘰嘰喳喳一陣陣具壓迫感的聲音,我們立刻把車子停在路邊安全的地方,下車看個究竟,天啊!滿山滿谷的白頭翁,多得無法計數,估計大約超過一千隻,這個山谷長大約兩百多公尺,在盡頭的山坡上有一片果園、一戶人家。這種鳥氣之旺盛,可比人間的臺北西門町、高雄的六合夜市。我們正沉醉於這種氣氛中,突然被爆竹聲所驚醒,但見盡頭山坡上那戶人家正在施放沖天炮,目的在向鳥群示警,不要過來侵犯我們的果園,這是血汗的成果。此時讓我想起中興新村那位前輩講的那句話:「山上沒得吃就會飛到平地來」。我們很慶幸也值得向賞鳥同好者炫耀這件事。

        我們離開了那個山谷繼續沿中埔公路行進,沿途看到枇杷果園結果纍纍,都是用紙袋包紮起來,形成很特別的景觀,我們在路邊看到果農的家屬在賣枇杷,把車子停下來買了四、五盒以便回去贈送親友。車子經過火炎山,921大地震被震得傷痕累累,現在已綠草叢生恢復原來的風貌,也讓鳥兒們多一個棲息繁殖的地方,車子開到中埔公路與彰南公路的交叉處,我們就掉頭沿彰南公路駛回台中。

 

臺北地區

      在臺北期間老么提議去騎腳踏車,我們把車子停在華江橋下,租了五部腳踏車往土城方向騎去,我們為了安全起見不與人車爭道,騎在外側靠近溼地的腳踏車道上,這裡的環境與腳踏車道果然整備得非常完美,名不虛傳,我們騎在腳踏車上沿途一邊欣賞那裏的草坪與環境,一邊賞鳥,這裡因為比較偏僻,溼地也比較狹長,溼地的水面上常常出現雙雙對對的紅冠水雞優遊自在,偶而也會看到白腹秧雞,但是一看到人馬上鑽到草叢裡面躲起來,白腹秧雞個性羞怯、機警性高,看到人就跑。沿途草坪上八哥成群結隊,也看到一隻番鵑飛到較長的草叢裡面,這種鳥全身大致為黑褐色,背、翼呈栗褐色,通常單獨活動出現於低海拔下層之空曠地帶之樹叢、略高之草叢、甘蔗園中。我們騎到高鐵橋下已經開始飄著細雨,於是掉頭騎回華江橋下,結束這一天腳踏車之活動。

      第二天,同樣租著腳踏車往永和中和方向騎去,在永和附近草坪上有一群大約二十隻的喜鵲,據老么說,牠們長期以來都棲息在這裡,能夠與人類和平相處這是很難能可貴的事,在永和與中和之間沿途有無數的家八哥,也有台灣八哥,我在心裡想,這裡的八哥為什麼特別多?八哥會模仿人類的語言,可能比較通人性,這裡依山傍水、地靈人傑,所以牠們也模仿人類的習性,選擇這裡為牠們子子孫孫永遠居留繁殖的地方。~~這純粹是開玩笑!騎到中華橋下我們就掉頭回華江橋下,然後開車回板橋住家。

      臺北市大安公園老么一家常去散步順便看看那裡的鳥況,我個人也去過兩三次,那裡的池塘裡有紅冠水雞、白腹秧雞等,樹上與草坪上可看到罕見的綠鳩,全身綠色,老么曾經一次看到兩三隻,棠棠跟他媽媽曾經在這裡看到三四十隻的樹鵲,當時公園裡人很少,兩三隻喜鵲可說是這裡的「老居民」,為這裡增添一股生氣,其他的鳥類還有夜鷺、棕背伯勞、金背鳩、白腹鶇、小白鷺等。我們也曾經去過關渡公園,那裡可以看到金背鳩,頸側黑色有白斑、背部暗褐色、翼羽羽緣紅褐色,所以稱為金背鳩,牠在中南部算罕見的鳥,這裡也有蒼鷺、大白鷺、夜鷺等鳥棲息。

 

愛妻病危馬偕中,

踏車且抑內悽惻,

每聞鳩鴿啼聲時,

形單影孤淚欄杆。

 

新寶、漢寶

      位於彰化縣芳苑鄉新寶村芳漢路新寶國小對面,與養雞場之間原本有四、五區廢漁塭,面積大約四、五公頃,很適合鳥類棲息的地方,每年九月至隔年三月間大群的候鳥會在那裡棲息隱藏在漁塭的崁腳下,由於漁塭離馬路有一段距離,不容易被外人發現,當地漁塭的經營者也不會去理會它們,這裡隱藏的候鳥有蒼鷺大約六七十隻、小水鴨約三十隻、小白鷺大白鷺約有三四十隻,其他還有鷸類鴴類等,是我們最常來的地方,我們每次來的時候,「歹勢」為了讓牠們活動活動筋骨,會走到漁塭旁邊拍拍手,這時候這些鳥群會不約而同飛上天空,形成一個很壯觀的場面,六七十隻的大型鳥類蒼鷺一起飛到天空,三四十隻的小水鴨伸長了脖子整齊的隊伍在上空盤旋,三四十隻的小白鷺大白鷺也飛上天空穿梭盤旋,還有鷸類鴴類等一時天空非常熱鬧壯觀,非筆墨能形容,大約盤旋穿梭十分鐘後,牠們就回到原來隱藏的地方繼續做牠們的白日夢,可惜好景不常,今年這些遠道來的過客已經消失無蹤,因為這裡的環境有很大的遽變,可能會改作其他用途,廢漁塭已蕩然無存,以後鳥也再不回來。

      談起漁塭從漢寶延伸至王功,如同農田阡陌縱橫,養殖的包括蛤蠣、蝦、虱目魚、吳郭魚…等,漁塭業者養殖一段期間捕撈之後會暫時把漁塭擱置一段期間,那段期間漁塭裡有的乾枯有的剩下一點點水,最適合鳥類覓食蟲類與微生物,吸引大群白鷺鷥、鷸類、鴴類,是我們賞鳥的好機會,尤其是一群群的鷸類跟鴴類上上下下飛來飛去,非常耀眼吸睛。這裡常出現的鷸類有高蹺鴴、環頸鴴、東方環頸鴴、金斑鴴、小濱鷸、濱鷸、磯鷸、赤足鷸、青足鷸、鷹斑鷸、反嘴鷸、田鷸等。這裡鳩鴿科的紅鳩很多,沒有季節性的差別,尤其七、八月的炎夏路旁的向日葵花果成熟時,吸引了周邊的紅鳩有的躲在路旁的花莖下,有的站在路中間,有的停在電桿電線上,每當我們車子經過時,路上的紅鳩依然蹣跚不動,開車的人務必小心翼翼以免造成遺憾,如果喜歡紅鳩的人不妨走一趟,保證你值回油價。

      賞完了鳥之後我們通常會順便到王功漁港去走一走,這裡已成為觀光地區有美食廣場、貝殼類陳列室,站在漁港進出口那高高的拱橋上可以眺望港內外的景致。然後轉往王功小街,來此觀光的人很多,這裡有五、六家賣蚵仔嗲兼餐廳任您選擇,也有賣現挖的生牡蠣、鮮魚(上午才有賣)及各式各樣的花生及加工品,歡迎買回家。

 

口湖

      從臺中到口湖的目的地因為路途遙遠,這裡又很偏僻,飲食又不方便,通常沿途會順便到麥寮或臺西小街買便當,葷素皆有,邊吃便當邊賞鳥,實在是人生一大享受。

      這裡每年九月至隔年三月間的鳥況算很不錯,我們一家人都有認同,我們習慣上以台17線南下為界分成兩區,右邊是漁塭區延伸到海邊,這裡的漁塭養殖的東西跟新寶大同小異,捕撈後那段空窗期吸引了大批的大小白鷺與鷸鴴類來覓食池中的蟲與微生物,我們偶而會向牠們拍拍手讓牠們活動活動筋骨,牠們在空中盤旋的畫面非常壯觀,在鳥類方面這裡除了鷸鴴類之外,還有小燕鷗、黑腹燕鷗、紅嘴鷗等,小燕鷗有時候會在漁塭上空盤旋,有時會參雜在漁塭裡覓食;黑腹燕鷗數量大約一兩百隻,牠們習慣上喜歡在漁塭上空飛來飛去,看到獵物絕不放過;紅嘴鷗數量大約兩三百隻,有時候會在漁塭上空盤旋,有時會漂浮在漁塭的水面上。

      看完了這一區之後,我們沿著聖安路穿過台17線往青蚶(ㄏㄢ)溼地行駛,到了聖安路300號後面與頂湖路兩旁大約有10多公頃的溼地,那裡長年都有鳥類棲息,曾經在這裡的上空看到了六七十隻的埃及聖環在空中分成三四批交叉飛行盤旋,讓人感覺到整個青蚶溼地的上空都是埃及聖環,我們因為路不熟曾經誤闖位於溼地中央阿婆的家園,阿婆問我們來此何事?口氣親切,我們回答:來此賞鳥,阿婆馬上露出不友善的眼神開始抱怨受到鳥群的困擾,家園及田、菜園到處都是鳥糞,當時我立刻安慰她「觀音菩薩看在眼裡會庇佑妳代代出好子孫」,阿婆馬上綻開笑臉。青蚶溼地每年九月至隔年三月間會有大群的候鳥來此棲息,常看到的有:環頸鴴、東方環頸鴴、黑腹濱鷸、反嘴鴴、青足鷸、赤足鷸、金斑鴴、小辨鴴、白冠雞、小水鴨、琵嘴鴨、花嘴鴨、赤頸鴨、黑腹燕鷗、紅嘴鷗等,留鳥則有大小白鷺、黃頭鷺、紅冠水雞、白腹秧雞等。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去年有一批大約將近一百隻的小辨鴴來此棲息,這種鳥通常出現在雲林縣元長鄉。位於這個青蚶溼地的最東端也就是最末端那裡,去年出現了大約三四十隻的外來客-蒼鷺棲息在那裡,這些外來客很可能是因為新寶的環境遽變部分遷徙到這裡來。小辨鴴L34cm嘴黑色、腳暗紅色、頭上黑色、後頭有似辮子之冠羽、背部暗綠色而有光澤略帶紅褐色,腹面白色、眼下方有一褐線,喉、前頸中央、上胸黑色,尾下覆羽澄褐色,通常單獨或三、二隻出現於空曠溼原、旱田地帶,於宜蘭、嘉南地區偶有成群出現。

 

布袋

      布袋漁港以前我們一家人去過三四次,那裡是頗負盛名的觀光地區,遊客絡繹不絕來自台灣各地,那裡的觀光魚市分成餐飲部與海鮮販賣部,有的遊客去填飽肚子、有的去買海鮮,擁擠不堪非常熱鬧。

      自從愛上賞鳥之後,我們就轉移到周邊的淺水塘賞鳥,位於布袋國中後面有一大片遼闊的淺水塘(原鹽田,現為生態保護區),每年九月至隔年三月間飛來大群的冬候鳥有:上百隻的反嘴鴴、大群小群的金斑鴴、青足鷸、小水鴨、琵嘴鴨、尖尾鴨、綠頭鴨、花嘴鴨、高翹鴴、蒼鷺、保育級的黑面琵鷺等,以及靜靜地站在那裡「老神在在」的留鳥大、小白鷺等,場面非常熱鬧,但是我們坐在車上欣賞,沒有擁擠的問題。反嘴鴴L42cm嘴細長而向上翹、腳藍灰色,整體大致似高蹺鴴,但翼有大白斑。一次能看到上百隻的反嘴鴴實在難得!轉往好美里的途中布袋聯絡道左右兩邊的淺水塘上,有很多紅嘴鷗漂浮在水面上,也有黑腹燕鷗三三兩兩在上空飛來飛去,這裡經常可以看到一群三四十隻的小鸊鷉,在水面上忽沉忽浮宛如在表演水上芭蕾。好美里這個地方也是一大片淺水塘(原鹽田,現為生態保護區),這裡有很多鷸鴴類,經常有兩三百隻的黑腹燕鷗與紅嘴鷗棲息在水面上,偶而也可以看到一兩隻鸕鷀在水面上巡迴。好美里的最西端海堤旁有遼闊的魚塭區,捕撈後剩下一點點水的魚塭會吸引大小白鷺、黃頭鷺以及鷸鴴群來此覓食,也是賞鳥的好去處。

      轉往北門井仔腳需經過橫跨八掌溪的嘉南大橋,橋底下經常有一兩千隻的黑腹燕鷗、紅嘴鷗停在河床上,大小白鷺大約三四十隻,這裡曾經讓我們很驚訝地看到五六隻大杓鷸和十幾隻的黑面琵鷺,籲請賞鳥同好者經過這座橋時務必駐足留意一下。大杓鷸L60cm、嘴甚長向下彎黑褐色、下嘴基部肉紅色、背面淡褐色、頭上至後頸有黑色重斑、背部有黑褐色軸斑、腹以下白色。成群出現於河口、沙洲、沼澤地帶。

 

北門井仔腳

      井仔腳瓦盤鹽田是台南北門第一座鹽田,也是現存最古老的瓦盤鹽田遺址,但鹽田經過復育現已成為雲嘉南濱海國家風景區內最具特色的觀光鹽田,遊客在此可體驗傳統曬鹽、挑鹽、收鹽的樂趣。

      遊客絡繹不絕來自台灣各地,除了參觀瓦盤鹽田之外,順便留在那裡觀察黑腹燕鷗回到港灣內集體過夜的生態。知道這件事的人越來越多,每年10~11月期間從下午4點半~5點半的傍晚太陽西下時,紛紛從四面八方成群結隊飛回來,這時候港灣的堤岸邊站滿了人潮,都在聚精會神觀察這一幕黑腹燕鷗集體在港灣內的蚵棚過夜的景象,差不多過了5點之後整個海灣都是黑腹燕鷗密密麻麻、黑壓壓在海面上盤旋飛舞,據當地的民宿老闆說最多的時候有一兩萬隻,那種氣勢令人叫絕,鳥類的智慧、反應、準時、團結、行動一致與結合力實在讓人不可思議,也是人類所不及之處,可見鳥類在先天上有勝過人類的地方,所以希望我們人類以後要好好對待其他動物,佛教勸人不要殺生確實有其道理,我們人類應該好好省思!

 

 ----待續----  

 

附註:1.本文是屬於一般性及趣味性而非鳥類的專業性。

            2.本文所提有關鳥類的名稱大部分依賴阿孫棠棠及參考對照「台灣野鳥圖鑑」。

 

 

                                                                                       101.7.28賞鳥人許夢彬 

 

回應

鳥爺爺的成員就是一家人,彼此分工合作,每個人各司其職如下:

鳥爺爺:撰寫「賞鳥紀行」、照片說明、回應留言。

女兒:中文打字、提供資訊給鳥爺爺、拍照(少部分)。

老么:拍照、照片說明、回應留言、文字修改、上傳資料、內容規劃。

媳婦:賞鳥行程規劃、文字修改。

阿孫棠棠:拍照、鳥名鑑定。

孫女:日文打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