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00018就讀師院時被體育系室友懷疑偷錢的往事

民國858月念政大政治系大一升大二的暑假,

因為沒有收到剛錄取的國北師特教系註冊通知單,

被國北師註冊組打電話來問我要不要念,

才到學校補辦報到手續,

也因此安排住宿時沒能跟特教系同學同寢,

而跟體育系大一學生一起住。

一間寢室有六個人,

特教系只有我跟班上的摯友兩人,

其他四個是體育系大一學生,

四個中又有兩個是不必考聯考的國家代表隊球類保送公費生。

其實當國家代表隊的好處是很多窮學生羨慕的,

不要以為台灣真的不重視體育,

有些時候其實是運動員自己能力不強的關係。

那時寢室有一個某球類保送公費生,

剛打完亞洲或亞青賽,

得到一筆幾萬元的獎金,

他把獎金放在寢室,

結果遺失了。

我有聽到他在抱怨,

不過我想這跟我也沒關係,

誰叫他不把錢收好。

當天晚上我睡到一半,

有兩個人進入寢室把我叫醒,

一個是體育系大四學長,

另一個是特教系大四學長,

他們來問我錢是不是我拿的,

我說不是,

他們說如果是的話他們不追究,

我還是說不是,

後來特教系大四學長就對我說沒事了,

我就回到床上睡覺。

回到床上我想著想著就開始掉淚,

體育系室友竟然把我當作賊,

還叫他的體育系學長來質問我,

如果有跟體育系的人朝夕相處過,

就知道其中有些人給人的觀感很像不良學生,

如果沒讀書的話,

應該就是做粗工的人。

我只是不太跟這個球類保送生講話,

就認為我偷他錢,

我非常不爽,

後來我們雖然和平共處一年,

甚至同寢六個人還有一起喝酒,

但我對這件事始終耿耿於懷,

這樣叫我怎麼對體育系的有好感?

至於特教系學長,

竟然沒有阻止體育系大四學長,

還跟他一起來質問我,

讓我有一種我在讀後段私立高職的感覺,

把在睡覺中的學弟叫起來質問是否偷錢這種事竟然會在師範院校發生,

有腦袋的人就知道特教系學長根本做錯了,

要我怎麼信任特教這個大家庭。

果然,

我公費分發到台北縣後,

會惡搞我的特教狂,

很多是國北師特教系畢業的,

要我對國北師特教改觀?

我覺得沒有期待可能性,

這也是我念母校文教法律碩士班,

我都不到行政大樓二樓特教系系辦及教授辦公室找老師聊天的原因,

我對國北師特教非常失望。

回應

特教暨法律雙專業上進優質男,2012律師專技高考及格2014公務人員關務特考三等關稅法務錄取,目前擔任台灣國新北市公立國小資源班特教正式教師國立臺北教育大學文教法律碩士班四年級研究生,未含義務役預官役及半年侍親假之正式教職年資至20189月已滿15年。國立臺北師範學院特殊教育學系教育學學士輔仁大學進修部法律學系法學學士,積極準備司法官考試中

19776月生,O型雙子座,有論及婚嫁的未婚妻

2013年9月前我在Yahoo奇摩部落格發表過多篇文章,若想更了解我,可點選Yahoo奇摩部落格之檔案備份網站http://www.teacher.tw瀏覽。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