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生活一二事(共33篇) - 顯示所有文章
變更瀏覽模式

200902091824【轉貼】回首匆匆 胡德夫放歌 滿座淚流

回首匆匆 胡德夫放歌 滿座淚流

【聯合報╱記者何定照】

(繼續閱讀)

200902031225【轉貼】敬老友、先知、老營地!──我的李雙澤

這兩篇文章
是週日至週一於中國時報副刊登載的
喜歡民歌 
因為那是屬於我們時代的歌
那個社會和諧 
大家為著共同目標而奮鬥的年代

民歌走至現在 
已有逾三十年的歷史

約自民歌二十年後
當時的一群民歌手
在民歌之母-陶曉清的號召之下
紛紛出席民歌二十演唱會
一時蔚為風氣
接下來
幾乎每年可見民歌活動
在巡迴演唱時 
也見民歌手之間熱絡非常
那之間的情誼是革命情感
因為民歌手大約都自金韻獎比賽出身
就如現今的超級星光大道及超級偶像

同樣的情誼 大約是超星第一季可以比擬
不同的是 
現今的環境競爭氣氛較烈
超星一各自分飛後
情感似乎淡了許多
這應是唱片公司在競爭之下刻意築起的圍牆所致
有點可惜了
但那樣風光的歌唱世界
什麼時候能再興起
而非僅是這些年來的老將巡迴活動
老將會凋零
當中每場必到的黃大城
也於去年仙逝了

是否有後起者
再續這樣的熱情呢?
我熱切期盼著


敬老友、先知、老營地!──我的李雙澤

胡德夫  (20090201)

那年,是令台灣大夥兒開懷喝彩的一年。海角一偶、陳達和他的詩歌被發掘、被聽到,恆春調全然復活……

 1962年夏天,基督的門徒,部落傳教士「Hidiyo」(胡德夫已故的大哥)牽著未滿12歲的弟弟的小手,沿著太麻里溪,由大武山的懷抱──那常披著彩虹,滿山月桃花,飛舞著蝴蝶的故鄉嘉蘭村出來,直奔到千里外的大河邊淡水鎮真理街26號,把弟弟交託給了台灣北部傳奇黑鬍子馬偕博士所創設的淡江中學,在淡水埔頂的山丘上,展開六年的學習生涯。

 從大河邊觀音山下往大屯山看去,右方平台的高處,清楚可以看到

(繼續閱讀)

200812051213曾經...

尋常歲月澹然過,多少曾經堪引歌。
搖櫓橫江爭欸乃,穿簍瀝屑只蹉跎。
悲秋團扇知宮冷,負重華年感背駝。
醒覺槐安猶臥枕,漫行後日可吟哦。


公共電視曾播放過一齣劇「曾經」,是作家愛亞所撰,描寫的是一個青春女孩-李芳儒的成長經歷,看過也就愛上。因為這劇的背景,正是與我成長同樣的時空,一邊看一邊回味,彷彿自己的青春歲月跟著演歷一番。電視劇看完了,再找來書本讀,仍舊喜歡。一般由小說改編來的電視劇,總覺得缺少了些味道,所幸公共電視這齣戲非常忠實地表現了書中所要傳達的意思,唯一缺撼的是,女主角之一就是前陣子佔據不少媒體版面的蕭淑慎,演這齣戲時似剛出道,頗符女主角清純的味道,只是後來形象大為翻轉,讓人大失所望。不過,演員只是演戲中的角色,演得真,不代表真是劇中人,所以對她也就不需太過苛求了。

(繼續閱讀)

200811271319態度

剛學詩時,習慣白描的敘述自己的心底感受,那時苦痛的時候多,竟然搏得一個「閨怨」的"美"名。

記得第一次與詩友聚會後,新秀版版主在我寫的一首閨怨詩中,說道「很是閨怨。我那天看到妳,也感覺妳很閨怨。」
我回「難道我長得一付苦瓜臉?」
一旁的詩友,忙著幫忙打圓場,甚至連「以男人的眼光,閨怨是楚楚可憐的意思」這樣的解釋都出籠。
我在螢幕前笑彎了腰,這些可愛的大男人。

後來老見有詩友勸人寫詩要樂觀點,尤其在結語處,說古來有「詩讖」之說。
聽的是半信半疑,卻也改變了自己的方法,就算再怎麼苦,在結語處總要來個峰迴路轉。
很神奇的,在心境上竟然也跟著轉變了。
自此,我習慣用這種態度看待事情,日子相對變得快樂許多。
當然,還是有心情低落的時候,但我已學會用樂觀積極的態度來面對。

舉個例吧,從前我總習慣以每天開始遇到的事情,做為一天順不順利的指標。有時開車一路遇紅燈,這時心裡總會想「一早就這麼不順,這一整天肯定不會遇上好事」,於是心情就不佳,情緒就不好。

後來,我會想「絕對不可讓這類○○xx的事情影響到我,境由心轉,我可以改變逆境的。」於是凡事往好處想,遇上連串紅燈,就想「真好,也該停一下了,要不,精神不濟了,開車好危險。」

態度轉變,就像被施了魔法一般,那種整天不順的感覺立刻消失,很快地,就能再以笑臉面對大家。

現在,我仍舊有做事不順利的時候,仍舊有心情不愉快的時候,但至少這樣不順利、不愉快的感覺,不會再如鬼魅一樣長時纏繞我了。

一點想法,分享給大家。

(繼續閱讀)

200811271231遇見...

遇見
詞:易家揚 曲:林一峰

聽見 冬天 的離開 我在某年某月醒過來
我想 我等 我期待 未來卻不能因此安排

陰天 傍晚 車窗外 未來有一個人在等待
向左 向右 向前看 愛要拐幾個彎才來

我遇見誰 會有怎樣的對白
我等的人 他在多遠的未來

我聽見風 來自地鐵和人海
我排著隊 拿著愛的號碼牌

我往前飛 飛過一片時間海
我們也常在愛情裡受傷害

我看著路 夢的入口有點窄
我遇見你 是最美麗的意外

總有一天 我的謎底會解開


「我想、我等、我期待,未來卻不能因此安排」有夢想,還可期待,是生活中的幸福。等待,尤其是無止盡的等待,那種感覺就像陷入深淵,何時能爬上來?有沒有伸出的援手?就算援手來了,要不要伸出手拉著,都還是困難的抉擇呢。

「向左、向右、向前看,愛要拐幾個彎才來」愛情來得那麼困難,要不要繼續期待呢?

聽宗緯唱歌,有陷入後的傷痛,也有釋懷後的快樂。苦與樂交織,有時候真覺得自己像個瘋子。

一早在上班途中,聽著帥鴿的歌聲,情緒又有點受干擾,<不自由> 卻是聽的當中,覺得最快樂的一首。從<遇見>到<愛我的請舉手>、<流浪記>到<不自由>,不禁又陷入情緒的低潮。

「我遇見誰,會有怎樣的對白,我等的人,他在多遠的未來」此刻,寧可他在遙遠的未來,那麼我還有些夢可以期待,就算夢的入口有點狹窄,至少是希望,不是絕望。

是的,「總有一天,我的謎底會解開」,只是不知會到哪一天?我等得下去嗎?

也曾有個厚實的胸膛可以依靠,唱著「莫名我就喜歡妳,深深地愛上妳....」,唱得我小鹿亂撞、臉頰飛紅,以為是今生唯一的愛。或者是唯一沒錯,因為唯一的一次已夠精疲力盡了。

有時自己都糊塗了,電話彼端傳來的,依舊是滿滿溫柔的語調,聽著心裡還會怦怦跳。

那人為什麼不能堅定自己的腳步呢?為什麼要放逐自己呢?為什麼要做令人鄙視的動作呢?振作呀,一個人不先

(繼續閱讀)

200810271626雜感

記得有人說過
21世紀最偉大的發明
應該是網路了
我百分百舉雙手雙腳贊同

因為網路
我們認識了更多知識
所以不瞭解的東西
上網查
衍生至 我們會說我去"google"一下
即使google不只是在google網站上
可能在yahoo 可能在yam 也可能是pchome
或者msn 中華電信 or any where
在內地 則說去"百度"一下
這些字 都成了上網"搜尋"的代名詞

因為網路
我們可以不出門
就搜羅到各式各樣的物品
網路 可以賺錢 可以花錢

因為網路 尤其是web2.0
我們互相有了交流
不管原始的動機是什麼
不管碰觸的點在哪裡
總之 有了接觸
卻不必在意螢幕另一端的人
是圓 是扁

我們可以輕易獻出關心
也有人藉機惡言出口 為的是發洩
隱在螢幕之後
確實可以更暢所欲言
卻往往忽略了加上一份體貼的心

不管是關心的語氣 或是謾罵的文字
都可能因為網路的隱密性
以及因不直接接觸 而看不見對方立即的感受
輕易見諸網路 卻在無形中傷害到人

或者是我顧慮太多
因此許多地方也顯得不盡人情
但這是我的作風

其實這篇並沒有特意指摘什麼
只是由另一篇文而產生的聯想
po出來 順道做個反省吧
^^

(繼續閱讀)

200810271354比較...

近來有些姐妹遇上瓶頸
我向來愛說教
說的話又硬梆梆 沒啥溫度
可能聽的人聽不太下去

恰巧今天一早收到一封mail
內容很不錯
給大家分享一下~

(繼續閱讀)

200810081721渺小




渺小/詞:徐志摩 演唱:張雨生

我仰望群山的蒼老
他們不說一句話
陽光渺出我的渺
小草在我的腳下

我一人停在路隅
傾聽空谷的松籟
青天裡有白雲盤踞
轉眼間忽又不在


很喜歡這首徐志摩的詩,渺小,短短的文字卻又令人回味無窮。

說到徐志摩,就想到張幼儀、陸小曼與他三人的糾葛。遙想當年徐志摩與張幼儀開現代婚姻離異的先幕,看過他們三人的故事,總覺得事情沒有對錯之分。張幼儀這個原本可能遵循老祖宗訓示一生的傳統婦女,卻意外成了一校之長,需要居於領導地位,決策重要事務;陸小曼則是典型的千金小姐模樣,卻在徐志摩墜機後,回歸傳統沉潛過日;才華洋溢、受人矚目的文壇新秀-徐志摩,則在如日中天的青年時殞落。

生命似乎總和我們開玩笑,對於某些人,再平凡的生活,都能讓他們過得不平凡。不汲汲於名利者,偏置身於充滿競爭與銅錢味的透明魚缸中;滿足於平淡生活者,卻需碌碌於金錢的追求。

人之於山的高大,顯得那麼渺小;之於歲月的綿長,顯得那麼渺小;之於宇宙的存在,顯得那麼渺小。那麼人生在世,又有什麼好爭的,偶有停下腳步的時刻,望望青天白雲,聽聽空谷松籟,都是彌足珍貴的幸福。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最後頁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