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0709140039


大家說那就是「變」了
變的是形貌
變的是內心


老天爺開玩笑地
在你我之間
隔放一面凹凸鏡
再美好的身軀
也將被扭曲成可笑的異形


循著軌道的生活
仍無端製造出許多垃圾
不及清除
卻在你我面前
堆擠出一座巍峨山勢
隨著日影移動
還日益擴大版圖
而你我原本連繫的視線
從此被這雜屑組成的高山隔絕
就算話語試著覷空鑽洞
也無法穿越透出


我在這面聽不出你的溫柔
你在那頭看不到我的體貼


也許那只是時空造成的扭曲
我卻捉摸不定
盤算著
是該找一位外科大夫
剖析你的腦袋
還是交給美容整形醫師
依著模型定作新貌
或者指定心臟權威
直接置換一顆熱騰騰的愛心

(繼續閱讀)

200709090049美女乎?才女乎?


現在的流行語,男的都稱「帥哥」,女的統稱「美女」,說的人受歡迎,聽的人也心裡舒服,皆大歡喜。至於到處充斥帥哥、美女,是否真有可看性,那就不得而知?至少從小到大,美女稱謂始終與我絕緣,這些年來,倒覺得「黴女」稱呼擔之無愧。


別人稱呼「美」女,自卑感總是先跑出來作祟,總要自我嘲謔一番,此「黴」非彼「美」,用「黴」字,意謂是「過氣」美女,以現代語代入叫做「資深」美女。


記得大專時候,有位同學對於美的定義非常嚴格,一般清秀程度,我皆以美女視之,這位同學則以五官配置觀點嚴格挑剔,在她眼中符合資格的美女,簡直是鳯毛麟角。其實只要五官端正,再配合出眾的氣質(所謂的氣質,乃內在自然散發出來的味道,這股味道,可以意會,難以言傳),才具有欣賞的價值;若光有完美的五官,一發言立即讓人跌破眼鏡,這樣的美,也許有純感官的影響力,卻失卻了靈魂的流動,又有什麼意義呢?


自從體認了自己無法成為「美」女後,只有努力填充內在,算是讀了些書,希望能夠改變一些氣質,當不成美女,至少當個才女也行。不過這些努力,看來是沒有發揮多大功效,只能勉強算個具有功能性的「材」女,在個人小小的位置上,掙了個螺絲釘的地位。從此也算認了,能夠當個螺絲釘,安份守己,已算是對得起社會大眾。


及長後,更覺得能夠當個稱職的螺絲釘並不是件容易事,這樣的認知,也讓自己以身為螺絲釘為榮。此後,我更可以大方承認,「黴」女也!「材」女也!

(繼續閱讀)

200709090045落花水面皆文章

大家都在說著五月雪的美麗,
新聞上沸沸揚揚跟著吵鬧了起來,
彷彿五月就是為了迎接這一場盛會而期待著,
心裡受著這樣的牽引,
卻始終調撥不出時間來。
看著繽紛的雪花,
已漸漸落下化為塵泥,
只能目送著哀悼,
我又錯過了這一季的燦爛。


想想,
人生不也常是如此,
許許多多的精采,
一不留神下就擦身而過。
花能再開,
有些事物卻是逝去了,
卻永不再回來。


滿地的油桐花,
據說它的存在,
也是個錯誤的偶然。
民國六十六年,
政府實施山地保留地加速造林政策,
油桐樹便是被挑選的造林樹種之一。
後來有一段時間,
日本家具市場需要大量的梧桐木(泡桐),
做為抽屜板材,
國人一窩蜂種植梧桐,
但卻感染俗稱『天狗巢』的簇葉病。
投機的農林便開始改種質材與梧桐相類似的油桐,
以假亂真仿冒梧桐出售。
但是精明的日本人,
當然會發現,
之後油桐樹便被棄置山林,
無人問津,
變成山林間的野樹,
對油桐樹來說,
可真是像莊子說的無用是為大用,
因為沒有了經濟價值,
反而活得更好更長命。


現在能看到漫山遍野的油桐花,
也是台灣這個仿冒王國不小心造成的
「美麗的仿冒證據」。
(資料來源:<嘆為觀止的油桐花>)



這個偶然,
卻變成每年一次的五月嘉年華,
可以算是個美麗的錯誤了。


看到浮光掠影<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頁  最後頁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