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9151243【新聞】直言集/共同監護…離婚還有得吵

直言集/共同監護…離婚還有得吵

【聯合報╱本報記者羅印冲】2010.09.15 03:41 am

藝人賈靜雯與前夫孫志浩爭奪梧桐妹監護權案,法官判決父母「共同監護」,看似顧及雙方、公平合理,但也有判決偏向父親的質疑。賈靜雯雖獲探視權,但要舟車勞頓自費赴美,還限定奇數年才能探視,立委、法界、及藝人昨天聲援,呼籲法官審酌標準應以子女利益最大化為原則。

隨著時代變遷,離婚父母在各項條件上均等的案件愈來愈多,小孩往往難以做出抉擇,法官的判決成為子女利益最大化的最後一道防線。但便宜行事、兩邊不得罪的作法,往往鑄成離婚家庭更大的災難。

政治大學法律系副教授劉宏恩研究指出,多數離婚父母難以互相信任,且持續發生衝突,所謂的「共同監護」根本窒礙難行,甚至將夫妻離婚前的衝突,繼續延燒到離婚後。

法律上共同監護的離婚父母都擁有子女的法定代理權,為了子女的教養、就學甚至就醫,若出現意見不同,孩子只能被夾在中間,往往造成更激烈衝突,甚至撕破臉興訟。

美國加州家事法明文規定,只有在離婚夫妻都明確同意合作的前提下,法院才可優先考慮共同監護;若雙方互有敵意、衝突激烈、無法期待合作,判決共同監護極不適當,因為這樣的判決,反而可能斲害子女權益。

法官在賈靜雯與孫志浩離婚官司的裁判理由,寫明「雙方敵意甚深,彼此極不信任」,卻判決兩人對梧桐妹共同監護,致外界質疑判決未考慮子女利益最大化。這也是為人母的陶晶瑩淚灑國會,拜託法官將心比心的原因。



陶子發聲為「義氣」 盼少幾個心碎母親

【聯合報╱記者王雅蘭/台北報導】2010.09.15 03:41 am

陶晶瑩昨天戴起眼鏡,模樣樸素出現在公聽會場,她放下藝人身段,以一個母親的角度發聲。

陶晶瑩坦言昨天發言緊張萬分,怕說的話詞不達意,也擔心能否引起重視,「人家已經瞧不起演藝圈了,我的表現就更重要。」問陶晶瑩為什麼做這件事? 她竟然說了句電影台詞:「義氣!」

經常仗義直言的陶子,常鼓吹姊姊妹妹站起來,她最無法忍受兩性不平等。有聽眾叩應講述兒子三歲就被帶走,十幾年來見不到兒子的媽媽心情,讓陶子聽得心都痛了,她希望自己能做一點事,讓社會少幾個心碎的母親。

被陶晶瑩感動的人,叫她出來選民代,陶子說:「我不會選啦。有人以為我把判決書貼上網是想炒作,真的不是。」陶子和賈靜雯本來不熟,因為賈靜雯考量到女兒的教育問題,來到陶子居住的山上,實地看看森林學校教學方式和尋覓適當的住處,兩人才有了互動,但陶子是看了判決書,請教過法律專家後才決定出面發聲。

梧桐妹判決 陶子痛批法官不食人間煙火

聯合報╱記者羅印冲/台北報導】2010.09.15 12:35 pm

藝人陶晶瑩昨天為聲援藝人賈靜雯爭女監護權,淚灑立法院,她數度哽咽,痛批法官不食人間煙火,僅考量孫志浩家族財力,輕率判決父母共同監護;她說,判決結果讓她睡不著、心很悶,法官應「將心比心、有同理心」。

陶晶瑩拜託出席公聽會的立委及行政官員,不要用看演藝圈八卦事件的心態看待梧桐妹事件,「如果案子可以這樣判,台灣女人以後怎麼辦?」她希望透過公聽會,讓梧桐妹新聞不再只出現在影劇版,而是一件被大家認真看待的嚴肅議題。

陶晶瑩昨天出席立委洪秀柱舉行的「爸爸vs.媽媽,我要誰?」公聽會,她說,自己做足了功課,才出席這場公聽會,上台發言時,她詳細比較美國法院與台灣法院判決的差異。

陶晶瑩說,國內法官問一個在美國待了一年,常去迪士尼樂園玩的五歲小孩,喜歡迪士尼還是台灣,卻沒想過小孩表達意願時,容易受外界影響;她拉高分貝質疑:「這麼蠢的問題怎麼問得出來?法官有將心比心嗎?」

陶晶瑩指出,美國法官當初審查梧桐妹案,已清楚表示賈靜雯是小孩從出生到二○○八年十一月的主要照顧家長,且孫志浩對賈靜雯的家暴行徑已造成身心傷害;美國法院更指出,孫志浩強行帶走、藏匿小孩,已嚴重到「擄人勒贖」地步,甚至直接命令孫志浩當庭交出護照與小孩給賈靜雯。

陶晶瑩說,台灣法官以孫家財力作為判決主要依據,孫家雖然為梧桐妹打造看似非常豐富、完整的赴美就學與成長計畫,但「嘴巴說說誰不會?」她質疑法官歧視女藝人扶養小孩的能力,且以刻板印象評斷美國教育一定優於台灣教育,「最後犧牲的還是小孩」。

陶晶瑩表示,法官不僅歧視女藝人扶養小孩的能力,還說孫家是基督徒,會以寬大為懷的心胸讓賈靜雯赴美探視梧桐妹,完全無視賈靜雯自費赴美後,必須住在「寬大為懷基督徒的家裡」探視自己的女兒,內心有多痛苦。

賈靜雯昨天沒有出席,但在會中傳簡訊向洪秀柱表示,因立院媒體眾多,她不希望議題失焦、模糊,決定不親自出席;她希望社會各界為弱勢、無助的媽媽伸出援手。



法官說「爸也不差 沒理由只判給女方」

【聯合報╱記者蘇位榮/台北報導】2010.09.15 12:17 pm

「陶子把問題擴大,不該扣我帽子,說我歧視藝人。」審理賈靜雯和孫志浩爭女官司的法官李維心,昨天感嘆說他審理監護權案件,絕大多數判給女方,但這個案子,孫志浩照顧女兒的條件很好,他才裁定共同監護。

李維心的辦案品質與操守,頗獲肯定,他在台北地院民事法庭任職時,民間司改會進行法官評鑑,他是少數獲得優異成績的法官。但審理賈靜雯和孫志浩的案子,雙方隔空叫陣,戰火從法庭延燒到媒體,李維心除了承受壓力,更感到為難。

他指出,法院絕不是如陶子所說的,監護權老是判給男方,「我審理的監護權案件,多數是判給女方,賈靜雯這件案子,實在是男方養育女兒的條件不差,孩子也很喜歡父親,我沒有理由將監護權只判給女方,剝奪任何一方的親權」。

他表示,夫妻不和,不代表丈夫就沒有條件照顧小孩,兩個大人在決鬥,小孩看在眼裡,不願加入戰場表明要跟誰住。在看不出小孩到底想要和誰住的情況下,法院必須回歸看父或母哪一方能給小孩最好的照顧。

從社工和親自訪視發現,梧桐妹和父母雙方的關係都很好,而「孫志浩的支持系統更穩定些」。

對於立法院開公聽會討論這件個案,李維心嘆口氣說,這是要全民討論賈靜雯和孫志浩的相處問題嗎?要全民來評理嗎?雙方既已協議離婚,就不應再攤出個人的恩怨,更不應將小孩監護權的問題混淆其中。

他認為,賈靜雯和孫志浩應該理性共商未來如何照顧好女兒,化解對立,「人情留一些,日後好見面」。他也不能認同陶子將這件監護權案件貼上網路,因為這涉及隱私,即使賈靜雯同意,但孫志浩也是孩子的法定代理人,他同意了嗎?

李維心語重心長地說,就算網路上將梧桐妹的名字遮住,但誰會不知道那案子的主角是梧桐妹?網路無遠弗屆,梧桐妹長大後,網路上可能仍會流傳轉貼這案子,父母相爭的惡相全都錄,孩子受得了嗎?

陶子指美國法院說孫志浩是擄人勒贖,李維心表示,美國法院只是裁定監護權暫時由賈靜雯擔任,讓賈靜雯帶孩子回台打官司,他依據台灣的法律作裁定,台美裁判並沒有衝突:說孫志浩綁票勒贖,已經扭曲事實,小孩明明和父親的關係很好。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