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281648【轉貼】喧賓奪主的錯別字 by 廖玉蕙

廖玉蕙:喧賓奪主的錯別字

2010/08/25  【聯合報╱廖玉蕙】

經常有機會應邀參與各式文學獎的評審工作,其中,感觸最深的,就是錯別字數量之驚人。一般說來,前來參與徵文競賽的,應該都是對文學一往情深的,如果連這一批文學的粉絲在使用文字時都連連出錯,就遑論一般大眾了。業師張曉風教授就曾經幾度半開玩笑的提議,得獎作品如果錯字太多,應計量扣除獎金,以提醒競賽者對文字的敬重,藉此改善錯別字的嚴重現象。

錯別字之嚴重,從學測、指考的作文看得最清楚。每份卷子幾乎都或多或少出現「小時後」、「以經」、「性趣」、「女姓」……等錯別字,有些別字常在文章中造成奇異的啼笑皆非,譬如今年指考就有學生描寫屈原,說「劍一般的眉毛是他剛正的性徵。」在題為「應變」的作文中有人寫著:「游泳是我最大的性趣。」有人強調:「做人不要同流河汙。」看來不管學測或指考,主其事者顯然都已存心放棄對文字正確性的要求,雖然有「酌予扣分」的辦法,卻顯得欲振乏力,這由今年推薦的高中二次基測滿分作品中錯字不少可以看出。

大考中心規定閱卷者不得在錯字旁標示符號來提醒複閱者注意,就是唯恐有人扣分、有人不扣分,造成另一種不公。但是這般的縱容,已導致考生越來越馬虎,甚至乾脆將不會寫的字空下,連替代文字都懶得思考。其結果就是就業之後,即使是從事文字精密度講求較高的行業,依然故我,我們從近年來平面媒體的標題及電子媒體的字幕頻頻出錯可見一斑。

錯別字之所以層出不窮,跟練習太少、記憶不深有關;而電腦自然注音法的自動選字也脫不了關係,眼看字都對了,但在按下輸入鍵的剎那,卻經常自動豬羊變色,防不勝防。

除此之外,我對錯別字還有另類觀察。近年來,各政府單位發包公共工程,尤其是藝文活動,前來競標者總挖空心思,希望出奇制勝,於是大量諧音字出籠,音同字異的Slogan被印在旗幟上滿街招展,令人怵目驚心。譬如:親字(自)出馬—馬祖文學獎、篇篇(翩翩)起舞—台灣現代詩刊與詩集特展、鶯陶(櫻桃)派對—國際陶瓷藝術節、NCO超.樂(超越)系列—音樂大不同~「箏」符(征服)琴(情)海、桐言桐語(童言童語)話三和—二○一○客家桐花祭、寫作達人—就是要你語(與)眾不同、馬部(不)停蹄—部落客駐馬祖計畫、育藝(寓意)深遠—藝術教育啟蒙方案……。

類似的諧音錯置,原先還加括弧標示,或只是偶一為之,俏皮機趣,很能達到會心一笑的吸睛效果;誰知其後耽溺成習,括弧索性拋開,文字逐漸被橫征暴斂地耍弄到淪肌浹髓的地步。

本來讓新字彙、新事物加入語言的世界,也是文學家所追求的,但真正能寫出類似「穿越林間聽海音—林海音文學展」這樣優美合度Slogan的可說少之又少,其餘如上述別字翻為主流的喧賓奪主,對基礎尚未穩固的學生而言,只讓他們正訛難辨,更加困惑。所以,若要認真究責錯別字之氾濫成災,政府單位以滿街招展的活動旗幟領頭示範,堪稱幫凶。孔子「惡紫之奪朱」,憂心且厭惡以邪代正、以異端充當正理,恰恰道出了許多文學教育工作者對錯別字日增所造成文字災厄的憂心。(本文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語文與創作系教授)
==================
「的」與「得」
「在」與「再」
「流」言與「留」言
「已」經與「以」經
時「候」與時「後」
.......
很多人已經混雜不清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