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061106【生活】呢喃

工作中最有趣的,就是人性的觀察;最無味的,則是戴著面具,與人虛偽應酬。

然而許多時候,人性觀察的最好時機,卻是在這樣的應酬間。應酬間,大腦同時啟動思考,有被強迫的意味。這樣的強迫,對於像我這樣的懶人,真是久旱甘雨,滋潤滋潤我乾涸的思想。

最近日子沉靜了許多,好像突然所有的人與事都約定好了,不來打擾。工作走入反覆的階段;關注的人,有些消聲匿跡;家裡也歸於平靜。這樣的平靜,該享受嗎?只是有點煩躁,突然失去重心,不知該做什麼?把PPS翻來看,把前陣子留存的日劇也清倉一下,心裡有些波動,似乎讓我還能感受活著的氣息。

星期六的下午,找到<華麗一族>的結尾,當初就差2集沒看全,心裡有記掛,卻提不起精神去尋找。我這人就是這樣,事情從來不急著做,記性又差,隔了段時間,什麼恩怨情仇,都可以忘到九霄雲外去。也許,這是幸福的原因吧?

看到木村自我了結的那段,眼淚也跟著午後雷陣雨一樣滂沱,連萬俵鐵平這樣堅強、有理想的青年才俊,都要走上絕路,讓人對生活都要失去信念了。看戲總要看到入戲三分,還好平常看的不多,否則我豈不是天天都要處在崩潰的情緒中。不過,倒是證明,不必擔心會有乾眼症,每天眼睛總要濕潤好幾回呢!


終於看到交響情人夢的SP版,還是搞不懂為什麼要有SP?有沒有懂得的人來告訴我啊?

每每看到相擁的鏡頭,心裡也跟著悸動,很喜歡被擁著的感覺,莫非我真是自己所說的,關於愛情,有著無可救藥的浪漫?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