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61146【騰訊訪談之6】堅持做自己 希望修出經典

 

 

堅持做自己 希望修出經典

 

主持人王可:我覺得你應該是一個不會輕易發脾氣的人吧?

楊宗緯:發脾氣還好,問題是我會氣到不想說話。

主持人王可:最大的鄙視就是不理你。對人最的打擊就是乾脆不發表任何的言論,那就說明你生氣的表現就是不講話。

楊宗緯:就是不講話,面色凝重。

主持人王可:那其實更恐怖。

楊宗緯:對啊。

主持人王可:我們來說星光大道的那個階段,那個過程吧,那個過程其實也有很複雜的經歷,但是我相信,很多人可能可以看到你,那個時候你就曝光的次數也多了,現在我們也可以在很多視頻網站上看到你關於那一段的經歷,我不太想用過多的語言來採訪你,因為可能很多人都知道,我想問的是,那個階段的你有沒有遭遇過迷失或者是有沒有遭遇過一些彷徨?

楊宗緯: 沒有。我覺得那個階段我還蠻可以肯定,就是說,我很高興走過那個階段,然後我也很高興在那個階段真正做我自己,然後我沒有迷失,所以我很開心,那個階段應該是我經歷人生當中最快樂的一個階段,因為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然後我也很清楚我必須要給我的朋友什麼,給我自己什麼。

主持人王可:而且那個階段應該就像你說的,你說你的人生當中,之前沒有人,包括你的家人沒有人支持你唱歌,但是那個時候有很多的人喜歡你,關注你,會繼續為你投票,為你呐喊助威。

楊宗緯: 所以那個時候你學到分享你自己的聲音,你學到珍惜這些人對你的支持,你學到感動,你知道這些人發生在你周圍,這些都是感動,也許他們跟我一樣,都是市井小民,都是普羅大眾,都是一般人,不會被大家所認識,所瞭解,所深入探討,都不會,可是他們願意用最真的心,用最努力的心血為你付出,為你加油,所以我學到太多太多的東西。

主持人王可:我想問你大學學的是什麼專業呢?

楊宗緯:我學的是心理輔導。

主持人王可:會不會有這樣的可能?如果你參加完星光大道之後,如果沒有走上歌手這條道路的話,你會變成一個心理輔導方面的工作。

楊宗緯:可是問題是,我覺得我的成績很不好,因為其實你要真正成為一個專業的心理輔導人員的話,有太多太多的技巧跟太多太多的專業技術了,我覺得我不是那麼厲害。

主持人王可:當時如果星光大道這次取得了成功,當時有沒有想到失敗了,你還會繼續的再參加比賽還是怎樣?

楊宗緯:不會了。不成功,你就要真的定下心來,跟一般人一樣,就過一個自給自足的生活,至少你也要餵飽自己。

主持人王可:沒錯,如果當時不行的話,也會成為這方面的心理輔導方面的工作。

楊宗緯:我會從事這樣子,像我也是最近考上研究所,我研究所念的也是運動心理相關,我大概就是這方面的領域。

主持人王可:我覺得其實挺奇怪的,一個是唱歌,一個是運動心理輔導,兩個是毫不搭邊的。

楊宗緯:切入點沒有那麼多,我也可以找到音樂資料。

主持人王可:在星光大道的那個過程當中,有沒有讓你覺得最難忘的是什麼?

楊宗緯:最難忘的大概就是我剛才提過的朋友。

主持人王可:跟蕭敬騰。

楊宗緯:還有盧學叡,李宣榕。

主持人王可:你們時常會在一起聊天嗎?

楊宗緯: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像盧學叡、林宥嘉他們對於我來講還都是蠻交心的朋友,再忙,他也許會傳一個離線的訊息給你這樣子。

主持人王可:星光大道結束了之後,你的音樂的事業包括你整個出現過一些挫折,出現過很多的問題,那個時候有沒有受到打擊?我覺得你的心態真的很好,我剛才在問你,有沒有打擊你,你好像一直都沒有。這件事情有沒有?

楊宗緯:當然在走的這一條路有一些波瀾,其實那個時候壓力真的很大,我覺得在你當一個歌手或者是你踏進這個演藝圈可能不是那麼純然或者是那麼單純,你紅就好,你站上一個位置就好,不是,因為這個附加的東西太多了,而且是從四面八方過來,對你的檢視,對你這個人的評價不管是正確或者是扭曲都會隨之而來,不管是善意或者是惡意也會並行。所以那個時候壓力真的很大,可是我會覺得說,就像我還是有這個中心想法,這一路走來,我非常快樂,就是我還懂得去堅持做自己。

主持人王可:你從來沒有想過退縮?

楊宗緯:你所謂的退縮是退出這個圈子或者是離開這個地方?

主持人王可:離開這個地方或者是退出這個圈子都有可能。因為對你來說,你還有很多選擇,你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你還有別的才華,還有別的才能,對於其他的歌手來說,可能他們從小學音樂,對於你來說,曾經的你只是把音樂當成自己的一個小的夢想或者是小的玩票,甚至我剛才聽你的那些經歷的時候,可能你都是自己一個人悶頭在搞音樂。所以可能對你來說,你的選擇是不是更多一點?

楊宗緯:因為其實我在臺灣,我都常常講我不認為我是這個圈子裡面的人,但是我並不否認我自己是歌手的身份,弔詭的地方是我們其實還是一般人一樣,比方說你當了歌手一樣,你就不能坐這張椅子,因為你需要有一個特別尊貴的椅子來彰顯你的身份,或者是我做歌手之後我就不能跟你聊天,我不是這樣認為的,某種程度上我還是受到一些圈子外面的影響,那些影響可能就是我必須從我的歌迷朋友,我的家人還有我的師長、學弟、學妹們他們那邊得到,他們不斷給我,因為我跟他們交流就是跟普通人交流。圈內也有很好的朋友,我覺得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會覺得比較沒有那麼受到挫折,比較沒有受到打擊。

主持人王可:所以你的安全感很飽滿。因為你可以不用在乎圈裡的人對你的其他的各種可能會給你設一道坎兒,會給你設一道阻礙。像我能唱歌就好了,你還有其他的圈外的朋友來支持你,你還有別的選擇。

楊宗緯:很多東西就是天賦予的,注定的,不管是你的聲音,你的外貌或者是你的心態,你對事的想法,那些都是注定的,都是天賦予的。更是因為這樣子,你就應該更堅定,你就應該更堅強,然後我覺得,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覺得不要過於在於毀或者是譽,詆毀你或者是讚揚你,有些時候也許是一個很虛幻的東西,它不可能深入到影響你或者是如何,即便有,你有的時候會氣到「算了,我就吃一碗好吃的麵」。

主持人王可:會找到方式解決自己的心理的那個。

楊宗緯:我覺得跟你去學心理有很大的關係。我覺得最重要的不是那些東西,最重要的是你還記得你自己是誰嗎?你還愛你的家人嗎?你還珍惜那些曾經給你幫助,給你支持的那些朋友嗎。我覺得那才是最重要的。甚至我覺得比你盲目追求一些名聲、財富都太重要了。

主持人王可:所以其實雖然你從一個普通的,就像你說的,一個碌碌無為的悶頭唱歌的人變成的很多人上了星光大道之後,很多人喜歡你、關注你,雖然你自己的身份包括你自己的知名度有了變化,但是你的心態一直都沒有變,我能感覺到,無論你是淘汰還是晉級,你的心態一直都是很平和的,很平穩的一個狀態。

楊宗緯:我應該可以是這樣的。

主持人王可:其實跟你聊天,我能感受到,因為你有更大的一個世界,更大的一個活動範圍,所以你其實並不是說特別的去在乎,所以反而心態會更平和。

楊宗緯:我覺得你剛才講得很對,如果全世界這麼大,可是演藝圈可能只有這麼小,那你何必再這樣子想這個世界,為什麼不在這麼大的世界裡去發揮你自己。

主持人王可: 所以你之前也出了包括星光合輯,也有個人的專輯,也有演唱會的專輯。現在的你,因為之前有很多的包括合約上的問題,有等等等等諸如此類的麻煩事,對於你音樂上的道路上有很多的麻煩事,我相信你是一個很有主意的人,你會很有規劃,你可不可以說說你的規劃?就說你對未來的那個規劃。

楊宗緯:我覺得其實很簡單,我覺得我對我自己的音樂負責,我就是說,唱歌的層面我自己覺得太廣了,它可能不只是為了贏取什麼獎項,它甚至可以去影響別人的心情,影響聽者他自己的搞不好他的人生決定也有可能,在聽完我的某一首歌之後,他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所以我覺得唱歌的影響層面太大了。所以說如果我有什麼規劃的話,我覺得我特別想在音樂上去琢磨,我希望修出一個經典。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