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61144【騰訊訪談之5】參加比賽為圓夢想 成敗不重要


 

 



參加比賽為圓夢想 成敗不重要

 

主持人王可:我可以想得到你平常都是偷偷摸摸的練,從來沒有登過台,演過出,曾經寄過一次錄音帶,還被打回來。

楊宗緯:對。

主持人王可:那個時候第一次登臺還有印象嗎?

楊宗緯:還有印象,因為那個時候我念的大學,我的老師和我的同學都對我很好,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參加比賽的時候,他們還去幫我加油,因為我人生當中沒有人幫我加過油,包括我的家人,所以他們那一場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因為人也不多,大概就十來個這樣子,可是我就很開心。

主持人王可:第一次有人對你在音樂上,夢想上有人支持你了。

楊宗緯:所以我第一次覺得說,我應該要分享,大膽的唱出來,所以那一場我很緊張,可是我還是堅持做出最完整的表演這樣子,所以也很謝謝他們。

主持人王可:所以那一次成功了。

楊宗緯:對。

主持人王可:那一次就打下了你後來要唱歌的信心嗎?

楊宗緯:對。可以這麼講。可是從那一次比賽一直到超級星光大道這一段時間的比賽,我大概參加了78個大小型的比賽。

主持人王可:從那個之後開始一直都在參加比賽。

楊宗緯:對,只要有機會。可是在參加超級星光大道之後,即便是超級星光大道我都是一個人去,不會跟我的家裡人說,我也不會跟我的朋友說。就是我一個人去,如果有拿獎然後就很高興的自己回來,如果沒有拿獎我覺得也就一個人承擔這樣子。

主持人王可:那次之後也沒有進入其他的專業場所去?

楊宗緯:都沒有,都是類似像那種學校,百貨公司的比賽。

主持人王可:你這個屬於無師自通型,有專門的找老師嗎?

楊宗緯:沒有,因為家裡沒有那個經濟,也沒有那個意願讓你去。

主持人王可:天啊,所以說你的音樂路程真的挺傳奇的。對於很多人來講的話,也沒有人跟你交流唱歌的部分,完全自己在研究。那個時候你有沒有曾經特別癡迷的某一個時間有點走火入魔的時候,對於唱歌。

楊宗緯: 其實老實說,我學習的對象就是那些歌手,因為那些歌手,所以我那時候,我記得我學唱過蠻多位歌手的唱腔,唱黃大煒、鄭中基、李聖傑,然後曹格,我都刻意地學習他們的唱腔,當然不只這些人,我聽的音樂比較雜,女生也會聽,西方歌手的也會聽,一下子我的腦筋裡灌注很多不一樣的音樂模式跟唱法。所以那個時候,我覺得他們就是我的老師。

主持人王可:我特別想問,因為其實你沒有人專門的去為你進行一個音樂上的指導,去教你怎麼去唱歌,比如說你去翻唱一些女生歌手的時候,完全可以聽得出來那就是楊宗緯的聲音,那就是楊宗緯的味道,這是怎麼琢磨的?

楊宗緯: 我覺得那也是一個因緣巧合,因為當時參加一個比賽的時候,第一屆男生的表現比較突出,越到後面,其實到十強決賽只有一個女生入圍,其他九個都是男生,其實我在那場比賽我特別重視的是友情,友誼的部分,所以我就會很避諱去選跟他們一樣的歌,可是大家都是男生,男生喜歡的歌手或者是想要演繹的歌曲大部分也都是男生的歌,所以我那個時候也是一個音樂際會了,我想我不如來選女生的歌好了。

主持人王可:這樣的話,不會跟大家有衝突。

楊宗緯:所以我每次選歌不會跟他們衝突,我就想說,他們也可以盡其所能的發揮,不要有尷尬,你們要比賽,就是大家認真的去比這樣子。

主持人王可:我們剛才也提到了星光大道,剛才你也提到了在星光大道之前參加過六七個比賽,在這個星光大道之前,肯定也是有失敗的。

楊宗緯:有。

主持人王可:我相信前六次一定結果不是特別好,否則你也不會來參加星光大道,有沒有受到特別大的打擊?那個時候已經堅定了自己未來當歌手的夢想嗎?

楊宗緯:也沒有。所以你剛才說打擊,也沒有。成敗都是我一個人來承擔,所以你說打擊,那時候如果沒有拿名,我就去吃碗麵,然後開開心心的回來就好了。

主持人王可:比賽要是結束了,如果沒有晉級的話就無所謂了。但是總對自己有一個規劃吧?

楊宗緯:其實參加超級星光大道就是我自己的一個規劃,因為大學畢業我就覺得應該找一個正當的工作,因為我對於唱歌,浪漫的那種念頭也浪漫過了,就像跟你說,我大概參加67個比賽了,也經歷過一些過程了,因為我也沒有想到說,可以成就成什麼樣的音樂夢想,我就說,經歷這個過程,那個時候真的下定決心說,告訴自己這是人生最後一個比賽了,如果這個比賽沒有通過的話,我就覺得說,而且我那個時候也去 應徵 老師了。

主持人王可:教什麼?

楊宗緯:我那時候是教輔導。

主持人王可:看來你是一個很好的心理輔導老師。怎麼會去選擇 應徵 老師,輔導心理?

楊宗緯:我喜歡跟人家聊天,喜歡跟人家說話,所以我會覺得說,透過這個聊天的過程當中,其實有些時候你對話者會得到一些紓解,會得到一些釋懷,就像你哭也是一樣的,即便你自己一個人哭也是一個放鬆的方式,所以我喜歡這個樣子。

主持人王可:其實你身邊有很多好朋友他們在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的時候都喜歡找你聊天。你是一個知心大哥,你是一個知心阿牛。

楊宗緯:有的時候我也很衝動,很蠻橫,你就這樣子做,我有的時候也會這樣子想。

主持人王可:白羊座的人有的時候脾氣挺倔的。

楊宗緯:這個也是有。

主持人王可:你在一個事情上倔強的程度會到什麼樣子?

楊宗緯:我可能會倔強到一句話都不想說。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