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31845【搜狐訪談之2】金曲獎未入圍 看報後才得知


地點:北京
時間:2009年6月2日下午1時半左右
節目:搜狐娛樂播報<明星在線訪談實錄>
主持人:莎莎

金曲獎未入圍 看報後才得知

  主持人:因為你參加了超級星光大道,世界各地的粉絲支持你。還有人對你沒有入圍金曲獎不能釋懷,到官方上的那些給評委留言。你想對支持你的歌迷說什麼?

  楊宗緯:不過是今年的金曲獎,我會再努力。我有我自己的夢想、我也會去追。金曲獎的確是很盛大的一個盛典,對任何一個音樂人都是很好的肯定。拿獎或者入圍對於我來講何嘗不是快樂的事情,但是這次沒有,那就下次再來,我一定會加油的。

  主持人:還有歌迷質疑,不入圍會不會是因為合約問題?沒有人給你報提名?

  楊宗緯:報名,我也是看報紙才知道他們有說報名的事情,我也是從報紙得知。第一個我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第二個,如果會考慮合約問題來評選音樂,我覺得也不太妥當。

  主持人:所以跟那些也沒有什麼關係。

  楊宗緯:沒有什麼相關。

  主持人:我們看到新聞,合約糾紛期間你生活的還挺拮据的是嗎?

  楊宗緯:沒有,我很愜意。怎麼會拮据?

  主持人:新聞上說,你一天花不到50元台幣,折合成人民幣一天花不到12塊錢。

  楊宗緯:我在臺灣搞不好一毛錢不需要花。我在臺灣我真的很少出門。而且我看很多大學生都是一天50塊,還有30塊的。我認識的大學生也是這樣過日子的。這樣子反而讓我學習到了,很滿足,因為我還蠻喜歡學校生活的,我現在的朋友有一些學弟學妹,他們可以為了買一件衣服每天不吃飯。其實50塊,我的早餐可以吃雙份。我已經很滿足了。我中餐晚餐比較不吃。

  主持人:你一天只吃一頓飯?

  楊宗緯:如果可以的話我一天只吃一頓飯。

  主持人:別,那樣對身體不好,一天三餐還是要吃的。

  楊宗緯:一天三餐對身體代謝是好的,我不可能不吃。都還好,買一些菜回來自己煮,也用不到那些錢。

  主持人:你喜歡自己做飯是嗎?

  楊宗緯:沒有辦法出去只好自己在家自己做。

  主持人:你做飯好吃嗎?

  楊宗緯:不敢說好吃,煮給我自己吃好吃。

  主持人:我自己也會做給自己吃,但是我真的覺得我做的挺難吃的。你覺得自己的菜怎麼樣?有請過朋友吃嗎?

  楊宗緯:我有請過朋友吃買回來現成的比如魚丸下一下,泡麵煮煮加個蛋之類。

  主持人:你一天到晚呆在家裡不出門,在家幹什麼?

  楊宗緯:寫歌,作詞作曲。

  主持人:他就是個音樂王子。

  楊宗緯:本來我就很喜歡念書,所以趁著我自己覺得空閒的時間去考研究所。運動、音樂是我生活當中很大的部分。聽歌、學習、寫歌、寫曲。

  主持人:運動跟音樂好像乍一聽上去沒有什麼關聯。不過楊宗緯是剛剛考上北體研究所。

  楊宗緯:臺灣體育大學研究所。

  主持人:你報考的是運動心理系。運動心理學是一個什麼學科,沒聽過,就是運動員比賽上場之前焦慮。

  楊宗緯:心理素質是比較重要的。隨隊的心理輔導員會對運動員做運動心理技巧訓練。除了我們看到的肢體鍛煉,心理素質建設也是很重要的。

  主持人:對你自己也有幫助?

  楊宗緯:我特喜歡運動。臺灣體育大學又是臺灣體育類運動類第一等的大學,那裡會給我很多資源。

  主持人:你會自己給自己排解心理焦慮嗎?運用你自己的課程知識。

  楊宗緯:多少。其實在臺灣我經常面對一些壓力,媒體上,蠻多風風雨雨的。

  主持人:會怎麼排解?

  楊宗緯:我的首要選擇還是運動,我選擇運動心理專業,運動會讓你產生腦內啡,大腦分泌出一種物質,讓你比較快樂,通過運動到達你的身心。我講這個像神經傳導素,通過血液只要運動通過血液會讓你的血液比較放鬆。

  主持人:我前兩天採訪叢浩楠的時候……

  楊宗緯:我好喜歡叢浩楠。

  主持人:他也喜歡你。他說拍MV的時候特別冷,在冰面上穿得特別少。他的經紀人說,這個時候人會分泌一種多巴胺。多巴胺是什麼?讓人興奮的一種分泌物?

  楊宗緯:是我們自己分泌的。而且這也是一個心理技巧,“想像”,想像你自己不會冷。這個心理技巧叫做“臆想法”。運動員也會這樣子的。

  主持人:你以後會開一個心理診所嗎?

  楊宗緯:應該不會。因為我覺得我還沒有那麼專業。

  主持人:可是你已經在念了。

  楊宗緯:但我最大的希望是當一個老師。通過這個學科幫助運動員培養他們的心理素質。

  主持人:要轉行啊?當老師,做運動員的心理輔導。跟音樂完全不沾邊。

  楊宗緯:不會啊,心理治療,音樂是一個非常非常大的分類。好比音樂治療,有很多很多的東西是有跟運動、音樂連接上的。以前給乳牛放音樂。

  主持人:……它的奶會很好嗎?

  楊宗緯:是這樣的概念。

  主持人:所以楊宗緯畢業了,在心理學的成就會更高,跟音樂一樣。

  楊宗緯:不敢。

  主持人:假如我有什麼心理疾病找到你,你會給我聽你的歌嗎?

  楊宗緯:搞不好啊。

  主持人:你覺得你的歌能給人療傷嗎?

  楊宗緯:有些時候你沒有辦法想像,也許很多人收看你的節目,在你話中受到影響。這個影響可以改變他。也許有一個人在看節目之後心變得平靜了,那 麼你對於他就是一種治療。我在臺北的簽唱會上,有歌迷看到我之後落淚,我印象很深。有一個女孩說我姐姐吞過安眠藥自殺,在聽到歌之後才獲得舒解。所以,我對我自己的音樂就要更負責。

  主持人:讓一個想輕生的人又重新獲得生活的勇氣,真是很偉大。

  楊宗緯:搞不好你也是。

  主持人:我不行,我差得遠。你自己有抑鬱到想不開或者輕生之類的念頭嗎?

  楊宗緯:那時候真的壓力很大。因為一直以來受到關注,沒有停歇的時候。我坐在家中,何處惹塵埃?也不知道怎麼了,每天都是這樣子會轟炸的,那時候真的有一些想法……就是那麼刹那間。

  主持人:你會想到什麼不好的?活著真累?人言可畏?

  楊宗緯:會啊。當然會。雖然那基本上是偏頗的、歪斜的理論。我那時候有不好的想法,刹那間。還好我也有比較強的心理建設,歸功於老師給我的東西。心理陪伴、安慰很重要。

  主持人:能不能教大家一個簡單的方法來舒緩抑鬱?楊老師心理授課一分鐘。

  楊宗緯:要快速又要做得到,其實有“洪水猛獸法”、“空椅法”……都比較學院派。簡單說就是你當我不在這兒,你只是面對一個空椅,然後你開始訪問,訪問空氣。

  主持人:神經病啊。

  楊宗緯:這個是空椅法。“洪水猛獸法”也是臆想法的一種。比如你怕蟑螂,那麼你去想像你在密閉空間裏,蟑螂從一隻變成十隻到一百隻到一萬隻到一百萬隻一千萬隻,一千萬隻往你身上爬,這就是洪水猛獸法,它們比較學院理論。心情不好的時候怎麼快速解決?我的做法,找一個我熟悉的人,跟他說,我可以擁抱你一分鐘嗎?他如果願意,我就靜靜擁抱他一分鐘這樣子。完了之後說,謝謝你。這樣子得到抒發。

  主持人:讓一分鐘之內,憂鬱轉移。

  楊宗緯:這是一個轉化的作用。

  主持人:所以我也有學心理學的潛質嗎?

  楊宗緯:你很棒的,可能你自己都不曉得。

  主持人:我今天上了一課還得到了表揚,真開心。楊宗緯楊老師讓我們覺得生活當中那些事其實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楊宗緯:我也聽別人這樣說。

  主持人:有很多事情導致的結果卻是一念之差。

  楊宗緯:真的一念之差,特別謹慎小心。我也很希望大家可以的話也可以把我當成是一個借鑒一個例子,當你遇到很多壓力的時候,當你遇到很多挫折的 時候,你知道有楊宗緯這樣的人,他也受過很多的風風雨雨或者說很多波瀾,看到怎麼走,我也很喜歡寫文字寫一些東西放在我的部落格上面。我只希望我不要這個力量大不大,你就把我想像是一個可以讓你得到抒發的人。

  主持人:歌迷看到你寫那些文字肯定會備受鼓勵,遇到什麼事情都不會放在心裏。你要多唱歌給他們聽。

  楊宗緯:OK的。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