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031753【搜狐訪談之1】楊宗緯已經擺脫舊經紀合約 選擇新公司尤其謹慎

很優質的一場訪談。一直以為所謂的訪談,不該就是類似這樣的內容嗎?深入去探討邀請藝人的內心世界,而非主持人一昧地搶話,急著時間,一場訪談下來,全是主持人的說法。

現在雖是速食社會,但人與人之間的瞭解,本來就不是能急就章,單憑膚淺的刻板問話,能瞭解些什麼?有些人並不適合快節奏,有些人的思緒表達是有脈絡相承,一被主持人插話打斷,想連接也接不上了。或者我老古板了吧?但我就喜歡真切地瞭解,不要撲粉抹粧式的官腔應答,也不要依照寫好的劇本按本宣科,那些都是假象罷了,我不要理解這些。

內地雖然在某些思想的靈活反應上比不上台灣,但總覺得他們對於受訪對象的尊重多一些,尤其對於那些有自身想法的人而言,這樣的一個揮灑空間,是很讓人悠遊的。

其實要求的,不過就是尊重與同理心吧。

第一次這樣清楚而完整地聽到宗緯的想法,侃侃而談,不必防備,不必憂慮下一句問話是無關緊要,也不必要用隱晦的字眼,埋藏自己原有的思想。認真而清楚,條理而完整的表達,就對了。

這篇訪談很值得收藏。楊宗緯加油,這樣的環境最適合你了。


地點:北京
時間:2009年6月2日下午1時半左右
節目:搜狐娛樂播報<明星在線訪談實錄>
主持人:莎莎

楊宗緯已經擺脫舊經紀合約  選擇新公司尤其謹慎



      主持人:各位網友大家下午好,歡迎大家來到明星在線,我是主持人莎莎。今天作客我們節目的是台灣選秀人氣王楊宗緯,歡迎他。

 

    楊宗緯:莎莎好。各位搜狐的網友大家好,我是楊宗緯。

  主持人:頭一回來搜狐吧?

  楊宗緯:對,頭回來。

  主持人:感覺怎麼樣,間口的明星牆看到了嗎?

  楊宗緯:特別榮幸可以來到這個地方。

  主持人:等今天做完這個節目,你的照片也會掛在明星牆上。最近來到内地對這邊的天氣適應嗎?

  楊宗緯:我早上才從長沙飛過來,原先以為湖南那個地方應該會蠻熱的,可是其實它溫差,因為晚上突然下了陣雨,突然變得很冷。回到北京又很熱。

  主持人:你怕熱嗎?

  楊宗緯:其實我還好,我比較喜歡夏天。

  主持人:最近有参加什麼活動嗎?

  楊宗緯:最近就是一些慈善歌會,還有一些活動跟商演,還有電視通告宣傳。比較緊湊。因為好不容易來到内地這樣子,就想多排一些。

  主持人:累嗎?

  楊宗緯:還好,習慣了。

  主持人:喜歡工作是嗎?

  楊宗緯:倒也不是說喜歡,但是做一件事情投入在其中。

  主持人:見到的歌迷多嗎?

  楊宗緯:其實大家都很熱情,像這次台灣、香港還有北美,除了飛過來內地之外,內地當地的人,像我第一站去福州,他們都很支持我,所以我覺得很開心。

  主持人:他們有没有做什麼樣的舉動讓你覺得好感動,過程好意外。

  楊宗緯:其實因為之前比較没有在内地這樣一連串宣傳,所以來之前其實多少有一些擔心,在這個地方也許歌迷不是那麼熱絡。來了之後覺得大家還是很用心,我看到他們出现就已經覺得很感動了。

  主持人:你的人氣多旺啊,你來之前我們做宣傳預告楊宗緯會作客我們的搜狐,你的粉繼已經遍布了世界各地,從荷蘭、香港、内地廣州等等很多地方都來给你留言,所以你以後要經常來内地。

  楊宗緯:會,我之後可能都會多安排一些。

  主持人:其實歌迷還是關心你最近的情况,大家都想問你,你的經紀約现在是什麼樣的狀況?

  楊宗緯:我在台灣經紀合約已經到期了,合约關係是没有問題的。

  主持人:现在已經完全都解决了嗎?

  楊宗緯:嗯。

  主持人:那现在你是已經跟新公司洽談好了麼?

  楊宗緯:還没有,就是在物色當中,我其實現在合作的夥伴都是採取合作的模式這樣子,我覺得在合約方面也會更小心處理,所以比較謹慎。

  主持人: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你跟經紀公司之前算是一個挫折不太順利,但現在已經解决掉了,那面臨新的公司或者新的合約擺在你面前,你有没有一個概念,或者我以後選擇經紀共識會要什麼樣子,有一個模式嗎?

  楊宗緯:我反而比較沒有那麼著急或擔心,因為我後來接觸跟我合作的公司都非常專業,而且對我都非常好。我也從他們的公司大大小小當中看到,他們其實在安排藝人的過程當中都很體貼,而且都發揮他們的專長,所以我比較沒有那種擔心。

  主持人:有預計什麼時候會簽嗎?

  楊宗緯:我當然是希望越快越好,但是還是要有一個緩衝期,我還是會做比較周密的考慮這樣子。

  主持人:所以大概的時間心裡還不能確定?

  楊宗緯:對,因為連我自己都還不確定。

  主持人:這個不確定出現在自己的身上,還是公司選擇你的這方面?

  楊宗緯:我覺得我的問題比較多。

  主持人:你是很謹慎的那種人是嗎?

  楊宗緯:對,我還是屬於那種,因為我其實一直告訴我自己,你不是為了一些你的名聲或者財富而去著急,我一直告訴我自己,還是要維持一個,我還是認為我自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到現在。

  主持人:不普通。

  楊宗緯:這樣子我反而比較自在,好長一段時間沒有這麼感覺到很舒坦、沒有束縛,現在又簽合約了,有一種被限定的感覺,所以會謹慎。

  主持人:你會不會在合約裡提具體的要求,比如說不要限制我的什麼自由。

  楊宗緯:這是其次。很多人大概以為我會提出一些要求,其實我比較不會,瞭解我個性的人就知道,我幾乎是很少,其實我覺得合作關係是信任基礎,然 後它會有很多的因素作為它的基石。比如說情感,我信不信賴你,我喜不喜歡你。我覺得那個對我來講還是最重要的。我自己還是以音樂為重,以我自己的聲音為重,我會覺得音樂對於我來講是一個很大的區塊。我比較重視的是相處跟音樂,其他的條件沒有太大的問題。

  主持人:你好像把簽公司這個事變成在找女朋友一樣。要相處得很好,要信任,要談得來。

  楊宗緯:其實合作有些時候是這樣子的感覺,就好像你結婚總是要簽字啊。萬一不得已離婚了也要好聚好散。還是不要太著急太衝動,都不是好事。

  主持人:你只重視公司對於你音樂品質的保證,不計較待遇嗎?

  楊宗緯:不會計較。

  主持人:那你也太大方了吧。人還是要生活的。

  楊宗緯:可是音樂就是我的生活,相處就是我的生活。

  主持人:果然是天生做歌手的材料。那對經紀人有具體要求嗎?

  楊宗緯:也沒有。只要在音樂上要跟我有共識。甚至,沒有共識但可以跟我溝通協調的人。我也是屬於會妥協的那種人。其次還是回歸到,他到底喜不喜歡我。不是口頭上喜歡。比方說,他今天想要簽約,他有沒有看過你的訪談節目、對你的瞭解到什麼程度。如果今天說我想簽莎莎,但是沒看過你的節目、不知道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僅僅覺得你是一個外表可愛、親切而且很有吸引力的女生,這會比較膚淺。

  主持人:也是一種不太負責任的表現。

  楊宗緯:對。喜歡很重要。跟我有相同的音樂概念也很重要。

  主持人:你會介意男女嗎?

  楊宗緯:不會。性別不是我考量的。

  主持人:默契最重要。前幾天金曲獎入圍名單公佈了,星光幫裡有人入圍但是沒有你,你當時心裡有什麼樣的反應?

  楊宗緯:其實我真的老實說真是平常心,我前面沒有太大的期待,前置作業的時候我也沒有那麼清楚,誰幫我報名或者報名什麼項目,這個我都不太清楚。所以在之前我本來就沒有多大的期待,當新聞出來的時候自己還是有看到。本來評審就有他主觀的想法,他會總結很多因素,不管是評審對音樂的想法如何或者主辦單位的考量,甚至他們有一些自己覺得,因為每個獎項就是這個樣子,其實我覺得入圍的也都是我很贊同的一些歌手,我也覺得很有看頭,這次金曲獎。

  主持人:你也太什麼都不在乎了吧?不會覺得不平衡或者不服氣嗎?

  楊宗緯:不服氣倒還好。我一直覺得在這個圈子裡,大家都是朋友。我覺得你入圍我入圍沒有太大的差別。我參加“超級星光大道”以來就是這個樣子, 我並不是把輸贏放在首位,我比較重視的是跟他們之間的友誼。其實我身為一個男孩子很不想對這件事負責任、很不想去面對輸贏。我承認,這個時候的我是不太負責任的。很難面對它。

  主持人:為什麼?

  楊宗緯:我對你的好、或者你對我的付出,這個對我來講是更重要的。這就是我的人生啊。拿冠軍或者拿一百萬,我的人生會添加一些色彩嗎?添加的只是名聲、金錢而已。可是有很多人不相信。說不可能,不可能那麼釋懷。

  主持人:一點兒功利都沒有?

  楊宗緯:比賽開始的時候我就棄權了的。我記得臺灣地區只有一百個人可以進棚錄影。我進棚的時候覺得自己沒希望。我都覺得他們都是帥哥美女,而且他們的表演也不差。畢竟選入100強了,差不到哪裡去。我沒有自信我比你好,好到什麼程度。所以那時候我就棄權了。主辦單位怕觀眾認為節目不公平,不同意我棄權。但是過關賽、第一次、第二次我都沒去,最後,有一個最終敗部復活,我才去。我想反正你們也不會選我,所以我非常輕鬆、根本不緊張。可是裁判在25個人當中選到了我,3個名額中的一個。那次我看到有個媽媽帶著十五、六歲的女兒拿著一箱行李參加比賽。我有看到一個很清秀的綁辮子的女生,她說比賽沒過關就要放棄唱歌的夢想出國去念書。所以我是一個很NICE的人,可能也因為我真的不在乎輸贏,只想要認識大家這樣子。那些人給了我的啟發。我要謝謝他們。我不想面對輸贏,我也很不喜歡做比較。

  主持人:你跟大多數人很不一樣。參加選秀,你反而只享受過程不在乎結果。

  楊宗緯:其實對於我來講,那個過程到現在我還認為是人生當中最快樂的回憶,參加星光大道我所認識的人和事是這輩子最快樂的回憶。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