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2181635心靈洗滌之旅

2月10日和一群詩友迎接從美國回來的靄文詞長夫婦,他們心仰台灣的素食,這次特別訂在長春路的素食春天餐廳,聽說是很有名的素食餐廳。我一向只跟著人吃,也不懂好壞。這家餐廳倒是少見的素食buffet,蠻特別的。席中還鬧了個笑話,驕女詞長熱心要幫我拿點食物,問我:不吃什麼?人剛到,還沒搞懂置身何處,隨口回了句:不要豬肉就是了,立刻引起了笑聲,素食餐廳哪來的豬肉,真糗。

當天晚上,驕女突然開口問我要不要跟著他們去玉山國家公園玩,一聽玉山,心裡立刻有些動心,但上星期剛請了天假,實在不好意思這星期又請假。卻聽說有小頑童接待,心又癢了起來,早耳聞他的頑園,咱們學詩之人,難免要附庸風雅一番,拈花惹草之事又是多麼的風花雪月。不敢立刻答應,只說再想想。

第二天上班,心裡一直掛念著這事。再加上當天遇上主管的壞脾氣,去散心是對自己最好的藉口。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沒想到過程出奇順利,馬上打電話告訴驕女好消息,她也為我高興,叮嚀了一些早上會面的時間和細節。

靄文大哥是胡漢民先生的外甥孫,胡漢民先生曾追隨國父孫中山參與黃花崗等役。靄文大哥詩作情意充沛,真摯熱切,每每捧之誦讀再三,不忍釋手,堪推性情中人。由他的簽名檔「江湖未許同傾蓋。筆墨何妨廣結緣」觀之,就可見其人熱血好友的氣概。聽說大哥與大嫂的結緣還有一段佳話,一個拉琴,一個唱和,好一幅琴瑟和鳴的旖旎,可惜這段還沒有機會聽說。

2月12日一早搭7:42分的高鐵,現在有高鐵真是便利,一個小時後就能下車,小頑童早等著接我們了。啟程前免不了要先去參觀生意盎然的頑園,這個名稱是他自己叫的吧?頑園位於南投草屯的一條公路旁,若尋常路過,可能不太會去注意到,因為頑園並沒有經過特別的造型,只是種了許多種類的花及可食用植物。



頑園花事,據說曾在雅集裡熱騰過,上面是醉蝶花。




這般情景,該叫姹紫嫣紅吧。




豔陽下,蜜蜂也流連忘返的向日葵。


還有好久不見的美人蕉、清甜可即食的青椒、絨布般高貴的雞冠花,許多我叫不出名的小花,蝶游蜂舞,好不熱鬧。欲證詳情,請見相簿。

原只預計停留10多分鐘,竟然一待就超過了半小時,足見頑園吸引目光的功力。亂了小頑童的安排,但他口中仍是:隨意就好,不要有任何負擔。好個樂天的「鄉野鄙夫」。

路途不熟悉,一切真是客隨主便,主人隨興,我們也心理輕鬆,不做任何預期,倒反覺處處有驚奇。

中途又去了南投竹山的紫南宮,一路上人煙稀少,這裡卻是香火鼎盛,是經濟不景氣的關係吧。也見識了五星級的廁所,一進去香氣撲鼻,還有藝術品高掛牆上,噴泉流水聲恰可掩蓋不雅的嘩啦聲響,設備新穎又清潔,只是仍囿於窄小的空間,若能有再寬裕點的空間更好。

接近午時,小頑童尋了個僻靜空地,將一車的傢司擺出,拿手絕活全展現出來。


色彩豐富的涼拌海鮮,除了透抽、蝦仁還有碩大的干貝,拌上和風醬,再加上小頑童媽媽早上新摘的芫荽,真是人間美味。


一旁也生起了小瓦斯爐,煮米粉湯加自家產的生鮮蔬菜,清淡不油膩,有健康概念,五臟腑覺得大大的滿足。吃飽喝足,再略事休息一下,又該啟程趕路,因為今天的目標是玉山國家公園,路途還很遙遠,一切都是據說,我全無概念,反正出來旅遊,又有專門的導遊司機,心情該是悠閒。在這份悠閒的心情下,路旁的櫻樹也紛紛綻放英華,開得一樹的桃紅,在山區叢叢的綠意中,份外引人注目。



一樹的燦爛,似乎宣告了春天的到來。




近處觀看,層層繁複的花瓣,好像縮小版的玫瑰,在烈陽下更顯得嬌豔。


在休閒的心情與溫和的陽光及滿目的綠牆陪伴下,驕女也不禁一展歌喉,如黃鶯般婉囀,十分動聽,可惜的是,歌詞記不來,總是不能唱完全。小頑童還特別說了個笑話,原來上回驕女帶著父親來玩時,也是這樣高興地一路哼唱,驕女父親便說當年驕女沒走歌唱這一途真是太可惜,所恃原因不是驕女歌喉夠好,而是~~臉皮夠厚。


好不容易到達塔塔加,先看到二株枯乾的樹幹相伴挺立,原來是大名鼎鼎的夫妻樹,聽說已枯死好多年,大概是扎根夠深,十多年仍屹立不搖。



相偎相依十多年的夫妻樹,即便枯乾,猶然挺直身桿,繼續生活中的磨鍊。




塔塔加小隊前的老步道,在空寂的環境下,讓人思古幽情油然而生。




清風徐徐,鳥鳴啾啾,一行人走在如此清幽的天地,脫離了人世間的嘈嘩,時間似乎也停止了流動。




仰望藍天,透過枝枒看到金光閃閃,好像也看到了希望。




半路上遇到討食的台灣彌猴,丟了幾顆花生,愈引愈多,卻有一隻老大,一見花生丟在別隻彌猴前,立刻奔過去驅趕,好像地痞流氓。看得我們生厭,又連想到平日生活中的弱肉強食,乾脆全不餵了。


在這樣的山區間環繞,腦海裡一直浮出徐志摩的詩<渺小>,記得吧,我寫過的「我仰望群山的蒼老,他們不說一句話。陽光渺出我的渺,小草在我的腳下。 我一人停在路隅,傾聽空谷的松籟,青天裡有白雲盤據,轉眼間忽又不在。」那種面對高山的渺小感,不斷縈繞在我的心頭上,對於天地自然,不禁起了敬畏之心。好喜歡這種感覺,一邊感動著,一邊想著:一定還要再來!

回程小頑童從玉山繞到了阿里山,我已昏頭了,反正他是細心又令人安心的導遊,行程與時間都在他的「隨意」心態下控制得嘟嘟好。

這時天色也已漸暗,必須再祭祭五臟廟,晚上就嚐奮起湖有名的火車便當。



奮起湖火車便當,1盒100元,謝謝驕女,又是妳搶著買單。


吃完晚餐,接下來便是趕著送我們到台中高鐵站。雖說是悠閒地旅遊著,但還是不免疲累,中間小憩了一下,而最辛苦的小頑童,仍精神钁钁,果然每日拿鋤頭的人,體力與我這「都市聳」無法比量。太感謝了,小頑童,你安排的這一趟心靈洗滌之旅,好令人難忘,明年靄文大哥來,我還要跟。 

真誠地祝福你早日找到猩猩伴侶。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