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300613 濟南蝶變這三年_0

濟南蝶變這三年

原標題:濟南蝶變這三年

文/李大嘴巴

(識局微信公共賬號zhijuzk)



兩會結束,關於濟南市市委書記王文濤離開濟南,去黑龍江赴任省長的消息在朋友圈傳遍,各類文章中基本都是對濟南近三年脫胎換骨巨變的感嘆和對濟南未來發展的些許憂慮。

筆者作為一個山東人、並且在濟南生活十多年的濟南人,太期待這座城市破繭成蝶瞭。

因為這個奉行中庸,從不出頭的城市太需要一場自上而下的變革,而過去三年的城市發展真的可以用日新月異來形容,讓我們看到瞭一個麻木之城是如何蝶變的。



1、袁世凱與濟南現代化

談及濟南的現代化建設就不得不提及一個人,那就是袁世凱。

1899年12月,41歲的袁世凱開始署理山東巡撫,從此濟南的現代化之路拉開序幕。

1901年11月初,袁世凱正式奏請在濟南設立山東大學堂,山東大學堂是我國最早設立的地方官辦大學,也是山東大學的前身。

隨後袁世凱創建商務局,發展山東農工商實業。山東商務總局是自洋務運動以來,山東省成立的第一個領導全省發展經濟的機構,對省內尤其濟南經濟的發展起到瞭重要作用。

1904年,縱貫山東的膠濟鐵路開通,面對外國勢力的緊逼和發展的急迫形勢,時任山東巡撫周馥與北洋大臣兼直隸總督袁世凱上奏,擬請在山東內地自開商埠。

1905年11月15日,濟南正式開設 華洋公共通商之埠 。

袁世凱為山東的發展制訂瞭一系列的制度和措施,並強力推行。

從此,濟南從一個三流的商業城市一躍成為山東內陸第一大商業中心。

到1927年,濟南城關及商埠兩地區的商戶已達6700 多傢,成為清末城市 自我發展 的一個典范。

1904年開埠前,進入濟南的洋人外僑不過360 人,到1933年,則超過瞭1萬人,最多的時候達到4萬餘人。

前幾年看過一個數據說濟南的外國人總數隻有2000 多人,還以留學生居多,對比一百年前,感嘆不已。



靜電機推薦2、鈍感、茍且、逃離

11年前,《新周刊》撰文《鈍感之城》,批評濟南的溫吞、緩慢、內斂、保守;

9年之後,新周刊再次將濟南命名為 茍且之城 , 無亮點、無特色、無趣味,就這樣不上不下,不好不壞,不吵不鬧地茍且著,除瞭泉水文化和因夏雨荷而聞名的大明湖,文人墨客也找不到其興奮點 。

而這兩年爆表的霧霾和堵到絕望的交通真的是讓人有逃離的想法和行動瞭。

霧霾指數排行榜長期位居全國前十位, 好 的時候經常是前三甲或是全國第一;

至於擁堵,在最擁堵排行榜上,那是連年全國第一,甚至經常甩第二名遠遠的。

就連郭樹清省長都調侃濟南: 一城山色半城湖,滿城霧霾半城堵 。



調侃濟南的段子不勝其數,比如:美軍飛行員駕飛機飛臨青島上空,看到城市很美,炸瞭它吧。美軍飛行員一路西進到瞭濟南上空,哎,這個城市怎麼被炸過瞭,白跑一趟,掉頭走掉。

又比如:傳言前些年從廣東過來的某省委領導到泉城廣場參觀,走瞭半天,忽然對身邊工作人員說: 郊區看得差不多瞭,咱去市區看看吧。

濟南人民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你當著濟南人民的面黑濟南,濟南人很少和你大台中記帳網|台中公司登記|台中公司登記流程|台中公司登記費用急眼,往往和你一塊黑濟南。

其實不是濟南人愛自嘲,是我們僅剩下自嘲瞭。



3、官員標簽

至於濟南市的部分官員是什麼樣的形象,我們可以說幾個案例。

九十年代,德式建築,一百多年前建立的,極具特色的濟南火車站被拆掉,據說當時的市政府主要領導說這是德國人的建築,是殖民地時代的產物。

這麼好的地標性建築就這樣沒有瞭,取而代之的是現在那個毫無特點的濟南火車站,提起這件事,很多濟南人至今無不咬牙切齒,個個罵娘。

2007年,A 領導用兩公斤炸藥放在汽車座椅下面,在鬧市區炸死情婦,這種狗血傳奇故事原本應該隻有在電視劇裡才有的。

2014年12月18日,B 領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這位領導也幹瞭一件遺臭萬年的事情,收受開發商賄賂,違規批建的濟南誠基中心,怎麼評價它呢,就是濟南市區的一塊癌變區。

地處核心區的誠基中心在濟南無人不知,坑的很多人血本無歸啊,到底有多坑呢,舉一個例子就可以說明,在房價三萬左右的誠基中心附近,誠基中心整體房價差不多要低周邊1萬塊,還沒人要。

所有路過濟南的朋友都可以去這裡看看,看看官商勾結是怎麼坑苦老百姓的。

2016年4月6日,C 領導在濟南西客站被雙規。同一屆政府的書記、市長雙雙落馬,放眼全國也是為數不多的特例。

每個時代我們的父母官都會給我們演繹新的精彩故事。

作為一個沒啥存在感的省會級城市,我們也隻有靠 奇葩 的領導刷存在感瞭。



4、濟南蝶變這三年 交通

濟南的地形特殊,北邊是黃河,南邊是山區,城市南北縱深狹窄,隻有向東西兩頭發展,並且市區內部多山,這樣的城市地形註定瞭交通是個大問題。

同時,濟南是泉城,趵突泉、五龍潭、黑虎泉是整個城市的象征,大容量的地鐵交通也遲遲不敢啟動,因為當政者也怕打漏瞭泉脈,擔不起歷史責任。

首先是斷頭路,我就不明白瞭,為什麼濟南有那麼多的斷頭路。

以我居住的小區周邊為例,花園路是一條橫貫東西的主幹道,結果在奧體西路以東主幹道上出現瞭一排倉庫,馬路中間橫著一排房子,就像一塊牛皮癬,要多別扭有多別扭。

再往西走一個路口,雙向八車道變成瞭兩車道,每天24小時擁堵,就像腸梗塞。而這樣的路段,市區裡面比比皆是。



關於修建地鐵,濟南的地鐵論證瞭十幾年,各種專傢院士請瞭一大堆,最終給的論斷是什麼 濟南的地鐵不是絕對不能修,但要根據泉脈走向合理規劃路線。

這和沒說有啥區別,還不如不說,都不敢擔責任嘛。

關於城市快速路,濟南的快速路就沒有個規劃,進城出城有多堵,這麼說吧,你要是節假日從北京到濟南,想入城,過瞭河北境進德州,你就開始排隊吧。

15年7月16號,軌道交通R1線正式開工。此後,R2、R3線陸續開工建設。並且多條地鐵開始同步規劃。

至於我上文中所說的斷頭路,2017年已經通車,2017年濟南同步打通瞭27條斷頭路,2018年計劃再打通27條斷頭路。

濟南交通的欠賬太多,需要補的功課太多。

濟南的快速路網2017年年底正式成型,包含工業北路高架、順河高架南延、二環東路南延、二環南路東延、二環西路南延等全部通車,至此濟南的快速路網終於成網。

2018年,濟南的北園高架西延、順河高架南延二期到繞城高速也已開始啟動,同時濟南北跨拉開序幕,並且交通先行,三橋一隧已經開始啟動。

高速公路方面2017年濟南的規劃是二環十二射,2018年的規劃是三環十二射。至於連接周邊城市的軌道交通也已經全面啟動。

如果此規劃最終實現,濟南將真正和周邊城市實現互聯互通。



5、濟南蝶變這三年 CBD建設

作為山東省省會,濟南GDP 總量隻能排第三,省會城市首位度全國倒數第一,並且和倒數第二還差距明顯。

GDP 增速、固定資產投資、利用外資額、人均GDP 、進出口數據 這些衡量一個城市發展的各項指標,不說放眼全國同級別的城市,就是在省內,濟南沒有一個出彩的,差勁到什麼程度呢,濟南全市的利用外資額居然還不如青島的一個區。

這樣的省會,窩囊的省會。

2015年5月15日,濟南決定規劃建設中央商務區(CBD),自此濟南CBD 建設拉開大幕。CBD 規劃范圍北起工業南路,南至經十路,東起奧體西路,西至華陽路。總面積約3.2 平方公裡。泛中央商務區,規劃范圍向東擴至奧體中路,向西擴至漿水泉路,總面積約6.7 平方公裡。

濟南要在這片區域建立濟南、乃至整個山東的金融中心、總部聚集中心、創新中心為一體的城市新中心。

美國商標註冊

CBD 建設的招商引資、推進進度我不做羅列,我隻從一點談。我們每個人、每個傢庭、大到國傢都要有規劃和夢想,CBD 就是濟南的夢想,這個城市太需要一個宏大的目標去凝聚人心、去重拾信心、去再起航瞭。

正巧我住在CBD 一路之隔的工業南路北側,從CBD 規劃開始,我見證瞭整個CBD 、泛CBD 范圍內的巨變,一幢幢高樓拔地而起,一片片區域從藍圖變成現實,不斷的總部企業匯聚於此。

有時候我自己在想,其實CBD 不過是一個大餅,用這個大餅不斷地去聚攏資源、去招商引資、去自我鞭策與激勵、去自我強化與認同。

其實CBD 最終啥樣已經不重要瞭,因為這個集聚資源、全力發展的高地,首先就是思想和認識的高地,至於最終的實物呈現,無所謂,因為隻要聚攏瞭人心和力量,什麼樣的目標都可以達成。



5、濟南蝶變這三年 創城

要問濟南創城有多難,妙齡的姑娘熬成婆。

濟南爭創全國文明城市可謂是歷經坎坷磨難,從2002年濟南走上瞭參選全國文明城市之路,2005年、2009年、2015年濟南三次與 全國文明城市 擦肩而過。

也是辛苦創城的工作人員瞭,創建全國文明城市其中有一條就是主要領導幹部不得違紀違法出現重大問題,不是我們不努力,是隊友確實拖後腿啊。

這次創城濟南真的是拼瞭,但是創城的效果卻是實實在在的。



首先就是大規模拆違拆臨。在我的理解范疇裡,拆違拆臨也就是拆個老百姓在路邊搭個棚子之類的,可是隨著濟南拆違拆臨拉開大幕,才發現拆違拆臨全都是硬骨頭和大老虎。

成片的別墅區居然都是擅自建設的、整片的商業街區門頭房存在幾十年瞭居然都是違建、數十萬平的鋼結構建築居然沒有任何手續、有的街區幾十年管理混亂、亂搭亂建,城市管理者卻不敢碰硬

舉個例子,某高架橋下的違建十幾年瞭,拆違拆臨才發現是某省直屬單位的,每年可是幾百萬的租金啊,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

趵突泉不遠處的某小區幾十年瞭,臟亂差,尤其是夏天的燒烤,煙熏火燎,濟南禁止露天燒烤好多年瞭就是這裡禁止不瞭,為什麼,就是我們的相關部門選擇性執法,守法者成為被欺負老實人,視法律法規如無物的人卻不能拿他怎麼著。

這樣的城市管理怎麼服眾,老百姓怎麼不罵娘。



濟南不是在拆違拆臨,是在向破壞城市發展和形象的既得利益者動刀。

統計的數據向全社會公佈,一次性就公佈幾萬處違章建築,真的是讓人震驚,震驚於這個城市過去幾十年城市治理的落後。

強力拆違拆臨的反彈之聲也是此起彼伏,什麼吃不上早餐瞭,趕走瞭幾十萬人啊,形象工程啊。

雖然雜音很多,但是我心裡卻是一百個支持,濟南歷史欠賬太多,非強力手段不可為。

歷時近一年的拆違拆臨,力度之大,規模之大,震撼整個城市,強有力的城市管理把濟南拉上瞭快速發展的新軌道,城市面貌煥然一新。



創城的第二個成效就是市民的不文明行為明顯減少,為瞭減少行人闖紅燈等交通違法行為,交管部門采用人臉識別系統,這套系統不僅能夠實現抓拍取證,還能識別違法人員的身份信息。

誰闖紅燈就會被抓拍,個人的身份信息都會識別,個人的交通違法行為會被公佈,個人所在的單位也會在城市的各類文明評選中受到影響。

濟南的此舉都上瞭央視,成瞭城市文明治理的模范。

2017年11月17日,省委副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文濤,代表泉城濟南領取瞭全國文明城市的獎牌,濟南創城成功。

最重要的不是全國文明城市這塊牌子,是一個城市奮發向上,勇於向自身開刀的進取精神。



7、濟南蝶變這三年 濟南速度

二環西路南延工程,按規定最初征地拆遷完成時限是2013年11月份,此後多次延期,市委先後下達瞭九次最後期限,把王敏熬下臺瞭都沒有解決。

最後實在沒辦法,王文濤親自批示:時限多次延期調整竟達九次之多,視時限為兒戲。甚至讓紀委介入,批示後的五個月,進展才算剛剛趕上。

這就是濟南的官場,磨磨蹭蹭,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省委書記劉傢義在2018年2月22日,正月初七上班第一天,在山東省全面展開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動員大會上的講話原文講到: 有些同志還存在思想解放不夠、觀念變革不深、敢領風氣之先的魄力不足等問題。有人講,南方一些省的幹部遇到新矛盾新問題 向前看 ,用創新的思維尋找解決辦法;山東幹部遇到新矛盾新問題習慣於 向後看 ,看有沒有成規慣例可循、有沒有現成經驗可用。

回顧2015年12月12號,市委十屆九次會議上,王文濤做瞭《為敢於擔當者擔當》的講話。

會上王文濤提出瞭兩種腐敗,第一重腐敗是硬腐敗 貪污受賄,第二種腐敗就是軟腐敗 不作為、消極應對耍滑頭,寧可不做,也不犯錯。擔當決定落實,落實決定成敗。我們藍圖繪就瞭,不落實,所有的藍圖就是 墻上掛掛,嘴上說說 。一定把它變為現實,那麼就要落實,落實需要擔當。

並且重申瞭打造四個中心,建設現代泉城的執政理念,強調瞭招商引資,項目建設,征地拆遷三項重點工作,在全市建設發展當中,舉足輕重,至關X戰警多鏡頭行車記錄器專業網|4鏡頭行車記錄器|四鏡頭行車記錄器|四鏡頭行車紀錄器推薦|四鏡頭行車紀錄器比較重要的作用。

王文濤的這次講話讓想做事的黨員幹部沒有瞭後顧之憂,也不怕因為擔當而擔責,可以大膽地去闖、大膽地去試。



天下第一難的拆遷工作,在濟南推進迅速, CBD 拆遷,潘莊田莊拆遷、董傢郭傢拆遷、新東站拆遷,各項拆遷工作推進神速,這裡面首先是政府執政效率的提升,當然也和政府讓利於民的發展理念分不開。

我有朋友住在CBD 規劃區,但是他們的那棟樓沒有被拆掉,我們看新聞都是老百姓抗議拆遷,他們也抗議,但是是抗議不拆遷,為什麼,因為拆遷給的錢多啊。

從此,拆遷成為濟南人民最熱盼的事情,這背後是不與民爭利,讓老百姓分享城市發展紅利的發展理念的貫徹落實。

至此,王文濤用瞭近一年時間,改變瞭濟南官場的種種陋習,濟南官員的作風大為改觀。

從2016年開始,濟南的各項經濟數據指標開始全面向好,並且領跑全省,官方的說明是2000年來最好的成績,此話不假。



8、濟南蝶變這三年 北跨

早在2003年的省委常委會擴大會議上,濟南的城市發展就被確定為:東拓西進南控北跨中疏通。這個戰略沒有任何問題,在執行的過程中東拓西進南控中疏通都執行瞭,就是北跨遲遲兌現不瞭。

政府光喊 北跨 的口號,既沒有資金投入,也沒有政策支持。從喊出 北跨 的口號到2015年,12年瞭,黃河北的濟陽和商河依舊是濟南最窮的區縣。

轉折出現瞭2016年,山東省兩會上,王文濤建議舉全省之力推進和實施省會戰略,市長王忠林在發言中也附議山東實施省會發展戰略,要求省裡支持濟南攜河北跨。

在兩會結束以後,山東省委省政府發聲,支持濟南新區申報國傢級新區。濟南的 北跨 戰略,迎來瞭歷史性的機遇。

2014年6月,國務院批復同意設立青島西海岸新區。一般來說,一個省裡隻會有一個國傢級的新區。雖然濟南新區不一定被國務院批復,但是無論能否成功,起碼獲得瞭省裡的支持。

緊接著在2017年5月份,山東衛視曝光瞭升級版的濟南新區 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省委書記劉傢義、省長龔正,同時在新舊動能轉換區調研。

這說明瞭濟南黃河北的發展,受到瞭省委省政府的支持。

2018年1月3日,《山東新舊動能轉換綜合試驗區建設總體方案》正式得到國務院批復,濟南是核心中的核心,黃河北是主戰場。

在2018年工作務虛會上,王文濤在談到加快新舊動能轉換先行區建設時強調,到黃河北建設先行區是千年一跨,是濟南從大明湖時代邁向黃河時代的歷史性跨越,也是濟南千載難逢的重大歷史時機,要舉全市之力加快先行區建設。同時,北跨的多項重點工程已經在緊鑼密鼓的推進中。



一百年前袁世凱在濟南創辦京師大學堂、創建商務局、開埠,一百年後,王文濤搬遷山帝寶產後護理之家|台中產後護理之家|台中產後護理之家推薦|台中產後護理中心|台中產後護理中心推薦大、成立投資促進局、打造CBD 和北跨。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袁世凱為以後的濟南打下瞭三十多年高速發展的根基,我也相信王文濤書記為濟南的新發展揭開瞭新的篇章。

(在王文濤書記離任濟南市市委書記之時,一個濟南市民的肺腑之言。)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