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8021245為什麼以前沒聽過黃埔23期?

陸軍官校校史館標註著,學校在大陸時期叫做「黃埔軍校」,是從1-22(),而台灣是從24()開始延續下來,中間就只少23期這麼一期,這一期的歷史在當時是禁忌,不能去談也不敢討論,更無從得知為何對於23期學長的種種,在校史上是張空白呢?

黃埔軍校在近代中國歷史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而黃埔軍校與美國西點軍校、英國桑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以及俄羅斯的伏龍芝軍事學院並稱世界「四大軍校」,在兩岸分隔近代史的重要軍事將領,從北伐、抗日,一直到國共內戰,甚至後來的韓戰(抗美援朝),指揮中國軍隊作戰的將領,幾乎都出身於黃埔軍校,尤其是軍校前幾期畢業的校友,要不是成為解放軍的元帥大將、上將,就是國軍的一級上將、二級上將。

陸軍官校創立時的校址位於黃埔長洲島,創立時命名為「陸軍軍官學校」。陸軍官校當時是國民黨的黨校,國民黨為消滅共產黨在陸軍官校內的勢力,於19252月將校名改為「中國國民黨黨立陸軍軍官學校」。1927年,陸軍官校遷往中華民國首都南京,19283月蔣介石以中央軍事委員會名義將陸官改稱「中央陸軍軍官學校」,改為隸屬國民政府。

1937年,抗戰爆發,陸軍官校為了避過戰爭而西遷成都。1946年,陸軍官校恢復「陸軍軍官學校」原稱。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往台灣,陸軍官校亦跟隨中央政府遷臺。1950年,陸軍官校於高雄鳳山復校繼續興學。

從黃埔軍校畢業的校友,每一期都有幾位校友至少幹到中將以上的職位,大概唯一也只有23期是例外的,以前在官校念書時,還曾經聽說「老總統(蔣介石),只要聽到黃埔23期畢業的,就會掉眼淚,所以,也就沒人敢把23期,提拔為將軍候選人」。

到底為什麼黃埔23期這麼神秘,又當年到底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而必須讓當年國府與軍校要這麼特意的隱藏這段過去呢?還好隨著兩岸局勢緩和與開放,慢慢的終於可以讓當年這段史實回歸到歷史了。

民國37(1948)年,3000多位來自中國各地的年輕人,投入設於四川成都北教場的中央陸軍官校,一般人雖然將這所軍校暱稱為黃埔軍校,但是軍校從成立以來只有短短4年期間校址在廣州黃埔,因為近代中國飽經戰亂,所以學校也轉遷移到南京、成都,而學校在成都的時間,也是黃埔軍校在大陸時期最長的,而這群學生到校才報到沒多久,整個國共內戰的局勢已經完全逆轉。

當時的國軍與共軍展開的三大戰役『遼瀋戰役(遼西會戰)、淮海戰役(徐蚌會戰)與平津戰役(平津會戰),在19489月至19491月間發生。』,國軍完全失利並幾乎遭受全殲,損失上百萬菁英的部隊,這時候的共軍開始勢如破竹渡過長江,朝向華南與西南地區進迫,而這群剛好在亂世中投考軍校的學生,就是軍校23期的學生,也是黃埔軍校在大陸的最後一期,也許是因為時代的悲劇,這一期學生就註定了與其他期別的黃埔校友有迴異的命運。

 當淮海戰役(徐蚌會戰)結束後,解放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向大陸的東南與西南地區快速的挺進,而國軍自民國38(1949)5月份的上海保衛戰失利之後,幾乎整個已經失去戰鬥意志,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把剩餘的大陸半壁江山完全拱手讓給了解放軍。

 194912月份根本還沒到畢業時間,甚至連畢業儀式都差點來不及舉行,23期就被迫提早畢業分發部隊,只是雖說是畢業分發,但當時整個四川盆地已經遭解放軍包圍了,而且軍隊又戰敗潰散,學生根本無從分發到部隊,只能在學校待命分發,而當時23期的畢業典禮是由「老總統(蔣介石)」親自飛到成都來主持,並住在軍校北校場黃埔樓上,當時還是由23期學生組織了護衛隊,保衛「老總統(蔣介石)」個人的安全,雖說如此,整個23期學生的悲慘命運也在冥冥中被註定了。

 當「老總統飛離成都到台灣沒多久之後,四川的國軍已經紛紛向解放軍繳械投誠起義,此時的四川到處是烽火硝煙,人流連綿,好似大雨前的蟻穴蜂房,亂哄哄一片,本來國府是有計畫將黃埔軍校向西遷移,但是因為整個局勢急轉直下,所以,23期的學生們根本無法撤出,大部分在軍校潛伏的共黨份子鼓吹下,也向解放軍宣佈起義投誠,僅有少數向西撤退到西康,後來在幾經奮戰下幾乎全軍覆沒,因此,當時整個留在成都軍校的23期學生,也就全部被留滯於大陸,沒來得及撤出。

 據中國方面近年的出版的《最後一期黃埔軍校學生起義的經過》詳述成都軍校23期的最後日子:「黃埔軍校從成立到結束只有23期。國共雙方的大批優秀將領都是黃埔軍校的學生。黃埔軍校23期雖然名義上還稱『黃埔軍校』,但因為形勢的變化,只能在成都招生了。194867月間,在成都考試,121日正式開學。這時解放戰爭的整個形勢已經看得很清楚了,國民黨政府在軍事上和政治上都已經山窮水盡,即將土崩瓦解。」

 194998日,黃埔軍校3名軍官與共產黨西南工作組秘密取得聯繫。包括黃埔三期,時任教育處陸軍少將處長李永中,特種兵少將總隊長蕭平波,及另一位陸軍少將蕭步鵬。194911月初,蔣介石第二次來軍校,蔣召集軍校全體官生講話,說要遷校,卻沒說清遷到哪。但人們都明白,只有一個台灣,別無他處。那時西南只剩一個四川省。貴州解放,雲南盧漢起義。這時李永中、蕭平波準備扣押蔣介石後起義,但蕭步鵬把扣蔣計劃預先告訴了蔣。蔣介石坐機倉皇逃走。」

 「接著李永中以代理教育長兼遷校行軍總指揮的名義安排遷校事宜。11月中旬,全校開始行軍南下。李、蕭2將軍為實現「九·八協議」,使解放軍能順利接收軍校,學生和教官採取讓、拖、等的辦法。讓學生們行軍至雙流向南過新津、彭山縣、眉山到夾江又折回眉山、彭山回到新津又折向西到大邑,再向北過崇慶、溫江最後到郫縣。一個多月的時間,來回游動在川西平原,目的就是拖延時間,等待解放軍接收。」 

1220日軍校繼續北上至溫江西,這時北面軍校生已和解放軍接上頭;西面是羅廣文的一個軍,已經宣佈起義;東面是胡宗南3個兵團的國軍。時機終於等來,由李、蕭2將軍召集各隊隊長和學生代表會議。李講了形勢和前階段同中共的協議等;蕭將軍講了政策,願起義的留下,願跟國民黨的向東,願回家的自便。學生都願意起義。」 

25日隊伍至郫縣,由李永中宣佈軍校起義。他講話的大意是:『校長、教育長都坐飛機走了!你們都是青年學生,我不能拿你們年青的生命去作無謂的犧牲。目前的形勢大家非常清楚,只有一條生路那就是起義。如果說這是罪過,罪過由我一人承擔。你們是青年,青年是有前途的,希望你們保重。今後一切行動都聽共產黨和解放軍的。』接著由解放軍代表宣佈軍校保持原編制不變,名稱暫叫『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二野戰軍軍校』。黃埔軍校23期學生總數為3000人,全部設施裝備,交還於人民。」 

不過,23期還是有及少部份來到台灣,19499月中,有7723期台籍學生與特殊狀況的學生,由政府用飛機載送來台灣,另外在1950年韓戰爆發(抗美援朝),有部份的23期學生參加了戰爭,有些戰死於朝鮮戰場,但是也有10餘位向聯軍投誠,成了後來123自由日返台「反共義士」的少部份,而這些在台灣絕無僅有的23期學生,也一直被塵封在歷史的煙硝之中而逐漸的凋零,這段歷史直到近年來才慢慢的被解開。 

歷史終究還是回歸於歷史,不管怎樣當年23期學生並非自願的被留滯於大陸,尤其當時他們還都只是學生的身分,既無兵權也不能左右時局的發展,只能默默的承受與渡過這一段混亂的時局,心中的無奈與感傷,相信是其他黃埔軍校校友所無法體會的。 

還好隨著兩岸之間情勢的緩和,再加上老總統過世之後,慢慢的軍校也就願意來面對這段歷史,後來也就沒有再把23期視成為軍校的禁忌,畢竟在黃埔軍校80多年的歷史中有成功也有失敗,有輝煌也有黯淡,我想這不只是單單幾個期的校友所能造成,或者是要去承擔的,而是整個軍校校友們所一起締造的歷史史蹟。

 

(謝昭明提供)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