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1345清新風趣的生活事兒

1、經理問我為什麼請假,我害羞的說:一朋友結婚,她邀我去做新郎。口誤害死人!經理如今看我的眼神都變了!2、同事雷傑這兩天沒有來上班,好奇問組長,答:前幾天雷傑朋友聚會喝多了,拿著手機挨個打,淩晨3點多,訓了副總半小時、、、3、打算給家裡小狗洗澡,我問妹妹要不要開浴霸,怕小狗冷。然後妹兒說:還是不要了,我怕,亮瞎了它的狗眼、、、瞎了、、、狗眼、、、4、兩個程式師聊天:A:借我1000塊。B:拿去,1024塊,我給你湊了個整兒。——我勒個去,科技宅的異世界太兇殘了。5、今天坐公車,上來一個80多歲的老奶奶,手裡拎了大包小包的東西,一個小夥子給她讓了座。過了一分鐘左右,那個老奶奶對著那小夥子說了一句:帥哥哥,謝謝你哦!當時周圍的人都愣住了,半天那男的反應過來,說了一句:沒事,美女。

(繼續閱讀)

201304101222擱淺的鯨魚

我是一條鯨魚是一條擱淺的鯨魚。昔日在大海裡我自由自在力大無比,而今天卻怎麼也掙脫不出那鬆軟的沙灘。我無奈無奈地躺在那柔柔的沙灘上,時而掙扎著慢慢地耗盡自己的精力。直到再也不會動彈,然後靜靜地死去!文章來源:雙王記的BLOG

(繼續閱讀)

201206151350獨角仙的是益蟲還是害蟲?

  獨角仙是害蟲,因為獨角仙的成蟲嚼食樹木,幼蟲生活在泥土中,吃植物的地下部分,如根、莖等,它隨時危脅著植物,所以是害蟲。文章來源:老百姓的BLOG - 百變巫女之占星空間 - 精神分析的搬運工 - 郭光東的BLOG - Kevin Maney -

(繼續閱讀)

201205040946那一去不返的青春

初中同學叢凌在聊天室中相約聚會,畢業十載,我還從未參加過初中同學的聚會,因為和那時的同學,貌似都無甚交集,但想想春節也沒什麼忙事,就答應了。初四晚,叢凌發短信說讓我先去找他,再一起去天藍——聚會的餐廳。我心生喜悅,心想無論如何,叢凌還是夠看得起我,雖然我們相識十多年,在一起的話也沒超過多少句,然而這,對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早晨九點起床,吃飯洗頭畫個淡妝,出門已然十點半。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心理,明明想應該早點早點,最終還是沒戰勝被窩的魅力,那麼晚才起床。一路騎著自行車路過初中高中六年經過的熟悉的路,感懷萬千。十點五十五分到他家樓下,已經不早。他說家裡人太多,他下樓找我得了。我心裡有點異樣的感覺,原來他是約了不少人去他家的。他下了樓,我把借來的自行車放在他家的小屋,然後坐了剛好開車來找他的另一同學關維的車。路上又接了兩名女同學,一位是我曾經的同桌依依,另一位是當時第一排的友邦小萱。叢凌真是和誰都熟。聚會的人不多。來者大多數是學習不太好,初中畢業便留在我們那個小鎮的同學,在當地混得也算不錯,各個都是開車前來,而像我這樣還在為一張學位奮戰的研究生,卻是借了輛自行車過來的。一張張已然辨認不出痕跡的面孔中,我才發現,原來我來只是因為叢凌。和很多同學已然說不上話,只有敬酒、喧鬧而已。後來去了一家KTV。另個男同學喝多了不斷播放震耳欲聾的夜店音樂,我被敬了一些酒,竟然頭暈目眩起來。耳邊轟轟作響的音樂更讓我更感不適。不知是我神經過敏還是怎樣,幾個男生可能因為喝了酒,舉止很是放肆,讓我很反感。唱了兩首歌,在北京愛混KTV的我竟然完全唱不出感覺。後來又點了兩首,《曖昧》剛要播時,叢凌暫停了。他拿起話筒向大家賠禮,說自己馬上要走,明天要訂婚,家裡正在準備。大家嘻嘻哈哈兩句,我和小萱依依也順便跟他一同出來了。到了叢凌樓下,他說:易蘇,你能走嗎?要不去我家歇會兒?我說算了吧,你家應該很忙吧!他說也是。我說沒事我還是走吧以後見!然後騎自行車走了。路上忽然想到,這大概是最後一次單獨見他了。上次見他的時候——“2005年”,他在關維的車上這樣說道。——以後我不會再有這種機會了。他要結婚了,以後定居他鄉,逢年過節回家也必然攜妻帶子,我不可能再作為老同學登門拜訪,所以上午我的遲到,已然失掉最後一次機會。

(繼續閱讀)

201204271922冬日無雪

瑟瑟的西風已經吹過好多日子了。窗外、樓下那棵高高的白楊樹一片又一片枯黃色的葉子隨著西風而去,夏日和秋日裡在樹上嘰嘰喳喳的小鳥不知飛哪去了,只有光禿禿的樹枝迎著寒風抖動著。冬天是什麼時候來的?好像好久了,一天又一天,卻看不見潔白的雪花飄落。望著窗外那棵寒風中的白楊樹,忍不住回憶它春天裡滿身嫩綠的葉子、夏天裡墨綠的身子和秋天裡金色的衣裳,當然,還有往年冬天雪花飄落,滿樹的晶瑩剔透。每一個星期天,我都會泡一壺普洱坐在窗戶前發呆。窗外的世界在普洱的醇香中變換著季節,而我在發呆時喝一小口茶,回味一天又一天的日子。每次坐在窗前品普洱的時候,最渴望的是看到紛紛揚揚的雪花。冬日,雪花飄落的日子,在溫暖的屋裡,在滿屋的茶香中,懶散地倚在那把紫檀木椅上,那份悠閒、那種愜意、那一瞬間的心情,豈是神仙能比擬的?無雪的日子,自然品不出悠閒和愜意,心底潛藏的那些無聊和煩雜在兩眼望去窗外的奢望中湧出來,不經意中總會想起一些難以忘懷的人和事……太行山區的那座小城應該也沒有下雪。我曾經劃一隻小船漂來漂去的那湖結冰了吧,湖心、冰水上有沒有一隻兩隻的小鳥站立著,時而抖動一下美麗的翅膀。對面的小山上,一定還有三三兩兩的男女在打鬧著、嘻笑著,在冷冷的冬日裡演繹著溫情。那麼,她在哪裡?她在湖邊嗎?她在小山上面向北方遙望遠方嗎?她看見遠方那扇窗戶邊那個也同樣遙望遠方的人了嗎?那座小山上真的有山楂樹,好多好多,她站在山楂樹下,有點像張藝謀電影裡的那個靜秋。我真的想突然出現在她面前,把她抱起來,我希望,在我抱她的那一瞬間,有大片大片的雪花飄落,然後山楂樹下就會有一對情人相擁成雪人,溫暖那一段冷落了20多年的愛情。有些事一旦錯過了,一生就錯過了。雖然錯過了,誰又能知道是對了還是錯了呢?窗外無雪,但在我心裡,在滿屋的茶香中,有一片兩片溫馨的雪花飄零、飄零。徐友漁的BLOG |悅然的blog | 傻了吧我會飛的BLOG |

(繼續閱讀)

201204222212寂寥

我等了幾天,或是更久,漸漸忘了初衷,不知自己在想些什麼,或是在渴望什麼,貌似寂寥的時候沒有誰還會去深思這些?一個人的時間總會或多或少想些不著邊際的事,或是做些打發時間的事,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清楚,至於所謂的原因,早已湮滅在時間了。或許無聊的人總會做些無聊的事,那些看似無厘頭的或許蘊含些什麼哲理,也只有那些有著同樣想法的才可以從中感悟出些什麼人生哲理,這或許是無厘頭的起源或火熱的緣由,至於那些完全不知所謂的惡搞,我真的看不出什麼名堂,除了惡趣味地笑笑,似乎再也找不到別的理由,或許這也是惡搞的魅力吧?國慶這幾天,很忙,忙得不知道自己在忙些什麼,更不知道有什麼好忙的,現在想來貌似都是自己在折磨自己,也就是所謂的瞎折騰。開始的幾天興致勃勃地想去釣魚,只是到頭來卻是一無所獲,之後幾天的走親戚,也沒什麼預料中的激動,只是如平常般打聲招呼,再呆上幾個小時,也便過去了,或許生活就是如此平常,遠沒有自己想像中那般富有劇情,不過卻勝在真實,一種血濃於水的真誠,只需幾句問候就敵過無數華麗的辭藻,幸福的滋味在平常的溫馨中慢慢回味,如烈酒般後勁十足,讓我們這些不識幸福的孩子昏昏欲醉,只可惜這種默默的幸福,總被我們故意遺忘,每天總想去尋找那些虛無縹緲的幸福,至此鬱鬱不樂,錯失了很多,醒悟時更是痛哭不已,怨天怨地,更怨自己,只恨當時,卻很少有人去珍惜這種明悟,只是一味地自責。一個人或許自在,只是難免會感覺孤單,如果遇到志同道合的,自是萬分欣喜,如果看到感興趣的事物,自是不亦樂乎,如果想到可以打發時間的幻想,自是其樂無窮……只是如果可以如果,又何必再說如果?我不清楚其中的因果,更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或許這只是我們對未知的美好幻想吧?至於結局如何,這些都不是現在關心的,那些以後自會知曉,何不留下希望的種子,明天在今天之前種在昨天,等待花的美麗和果的香甜。我不知道別人寂寥時候是怎樣的光景,更不想看到別人有寂寥的時候,只因為我清楚寂寥的可怕,那種驚慌,那種無助,那種迷茫,那種渴望,最好不要有人知道,那心酸的滋味真的很澀、很苦,倒不如去嘗試剩餘的那些滋味,甜也好,辣也好,至少快樂。年少的孩子,千萬不要輕易去嘗試那些所謂的憂鬱和滄桑,這些不像書中說那般輕巧,更沒有想像那般瀟灑或淒美,現實的憂鬱和滄桑是多年的經歷和對人生感悟,而不是你我憑空的想像,那些寫小說的作者尚且對此一知半

(繼續閱讀)

201204100827生命

在電腦前坐了許久,實在無法繼續與M系統『作戰』了,於是拖著庸懶的身軀站起來,伸了個懶腰,放眼巡視了一下辦公室的『千姿百態』。發現,平日裡離電腦遠遠的一位好友,把她的視線緊緊地盯在電腦的顯示屏上。  「這傢伙,是不是在幹壞事?哈哈,又有KFC吃了耶」我自言自語著走向她的辦公區域,走到她的背後,順著她的眼光,我的視線也被那幅畫面吸引了。「多可愛的孩子,如果我也有一個,那就太好了。」女友充滿母性的對我說。「是呀,那你就多努力呀,不要看別的,每日多看她就好了。」我隨聲附和著。  自從,女友有了身孕,就被那些不可避免的反應折騰的夠戧,就更別提有多懊惱懷上了孩子,看到她的樣子,我都替她難過,真的好慘!我也終於知道當媽媽的艱辛,對生命的理解也加深了很多。  奶奶離開我的時候,我覺得人的生命是那樣的脆弱,我甚至認為人活著是為了什麼呀,一個人那麼努力地去生活,受了那麼多的苦,終究是要死的。一向樂天的我,也不那麼積極地去生活,過著很平靜的生活,對於一切,也沒有太多的幻想與憧憬,就連網絡,我也提不起什麼興趣了。  現在,看看那個可愛地小傢伙,我的內心也被震撼了。其實,任何人都是一樣的,生老病死,這是人生的規律。你也許並不是僅僅為了自己活著,你一直是為了別人而活的,你生活質量的好壞,時時刻刻牽動著關愛你人的心……  往年的生日,我都是與朋友在外面慶祝的,每每盡興回家後,媽媽總是要我吃一碗麵條,我那時都會很不樂意,現在想來是那麼的不該;今年的生日,無論多忙,我一定要回家陪媽媽過,「兒的生日,娘的難」呀!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