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61207龍泉憶舊(三)發槍的日子

是男生從小都有騎馬打仗的童年,入伍後頭二週是徒手操課—學轉向、學走路的日子,單調乏味再佐以龍泉的大太陽,任你古靈精怪的腦袋,也會變成阿達一族。「什麼時候發槍啊?」是班長們最討厭聽到的問題,像蠅蠅之聲不絕於耳….。通常班長回答一律是:不要急,拿到槍你們就知道厲害咧~
果不其然,那天終於臨到,每人配發一支「午妻式步槍」,大伙正慶幸拿到的是木柄或是塑鋼柄的時候,集合哨音想起。

大太陽底下,第一次握槍站立的感覺…..大有君臨天下,捨我其誰的襟懷。豔陽下在三營九連的集合場上,我第一次看到了雄壯威武。如雷貫耳的一句話「槍是軍人的第二生命,槍在人在…..」後面的聲音,現已不復記得,至此槍就成為我們苦難的命運共同體,在幹部及班長眼中,槍是磨人的魔術棒,上刀山下油鍋都少不了它,因此很快的從「既愛又恨」的心情轉換到「既恨又怨」,期間只花了一天的時間,成為入伍後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舉凡沒事就來個5個85的舉槍運動、刺槍術、三行四進、500障礙超越、射擊預習….等無役不與。沒想到擁槍自重的童年美夢,會以苦難開始。

這親密愛人,雖在爾後兩個半月的日子裡如膠似漆的伴隨,卻也莫名的愛上它;愛上它始終不離不棄,與我承擔一切的辛苦與汗水,它更在歲月的磨合中,逐漸讓我們熟成。最是刻苦嚴格磨人的訓練,反而成就了回憶中最耀眼的勳章,這種矛盾情結,多年後很難不回頭去想它。我想這次的龍泉回溯之旅的促成,多少與這不無關係吧!


回應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