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61111龍泉憶舊(二)

龍泉憶舊-Part 2
屏東.龍泉.陸戰隊新訓中心
時間:64年8~10月的某一天
圖說:當年三營九連集合場

將我們從老百姓蛻變成軍人,對那些教育班長而言,天生就有捨我其誰的使命感。首先在未入伍之前,就聽多了那些班長的故事,幾乎都是長的青面獠牙的魔鬼,就算有笑容也是冷的。每個班長左胸口,都夾者一個哨子,哨音讓我們惶恐,也讓我處在焦慮的狀態,感覺上….我們怎麼做,那些班長永遠不會滿意的。在入伍的第一週,哨音成為我們的惡夢,不論在有意識生活中或無意識的夢中,都是如此。

人的適應能力,有時強到連自己也佩服。隔週後,哨音成了最甜美聲音,在間歇的長短聲中,直覺反應就能辨識哨音要我們做什麼,這段時間也是班長們的甜蜜點(我用點來稱,是代表時間極短),口含著哨子,隨他們高興,我們就能忙的像兔子一樣,到處抱頭鼠竄。沒幾天,這些廝就厭倦了,除了哨音又多了咆哮、辱罵。這段時間每晚熄燈後此起彼落,多了許多啜泣的聲音…….,真不容易啊!強褓中的孩子,恨鐵不成鋼的竟然是這些班長。

肉體的磨難,摧殘著靈魂意志,反映出許多不可思議的現象,生命卻也在此現出鑿痕,造就了所謂的革命情感。猶記「陸戰健兒最英勇,反攻大陸作前鋒…」歌聲嘹亮,我們在極苦又悲中逐漸現出了驕傲,此已穿戴了一身的盔甲,成形具備了捍衛社稷的能力,我想這大概就是蟬蛻的開始!



facebook留言:


回應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