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 皮蛋與企鵝 :: 隨意窩 Xuite日誌
  •   寫信      作者:夏宇

    那人完全正直
    敬畏神
    遠離惡事
    ---只是寫信

    選擇一張蕃茄的郵票
    偽裝渾圓
    熟透的心情
    曾經
    有一年夏天
    我澀澀的青

    低頭
    滿滿的意思
    遠離的惡事
    微酸
    即將迸裂
    只是寫信

  • 網友看過來
  • 按這裡↓,可以到部落格首頁
  • 皮蛋與企鵝
  • 這是 Joe 的部落格

  • 關鍵字





  • Powered by Xuite
  • 格主碎碎唸
  • 鄭愁予
    《當我復活的時候》

    我臨死的時候,
    一切都充實了,我覺得.....

    我贈給世界最後的一句詩,
    我將萬分的得意。

    而當我復活的時候,
    我發現那幼稚的思想,
    和可笑的音節啊!
    於是,我又把它撕了。

    然而,我一旦死去,
    我便不再復活.......。

    按這裡,顯示更多內容
    1. 沒有新回應!
    200601300043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冷酷異境:消失、信件、理想

    十月,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飛揚的日子;十日,工作的人們因為能夠放假一天而歡欣。圖書館是個資訊開放服務的公共場合,在一般的國定假日中仍會照常開館,只是諮詢台的參考服務暫停,按照規定,今天是我的放假日,不必上班,不必急急忙忙起床趕著刷卡,可以繼續賴著床想想窗外天空是如何的藍,雲朵是如何的任性的飄流在天空的懷裡,是給人看見而溫柔移動著?是不給人看見而隱藏在天空後面?在流浪的旅途上,行腳的軌跡是否會讓我知道?盯著天空的我的腦海浮出他的記憶,去年認識他時,我二十九歲,如今,已過去一年了。

    半年前,他像是突然在空氣中蒸發一樣,音訊全無,最後一次見面時沒有任何不自然的異常事件發生,就像平常人會做的事情一樣,我們去逛了書店,在書店裡附設的咖啡座間各自點了咖啡,在那兒我們談聊了一些生活話題,之後,他載我回去,分別時自然的說著再見,就和以前一樣沒有什麼特別的場景,不會讓人敏感到即將有什麼事情發生,然後,就這樣,音訊全無,那感覺像是消失了一樣,在我的世界中,他就那樣不見了。

    我的工作機構充滿著資訊,網路電子化、傳統媒體圖書,一般人可以說得出來的傳播資訊在這兒都可以使用有效的檢索策略查尋獲得,我的工作就是在讀者使用資訊的過程中協助指引之,不過這項技能的對象是資訊,不是人,查出蒸發人口的職責是警察,接受私人委託查找出失蹤人口的是偵探,我沒辦法運用我的工作能力把他找出來,當然,嚴格的說,其實他還是在那兒,只是像消失了一樣和我中斷了連絡。之前,我們有通信,什麼原因讓通信突然中斷了我很困惑,我想,怎麼中斷的就怎麼接上吧,於是,我再度提筆寫信給他,信上的我說明著在他不見的日子中發現的自己的變化以及生活上的感受心情,簡單直接的口吻,語調卻像是好久不曾說話後剛開口說話時會有顫抖的不安感覺,生怕說錯話發錯音,無端的破壞了空氣中一切的寧靜,關於我和他之間的連繫,細若游絲的有若似無。

    幸好一切的不安都是出於我自己的意識,十月的天空依然充滿令人期待的希望,他簡單的帶過歲月河流的走向,告訴我那是一條流動的河,不安定的性格潛藏在其中,而川道山脈早已定位在那兒,地理的改造需要一場驚人的潰決,時機不對,時候未到,要流入大海之前還必得經過多個彎道,那是河流期待的冒險,也是必經的過程,他說,當河流抵達大海時,理想的籃圖將以蔚藍的海洋作為背景一一的在生活中展開,這信息,是我收到的最後文字密碼。



    世界末日:鳥

    天空中,一隻白色的鳥朝著南方飛去,我只看見這樣的風景。

    我的心他可以讀得到嗎?是的,我感覺他的感覺,我知道他能。

    在他還沒到來這條街之前,我已安然在這圖書館工作生活許多年了。這條街被高牆圍住,街上住著都是沒有影子的人,在這兒沒有喜怒哀樂,沒有愛欲嗔癡,因為失去影子的人失去了自我、失去了心,在這看似一切都有也一切都無的街上,失去了心的人們住在這兒只是純粹的生活著,沒有紛爭沒有迫害,寧靜的街景像是世界末日一樣的荒涼卻安寧。在他還沒到來這條街之前,我已安然在這圖書館工作生活許多年了。

    那天,他到來,我的工作是協助他的工作,第一次見面時,像是看見熟悉的人影一樣,我覺得像是之前就見過他似的,當時,我從沒認真感覺過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樣貌,也不曾認真的凝視過鏡子中的自己,於是,我也不曾對寧靜純粹的生活提出質疑。而他的到來,他說著他的心的心情,他喜歡文字,他喜歡寫作,他說他想要去流浪,他想要自由的飛翔在藍天中像鷹一樣,他想要去環遊世界,他說世界很大,不是只有我住在街上的這個世界,這兒的世界太過安靜了,日復一日重複相同的生活像是把時間流都凍住了,自我消失了,生命存在的意義就跟著消失了,他說:探索自我是人生重要的課題。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讓我覺得熟悉的人影,像鏡子中的自己。

    這是我第一次聽見有人告訴我說人生重要的課題,是不斷的探尋自我。

    他到來之後,我看著他,他的眼神告訴我,我的心是存在的,想跳動,他讀得到。



    冷酷異境:信仰、存在、等待

    方位偏離造成原本鎖定好的目標失去連繫,不論是人為有意造成的疏離或是天意無奈的安排,資訊系統本身就是僵固不知變通的科技,失去連繫的一方不是真的不見了,只是存在的座標沒有包含在系統的認知範圍內,就變成是不存在了。值得慶幸的是,在最後一次他給我的文字密碼中,悄悄的夾藏著一個資訊,那是他送給我的一只海螺,是我和他專用的海螺,不分白天黑夜,在我需要時可以呼叫他,在他想念我時可以透過海螺喚著我,那是生物科技下製造出的精密海螺,用心靈傳聲,用左耳接收,沒有距離定位追蹤的系統迷失問題,一旦產出,專屬收送的兩造之間只需要有心靈存在就能成功啟動無誤,海螺響起時,連繫就在那裡,心強烈的感受著。

    就像等待出航的船回港一樣,生活的步伐容易出現混亂的行跡。天氣晴朗時,心情是穩定安詳的,知道行船人的生活也將是穩定安詳的;天氣陰霾多雨時,心情就會不踏實,浮動不安的情緒會將信仰氣走,威脅著自己的心緒,擔憂出航的船隻將無法安然歸來,讓安然待在家中的自己彷如遇上了船難似的生命的存在遭到嚴重的考驗,就算置身在圖書館中充滿了知識智慧的導引仍會教我迷失在沙漏中。是我的心不夠獨立?還是他的心仍在徘徊?

    他消失了,在茫茫人海中。

    我決定繼續等待下去。

    日子已然選擇了我,我依然是那個圖書館的女孩。

    認識他那年我二十九歲,而當他歸來再度見到我時會是何年呢?

    時間的問題我決定交由時間自己去回答,我需要的只是抱持著等待的心情迎接消失的他,如此而已。



    世界末日:海洋

    我的心想跳動,他讀得到,我的心是如何跳動的呢?我想知道。

    我看著他的眼神、他的心智、他的言行,我希望自己也能像他那樣的有心能自在翱翔於天空中,我希望能和他一起飛翔,我知道他會喜歡我能和他一起飛翔的,只要我有心,他會喜歡我能和他一起飛翔的,像他一樣。

    我的世界是安穩的,有心就會有愛有期待,有心也會有討厭會有失落;心會帶來感動的喜悅,也會帶來憤怒的妒意;心會感受踏實的成長,也會迷失在虛無的幻夢中;有心的世界會充滿好的事物也會充斥著不好的罪惡,這是有心之後的迷障變化,他說,這樣還要有心讓心跳動嗎?

    我喜歡他,我寧願日子是在跳動的變化中旋轉著,無心的日子雖然安穩寧靜卻讓我沒有了感覺。我想要和他在一起,在一起喝著咖啡、聽聽音樂、談談閱讀心情、說些簡單的生活話語、他可以說些我聽不懂的知識而依然說得歡天喜地、我可以說些他不關心的生活細碎卻依然任由我自然的囉嗦著,我想要清楚的感覺記憶著和他生活著的一切種種心情,我想要讓心跳動,我想要有心。這點,我很肯定。

    他說,他讀得到我的心,他知道怎麼做我會有心,他說出口在南潭,往下跳後就會到另一個世界去,在那兒我們的生命會像是徜徉在大海中一樣自由自在,但是生活會是艱難的像是飄流在失重的月球上。

    我說我不在意,只要能有心能和他在一起,我都願意。

    他說他在意,那是他的責任,他需要好好思考。

    於是,我安靜的待在街上的圖書館,在等待中繼續生活著。


    註: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村上春樹著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