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11300946屏風山

「毛霸」...一直是我在KAVIAZ心目中的神...

屏風山的一場山難, 讓這一個愛山愛原住民文化...屬於山裡的孩子, 長眠於山... 

 ---  尋找「一粒麥子・事件」的真相

年初...基督教長老教會替「毛霸」辦了一場安息告別禮拜, 也終於見到了...「毛霸」他出事的那一夥登山夥伴的"真面目"

這些日子以來..."時間"已經慢慢將「一粒麥子」事件所撩起來的搥胸頓足情緒皺褶...多少撫順熨平了一些, 至少...已經不會把「毛霸」那一夥屏風山的山友再扣上"殺人兇手"的大帽子...!! 

只是...同樣都是愛登山的兩組人馬, 大夥卻兜攏不出幾句場面話來...說不上話來 ;  剩下、撫平不了的...還是交給"時間"吧...!!

早就已經知道「一粒麥子」事件的來龍去脈, 只是...心中仍還有一些沒有解開、不願面對的..."真相" ; 更不敢相信...一個月前, 我還和「毛霸」「大牛」「皓子姐」「小企鵝」...才從玉山主&西峰下山來, 「毛霸」的體能狀況都不錯, 卻竟然沒想到...一個月後就出事發生了...一粒麥子已落在地裏死了,「毛霸」...就這樣走了......

---------------------------------------

帶著「毛霸」那件"潭南情懷"的夾克, 背著「毛霸」親手拿給我的聖經, 還有一點點的傷感.... 和「小企鵝」、「皓子」領著「大哥」、「碧玉」、「安東尼」、「蟋蟀」、「大亞」、「小烏龜」、「小玉」、「小薇」、「明雍」共12...直往奇萊南峰&南華山

大概是還有那麼一點點的..."寄託"---盼望能夠在奇萊南峰的那個山頭上, 向北遙望...大聲呼喊著...那個山裡的孩子長眠於山---「毛霸」的名字或是...在那個黑色奇萊的山頭夜裡, 能夠夢見到...「毛霸」...娓娓道來「一粒麥子」事件之始末...只是...未果...

 

跟了這麼一些人出去走走, 背上十幾條人命, 十幾條人命背後...又代表著十幾個家庭, 光是擔心KAVIAZ探險隊的..."快快樂樂的出門、平平安安的回家", 似乎...沒有太多的心思去遙祭「毛霸」

 

 

就在「一粒麥子」事件...即將"破百"之際, 終於...還是按捺不住這些日子以來...心中那股懸而未決的..."疑惑", 抓了「皓子」、「鹹酥雞」...3人報名登山社團行程, 直闖屏風山而去...一探究竟

「皓子」、「鹹酥雞」他們兩個原本就不認識「毛霸」, 一起愛打籃球的他們倆個之體能狀況一直比我好很多 ; 相對於...年老色衰的我, 他倆兄弟的"青春無敵"...讓我原本因「一粒麥子」事件..而對於屏風山此役的"心有餘悸", 猶如抓了兩顆大力丸...情義相隨 ; 另外...我還帶著「毛霸」的聖經、「角頭」的小背包、「大哥」的Goretex、「娃娃魚」的佛母大孔雀明王心經、「小企鵝」的平安符...一堆朋友的祝福、宗教法器...加掛於身, 讓我好生覺得...青春真偉大

只是...義氣相挺, 「皓子」、「鹹酥雞」他們兩個就糊里糊塗被我抓來、捨命相陪 ; 可真的是..."捨命"相陪...!! 尤其是我和「鹹酥雞」...差點就出事、回不來了...

屏風山一役, 至今想來...到現在都還會有那麼一點驚濤駭浪...!!

 

行程...大概是:

 

第一天: 健保大樓21:00集合出發 → 泰安休息站 → 大禹嶺

 

第二天: 大禹嶺(約2500M) 整裝出發 4:00 → 塔次基里溪(約1800M) → 崩壁 → 茅草區 → 吊橋 → 吊橋營地 8:30~9:00 → 松林營地 10:00 → (輕裝)合歡金礦工寮 (約2400M) 10:30 → 溪谷 → 陡上坡 → 大石壁 → 中央山脈主稜(往左) → 屏風山 3250M 三等 14:30~15:00 → 溪谷(取水:每人交公水2000cc) → 合歡金礦工寮 → 松林營地 17:00~18:00(宿)

 

第三天: 松林營地 6:30 → 吊橋營地 → 大禹嶺 11:30~12:00 → 回台北

 

 

 

自登山以來...一改以往的輕鬆詼諧, 屏風山此行...沒有太多休閒娛樂的心情, 更多的是...急欲一探究竟的冀望

 

而這樣懸而未決的心境...再加上車行顛簸的結果, 讓我一夜未眠 ; 連同...前一整天的疲勞過度, 這對於一個凌晨4點就要整(重)裝出發的...登山之夢行者來說, 是個一大禁忌---吃得不好、睡得不好、拉不出來...還直往那個天將要絕人之路的深山裡頭跑...!!

 

就是這樣的心力交瘁...步履躝跚, 讓我覺得這一趟屏風山之行...總有種讓我喘不過氣來的負荷...抑鬱難呻!!

 

 

一直以來...我這個KAVIAZ掌門人與山服潭南隊長「毛霸」一直是過著...兩條”平行線”的生活 ; 並且各吹各的調--- 我開始講我的「無神論」領悟人生, 「毛霸」也開始受洗宗教信仰「傳福音」, 虔誠生活...  還不止如此 ; 我還是外省第二代藍色選民...深藍藍到發紅 ; 而「毛霸」則是本省閩南綠色族群...深綠綠到發紫... ; 從生活信仰...到政治立場, 我們幾乎沒有個共通處似的...卻大多處於對立狀態, 各自發展著生活...

 

生命的再一次交會...是在去年3/30「角頭」結婚前夕...「角頭」北上台北發放喜帖邀請聚會之際,「毛霸」卻意外地...突如其然現身座上賓客...

 

之後...8/25, 「毛霸」就開始了展開一連串長征登頂,定位山頭的行程:

 

8/25           鳶嘴稍來小縱走

9/1             埋伏坪出雲山警備線 

9/24           陽明山魚路古道調查

9/29~30     郡大山記行

10/10         東卯山之行

10/16         尾寮山記行

10/27~28  玉山主西峰

11/10~11  濁水溪上游武界至石城谷巡禮

12/2          恆春半島中央山脈餘脈最高峰—里龍山

12/8           屏風山...而止

 

 -------------------------------------------- 

為了尋找「一粒麥子」事件的真相, 早就把「毛霸」之前登山行程的資料、照片...一一悉數勘察。就是要拿來作...此行屏風山之役...來解開我心中懸而未決的疑惑...

 

終於走到了這座野戰童軍繩搭建起來的小橋, 腦海裡...開始聯結起「毛霸」之前在這橋上、手比YA勝利手勢的照片意像 ; 走過這橋之後...我就開始一一觀看起這屏風山之行的山形山勢、路徑、坍塌處, 試想著...「毛霸」登山攀上爬下的背影...

  

 

好不容易...費盡千辛萬苦, 馱著一身重裝...走到了松林營地。 總以為...「既來之, 則安之」, 來到了夜宿的營地, 就"妥當'啦...!!  卻沒察覺到...一股莫名不尋常的"山雨欲來", 差點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紮營搭好帳篷、用過餐後...準備輕裝攻頂, 太過於鐵齒自信的我, 抬頭仰望老天爺的氣色, 湛藍藍天、朵朵白雲...和顏悅色、心曠神怡, 讓人有個暖烘烘的午后時光, ; 料想...天黑之前就能回到松林營地的紮營處, 更何況...天候尚晴, 就這樣索性...連雨衣也不帶了, 只背著「角頭」送給我的 Coca cola紅色背包, 裝了「毛霸」給的那本聖經, 還有跟「大哥」借來的Goretex外套毛衣...直上屏風山頭去

  

 

待走過溪谷 → 陡上坡 , 就在將要走上大石壁 中央山脈主稜, 在稍作休息的空檔, 一向身手矯健...輕功草上飛的「鹹酥雞」首先發難, 開始抱怨嘮嚷著: 他的兩隻腳有狀況、痛到快走不動了啦!! ( 難不成...他的腿已經開始抽筋了...?!?! )

 

這樣的情況...有些不尋常, 因為...「鹹酥雞」曾經陪我走過玉山、黑色奇萊, 體能上的負荷...應該是游刃有餘才是 ; 但現下...見「鹹酥雞」難受如此, 讓人有了些許的不安... ; 且從不輕言放棄的「鹹酥雞」也開始意志動搖...要我和「皓子」兩個先走, 他自己在後面慢慢走 ; 體力狀況最好的「皓子」見狀...也決定跟在「鹹酥雞」的身邊...相伴而行

 

此外...山區氣候瞬息萬變, 一心只想找尋「一粒麥子」事件真相的我...卻沒察見四周已霧氣彌漫...風雲將變色, 更不知道自己已陷入險象環生之中 ; 踏進中央山脈主稜之上, 眼看著...「一粒麥子」事件就近在眼前, 即使一夜未眠不休...體力已不堪負荷, 也暫時不管拋下「皓子」、「鹹酥雞」倆個...執意挺身前去...

===============================================

在 LEoN <u9123511@gmail.com> 撰寫:

Dear 盈凱:

麥子墜落的地點
大約是在航跡圖中
從屏風山下來

過巡邏箱後約7分鐘(若是從紀念碑到巡邏箱可能需要15分鐘)
有一顆大石頭
上面鑲嵌有一小小紀念碑
根據推測大約就是紀念碑處附近墜落山谷的

下山不易看見石碑
上山方向比較容易,但其實還是很模糊

早期記錄會提到該紀念碑
2005年後的紀錄似乎就比較少人提到了

 

 一踏進中央山脈主稜之上...只自顧自地執意勇往直前, 有好長的一段時間...幾乎是「前不見古人, 後不見來者」, 頓時...自己一人才警覺已身陷險境--- 這個台北縣野外育樂協會」所舉辦的登山活動...怎麼會是領隊只想著帶人往上攻頂, 卻無視於整支登山隊伍的行進狀況, 而任由落後的山友們這樣自己一人尋著路徑來走, 那萬一有山友走錯山路, 這時該怎麼辦...?? 這才慢慢開始意識到自己周遭的人事物來....

 

 

念茲在茲...「一粒麥子」事件, 卻發現自己一人重蹈了「毛霸」的覆轍---一人行走於山中的危難...!! 心頭為之一震...情急之下...確認路線對否、四周環境之注意, 以及加快腳步追趕前方山友 ; 隨著四周景象...慢慢與「一粒麥子」事件的照片...一一吻合, 我開始慢慢可以確定...自己已接近「一粒麥子」事件之中 ; 一時之間...情緒也開始隨著記憶深處的照片意像...給掀了起來, 一股沉重的感傷...悲從中來 ; 此時...山林悲泣...落下雨來, 而淚水也在眼框中...開始打轉

 

終於...看到「毛霸」去屏風山那一夥山友們...因「一粒麥子」事件而再度上山搭建的...紅底黃字警告標誌:「右有斷崖  勿靠近」...以防再度發生憾事。 行走至此...臉上早已分不清淚水雨水...縱橫而下 ; 刻意地...強行穿越紅色的封鎖線, 站上斷崖的黑色花崗岩大石頭上...臨淵俯看, 終於見到「一粒麥子」事件的真相, 而「毛霸」那一個橘黃色的背包套...還被遺忘在深底...

 

太多複雜的情緒...傾瀉而出, 右手搭在另一個黑色花崗岩上...支撐著微向下蹲下的身子, 想好好看個究竟... ; 突然...有個聲音穿破寂靜、倏然而來, 前上方有個山友由上而下說著: 「ㄟ...不是那條路, 你走錯路了, 要走右邊那一條...!!」這才被人發現...我已經誤闖封鎖線。 只見...那人似乎不死心地盯著我看, 非得看我離開這個封鎖區不可...他才放心繼續往上走去...

 

這樣...只好收拾起悲傷的情緒, 回到路上...續向前行

 

 

 

拭去眼淚...回到屏風山頭路上, 不一會兒...原本落後的「皓子」追趕上了我, 還說「鹹酥雞」的腿真的抽筋...不良於行 ; 大概是我們落後太多, 「皓子」決定先行攻頂去 ; 這時...讓我有點進退兩難, 是要放棄攻頂...回頭顧好「鹹酥雞」..?? 還是..續向前行, 攻上山頭去..?? 可是...自己又落後太多, 深怕著摸黑下山...??

 

 

大概還有那麼一點的"鐵齒"...想說屏風山的三角點應該就在不遠處矣, 所以...還是想繼續前進 ; 卻不料、始料未及...向上走進箭竹叢林, 僅僅靠著蹲低的身子撥開出來、被掩埋的路徑, 眼睛被箭竹林紮得睜不開來...也就算了, 還有一直不斷出現的岔路...要馬上判斷生死, 更沒想到...這箭竹林就像是「鬼擋牆」似的..走也走不出似的...綿延不絕、漫漫長路 ; 幾乎是走了好久好久...也不知道自己走的路徑對否, 就是這樣...盲目地走著 ; 一直要到...見到有山友攻頂而回, 才能確定自己走的...才是"正道"沒錯

這也大概是我登山以來...走過最久的箭竹林山頭, 一想起來...還是會頭皮發麻 ; 皇天終不負苦心人...見到越來越多的山友從屏風山三角點...班師而回, 就有如吃下一顆定心丸...目的地就在前方不遠處 ; 而更讓我心喜的是...「鹹酥雞」也追趕在後, 只是...我們都被掩埋隱藏在箭竹林中, 僅僅靠著彼此聲音的穿透力...穿梭其間、喧囂其上 ; 終於...聽到前方「皓子」的聲音, 也終於...抵達屏風山現場, 三人也終於重逢...相擁而"泣", 一種喜極而泣的欣喜

幾乎是我們3人...沒有人會相信, 我們居然全都上來了...!! 尤其是...兩腿發軟、卻一直在後面拼了命追趕的...「鹹酥雞」

然而...真正要人命的是, 我們摸黑下山之後 ; 而這個台北縣野外育樂協會」所安排的領隊, 或是在後押路的嚮導...更是"顧人怨"..!!

偏偏...前面的兩個領隊拉了一票人先走, 不等候...後面落後的其他人會合 ; 而後面押路的嚮導也分身乏術...只守在最後一位山友的身後 ; 摸黑下山、一片淒黑...卻沒有人可以開路找路, 引領著我們下山... ; 還因此...原本有一個狀況很差、兩腿抽筋疼痛的一人山友, 因深怕一人落單出事...而執意走最前面領路, 卻因登山經驗不足...而接二連三引錯路, 害得大夥行進緩慢就算了, 更是浪費大夥體力心力 ; 而...後面的嚮導非但沒有挺身而出...反而只會出那一張嘴冷嘲熱諷、碎碎唸數落一番, 我簡直真是看傻了眼...( ㄟ..這位台北縣野外育樂協會」的嚮導, 我們可都是繳錢給你們帶領我們來登山, 怎麼會變成...是我們這些從沒有來過屏風山的人來領路開路呀...?? 莫名其妙...真是深惡痛絕這支台北縣野外育樂協會」登山社團!! ) 最後...演變成我和「皓子」摸黑找路開路...  

被山雨濕淋一身、飢寒交迫、全身發冷發抖...我和「鹹酥雞」也陷入兩腿抽筋的疼痛危難之中, 兩條腿發直就像是被打上石膏鋼筋似的...彎不下來、疼痛難行, 兩腳稍微彎曲...就疼痛得像似殭屍...兩腳就要彈跳起來, 這對於攀上爬下的摸黑下山...簡直就是雪上加霜!!

前一天未眠不休的疲憊不堪、意志消沉, 再加上全身發冷發抖、神情恍惚、意識有點不清的我, 有好幾次在前方開路找路...幾乎是因兩腳僵直疼痛而摔傷滑倒...崎嶇不平的山路上 ; 還有那麼一次是直接從上而下摔下山谷...因天色昏暗而無人知 ; 更有那麼一次滑倒撲下河床, 頭腦門...將要直接往河床上的大石頭撞去, 一如「一粒麥子」事件的翻版, 撞昏...然後昏昏欲睡...最後冷去死去...

所幸...大概是身上所帶著的朋友祝福、聖經護航、各種加掛於身的法器...發功加持, 在那將往大石頭撞去的剎那, 突然靈光乍現...雙手有如神助、往前給推了出去( 這樣的快速反應...可不是平常的我能夠做得出來的動作, 更何況是...兩腳已被點穴制止僵立, 全身發冷發抖、渾身動作遲鈍... ), 正好...撐住了頭頭腦門不往那石頭撞去

一切的一切...都在冥冥之中, 喪膽銷魂、渾渾噩噩的我...終於脫身而出

而兩腳抽筋疼痛、發直僵立又發抖無力的「鹹酥雞」也在或坐、或摔的一步一腳印之中...慢慢地向外移動挺進

倒是...「皓子」, 真深怕「鹹酥雞」從頭到尾兩腳發直、全身發冷發抖...會有個萬一不測, 倆人一路相互扶持著...回到營地帳篷之後, 急忙著幫「鹹酥雞」的雙腳...擦藥、按摩、拉筋, 還忙著替我們倆個...張羅一些吃的睡的、有的沒的...費煞苦心體力 ; 而我...早在吃過晚餐沒多久, 就已經倒臥一旁...疲倦睡去、不省人事

 ---------------------------------------------------------------------------

 隔天一早起床, 草草收拾起裝備、帳篷。 就像是逃難似的...落荒而逃...!!

 

 

總算是逃脫出...屏風山的惡勢力範圍, 重回和煦的大禹嶺屏風山一役, 至今想來...到現在都還會有那麼一點驚濤駭浪...!!

 

坐上了車、踏上了歸途, 轉頭朝向車窗、回頭望去...狀似屏風、橫亙於中央山脈主稜上的屏風山。 此時...天氣晴朗, 有種浴火重生、豁然開朗的喜悅...就好像是「毛霸」的那一抹微笑, 目送著我們離開....!!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好友動態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關鍵字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Powered by Xuite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累積 | 今日
loading......
Re:[皇冠时时彩平...],By 皇冠时时彩平台,金盾时时彩平台,3a时时彩平台,时时彩官方网站 於2014-11-15
Re:[這有其他商品!...],By xuite 於2014-09-29
Re:[這裡更低價!瞎...],By xuite 於2014-09-26
Re:[比價後還有更...],By xuite 於2014-09-26
Re:[這裡更低價!瞎...],By xuite 於2014-09-26
Re:[這有其他產品!...],By xuite 於2014-09-26
Re:[這有相關商品!...],By xuite 於2014-09-26
Re:[比價後更省錢!...],By xuite 於2014-09-26
Re:[購買前先比價!...],By xuite 於2014-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