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5072136何日珠還話合浦@廣西壯族自治區

 

何日珠還話合浦@「序曲˙揭幕」

    年...有好一段時間, 每天埋首於...龍應台女士所撰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進入故事人物的角色情節裡, 沉浸在...那個時代「有那麼多的痛苦、那麼多的悖論,痛苦和痛苦糾纏,悖論和悖論牴觸,去感覺到一點點...那個時代的蒙住的心跳」。  尤其是...那段前言, 以及拿行道樹來作譬喻, 有如暮鼓晨鐘...棒喝了我

 

以下節錄 龍應台女士所撰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他們曾經意氣風發、年華正茂;
有的人被國家感動、被理想激勵,
有的人被貧窮所迫、被境遇所壓,
他們被帶往戰場,凍餒於荒野,曝屍於溝壑。
時代的鐵輪,輾過他們的身軀。
那烽火倖存的,一生動盪,萬里飄零。
 
也正因為,他們那一代承受了,
戰爭的重壓,忍下了離亂的內傷;
正因為,他們在跌倒流血的地方,
重新低頭播種,
我們這一代,得以在和平中,
天真而開闊地長大。
 
如果,有人說,他們是戰爭的「失敗者」,
那麼,所有被時代踐踏、污辱、傷害的人都是。
正是他們,以「失敗」教導了我們,
什麼才是真正值得追求的價值。
 
請凝視我的眼睛,誠實地告訴我:
戰爭,有「勝利者」嗎?
 
我,以身為「失敗者」的下一代為榮。
 
 
以下節錄 龍應台女士所撰著「大江大海˙一九四九」...
  
「...父母之於我,大概就像城市裡的行道樹一樣吧?這些樹,種在道路兩旁,疾駛過去的車輪濺出的髒水噴在樹幹上,天空漂浮著的濛濛細灰,靜悄悄地下來,蒙住每一片向上張開的葉。
 
 
 
行道樹用腳,往下守著道路,卻用臉,朝上接住整個城市的落塵。
  
如果這些樹還長果子,他們的果子要不就被風刮落、在馬路上被車輪輾過,要不就在掃街人的咒罵聲中被撥進垃圾桶。誰,會停下腳步來問他們是什麼樹?
  
等到我驚醒過來,想去追問我的父母究竟是什麼來歷的時候,對不起,父親,已經走了;母親,眼睛看著你,似曾相識的眼神彷彿還帶著你熟悉的溫情,但是,你錯了,她的記憶,像失事飛機的黑盒子沉入深海一樣,縱入茫然——她連最親愛的你,都不認得了。
  
行道樹不會把一生的灰塵回倒在你身上,但是他們會以石頭般的沉默和冷淡的失憶來對付你。」
  
「...我要怎麼對他敘述一個時代呢?那個記憶裡,有那麼多的痛苦、那麼多的悖論,痛苦和痛苦糾纏,悖論和悖論牴觸,我又如何找到一條前後連貫的線索,我該從哪裡開始?」
  
「...當我思索如何跟你「講故事」的時候,我發現,我自己,以及我的同代人,對那個「歷史網絡」其實知道得那麼支離破碎,而當我想回身對親身走過那個時代的人去叩門發問的時候,門,已經無聲無息永遠地關上了。 」
  

...我能夠敘說的,是多麼的微小啊,再怎麼努力也只能給你半截山水,不是全幅寫真。但是從濃墨淡染和放手凌空之間,聰慧如你,或許能夠感覺到一點點那個時代的蒙住的心跳?

  

--------------------------------------------
何日珠還話合浦@「遠離˙家園」篇---廣東合浦
  
 
 
    當年...家道中落...世態炎涼, 不願開口向親戚乞求的少年阿爸遠離了家園...出外去討生活 ; 那年...國家動亂...戰火無情, 剛滿雙十而年華正茂的成年阿爸投身了部隊...只為糊口飯吃 ...。
 
    只是沒想到...這般負氣離家、倉促從戎的「不辭而別」, 竟然...讓阿爸「一生動盪˙萬里飄零」吃足了苦頭...; 別說...回家之路遙遙無期, 更遑論...「生離˙死別」了一大票的至親、家人、兄弟姐妹和親友...。

       在那個年代, 「懊惱悔恨」廉價得很... ; ...多少年下來,廣東合浦」這四個字...也活生生、硬生生成了生死相隔、遙不可及的夢鄉家園...

   

--------------------------------------------

 

何日珠還話合浦@關於身世...

  

    飄洋過海...顛沛流離於窮山惡水, 舉目無親...流離失所了一大半載, 最後落地生根於異域---台灣, 阿爸把對「遠離˙家園」的無盡思念, 紛紛落下...幻化作成孩兒們的取名字上...
    廣州生於廣東...而簡稱「穗」, 「穗浦」成了我的名...。 也因此...「廣東合浦」就像是烙印後的印記一樣...死纏著我不放。 


    只是...別說我對「廣東合浦」這四個字...毫無概念, 就連我那幾個兄妹對老爸的身世之謎...也是興緻缺缺。更記得...台灣剛剛開放大陸探親的某一年, 老爸獨自一人忙裡忙外...包辦了所有準備返鄉大陸探親的繁瑣手續; 一家大小...連同老媽...完全是忽略了老爸那個「心急˙如焚」...渴望回家的強烈心情與急切感受; 就這樣眼睜睜...看著老爸上演著一齣齣...隻身一人離開台灣的戲碼與「背影」, 而我們卻還是依然視若無睹...無動於衷如故。

 
    「生於斯 長於斯」...一如老爸以廣東自居, 儼然...我以台灣自居。 從沒想過要踏進一步中國大陸的那一塊紅色土地, 也從沒走進過老爸幼年的那一段成長生命...  


 
--------------------------------------------

何日珠還話合浦@返家二千里
 

    就像似鮭魚...宿命註定般, 不辭千辛萬苦...奮不顧身, 也要溯溪向上...賣力游回到那最初的原點...
    闊別了21年, 老爸重啟回家之路, 望有生之年...能再回一次老家, 見一見探望林氏家族親人...。

    這些年...在社會生活工作打滾, 才發現老爸獨自一人養活八口之家...「很不簡單」, 老媽燃燒她自己照亮全家大小...「也不簡單」; 慢慢地...開始走進老爸老媽的生命裡頭...。
 
    錯過了老爸那年第一次隻身一人回大陸探親的「獨腳戲」, 這一回...我決定陪著老爸返家二千里, 回到「遠離家園」的那一端 ; 試著去尋找老爸那一端...與我身上血液所流相似的「臉譜˙輪廓」...

 
--------------------------------------------
何日珠還話合浦@關於合浦...
 
    中華民國時期( 1911年 - 1949年 ),合浦縣先後隸屬於廣東省欽廉道、南區綏靖公署和第八區行政督察專員公署。
    中華人民共和國時期: 1949年 12月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合浦縣,仍屬廣東省。1951年 5月10日將合浦縣下轄的北海東鎮、西鎮、高德鄉、 潿洲鄉劃出設北海市。  1952年劃歸廣西。 1955年劃歸廣東。 1965年再次劃歸廣西,隸屬於欽州專區。  1987年 7月合浦縣改由北海市管轄。  1988年 3月被國務院批准為沿海開放縣。 1994年 12月17日 ,合浦縣的福成鎮劃歸北海市銀海區管轄;南康鎮、營盤鎮劃歸北海市鐵山港區管轄。
 
 
----------------------------------------
何日珠還話合浦@「迎娶˙婚嫁」篇---西場鎮

    相較於台灣工商業社會的「分工專業」, 大陸農業社會在「迎娶婚嫁」籌備上的「互助合作」...同樣讓我驚豔著迷, 尤其是宗族力量、物盡其用、節能減碳、與自然相生相息...等等生活智慧上。長達兩天一夜的「迎娶˙宴客」, 與喜宴酒席的工作團隊...令我大為咋舌; 雖然...曠日費時, 可是...大夥卻樂在其中...
 --------------------------------------------
何日珠還話合浦@海峽兩岸
 
 

      兩段順口溜...多少可以表達: 海峽兩岸存在著一種莫名其妙的情結, 牽動著彼此不能碰觸的敏感神經線...。

          不到北京 不知官小 (因為到處都是大官)
          不到上海 不知錢少 (因為到處都是好野人)
          不到成都 不知結婚太早 (因為到處都是美女,也有一說:成都人都晚婚)
          不到海南島 不知身體不好 (因為到處都是色情業)
          不到台灣 不知文革還在搞 (因為政府大搞去中國化及意識形態)

 

最後...............最經典的一句..........
          不到珠海 嗯 台灣人真不少
-------------------------------------------------------------------------

說笑
                    北京人說他風沙多,內蒙古就笑了
                    內蒙古說他面積大,新疆人就笑了
                    新疆人說他民族多,雲南人就笑了
                    雲南人說他地勢高,西藏人就笑了
                    西藏人說他文物多,陝西人就笑了
                    陝西人說他革命早,江西人就笑了
                    江西人說他能吃辣,湖南人就笑了
                    湖南人說他美女多,四川人就笑了
                    四川人說他膽子大,東北人就笑了
                    東北人說他性子直,山東人就笑了
                    山東人說他經濟好,上海人就笑了
                    上海人說他民工多,廣東人就笑了
                    廣東人說他款爺多,香港人就笑了   (款爺=富商)
                    香港人說他二奶多,台灣人就笑了
                    台灣人說他想獨立,全中國人民都笑了

 

----------------------------------------------------------------------------
    有別於台灣的「自由經濟」, 或許是同屬炎黃子孫之龍的傳人, 或許是同文同種的中華民族, 更或許是我自己存有太多太多的「成見」與「預設立場」, 初次踏上紅色中國大陸的土地, 我用了一種「放大鏡」的眼光...去審視自己所看到「計劃經濟」的紅色景象, 不時地拍照錄影...好整以暇; 就像是劉姥姥進大觀園...「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而驚豔不已。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21年前, 老爸第一次返鄉大陸...正值台灣經濟發展盛極達巔峰時期, 一家大小...我們幾個兄妹還來不及抓住台灣經濟起飛後的尾巴...;現在...21年之後,「風水輪流轉」...大陸的經濟正在起飛, 到處可見蓋樓買樓...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老爸「遠離家園」那一端的親人也全都抓住了這難得的機會, 各個穿著光鮮亮麗...時髦流行; 每個事業發展得意氣風發...走路有風; 不僅是汽車到處「趴趴走」, 套房更是買得「嚇嚇叫」...(PS:房子是一套又一套地買...); 反觀我們自己, 台灣經濟已是停滯不前, 甚至於...有開始走下坡之趨勢...。


--------------------------------------------

何日珠還話合浦@關於傳說...

 


    相傳...古代合浦地區...海出珠寶而地不產穀實, 居民們不懂耕作技術, 全賴入海採珠易米為生。
    晉朝年間, 一顆碩大美麗的夜光珠於合浦珠池孕育兒出, 燦爛的光燄照亮了黑暗的海面, 當地夜作的珠民從此不復遇觸礁迷航之危險。 皇帝聞訊, 派遣太監坐鎮合浦珠城, 強迫珠民下海採捕夜光珠。當地有一採珠能手...海生, 生就一副俠肝義膽, 為採得夜光珠搭救父老鄉親, 冒死潛入潛藏寶珠的紅石潭。
    紅石潭不僅水深礁多, 且暗流密佈, 惡鯊四伏。幸獲珍珠公主救助, 海生免於一死。美麗善良的公主愛慕海生的勇敢俠義, 將夜光珠獻出。 太監得珠, 即以紅布包裹, 鎖入檀木盒內, 連夜啟程押送寶珠回京。 當一行人浩浩蕩蕩經過白龍城附近的楊梅林中, 突見海面呈現一片白光, 太監大驚, 急啟珠盒查看, 夜光珠竟消失不見。
    太監怒, 旋回白龍城, 逼迫珠民再度下海採珠。 在”以人易珠”的酷令下, 珠民被縛上大石, 沉入紅石潭, 夜明珠不得, 人不能升上水面, 否則一律處死。
    眼看珠民又將遭受一場浩劫, 珍珠公主含恨再獻夜明珠。 為避免寶珠再次逃逸, 太監切開股部, 將珠藏入其內, 待傷口痊癒, 以為至此萬事妥當的太監即啟程回京。哪知人馬尚未走出白龍鎮, 忽然飛石走沙, 天昏地暗, 正當眾人受驚而四散奔逃之際, 一道白光劃破長空, 直向白龍海面; 待太監回過神來察看股部時, 卻見珍珠已去, 他自知死罪難免, 當下吞金自盡。
    據說距現合浦珍珠城兩公里外的一座千年古?, 便是當年”割股藏珠”的太監葬身之所。那顆美麗的夜明珠, 從此就燿燿閃耀在北部灣湛藍的海面上, 與勤勞的合浦人民世代相守。

 

    註: 合浦自漢代起即為重要的天然珍珠產地,歷朝歷代皆專設官職,駐合浦監督採珠進貢。合浦東南部北部灣海域所產珍珠尺寸較大,色澤艷麗,是珍珠中的上品,稱為“南珠”,合浦因此得名“南珠之鄉”。


    註: 成語“ 合浦珠還 ”...比喻失物復得或人去復還之意。

 


 

--------------------------------------------
何日珠還話合浦@「清明˙掃墓」篇---營盤鎮
 

 
    清明是在陽曆每年的四月五日或六日,此時大地充滿著一片氣清景明的景象,萬物也顯得特別清潔明朗,所以稱為「清明」。 清明是節氣名稱, 以農曆的固定算法是在春分後的第十五天,也是在冬至後一百零五天。
    掃墓,是東亞的傳統習俗,閩南人稱掃墓,客家人則呼為掛紙、廣東人言為拜山。掃墓是一種維護、修整祖先墳墓的祭祖活動,也含有慎終追遠的意味。中國最早的春祭在寒食節,後來改為在清明節,現在北方部分地區仍然在寒食節祭祖,部份地區亦有在春分和秋分掃墓者。


    清明節的前一天是「寒食節」,相傳是為紀念春秋時代的忠臣「介之推」,特別在當天嚴禁煙火,所有人家都不准升火、只吃冷食,是謂「寒食」。 近年,寒食、清明已混在一起,民眾會在清明當天效法古人,到市場買薄麵皮回來,捲包當季的菜蔬做為食物,稱為「潤餅」。春捲又稱為「潤餅」


    清明節正值天氣晴朗,春意盎然的時節,人們怕安放祖先軀體的地方雜草叢生,因此早有「清明掃墓」的習俗。清明一到,只見成群結隊的人們,帶著所需物品掃墓去。


    民間清明節掃墓可分成兩種儀式,即「掛紙」及「培墓」。「培墓」也就是「掃墓」,又叫墓祭、祭掃或上墳,就是修墓與祭拜。
    首先把雜草割除,並加以培土整修(培墓),再清理墓地四周環境; 如果墓碑上的字體模糊不清,則必須用銀硃重新加以描寫,使其煥然一新; 然後再壓上「墓紙」,稱為「掛紙」。掛紙完成之後,子孫們在墳前插上帶來的鮮花,焚香禱告祈求祖先保佑家族平安順利。祭拜時,在墓前供奉牲禮(三牲或五牲) 、刈金、壽金、燭等、或十二道菜蔬(如韭菜、魷魚、春干、甜菜、甜芋、肉脯、蒿菜,蓮子、棗子、竹筍、豬腸、苜頭)和粿類(紅龜粿、鼠麴粿或草仔粿)及刈金、銀紙、往生錢、燭等;若是新墳,則必須供奉五牲(如豬頭、雞、鴨蛋、麵粿、紅龜粿),祭品擺好後,點香向后土(墳墓的守護神)祭拜,婦人要在新墳前哭號,禮拜完畢,先燒刈金、壽金給后土,再燒銀紙等給祖靈,紙錢燒完後,在紙灰上灑酒(稱為奠酒),最後鳴炮禮成。
    在收供品離開前,要將雞蛋、鴨蛋在墓碑上打碎,將蛋殼丟在墳上,象徵「脫殼」或「蟬蛻」,表示新陳代謝。
    臺灣民間習俗若是家族內有人娶新媳婦、添男丁,或是三年之內有新墳的話,就必須準備豐盛祭品「培墓」。培墓時都會準備有墓粿(紅龜粿是培墓常見的墓粿,將糯米團染紅包餡,外表印上龜紋而成。) ,在培墓結束後分給墳場上的牧童,或鄰近的貧童,稱為「揖墓粿」(又稱乞墓粿、印墓粿),象徵「祖德流芳」。 往昔在培墓時都要點「姓氏燈」,在祭拜之前於墓前燃燭祭祀後,不要熄火,將它小心的放在燈罩內,沿途不可使其熄滅,一到家裡,立刻把燈放在祖先的靈桌前,相傳這種小燈,具有「添丁發財」的含義,如果在回家途中一路不熄,則表示子孫繁茂的吉祥徵兆。

 

    現在一般的掃墓方式已經較以前簡化,大都以鮮花水果為祭品,,上香鞠躬,禮節簡單隆重。

 

 

    PS: 掛紙又稱跪紙,於客家話即為掃墓拜祭之意;是離開祖墳前,幫祖墳修繕的象徵,亦表示這座墳墓有人祭掃。 傳某位古代君主返鄉後,欲祭拜父母墳(一說618年李淵祭母),卻因為連年戰亂,眾人翻遍墓碑,至黃昏仍無法辨識。君主取出一紙,撕碎拋向空中,祈願請父母指引所在。部分紙片落於一墳,風吹不動,果為父母墳。於是後人每年清明掃墓,皆行掛墳墓紙之儀。


 

回應
    沒有新回應!
好友動態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關鍵字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





Powered by Xuite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累積 | 今日
loading......
Re:[皇冠时时彩平...],By 皇冠时时彩平台,金盾时时彩平台,3a时时彩平台,时时彩官方网站 於2014-11-15
Re:[這有其他商品!...],By xuite 於2014-09-29
Re:[這裡更低價!瞎...],By xuite 於2014-09-26
Re:[比價後還有更...],By xuite 於2014-09-26
Re:[這裡更低價!瞎...],By xuite 於2014-09-26
Re:[這有其他產品!...],By xuite 於2014-09-26
Re:[這有相關商品!...],By xuite 於2014-09-26
Re:[比價後更省錢!...],By xuite 於2014-09-26
Re:[購買前先比價!...],By xuite 於2014-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