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5022249【韓劇|未生미생】死活,初手

「路,不只是用來走的,還是向前走的。走不出去的路不能叫做路。雖然路向所有人開放,但不是所有人都能走。」—《未生》第一話

未生一劇中除了圍棋梗,還有一些韓語裡的雙關梗,名字的部分很多分析文說過了,如果了解了看劇會更有趣味,比如說第一回張克萊장그래 的그래 在韓語中有是(的)、好(的)等意思,會話中常用來回應(是否)或是答應(要求),所以也有的翻成張可以,我還是採用M台翻譯為準。

來看看第一話中主角第一天到商社報到,金代理以前輩之姿找張克萊上天台,隨口問了名字的「그래」是哪個「래」,克萊老實回答「래~」,一語,是回答,也是回應,可能真的沒想到真是那個「래」金代理還嚇了一跳,看到後面會知道這金代理不是壞人,沒少挨長官烈性爆發的怒氣以及同期無視、異性冷落,默默承受的媳婦熬成婆,來了新人難免也依職場陋習要來擺擺架子下馬威吧,不想被生澀老實的克萊一記直球打回原形,讓自己的虛張聲勢頓時露了餡,一個歪腰(台灣網路流行語,緣由是舊時綜藝節目有令人絕倒的情境出現時的配音)煞是可愛,也不著痕跡地帶出人物性格。

職場上遇了兩回當學姊,恰巧兩位「學弟」不是比我大不少、就是同年,因此我也不覺所謂輩分稱謂要求,中間一段時間因故請了長假,不少工作落到學弟身上,也是產後復職還了人情再走,雖不盡然是好前輩,倒也不苛刻後輩,但是上承各級長官要求,下有後輩,橫向有其他科同期,職場生存遊戲是沒少過的。後來到其他職場仍不脫江湖風波,人情世故非不能也,不為也,不過保個全身而退也已是後話。

「那條路在那裏就結束了。是因為太痛苦了。」

有句老生常談說「幻滅是成長的開始」,無非是形容從純真懵懂跨向理解到現實的時刻開始,童年已悄然告別了。當現實的壓迫來到,常常不是當時以為的天崩地裂,無可奈何花落去,而是如同原著第一話所述,不過是世界扯下了畫皮(?),向我們顯露了真正的面容罷了。只是玫瑰色夢幻泡影破滅前的青春純真綺麗無邊,總在記憶深處那裏流連不走引人懷想,太遙遠了也以為當時泡泡表面映照的天光雲影也是玫瑰色的了。

我們之所以沒有成為以前會成為的那個人,是前路許許多多的選擇積累下來的,每次在岔路路口,因為是這樣的自己,所以做出了一次次的決定成為了現在的樣貌,花費的代價則是時間與其代表的無限可能性。

或許引我們懷想的正是這樣不甚熟悉的自己的模樣吧。

第一話另有一驚喜,引用了魯迅說的:「其實路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變成了路。」從安靜無奈的主角口中說出,勢緩勁沉,更顯得張克萊的心聲的份量了。

「不是爸爸去世媽媽病倒,是因為我不夠努力而被世界拋棄了。」

每一句獨白張克萊說的平淡,實則沉痛至極,因為重重無奈,感覺被所在的世界徹底否定,無從證明自己存在的意義,而最蝕人的,就是這個是真空般的絕對孤寂,以及從競爭中敗陣下來的自我否定。

說是否定而不是懷疑,是因為看他面無表情清理棋書,勉力打工度日,寧可視張克萊此語為他將親手摧毀最後希冀以求後生,不瘋魔不成活,當初投入有多熾熱,不走極端置之死地也無法放手。實則張克萊已竭盡全力,也許不忍不願歸罪外在環境的磨難,只能如此總結自己十年圍棋生涯,也因此到了商社,一心一意所能憑藉的也就只有他的努力,死命努力。

才有之後第二話張克萊為了吳科長一句「我們孩子」重新感知到被世界接納而振作。

逆向迎著人流的視角才看的到他者與己沒有交集的世界,邊界分明,每個落單的人都看過那個視角。

「我,為什麼落單了?」落單的人可能也都發出過跟張克萊一樣的疑問。

問的其實是「我為什麼讓自己落單了?」。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再貴也要Refresh My Travel
新資料夾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