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4260822【韓劇|未生미생】The Road We Take走向完生之路

2014年初看《未生》是離開職場一兩年之際,即使國情不同,以工作幾年的經歷約可體會一二。

當時看的多是社會觀察,看如何甘冒大不諱呈現韓國財團社會文憑至上以及儒家思想影響下的科層制度壓迫,看底層小人物從被(圍棋的)世界拋棄落單、到把身邊的各色人物變成夥伴、進入「(人的)世界」(還是很勵志航海王阿~),隨著劇情起伏沉浸感嘆,讚賞韓國有線電視台直面自身社會黑暗面的勇氣可比忠武路(韓國電影圈),堪稱年度代表作。

我一直好奇,台灣與韓國,同樣在漢學文化圈、同樣從軍權獨裁政府走向民主政治、同樣正值轉型正義社會、同樣產生不相上下的22K台幣和88萬韓圜的低薪年輕一代,台灣與韓國的走向是多麼不同,以至於台灣社會對年輕人屢屢批成小確幸窮忙族卻羨慕又嫉妒韓國崛起,而韓國(日港歐美亦不少)年輕人卻開始風行來台尋求機會,反而對台灣人發聲不要羨慕韓國。而又為何韓國仍維持著嚴明的儒家倫理制度,而台灣似乎相對開放,一個個矛盾常常讓我放在心上思索。

2016春末趁M台首播再看,欣見「未生」漫畫與戲劇引起輿論甚至影響國會立法保障非正式職員勞動的〈張克萊法〉,私以為也標誌了韓國趨勢劇的濫觴(?)。此處借用自日本趨勢劇(トレンディドラマ,Trendy drama)之名(翻成「潮流」似乎太流行味?),實是本劇的時代感「Yes!好的不得了!」(引主角張克萊之語)

記得在推文友看劇時屢屢提到,過去韓劇作為收視觀眾現實生活的出口和慰藉,往往與韓國一脈相承走寫實路線的電影形成「兩個韓國」。電視螢幕裡是財閥繼承者愛上貧窮女富麗堂皇的現代童話、開無敵外掛的外星人幾百年來仍專情女明星,韓影則是真實兇殺事件改編驚悚片、歷史懸謎翻案、情色亂倫尺度很大片,彷彿平行世界。這幾年韓劇劇種多了,推理刑偵劇製作也開始向美劇看齊,一部劇能回應民心、引起反響不再一定要遵循浪漫愛情公式,新型態的韓劇似乎也漸漸拉近了和韓影的距離。

劇名《未生》미생(Misaeng),是圍棋術語。棋盤上黑白棋子在吃掉對方或被對方吃掉前,都是尚未能確定存活的「未生」,贏了的才是確定完全活下來的「完生」。圍棋只看勝敗,卻也不只是勝敗。19路棋盤方格點線上從第一手就有361種可能,千變萬化中講求的是盱衡情勢、布局攻防,攻防中決定「死活」,棋局是死是活,常常在一步之險。而我們就踩在這點線上,死生繫於一手,走對路才是指引「完生」的方向,至於沒走的路已在身後,也許偶爾回望會嘆著氣,選擇讓一切變得如此不同。(註)而即使局勢丕變,在「完生」之前,都還是未生,投子之前,仍有扭轉乾坤的最後一搏。

很多往事很久沒想起了,雖說合理卻是不期然回想起初入職場第一天。

10年前第一天上工一早才完成報到、剛環境介紹完畢,我就直接上戰場—從人事處被丟給一位助理(其實是好人)。因為宿舍太熱前一晚幾乎沒睡,才在昏沉沉交班,非常原始的電腦系統搞得我才第一天上班就無奈至極,不想才十點多就被一位外院的老前輩闖進來擅自幫他認識的人動手下刀!單位一陣慌亂我接了Call前去擋著先,要擋到老闆來鎮住場子為止,之後旁聽兩個大人談判,加上我虛浮的步子、昏沉的腦袋,真是荒唐離奇到有魔幻色彩了。

幾天一次的晚上值班更是沒命的奔波在各單位各樓層,夜最深最濃時,奔走在樓梯間時,冷色調牆壁上的幾盞孤燈分外添了幾分魑魅魍魎出沒百鬼夜行的聊齋氛圍,我當時莽撞無感,凌晨疲累至極,人體的神經系統奧妙難解一如宇宙,生物遭受生命威脅時會有自我保護的斷電功能,但我不能休克,想來當時的無感實為「佛來佛斬,魔來魔斬」的抽離入定。

我以為第一天上工就是這樣了。傍晚忙得差不多了,才知道資淺的都在某樓集合—主管要上課,作為唯一不知道、更不懂原來不能遲到的,被主管痛批時一眾靜默,我也沉默。

江湖在哪裡?這就是了。

但是也是在這第一個月,遭遇太多第一次。 第一個貝歇氏症候群病人,確診前他一直被誤會亂來才得病,鈍感如我只是不帶偏見地做我該做的,幾個月後照顧者在停車場認出我,知他接近臨終,好好道別了一番。

之後顧店第一還是第二個月就遇到重感冒的,奇妙的福至心靈建議住院檢查,狀況外的我不清楚住院安排程序亂簽給資深前輩、還因此提心吊膽好幾天怕從此黑掉,結果揭曉是愛滋病患。

第一個月的每一天都想離職,撐過第一天,就能撐到第二個月,撐完一個月就能撐過第一年。

我們都走過挫折纏繞織就的荊棘之路,夢想如天際的七彩讓我們忘了腳邊的豔紅花朵但虹彩太短暫花朵也會枯萎,體會過青春的指縫間流逝的年華而今人面桃花不復在,奮不顧身嘗試過幾次起飛之後我們學著如何安全落地,但即便守著現實壓迫下的狹窄空間也是每日重複耗盡心力的拚搏,幾次猝不及防的暗箭明槍像是猙獰著嘲笑自己不夠世故太輕信,陰霾如泰山壓頂時彷彿不可承受之重,也許我們學著錦上添花選邊站隊,也許親見更多人事閱歷,因而若遇好人好運會有一股有不理性的感動暖流從丹田直衝腦門才剎那清醒。現在回首向來蕭瑟處可以雲淡風輕,當時只怕身在其中是雲深不知處,不然十幾年前新加坡歌手孫燕姿一首〈天黑黑〉不會橫空出世一般直抒一整代人的胸臆—告別純真,回不去了!

這就是我們選擇或說被選擇的路,多想瀟灑地說既然只活這一次,何妨吟嘯且徐行,放歌終日,但更多時候我們都是不知眼前的路通往何方,一時想回家去,沉澱過後下起雨也要勇敢前進,沒有人一樣的路,是要靠自己走到出口。

註:引自Robert Frost佛羅斯特名詩The Road Not Taken〈未走之路〉

"I shall be telling this with a sigh

Somewhere ages and ages hence: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累積 | 今日
loading......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再貴也要Refresh My Travel
新資料夾
平均分數:0 顆星
投票人數:0
我要評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