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8291711那一朵紫色的小花,向我微笑

寂寞時光裏,靜靜坐在院子裏,將靈魂投入那一朵紫色的花中。小小的紫色的花,安靜地陪著我,度過心無處安放的寂寥時光。無風,無雨,一點秋日裏細細碎碎的陽光,透過院裏大樹的縫隙,將寧靜的溫暖,灑向孤獨的小花。

  秋日的陽光,不如夏的猛烈,有一種強烈的控制欲,卻帶來一點點令人窒息的涼意,那朵花,躲在樹下的暗角處,獨自淒涼,暗自傷悲。打發無聊的秋日時光,希望能尋到什麼,能撫慰受傷的靈魂,打開心的窗戶,嗅窗外滿園的芬芳,觸摸一縷縷嫵媚溫暖的陽光,讓我不再悲戚,不再為塵世的煩擾糾纏不清。紫色的小花,在大樹的庇護下,免去了被風吹雨打的傷害,被烈日高照的烘烤,才不至於在秋天的黯然時光裏化為灰盡。

  這樣想著,仿佛自己也是如小花一般的幸運兒,無大災,也無大難,只是自己的幸福到底在哪里?誰能告訴我,苦苦追尋了多年的夢想,是否也能像小花一樣,恪守一份寧靜,獨享一份安逸。既使那麼淒涼,即使心有不甘。尋夢,向心的最深處遊去,問自己,到底最想要的是什麼?渴求了多年的緣分是否就此無疾而終?歲月很美,像一條奔湧不息的河流,淘盡浪沙,卻能讓金子般閃光的回憶照耀心底;歲月很美,它讓途經的風景染上了五彩繽紛的顏色,曾經的曾經,原來也有讓人留戀的故事。

  陽光很慵懶,心很無奈。視線一直沒離開過小花。由於近視,小花在我眼中一直是一寸迷離的紫色的火焰,一如我心中難以磨滅的憂傷,回憶,既是美麗,又是疼痛的。與其讓它焚燒自己的內心,不如去到它的身邊,看能否在火焰中找到新的希望。

  起身,走向小花。院裏草地有些濕濕的,應該是昨晚下過雨的緣故。今早陽光充沛,地上看不出有雨的痕跡,只是大樹不忍心,將久違的甘露,讓陽光那樣早的從小草小花的身上蒸發掉。這出浴的小花,楚楚可憐,宛若十七歲雨季的自己。它精緻,天然不用雕飾;它小巧,唱著生命的歌謠;它可愛,五片橢圓的花瓣整齊的交錯相疊,中間矗立著五顆花蕊,似青春歲月裏的一張張似曾相識的面孔;它嫵媚,淡淡的紫色從下至上緩緩暈染開來,似一只著了紫色的畫筆,點在宣紙上,紫色向四周蔓延,如煙似霧,輕靈飄逸,如走進了紫色古道的江南煙雨中。

  淡淡的紫色,淡淡的花香。已經很久,沒有來到這棵大樹下,小時候放了學,經常會把書包丟在院裏的草地上,趴在地上捉蟋蟀;也會在這棵還未長成參天大樹的樹上蕩秋千……那時,樹蔭還未延伸至整個草坪,母親便會騰出一塊地,拔去青草,種上大紅花、芍藥、牡丹、菊花,但唯獨這紫色的小花,是我們從沒見的。

  十七歲那年的雨季,我們家受了重創,而我也在風雨中折斷了翅膀。母親一下子白了頭髮,父親每天唉聲歎氣,一家人從此活在憂傷的陰影之中。這院子,淒風卷落葉,滿園的草,枯了又綠,綠了又黃,大樹卻不知不覺在十三年的光陰裏長成參天大樹。直到生活漸有起色,母親才有心情打理庭院,除去雜草,並重新種上了各種花。

  不知什麼時候,當我坐在草地上,卻發現,這裏,有一朵紫色的小花,不如大紅花的鮮豔開朗;不如芍藥的鮮豔大氣;不如牡丹華貴明媚;不如菊花的霸氣陽光……可是,誰說這不是一個風雨後的花朵,雖小,卻五臟倶全;雖不出眾,卻淡雅芬芳;雖透著丁香般的憂鬱,卻永遠向著陽光微笑。

  幸福,在哪里?就在這朵花面向陽光微笑裏。夢想,在哪里?就在這朵花兒的努力生長裏。

  誰說奇跡不會出現?誰說那是一朵憂傷的花?誰說它如我寂寞憂傷的心靈?有時,一個奇跡的出現,需要漫長的等待;有時要擺脫一種長久的悲傷,需要你換個角度看待世界;有時,修補一顆千瘡百孔的心需要你在心的深處開出一朵小花來,不用太美麗,只要是自己最真實的那一朵。小花是生活的勇氣,是生活的希望,是生活的鏡子,你怎樣對他它,它就給你一個怎樣的面容。很幸運,當我對著生活微笑時,那一朵紫色的小花,向我微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