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1311136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CONFESSION OF A MEDICAL HERETIC)

Confessions of a Medical Heretic (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
作者:Mendelsohn, Robert S.
出版社:McGraw-Hill
出版日期:1990年05月01日
語言:英文
ISBN:0809241315
裝訂:平裝

瞭解西醫學的真相——驚天騙局

曼戴爾松醫學博士(Robert S Mendelson MD) ,不僅是一位名醫,而且曾任美國知名大醫院的院長,著名研究所的研究員,醫學院的教授,伊利諾州醫師執照局的局長,還是美國醫學會(AMD -- AMERICA MEDICAL ASSOCIATION 一個具有超強政治力量的工會組織——美國醫師工會)的領袖。他在1980年出版了一部巨著,書名是《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CONFESSION OF A MEDICAL HERETIC) ,是美國WARNER BOOKS出版社出版的。

這本書再版過無數次,擁有讀者無數。他忠實的讀者們紛紛站出來,成立了一個組織叫做:全國健康聯盟(NATIONAL HEALTH FEDERATION) ,公推曼博士為會長,美國大城小鎮都有分會,定期舉行集會,並邀請名人演講,還有定期會刊。這是西方有史以來首次對醫藥界的大革命。

曼戴爾松博士書的副題是:如何捍衛自己的生命,不受醫生、化學藥物和醫院的坑害。封面上列出六個重點

1.醫院的年度身體檢查是一個陷阱
2.醫院是患者的險地死所
3.大多數的外科手術給患者的傷害過於益處。手術每次必定都是非常成功的。但病人傷了或死了。
4.所謂疾病化驗檢驗,檢驗的體系和過程不合理,簡直是腐敗一團,即使是科學儀器,也是錯誤百出,完全不可信任。
5.最大多數的化學藥物不但沒有治療的真實效果,抑且是致病添病的緣由。
6.X光的檢驗是診斷程式的重點和特色,“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它不但輻射線對人十分危險,而且檢驗結果錯誤頻出。因為解讀X光照片的是人,人就會受偏見情緒的影響而導致錯誤的判斷。即使是同一個專家,在十年後再次解讀同一張照片,就有75﹪的偏差(試驗證明)。

書中對以上六點,作了詳細的說理和舉證,使行家讀後,覺得:一點也不錯,他替我把我心裏的話都說出來了;使外行人讀後,如惡夢初醒,覺得:是他替我說明我生病時所受到的萬般委屈無辜的災難。所以,曼博士的書一出來,就轟動全美國。

曼博士把“對抗療法醫學”ALLOPATHY MEDICINE(對抗療法醫學,也就是專以化學器械檢驗化學藥物治療、或外科手術治療為本的醫學。也就是中國人習慣稱謂的西醫)一向自詡,一再強調:“它是科學的”斥為:“它是很不科學的,它不過是科學的迷信。”或者說:“它是披著科學的外衣的迷信”。整個對抗療法醫學的體系是一個充滿迷信的大教會,或稱為大邪教更妥當。大製藥公司是他們的上帝醫院或診所是他們的大小教堂賺錢是他們的教義醫生是穿著白色道袍的神甫教士,實際上是大藥廠的次級推銷員(大藥廠規定什麼病開什麼藥,醫學博士的醫生們如敢違背,立刻解職、處罰,永世不得翻身。比藥廠的直接推銷員還低一個等次),患者是他們的致富爬上高梯試驗品墊腳石。他們至高無上的法寶是化學藥物

一個藥品的開發,必須從老鼠身上開始它的程式,一直到批准上市,要耗資百萬(其中賄賂當道的錢不算在內),費時十數年。顯示的這個藥品似乎是經過千錘百煉,對治療疾病必然是百發百中的,稱之為:“科學的成品”。可是等到新藥面世之後,不到幾個月,就出現各式各樣的毛病,不但治不了病,它的副作用簡直駭人聽聞。勉強撐不到幾年,這個千呼萬喚出來的聖品,就被淘汰了。在藥物不斷更迭“創新”中,讓人感到醫學“昌盛先進”的假面貌,其實絕大多數的藥品都是帶著劇毒的廢物。整個“製藥”過程是他們故意設計成“難上加難”、“非常科學”、“偉大發明”的假像,是在演一出科學的魔術鬧劇,以蒙蔽人民群眾的耳目。更可惡的是大藥廠專門豢養一批所謂的專家,替他們合成新的病毒細菌,製造新的惡疾,配合著政治的需要,去要散佈的地方散佈。然後再向他們兜售疫苗解藥。兩頭通吃,雙重牟利。曼博士用許多篇幅詳述“疫苗”的反作用,鄭重警告世人千萬不可迷信他們在“傳教”時所說的疫苗的功效,因為疫苗裏早又埋伏下了另一種病毒或細菌,患者會自動感染、傳佈,再買他們更多的藥品和疫苗。都是“科學專家”們早已研製好的“圈套和配套”!

曼博士說:醫院是合法的傷人或殺人的場所。和一般屠宰場不同的地方是:被傷害的人必須傾家蕩產,付出極其昂貴的價錢,去被他們宰殺!如果你是窮人,付不起醫藥費,即使磕破頭求他們,他們也不屑浪費寶貴時間來宰殺你,除非他們看中了你的臟器。化學藥品是大藥廠背後的世界最大富豪們的搖錢樹(可與石油比富)。整個醫療系統和政治、法律掛鉤,若有病患不願接受他們的“治療”,政府法院就立即介入,強制執行。譬如,一個叫做:RITALIN的化學藥品,說是可以幫助學童品行好、學習好。只要有關當局認定哪個學童要服此藥,學童必須服用,不服用就不准上學,如果家長出面交涉,家長就會被起訴、判刑、罰款和坐牢。60﹪的美國學童都服用此藥。正面的效果,看不大出來,而它的副作用可大了:不是學童年產生抑鬱頹廢,嚴重的自殺;就是使他們的性情變得十分火爆,進而刺傷自己,殺死父母、祖父母、同學、老師和校長。因此,許多家庭環境許可的,令子女退出這個教育體制。改上“私塾”。

因服用化學藥品而致殘致死的美國人,每年至少1500000人,這是政府公佈的數字。這個“邪教”組織嚴密,勢力很大,財力無窮。這套制度不僅危害美國本國的無數哀黎,同時也是對外的戰略武器。威逼利誘使別國在醫療制度上必須與它接軌。富豪打佬常公開說:“這比正式掠奪人家的政權更實際,更權威,更沒有風險。”因此,當“富豪”要征服一個地方,就去那裏“行慈善”、“做好事”。去“捐贈藥品、疫苗”,辦一個或多所“醫院”!

《全國健康聯盟》的最主要綱領是喚醒民眾:生命權是天賦的,維持健康也是人民天賦的權利。人民有權選擇對自己最合適及最有利的治療方針與方法。美國人民有權利在各種現有的醫學中,選擇一種或多種的治療方法,譬如,美國除了對抗療法外,還有多種醫學,如:順勢療法(HOMEOPATHY)、自然療法(NATURALPATHY)、椎關節療法(CHIROPRACTIC)、民間療法(FOKS REMEDY)、藥療法(HERBAL REMEDY-西方傳統草藥療法)等等,這些醫學和對抗療法的醫學應該平等,任人選擇。政府更不該以政治權力獨尊對抗療法,任由它獨霸壟斷,把其他一切醫學療法一概定為非法。對待使用其他醫學的治療者,不許保險公司付費,員警可以隨意取締逮捕。由於曼博士領導人民團結起來,堅決抗爭,於是美國政策逐漸放寬,逐步准許各種療法合法化,或是採取不干涉主義,准許他們自由發展。後來針灸療法由尼克森總統從中國帶回美國,也享受合法化的待遇。在美國准許辦中國醫學醫學院及各種訓練班,這是美國向中國接軌。

其次,《全國健康聯盟》的宗旨是鼓勵人民認清情況,真正的醫療應該是著重於“預防醫學”,所謂:“一個盎司的預防勝過一鎊的(對抗)治療”。對抗治療的原理原則太過人工化,離天然或自然越過越遠。譬如,對抗療法者們太過依賴化學的“抗生素”,本來要靠它抵制細菌,制止發炎的,但由於殺伐太過,那些先於人類就在地球上生存的細菌是活的,可以因應變化,迅速即能對死的化學藥品產生適應力,並且對抗過來,使化學藥品力量減弱失效。不但達不到殺伐的目的,由於它毒性的副作用,反而殺死患者自身的免疫細胞,致使細菌發炎比以前更厲,產生更多斬不斷的炎症,甚至於最後的癌變。過度的人工化、公式化、僵化,必將毀滅別人也毀滅自己。因此,“回歸自然”是所必需,必能優於不顧一切地往“對抗”的牛角尖裏鑽。我對於《全國健康聯盟》的主張和實力都比較清楚,因為我被邀在他們幾千人大會上多次演講。他們對美國民眾的福祉和權利是有重大貢獻的!他們也是在美國對中國醫學心嚮往之的一群力量。目前,這種力量還正在茁壯、穩定的成長中!

中國傳統的醫學,如果從神農氏試驗草藥開始計算,至少有五千年以上的歷史了(而西方的對抗療法只有百年歷史)。五千年智慧的積累,使它有極其豐富的知識、理論、實踐和經驗積累。它也是伴隨和維護中華民族成長的很完整和成熟的科技,它是世界上既科學又哲學的另一種獨立不改、周行不殆的醫學體系和科學形態。中藥的製作是既科學又不違背自然,適應性超強,不破壞原生命結構,特等的智慧和辯證方法論的結晶。它既是治療的,又是預防的。同時,它更是中華民族本土僅存的碩果,它代表著中國的國魂和中華文化的光輝!在本書中已經有了廣大而詳盡的論證,在此我不必辭費了。

張緒通寫於美國

我不相信現代醫學。我是一位醫學異教徒。本書之目的旨在說服你也成為異教徒。
我並非一直是醫學異教徒。我曾經堅信過現代醫學。
在醫學院唸書時,我疏於深入研究當時大家都在熱衷的賀爾蒙DES 之種種效應,因為我相信其效果。誰也料不到二十年後我們才發現孕婦懷孕期間服用DES 竟然會引起子宮癌,並且會造成其所生的嬰兒們的基因異常

我招認疏於懷疑早產兒的氧療法,既使是在設備最佳、早產兒照護最先進的醫院,所有體重不足的嬰兒們視力部分的或全盲的發生率高達90%。而在數哩外一些設備沒那麼先進的大醫院內,此一晶體後纖維增生的發生率卻不到40%。我曾經問過我的醫學院的教授如何說明其差異之所在。當他們說這乃是那些較窮酸的醫院的醫生們不懂得如何正確地診斷所致,我竟然也相信他們的說法。

一或二年之後已證明晶體後纖維增生的原因乃在於施用的氧濃度過高所致。
財力雄厚的醫學中心有較高的致盲率是由於他們負擔得起那最佳的照護設施;最昂貴和最新穎的塑膠保育器可以確保所有的氧氣供應給嬰兒。而在照護系統較差的使用老式保育器,它們看起來像是金屬蓋鬆垮的小浴缸,外溢的氧氣使得進入器內的成份反而不足以令嬰兒失明

當我以土黴素(Teramycin)為早產兒的呼吸問題治療,而共同發表學術論文時,我仍然相信抗生素的益處。我們會聲稱沒有任何副作用。當然它當時是沒有。但是不只是土黴素—甚至或任何抗生素—都只知道它抗各種感染有用,我們卻要等到很久之後才發現它會遺留給數千名小孩黃綠色牙齒,並且堆積土黴素在他們的骨頭內。

我也承認我相信過扁桃腺、淋巴結和胸腺以放射線治療。當我的教授們說放射線當然是危險的,但是我們所使用的劑量絕對是無害的,我曾相信過。

數年之後我們卻發現那原本公認為“絕對無害”的放射線療法,在一、二十年後的報酬竟然是導致甲狀腺的腫瘤。當有些患者的甲狀腺的結節上長滿腫瘤而回來找我,我不禁驚訝萬分,為什麼回來找我呢?當年我不是優先地治療過你嗎?
不過我再也不相信現代醫學

我相信不管所有的高超技術和菁英式的高等病房服務,都是要讓您感覺到你就像正送往月球的太空人般的呵護,但是對你的健康最具危險的,反而是那位施用現代醫學的醫生。

我相信現代醫學對疾病的治療很少是有效的,而且他們往往比那些他們想要治療的疾病本身還要更加危險。

我相信這些危險性又因為其對非疾病所廣泛地施做的危險措施而更形惡化。

我相信如果現代醫學,包括醫師、醫院、藥物和設備,其中90%以上在這個地球上消失的話,對我們的健康將有立即性而有益的效果。

我相信現代醫學,由於針對日常的情況咸以供做重大狀況的特殊治療而趨向偏差。

由於現代醫學愈來愈自傲,導致日常分分秒秒所需的現代醫學則越來越異常。最近有一則專論“克里夫蘭驚人的醫療工廠”,宣稱克里夫蘭診所“去年的成就:開心手術2,980 件、一百三十萬次實驗室檢驗、73,320 次心電圖、7,770 次全身X 光掃瞄、210,378 次其他放射線研究以及24,368 次的手術措施。”

以上種種的醫療措施沒有一樣曾經過證明它們對保養或恢復健康有些微的助益。登在克里夫蘭診所自己的雜誌上的專論無法炫耀或甚至提及此種昂貴的浪費得以惠澤任何人。這是由於這一工廠的產品一點也不健康。

所以當你去看醫生時,你並不被視為需要健康幫助的人,而被當做是該醫療工廠的產品的潛在市場。

當妳懷孕時,妳去看醫師,而他咸以妳是病人而治療。將生孩子當做是一種必須治療的九個月的疾病,而要妳買靜脈注射液袋、胎兒監視機、一大堆藥物、完全不必要的陰道切開術以及最頂級的剖腹取兒之子宮切除術!假如妳不小心傷風或流行性感冒而去看醫師,他鐵定開抗生素藥,那不但一點也無助於改善傷風和流感,甚至還可能帶給妳隨後更糟的問題。

假如妳的小孩有點頑皮而讓老師疲於管教,妳的醫師可能就貿然地開藥而使他一輩子與藥為伍。

假如妳的新生嬰兒一整天不吮母乳,而且體重沒有正常地發育,醫師就可能配一大堆的藥和人造食品以增加嬰兒的胃口,那是很危險的。

假如妳笨到每年都帶小孩到醫院做例行檢查,那些接待員的急性不耐煩、其他父母親的抽煙或面對醫師時的慌亂,都會使妳血壓暴升,以致妳不可能空手回家。從此妳就一生與降高血壓藥為伍。性生活隨著每下愈況,因為長期服藥比種種的心理障礙造成的性無能還要嚴重。

假如你不幸重病到來日不多,而又住在醫院附近,那醫師必定會好意地為你裝置一部日付 500 美金的電子傳動儀器,並備有專人隨時監聽的服務。那些陌生人在監聽患者的心電圖的電子訊號,而由患者的親人付帳。

難怪小孩都怕去看醫師。他們就是知道!他們對真正危險的直覺還未受損,恐懼很少真正地消失。其實大人們也害怕,但是他們往往不承認,甚至於欺騙自己。到底是什麼讓我們變得怕某些事物?我們學會害怕的並不是醫師本人而是那促使我們何以非得去看醫師的念頭—我們的身體和其自然的反應。

當你害怕某些事物,你往往先避開它、故意忽略它、對它敬而遠之、假裝它並不存在。讓其他人為它去操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去看醫生。我們讓他做。我們說:我的身體不對勁,我不想自己為它操心,請醫生為我照料吧!儘管做你該做的。於是醫生就開始看起病來。每當有患者埋怨醫師沒有善盡告知他所開的藥的各種副作用的義務時,他們都會辯護說太誠實會損害醫-病關係,而保衛他們自己。保衛常常表示醫-病關係並不是基於知識,而是建立於信任

我們並不說我們知道我們的醫生是好的,而說對他們有信心,我們相信他們。不要以為醫生們並不曉得其間之差異,而且絕不要以為這不值得他們刻意地在博取信任。因為整個賽局,90%以上的現代醫學不只是並非我們所需的,事實上還可能會令我們致命的,這是有關切身的問題。

沒有我們的信任,醫學就無法存活,因為現代醫學既不是藝術也不是科學,它是一種宗教。宗教的一種定義確認它是“將我們周遭一切難解的或神秘的事情有組織地努力去化解”。現代醫學的教堂所處理的最難解的現象:生、死和我們身心靈之間的種種牽連。在“Golden Bough”乙書中,宗教乃定義為試圖獲得“超乎凡人能力,以期指導和控制自然和人類生命的旅程”。

假如人們花費數十億美金在現代醫學的教堂上,而不想獲得那可以指導和控制人類生命的威力,那它幹嘛要花費那麼龐大的資金呢?所有的宗教都聲稱真理,並不限於或只端賴看得見的,感覺得到、聽得到的、聞得到的或嗅得到的。

你只要問醫生“為什麼?”,多問幾次,你就可以容易地發現現代醫學宗教的這一特質。你為什麼開這個藥?這一手術對我有什麼益處?為什麼我必須那麼做?為什麼你必須為我做那個?

只要問為什麼?一再地問,早晚你就會達到信心的分歧點。你的醫生會以退為進地說你無法認識或瞭解的,所有疑惑都在他的支配之下。只要信任我就好

剛剛你才學到醫界異教徒的第一課。第二課則是假如醫生要為你做一些你害怕的,你就要問為什麼?一再地問,直到他說只要信任我就好你該做的是掉頭就走,趁早離開他,越遠越好

不幸的是很少人會這樣做。他們都恭順地服從。但是你不必讓巫醫照他的方式做。你可以隨意避開現代醫學,而這並不表示你的健康會有風險。事實上這反而減少你的風險,因為再也沒有比毫無準備地走進醫院、診所更危險的活動。所謂有準備,並不是說辦好保險的申請。我是指說要能夠活著進去並且活著出來,以便完成許多的任務。這就必須備有適當的工具、技術和老練。

首先必須要有的第一個工具是認識敵人。一旦你瞭解現代醫學乃是一種宗教,那就可以戰勝它並且保衛你自己,這遠比你以為是在與醫學或科學為敵還來得更有把握。當然現代醫學的教堂從不稱它自己為教堂。你從未看過一間醫院的建築物奉獻與醫學的宗教,永遠是醫術或醫學。

現代醫學端賴信仰而存活。所有的宗教也是。現代醫學依賴信仰而活的程度那麼地重,只要每個人就那麼一天忘記信仰它,其整個系統就會為之崩潰。

有那一種其他的公家機構可以像現代醫學一樣的,不用費神去說服公眾的高度質疑,即可對人們為所欲為?要不是人們對其有其信仰,有誰會同意自己被施以人工的入睡方法而不得有些微的意見呢?如果他們不信任,那他們會每年吞下數以千噸計的藥丸,卻對這些化學藥物可能潛在的副作用沒有一絲絲的認識?

假如現代醫學可以客觀地使其種種措施確實有效果的話,那就沒必要書寫本書。本書乃旨在宣揚現代醫學並非值得你信仰的教堂。

有些醫師們擔心會讓他們的患者感到驚嚇,當你閱讀本文時,就某種意義而言你是我的患者。我反而認為你該感到驚嚇。當你的健康與自由受到威脅時,你勢必會提心吊膽。而此時此地你正受到威脅。

假如你準備學習一些本來醫師該說的卻不讓你知道的那些令人恐怖的事物;假如你準備去發現你的醫師是否危險的;假如你準備學習如何避開醫師以保護你自己;就請你繼續看完本書內所述的種種知識。

(本文為R.S. MENDELSOHN, M.D的著作『CONFESSIONS OF A MEDICAL HERETIC』乙書之序言。)

譯者簡介:葉政秀 教授

現職
本會秘書處秘書長
眾記實業有限公司負責人

學歷雄中49 年畢業
台大農工系53 年畢業

經歷
台灣大學農工系 副教授
1992 年起致力於磁能研究,推廣以正磁能取代化學藥劑,以期對於日益惡化的空氣及水污染有所改善。

1994 年開始致力於讓有醫療資格的醫師和治療師,瞭解美國人發現的負磁能乃是人體內的癒合力,相當於地球的自然能,可以取代副作用極大的化學藥劑。受到中華民國能量醫學學會、中華現代針灸研究學會及自然療法學會的肯定。

1995 年至1998 年期間,經中國鐵道部科研所的實驗及實地追蹤,證明其推廣的美國單極磁寶可以使柴油引擎的火車省油4.5%,不但馬力提升,排氣的污染大幅改善,而且故障少、保養容易。並於1998 年取得鐵道部之認證號碼。關心眾多必須值夜班者的健康,推廣以負磁能減緩其職業性的疲勞。

1999 年認識陳冠全醫師從日本引進的礒谷式力學療法,體認其”不用藥””不用注射”和” 不用開刀”的效果,乃拜礒谷圭秀及陳冠全醫師為師,並致力於宣揚礒谷式力學療法的發現,協助礒谷式力學療法台灣支部培養更多的治療師,以造福更多的國人。

2000 年匈牙利磁能發電機(免燃料)代表 / 2000 年受聘為中華民國能量醫學學會秘書長迄今 2006 年雄中旅北校友會秘書長迄今 / 2007 年社團法人台灣銀髮族協會副秘書長迄今

專長與研究領域
主授:應用力學、材料力學、灌溉管理及施工方法 研究:水的管理

譯著與編著
疾病磁場健康“The magnetism and its effects on living systems” by Dr. Albert Roy Davis, USA.
恐怖的電磁波 “The terror of Electro-magnetic wave” by Japanese Journalist
真正可以治病的第三醫學“The Isogai Therapy” by Japanese Therapist, Dr. Isogai.
把負離子穿在身上、吃的好不如穿的妙

聯絡方式
眾記實業有限公司
地址: 台北縣中和市中山路二段296 號6 樓之2
電話: 02-22401902


《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 CONFESSION OF A MEDICAL HERETIC》:反西醫論文

曼戴爾松醫學博士(Robert Mendelsohn MD),不僅是一位名醫,而且曾任美國知名大醫院的院長,著名研究所的研究員,醫學院的教授,伊利諾州醫師執照局的局長,還是美國醫學會(AMD——AMERICAMEDIC ALASSOCIATION,一個具有超強政治力量的工會組織——美國醫師工會)的領袖。

1980年他在美國 WARNERBOOKS 出版社出版了一部巨著,書名是《一個醫學叛逆者的自白 CONFESSION OF A MEDICAL HERETIC》。這本書再版過無數次,擁有無數讀者。

這些忠實的讀者們紛紛站出來,自發成立了一個組織,叫做「全國健康聯盟」,公推曼博士為會長,美國大城小鎮都有分會,定期舉行集會,並邀請名人演講,還有定期會刊。

這是西方有史以來首次對醫藥界的大革命。

曼戴爾松博士此書的副題是:如何捍衛自己的生命,不受醫生、化學藥物和醫院的坑害。

封面上列出六個重點:
(1)醫院的年度身體檢查是一個陷阱。
(2)醫院是患者的險地和死所。
(3)大多數外科手術給患者的傷害遠大於益處。
(4)所謂疾病化驗或檢驗,檢驗的體系和過程不合理,簡直是腐敗一團,即使是最好的科學儀器,也是錯誤百出,完全不可信任。
(5)絕大多數的化學藥物不但沒有治療的真實效果! ,反而是致病、添病的緣由。
(6)X 光的檢驗是診斷程序的重點和特色,「一張照片勝過千言萬語」,不但輻射線對人十分危險,而且檢驗結果錯誤頻出。因為解讀 X 光照片的是人,是人就會受偏見、情緒的影響而導致錯誤的判斷。即使是同一個專家,在十年後再次解讀同一張照片,就有 75% 的偏差(試驗證明)。

行家讀後都會覺得:一點也不錯,他替我把心裡的話都說出來了;使外行人讀後如惡夢初醒,覺得他替我說明我生病時所受到的萬般委屈和無辜的災難。因此,曼博士的書一出來,就轟動全美國。

曼博士把「對抗療法醫學」ALLOPATHY MEDICINE(專以化學和器械檢驗、化學藥物治療、! 或外科手術治療為本的西醫學)一向自詡,一再強調是「科學的」,斥之為:「很不科學,不過是披著科學外衣的迷信」。整個對抗療法醫學的體系是一個充滿迷信的大邪教。

大製藥公司是他們的上級,醫院或診所是他們的大小教堂,賺錢是他們的教義,醫生是穿著白色道袍的神輔教士,實際上是大藥廠的次級推銷員,患者是他們的致富或爬上高梯的試驗品和墊腳石。

大藥廠規定甚麼病開甚麼藥,醫學博士的醫生們如敢違背,立刻解職、處罰,永世不得翻身。比藥廠的直接推銷員還低一個等次。他們至高無上的法寶是化學藥物!

一個藥品的開發,必須從老鼠身上開始它的程序,一直到批准上市,要耗資百萬(其中賄賂當道的錢不算在內),費時十數年。

似乎顯示這個藥品是經過千錘百煉,對治療疾病必然是百發百中的,稱之為「科學的成品」。

可是新藥面世不到幾個月,就出現各式各樣的毛病,不但治不了病,它的副作用簡直駭人聽聞。

勉強撐不到幾年,這個千呼萬喚出來的「聖品」就被淘汰了。

在藥物不斷更迭「創新」中,讓人感到醫學「昌盛、先進」的假面貌,其實絕大多數的藥品都是帶著劇毒的廢物。整個「製藥」過程,是他們故意設計成「難上加難」、「非常科學」、「偉大發明」的假象,是在上演一齣科學魔術的鬧劇,以矇蔽人民群眾的耳目。

更可惡的是,大藥廠專門豢養了一批所謂的專家,專門替他們合成新的病毒或細菌,製! 造新的惡疾,配合著政治的需要,去要散佈的地方散佈,然後再向他們兜售疫苗、解藥。兩頭通吃,雙重牟利。

曼博士用許多篇幅詳述「疫苗」的反作用,鄭重警告世人:千萬不可迷信專家們在「傳教」時所說的疫苗的功效,因為疫苗裡早又埋伏下了另一種病毒或細菌,患者會自動感染、傳播,然後再買他們更多的藥品和疫苗。這都是「科學專家」們早已研製好的「圈套和配套」!

醫院成為合法的傷人或殺人的場所。和一般屠宰場不同的是:被傷害的人必須傾家蕩產,付出極其昂貴的價錢,去乞求被他們宰殺!但如果你是窮人,付不起醫藥費,即使磕破頭求他們,他們也不屑浪費寶貴時間來宰殺你,除非他們看中了你的臟器。

化學藥品是大藥廠背後的世界最大富豪們的搖錢樹(可與石油比富)。

整個醫療系統和政治、法律掛鉤,若有病患不願接受他們的「治療」,法院就立即介入,強制執行。

譬如化學藥品 RITALIN,說是可以幫助學童品行好、學習好。只要有關當局認定哪個學童要服此藥,學童必須服用,如不服用就不准上學。

如果家長出面交涉,家長就會被起訴、判刑、罰款和坐牢。60%的美國學童都服用此藥。

正面的效果看不大出來,而它的副作用太大了:不是學童產生抑鬱、頹廢,嚴重的自殺;就是性情變得十分火爆,進而刺傷自己,殺死父母、祖父母、同學、老師和校長。

因此,許多家庭環境許可的,令子女退出這個教育體制,改上「私塾」。

因服用化學藥品而致殘、致死的美國人,每年至少 150 萬人,這是國家公佈的數字。

可見西醫這個「邪教」組織嚴密,勢力很大,財力無窮。

這套制度不僅危害美國本國的無數國民,同時也是對外的戰略武器,威逼利誘別國在醫療制度上必須與它接軌。富豪大佬常公開說:「這比正式掠奪人家的政權更實際,更權威,更沒有風險。」

因此,當「富豪」要征服一個地方,就去那?「行慈善」、「做好事」,去「捐贈藥品、疫苗」,辦一所或多所「醫院」!

《全國健康聯盟》的最主要綱領是喚醒民眾:生命權是天賦的,維持健康也是人民天賦的權利。

人民有權選擇對自己最合適及最有利的治療方針與方法。美國人民有權利在各種現有的醫學中,選! 擇一種或多種的治療方法,譬如,美國除了對抗療法外,還有多種醫學,如:順勢療法 HOMEOPATHY、自然療法 NATURALPATHY、脊椎關節療法 CHIROPRACTIC、民間療法 FOKSREMEDY、西方傳統草藥療法 HERBALREMEDY 等等,這些醫學和對抗療法的醫學應該平等,任人選擇。

更不該以政治權力獨尊對抗療法,任由它獨霸壟斷,把其他一切醫學療法一概定為非法。
對待使用其他醫學的治療者,不許保險公司付費,警察可以隨意取締逮捕。

由於曼博士領導人民團結起來,堅決抗爭,於是美國政策逐漸放寬,逐步准許各種療法合法化,或是採取不干涉主義,准許他們自由發展。

後來針灸療法由尼克森總統從中國帶回美國,也享受合法化的待遇。

在美國准許辦中國醫學、醫學院及各種訓練班,這是美國向中國接軌。

其次,《全國健康聯盟》的宗旨是鼓勵人民認清情況,真正的醫療應該是著重於「預防醫學」,所謂「一個盎司的預防勝過一鎊的治療」。

對抗治療的原理原則太過人工化,離天然或自然越來越遠。譬如,太過依賴化學的「抗生素」,本來要靠它抵制細菌,制止發炎的,但由於殺伐太過,那些先於人類就在地球上生存的細菌是活的,可以因應變化,迅速即能對死的化學藥品產生適應力,並且對抗過來,使化學藥品力量減弱失效。

不但達不到殺伐的目的,由於它毒性的副作用,反而殺死患者自身的免疫細胞,致使細菌發炎比以前更厲,產生更多斬不斷? 漯 0g ,甚至於最後的癌變。

過度人工化、公式化、殭化,必將毀滅別人也毀滅自己。

因此,「回歸自然」是所必需,必能優於不顧一切地往「對抗」的牛角尖裡鑽。

我對於《全國健康聯盟》的主張和實力都比較清楚,因為我被邀在他們幾千人大會上多次演講。 他們對美國民眾的福祉和權利是有重大貢獻的!
他們也是在美國對中國醫學心嚮往之的一群力量。
目前,這種力量還正在茁壯、穩定的成長中!

科學理論背後的錯誤
1.高血壓的藥物控制--許多人在被西醫宣佈有高血壓時,當場血壓就更高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開始服用降血壓藥,因為西醫告訴他不吃就會中風,從此病人惡夢就開始了,這類人只迷信西醫是對的,完全不懂西醫學是甚麼,就去盲從醫師的指示,諸位只要稍微深入的想一下,告訴你有高血壓的醫師,有沒有同時告訴你為甚麼你有高血壓?是甚麼原因造成你有高血壓?

如果沒有告訴你為甚麼,或者也不知道為甚麼你有高血壓,那就是說,你相信一位根本不知道你到底怎麼回事的醫師的話,就開始一直吃他的藥,你不是笨蛋是甚麼,你不是迷信是甚麼。

幾乎所有降血壓的藥都是利尿劑,會讓你的腎功能下降,而中醫認為腎主骨,其華在發,開竅在耳,司記憶,主先天(壽命多長),這就是現在人們會得到骨質疏鬆症,老人癡呆症,掉頭髮,聽力減退,壽命變短的原因,性功能同時下降。

更且因為西藥都是屬酸性,而酸性會破壞血管壁組織,容易造成血管破裂,也就是說,服用高血壓藥物的病患者將更容易得到中風與心臟病,不吃的病患反而不會得到這類疾病。

血壓根本是沒有標準的,每天都不一樣,隨著心情而起伏不定,也隨著運動多少而不一定,西醫的標準根本是藥廠自己定出來的,為了想賣藥賺錢,因此訂出標準,有病名才有名目去賣藥,還裝著很慈善的說是為了預防你得到中風與心臟病而賣給你的,試問世上有多少人一直吃降血壓藥,結果還是中風了,真正如果有效的話,根本沒人中風了,那台灣前行政院長孫運璿是假的中風了,對不?

2.血糖過高! 的病人--醫師告訴你血糖過高,要你立刻開始服用降血糖的藥物,然後告訴你不控制血糖的話,易導致心臟病,嚴重時會得青光眼,嚇死人是西醫師在醫學院受教育時一直被灌輸在腦中的直覺反應,這些被西藥廠洗腦的醫師不知不覺中就成為西藥的強力推銷員而不自知。

而我在臨床上所得到的心得卻完全與它相反,中醫認為治糖尿病就必須先加強腎臟功能,高血糖必須先擊潰腎臟之後,然後才會對心臟造成威脅,而所有的西藥都傷害腎臟,因此服用降血糖的藥越多就越容易得到心臟病。

肝開竅在眼睛,中醫認為只要肝臟好就不會有眼疾,根本與高血糖無關,由於服用西藥或注射胰島素會造成肝臟的損壞,因此才會得到青光眼。

我有許多病人是糖尿病患來求診,每位病患者都有按照西醫? 靰A藥多年的歷史,其結果都有心臟問題、也都有眼睛問題。

美國人由於太瞭解西藥的後遺症,對西藥是恨之入骨,現在中醫逐漸成為美國醫學主流,他們一有選擇後幾乎一面的倒向中醫,想盡辦法斷絕西藥,再難喝的中藥都接受。

再者,降血糖的??根本就是騙局一場。

我解釋給諸位聽:你拿兩個同樣大小的杯子,一個放滿水一個放半杯水,然後同時加等量的糖入內,結果是半杯水的會較甜,對不?

那現在想要兩杯水甜度一樣,請問你是選擇把半杯水的杯子加滿水呢?還是選擇發明降糖的藥來降低血糖呢?

按照物質不滅定律,你使用降血糖藥之後你以為血糖下降了,你就錯了,血糖根本沒有消失,多餘的血糖就開始屯積在你的腳部,就好像糖積在杯底一樣,其結果就是雙足潰爛,你等著截肢吧!

前台灣總統蔣經國先生就是受害者,如果你知道此案例,但是你卻沒有學到教訓,還是依樣的重導覆轍,你真是笨死的。

還有服用中藥的病人要知道:當藥力在清除雙足累積多年的舊血糖時,會有短時期的高血糖現象出現,這是很正常的。

你應該每天多運動直到出汗為止。不要吃白米或麵食類及根莖類的蔬菜,多喝茶多吃葉菜類及糙米,加上多運動來自然的燃燒多餘糖份。如果因為血糖高而回去打胰島素就前功盡棄了。

至於高血糖會持續多久,就要看你使用多少年的藥物控制,越多年自然越多的糖累積在雙腳內,而這些舊糖多年以來從未排出過體外,自然在吃中藥之後會回流到身上,就會需要比較常的時間來! 消化它,每個人都不一樣的。

如果有人認為是中藥造成血糖高的原因,很簡單,你只要把同樣的藥讓你周圍的人服用,看看血糖是否會高,就知道了。中藥幾乎都是純鹼性,在純鹼性的環境裡是沒有細菌與病毒的,我們根本沒有任何中藥會讓血糖上升的。

3.膽固醇過高的人--西醫會告訴你要服用 Lipitor 或 Zocor 來降低它,接著以引發心臟病來嚇唬你,愚昧的人就被嚇到了,立刻就開始遵照醫師指示服用,從此另一個惡夢又開始了。

Lipitor 與 Zocor 會造成短期記憶喪失,又損傷肝臟及腎臟,非常多的副作用,這又是一大騙局。 由於任何西藥都具有酸性的本質,因此會造成胰臟癌的機會大增。

我在臨床上只是讓病人停止吃零食三星期,病人的膽固醇就降到 200 以下,根本連中藥都尚未使用,這類只是由於病人好吃零食造成的問題,卻被西醫強化成高膽固醇會造成心臟病的嚇人辭句,被嚇倒的病人根本忘掉要問醫師到底膽固醇由何而來的?

關於膽固醇這是最爛的西醫研究之一。

我再說一遍! ,西醫學是強立名目,界定病理名詞,才有名目運用假慈悲來賣藥賺錢的一種商業行為!

4.三酸甘油脂過高的人--是因為吃油炸食物過多及過胖造成的,只要停止吃油炸食物及減肥就可以了。

然而西醫卻小題大做,又找到理由來奴役病人,威脅病人如果不吃控制藥物就會發心臟病,於是病人又增加了藥物。許多人還因此給嚇出心臟病來。

我治過許多此類病患,我開一些清肝的藥給病人,三酸甘油脂就下降了,因為肝是心之母,一旦肝臟代謝毒素功能下降,自然有不乾淨的血進入心臟,對心臟造成威脅,從而引發心臟病。

5.吃西方多種滋補營養藥物的人--這類人是最無知而且愚昧的蠢人。

所有西方的營養學之研發,主要目的是要讓大家購買,才有錢賺,因為美國沒有文化,它們以工作效率為第一,一切講究快速,因此很少人自己每天煮飯,也不去研究如何煮好吃的食物,所有的速食應運而生。

當然此類食物缺乏很多應該有的營養,於是營養補充劑就開始發展起來。

實際上這些營養成分很高的合成西藥不但對身體完全無助,反而會去餵食癌細胞、細菌、濾過性病毒,使病情更加嚴重,使美國人過胖、掉髮、皮膚乾燥。

多食用天然食物、有機蔬果絕對是正確的。要美白多喝自然的橘子汁最好。

均衡的營養是要依靠選取的食物而定,不挑食是必要的。

中國人花了五千年以上的時間來研究吃食,到目前為止根本已經是習慣成自然,自然的營養均衡來自祖父母的傳承,完全不需要再依賴外來的錯誤知識。

現今的中國人誤把科技當科學,一味的崇西洋,只要是老美說的都是對的。

殊不知,美國人才是真需要來向中國人請教,學習如何煮中國食物。

這類蠢蛋以為每天吃它就會健康,其結果根本就是得到更多的不治之症,反而死得更快。

6.服用阿斯匹林的人--許多人每天一片阿斯匹林可以預防心臟病,這是完全錯誤的。

2004 年的醫學研究報告來自 America Medical Association 說明,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每天一片阿斯匹林可以預防心臟病,反而有許多證據顯示每天一片阿斯匹林,你會有超過 85% 的機會得到胰臟癌,因為它是一種強酸劑,酸性對人體破壞最大,鹼性體質最好,不但長壽而且完全沒有病痛,要成為鹼性體質非常簡單,立刻停止喝咖啡、不吃甜食,拒絕冰淇淋、可樂,完全斷絕糖果餅乾類的零食,多喝茶、多吃自然有機蔬果。一段時間之後體質就改變了,你不聽我的建議,那天你得到胃癌或淋巴腺癌胰臟癌,再來找我也可以的。請記住在鹼的環境裡,是沒有病毒與細菌及癌細胞的

7.胃酸過高反逆食道的人--這個極普遍的問題連身為腸胃科的西醫都答不出來,到底胃酸反逆因何而來的?

我告訴諸位,這根本是病患自己製造出來的你只要多吃甜食、多喝咖啡、多吃冰淇淋、多喝可樂,一下子胃酸就來了

由於現在市面上都是使用人工糖來製作甜食,而人工糖的顆粒極小,會如同維他命片一樣的餵食細菌及濾過性病毒,它們吃了之後就排出酸性的糞便,這就是胃酸的來源,許多病患為這問題來找我,我只告訴他們這原因,根本藥都還沒有開,病人就好了。

反觀西醫小題大做,開Previcid給病人去中和胃酸,這類傷肝的藥物,不但要吃一輩子,其結果病人胃酸照? 瞻浀荍鬊a。

而且由於長期未治好,終於把食道燒傷,結果就是食道癌、胃癌或淋巴癌或胰臟癌。還會引起鋁中毒,產生腦神經損壞,甚至與柏金生氏症有關,副作用不勝枚舉。請詳看胃酸過多章節

8.服用女性賀爾蒙的太太們要注意--更年期的婦女常被西醫告知要服用賀爾蒙替代品,否則會得到骨質疏鬆症,這些胡說八道的話,不知嚇傻了多少無知的婦女。

中國五千年以來,從未有人得到骨質疏鬆症,我們過去也沒有使用任何的賀爾蒙替代品,也有許多美國老太太來找我看此病,她們一致的說同樣的話。

我告訴病人:千萬不要相信服用賀爾蒙替代品可以預防骨質疏鬆症,因為她們最少的都服十年以上,最多的有服用超過三十年的,而結果是每個人都得到全身性的骨質疏鬆症。

因此,我的結論是你繼續服用女性賀爾蒙替代品,你一定會得到骨質疏鬆症,不吃反而沒事,多吃則會得到骨質疏鬆症及心臟病乳癌等疾病,我從未聽說有女人因為更年期不適而死的,但是我卻見到許多女人因為吃女性賀爾蒙而死於心臟病或乳癌的,更年期的不適症狀,原因都是因為心臟不好造成的。只要把心臟保護好就沒有任何症狀會出現的。

因為無法忍耐更年期不適的女人們,小題大做的去服用女性賀爾蒙,反而死得很快

因此,看到此篇文章的女子,一定要清醒過來,立刻停止服用女性賀爾蒙。

9.乳房稍有硬塊就急著做切片的無知婦女--這類人都是迷信西醫的藥罐子。因為西醫說如果及早發現就可以治好而且可以預防,於是這些藥罐子們就開始一連串的惡夢了。

諸君試想,我把一個雞蛋拿來做蛋黃切片,結果如何?又再連續幾次做同樣的切片後,這個雞蛋會變成什麼樣子?結果一定腐爛掉了,乳癌就是一種壓不住的糜爛,其末期非常的惡臭,曾有此類病患到我診所,結果此惡臭在室內連續一星期才散去。

女人會得到乳癌的原因 90% 是每年去西醫那做乳房健康檢查造成的另外 10% 是被自己一直吃西藥傷到心臟引發出來的,已經不曉得有多少人,因為一直服用西藥抗生素或止痛藥或維他命,結果造成腎衰竭或心臟病的人,直到臨終前還在讚揚西藥好,沒有西藥早就死了。

請這些人醒醒吧!殺死你的就是西藥,讓你遭受病痛! 的也是西藥,讓你生活在疾病的陰霾下也是西醫,整天讓你擔心受怕的也是西醫

還記得幾年前英國很有名的熱門合唱團BeeGees的 Morries Gib,年僅54歲,結果因為小腸套疊在一起,造成腹痛,半夜送急診,結果開刀就死在手術台上。前不久,麥當勞總裁突發心臟病就死在會議上,年僅60歲,這些有錢人,就是因為買最好的醫療保險,才會死掉的。

如果沒有錢,也沒有保險,那Morries Gib就會躺在家中床上,修養幾天直到腸子排出氣後,自然就好了。麥當勞總裁也沒有錢買零食吃,需要不斷的勞動來換取生活費。

因為大量的勞動與少量的食物,沒有多餘的錢買零食,也沒有醫療保險。

因為西醫的心臟檢查如EKG與Stress Test根本就是謊言一個,不知道有多少人跟麥當勞總裁一樣死的,甚至於前一分鐘西醫檢查認為心臟很好,於是相信西醫的笨蛋就失去戒心,而下一分鐘就發心臟病死的,也大有其人在。

10.喜歡吃止痛藥的人要注意--目前市面上所有的止痛藥都會傷到肝臟、腎臟與心臟的。只要肝心腎一受傷,立刻就會便秘睡不好,日子久了就開始掉髮,眼睛視力變差,體力衰退,容易抽筋,連西藥營養劑、合成維他命吃多了,都會掉髮傷肝的 (維他命 A 更是頭號肝臟殺手),更何況止痛藥?

任何痛症必有原因,只要找到原因就可以治好,絕對不可以亂吃止痛藥來壓制它,許多人還因此而腎臟衰竭終身洗腎,會得不償失的。

現在最新的醫學研究已經證明了吃止痛藥會有中風的危險,許多剛生完小孩的婦女因為吃止痛藥而得到中風。

有些年才 20 來歲就中風了,這是既可憐又愚蠢的對西醫麻木依賴者,為了止住生產完後的疼痛而亂吃所造成的憾事。

回應

大家好!

我是Jerry chu,
歡迎大家來到我的窩,
學習是一生的事,
不同階段學習不同的內容!
學習新觀念、新事物,
讓自己跟上時代進步的腳步!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