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1251634光,是伸手可及卻又不可及的存在(伊澤瑞爾x拉克絲)

 

當伊澤瑞爾踏出峽谷傳送點的同時,四周便響起熱烈的掌聲與歡呼聲

 

「做的不錯嘛!!伊澤老弟。」同是AD的葛雷夫提著他心愛的機關槍,一手彎過伊澤的肩膀,一手胡亂揉著對方那金色蓬鬆的頭髮。

 

「痛痛痛……下手輕一點啊你這大叔!!」

 

伊澤瑞爾低聲的抗議道,他才剛經歷一場激烈戰鬥,全身都疼得不得了。加上剛剛還挨了不知道幾發艾希的R,那劇烈的暈眩感仍讓他心有餘悸。

 

要不是這裡那麼多人我老早就隨便找個地方開睡了……

 

「你叫我什麼?吃我這招──」

「奧術躍遷!!」

 

使出拿手絕活,伊澤瑞爾很簡單的躲過葛雷夫的攻擊,見狀的對方也只是冷哼一聲放話說下次對線絕對會封死伊澤瑞爾的招術後便傳送離開了。

 

好不容易掙脫葛雷夫的魔爪(?),另一邊的傳送點也走出了其他熟悉的面孔。

 

哦,看來那邊也剛好結束了呢

 

伊澤瑞爾還沒舉起手準備打招呼,只感覺身上一記衝擊力道,整個人就這麼撲倒在地

 

好痛──!!

 

他在心底哀號,正想說是哪個傢伙那麼無恥敢光明正大的來Gank自己,但當他抬眼看清那人的樣子時心底便軟了下來

 

「原來是安妮啊……」

 

「伊澤葛格好棒!好厲害!好帥哦!!」

 

安妮喜孜孜的蹭著伊澤瑞爾的衣服,臉上的笑容好不開心。

 

「這次你真的打的不錯,姊姊我看著都有點忌妒了呢~」將安妮從伊澤瑞爾的身上拎走,好運姐熟練的收起雙槍,伸出手示意要扶對方起來。

 

「啊哈哈,過獎了過獎了。」

 

站起身子,伊澤瑞爾拍拍身上的塵埃,有些靦腆的笑了笑。

 

「也是拉克絲SUP的很好……我才能收到那麼多頭。」

 

「……。」

「……。」

 

「嗯?」

 

似乎是注意到氣氛一瞬間變得非常僵硬,伊澤瑞爾有些錯愕的思考自己是不是說錯了什麼。

 

奇怪,怎麼大家的表情都那麼陰沉?剛才不是還很開心嗎?

 

「說的……也是。」

「因為是拉克絲姊姊嘛~」

 

遲疑了一會,好運姐與安妮兩人同時做出了回答。

 

啥?怎麼了?為什麼氣氛還是那麼的糟?還有妳們兩個到底達成了什麼共識?

 

伊澤瑞爾簡直一頭霧水。

 

不是拉克絲Q人,然後我上前去一套嗎?這樣沒意外的話通常對方就算沒死也半殘。

 

本來想繼續追問下去,誰知道兩人都隨便找個理由先行離席了。

 

……。

 

明白問題沒有答案,伊澤瑞爾也索性不問了。

 

他看著其他人與召喚師逐漸離去的身影,心想自己差不多也該去洗洗睡(?)……哦不對,在那之前要先填飽肚子。他視線掃過四周,尋找著能一起去吃飯的伙伴身影,誰知道連一隻小貓都沒有看到。

 

唔,沒人啊……那我還是自己去吃吧。

 

決定好目的地,伊澤瑞爾踩著輕鬆的步伐往食堂的方向前進。

可惜他不知道,在距離自己大約幾公尺外的梁柱後方躲著一抹黑影,那黑影甩甩手中的棒(?)咳、是法杖,似乎是對於眼前的獵物燃起強烈的興趣。

 

*****

 

食堂

 

或許是因為晚間訓練結束的緣故,今天的食堂似乎比平時更加熱鬧。

 

英雄們自然不用說,由古拉格斯起頭,開始了一場拼酒大會。參賽者非常之多,但是伊澤瑞爾敢肯定,最後留下來的英雄絕對不會超過五個。在他的印象之中好像沒有認識的酒量比古拉格斯還要強……應該說那傢伙根本就是無底洞吧?可是換個角度想,假如不這樣的話那酒桶的名號可能就要掃地了。

 

我才不想加入那種奇怪的抗爭呢……

 

伊澤瑞爾很明白自己的酒量並不好

雖然還沒到差的地步,可是排名(?)大概在英雄之中也算是墊底的再說他可未成年啊,未成年喝酒可是要被凱特琳給抓去審問的啊──!!

 

想到凱特琳拿著陷阱威脅塞你嘴巴的身影伊澤瑞爾便感到一陣寒顫

 

……聽起來就好可怕

 

盛好晚餐,伊澤瑞爾隨便找了個靠窗的地方坐了下來

 

他咬著手中的麵包,思緒好像飄到很遠很遠

 

今天的戰鬥,其實有點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不知道是對面的召喚師太笨還是英雄問題,本來處於劣勢的他們一下子便逆轉回來

但是這個優勢,也有很大的功勞要歸功於拉克絲

 

光之少女……蒂瑪西亞之力蓋倫的妹妹嗎……

 

想來自己好像很少跟她搭配,可是一搭配就好像就是嚇死人的那種,下路根本推的穩妥妥

伊澤瑞爾不得不說,拉克絲關人真的關的挺準的。也不會搶他的尾兵跟尾刀,在自己快被K.O的時候還會衝上前丟護盾保護他,讓他在會戰的時候不小心(?)撿到了五連殺。

 

不過話說回來,出傳送點的時候好像沒有遇到她呢?莫非是提早走了嗎……

 

伊澤瑞爾很想和拉克絲說聲謝謝

雖然很少和她搭配,可是讓AD如此的成長茁壯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只不過……

 

伊澤瑞爾又想到方才結束後和好運姐她們的談話:

 

『說的……也是。』

『因為是拉克絲姊姊嘛~』

 

什麼叫因為是拉克絲姊姊?

總覺得她們兩人知道我不知道的事情……

 

「啊~好煩!!我為什麼要煩惱這些東西!!」

 

受不了思考亂七八糟問題的伊澤瑞爾重重的摔了手中的湯匙,殊不知這樣的動作嚇到了一旁正在安靜吃飯的金髮少女。

 

「呀──!」

 

杯水赫然掉落,玻璃碎裂在地面上印照著室內有些昏暗的燈光。

 

「啊,抱、抱歉……妳還好嗎?」

 

深知好像闖了禍的伊澤瑞爾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他蹲下身子拾起散落一地的玻璃,附近的人全部轉移過來的視線集中在他們兩人身上。

 

「沒,我沒事……咦,你不是伊澤嗎?」

 

少女驚呼,對於伊澤瑞爾的出現顯然有些訝異。

 

「我是,欸?拉克絲?」

 

這次換伊澤瑞爾驚呼了。

 

他望著拉克絲被杯水沾濕的半邊衣服,瞬間明白那是自己造成的。

再者,只是吃個飯就會偶遇……還以為恐怕要在戰場上才能相見了呢!!

 

「這……呃,這裡不太好說話……我們去安靜點的地方好嗎?」撿拾完玻璃,伊澤瑞爾努力露出平時的微笑,向拉克絲提出建議:「還有妳的衣服……也要整理一下。」

 

「好。」

 

一眼就看穿那是假笑,拉克絲順勢答應了對方的請求。

 

莫非他在掩飾自己的害羞嗎?

想用這樣的簡單微笑就把我騙過,還太早了呢。

 

拉克絲在心裡如此想道。

 

見雙方達成共識,伊澤瑞爾領著拉克絲離開了食堂。

殊不知他這樣的舉動,引起女性粉絲和英雄廣大的迴響。

 

*****

 

──伊澤瑞爾的房間(別懷疑,你沒看錯)

 

在聯盟的召喚師與英雄,都有屬於自己的一片小天地。除了一些另類的生物(?)以外,基本上是一個英雄一間房間、兩名召喚師一間房間。

 

寢殿離食堂有些距離,加上今日的氣溫似乎有些偏低,導致衣服濕了大半的拉克絲有些冷得直發抖。

 

嗯?為什麼不讓拉克絲回房間去換衣服?

白痴劇情這樣跑就反了啊──會變拉克絲x伊澤瑞爾啊,不對,這樣演豈不是沒戲了?而且拉克絲絕對不會回去自己的房間的因為她想推倒小伊澤(誤)

 

咳,拉回正題,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冷嗎?先披上這個吧。」

 

取下一慣掛在脖子上的披風,伊澤瑞爾將它披在拉克絲的肩膀上。

 

「妳先稍等一下。」

 

讓拉克絲坐在床上,伊澤瑞爾開始在衣櫥裡東翻翻西找找,似乎是在努力尋找可以拿來讓對方先頂替一下的衣服。

 

不過男生怎麼可能會有女生的衣服呢?

 

這點伊澤瑞爾也很清楚,可是總不能讓人家就這樣一直穿著濕衣服回去吧?他可不想被蓋倫給Gank啊。

 

看著埋頭在奮鬥(?)的伊澤瑞爾的背影,拉克絲突然有些放心地笑了。

 

「本來以為你會先來Q我呢。」

 

「誰會Q妳啊?我可不想對一個美女動……呃……」突然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的伊澤瑞爾微愣,他停頓幾秒,害羞到很想直接把自己給埋了。

 

搞什麼!!我在講什麼!!哪邊有草叢可以讓我躲一下啊喂……

 

他很想大喊,可是死要面子的男人準則卻讓他硬吞了回去。

 

「美女?我嗎?」

 

聽到美女兩字,拉克絲露出一絲壞壞的微笑。

 

嘻嘻,伊澤害羞的樣子真的好可愛呢。

跟那個變態哥哥不同,果然這種類型的比較和我胃口呢,呆呆傻傻的樣子會讓人忍不住想捉弄他一下~

 

「哈……我認輸。」

 

從衣堆中抽出一件最小號的衣服,伊澤瑞爾也不想掩飾自己心底的感情了。

 

他將衣服遞給拉克絲,笑著道:「妳先去洗個澡吧,然後這件先讓妳代替一下,我會去洗妳的衣服。」

 

拉克絲接過衣服,差點沒有因為上面的圖案而笑到暈倒。

 

藍藍的頭加上沒有耳朵的貓……這怎麼看都像多OO夢裡面的那個多OO夢啊?!

 

「噗,原來伊澤你有這樣的品味。」

 

「誰有那樣的品味啊!!那是我小、不,很久以前穿的衣服……捨不得丟掉就留起來了……啊啊不然我換一件給妳嘛!!」

 

伊澤瑞爾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快要炸了。

該怎麼說,原來傳說中的光之少女是那麼腹黑那麼喜歡錶人的存在嗎?

和他印象(?)中的完全不同啊……而且女孩子不是都喜歡可愛的東西?難道他的認知錯了嗎囧

 

「嘻嘻,好啦不逗你了……浴室我用了哦?」

 

「好……請慢用。」

 

看著拉克絲沒入浴室的身影和關門的聲音,伊澤瑞爾突然覺得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好可怕的少女啊……

果然有怎麼樣的哥哥就有怎麼樣的妹妹……

 

識相的把拉克絲和自己的衣服丟入洗衣機裡,伊澤瑞爾按下開始按鍵後又回到床邊發呆起來。

 

明明時間已經很晚,身體也很疲憊,可是今天的伊澤瑞爾卻一點睡意也沒有。

他看了看掛在牆上的鐘,再看了看外面高掛的明月,心想今天真的是很勁爆的一天。

 

先是峽谷的搭配、會戰的五連殺、還有拉克絲──那名神奇的少女。

 

伊澤瑞爾又想到下午對戰結束後好運姐與安妮的對話,一股詭異的違和感從心底逐漸滋長。

 

為什麼一提到拉克絲SUP大家都要露出那種表情?明明她做的很好……

 

要直接問當事人嗎?

這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妥吧……

 

於是伊澤瑞爾又陷入無止盡的思考輪迴當中,直到浴室的門開啟,大量蒸氣噴發而出……他很自動的回過頭一看──

 

「哇啊啊啊───」

 

俗話說:好奇心殺死一隻貓,可是今日卻變成好奇心殺死一名英雄。

 

「嗯?」

 

看著不知道為何突然慘叫的伊澤瑞爾,拉克絲有些疑惑的偏著頭問道:「怎麼了?難道我穿反了嗎?」

 

「不──不是那個問題!!是我的問題!!」

 

身影突然消失在房內,拉克絲很明白伊澤瑞爾用他的E逃走了。

 

啊啦?

 

過了幾秒拉克絲才注意到自己的下半身什麼都沒穿,只有一條粉色點點的內褲,而伊澤瑞爾的衣服恰好蓋過上半部的部分,卻還是若隱若現的讓粉色點點露了出來。

 

……莫非他是因為看到我的內褲才逃走?

 

「嘻嘻……伊澤真的太可愛了。」

 

走到陽台邊,拉克絲朝屋頂的方向大喊:「別躲了~我知道你在那裡唷~伊澤瑞……」

 

「噓──!!要是被發現妳在我房間怎麼辦?」

 

嘴巴突然被什麼給摀住,拉克絲知道伊澤瑞爾又用他的E回來了。

 

「被發現就被發現,反正你的E很好用不是嗎?」

 

「我說啊……」

 

伊澤瑞爾感到無力,他真的不知道該拿這天然的女孩子怎麼辦才好。

 

我的E只能瞬我自己啊……

 

他沒有講出來,因為他知道如果講出來的話難保又是一陣廝殺(?)

 

「算了……」

 

似乎是放棄和拉克絲唇槍舌戰,伊澤瑞爾躺在舒服的大床上看著手上的護身符。

 

「今天多謝妳啊,要不是妳SUP的好,我們也不會贏的那麼漂亮。」

 

「當然囉,我只SUP你一個人嘛。」

 

「嗯……咦?」聽出話裡的弦外之音,伊澤瑞爾倏地坐起身子,他有點愣愣地看著拉克絲,後者也只是露出普通的微笑回敬他。

 

「只SUP我一個人是什麼意思?妳應該有跟其他AD搭配過吧?」

 

「有啊~不過……」

 

將臉朝伊澤瑞爾緩緩靠近,拉克絲的雙頰上浮現兩朵紅暈。

 

「我最喜歡和你搭配的時候……我只想SUP伊澤你一個人,不行嗎?」

 

「……。」

 

這就是好運姐跟安妮她們提到拉克絲SUP態度轉變的原因嗎?只有在自己是AD並且跟拉克絲搭配的時候她才會做好SUP的工作嗎?

 

「拉克絲……」伊澤瑞爾伸手覆上拉克絲的額頭,那動作非常的溫柔體貼。

 

然而,就在拉克絲覺得將要到達完美時間點的時候,從額頭傳來的劇痛讓她的眼角掛了兩行淚痕。

 

「好痛!!你幹嘛啦!!」明白自己被伊澤瑞爾擺了一道的拉克絲不滿的抗議,她拉著對方的衣袖,但是伊澤瑞爾只淡淡的丟來一句:「……別說夢話了,睡覺。」

 

「咦咦??」

「睡覺。」

 

短短兩字,徹底敲進拉克絲的心裡。

 

對視著伊澤瑞爾認真的眼神,拉克絲就算再怎麼鬼靈精怪也只能選擇投降。

 

嗚嗚……討厭的伊澤~~人家不跟你好了!!

 

翻過身,拉克絲不再看著伊澤瑞爾。

隨後,便傳來輕柔的鼾聲。

 

「呼……」

 

確認拉克絲已被成功哄睡(?)的伊澤瑞爾下了床,拿出毛毯和枕頭在地上放著。

 

他望著天花板,藏在被子裡的手心還殘留著方才拉克絲的體溫。

 

『我只想當你一個人的SUP。』

 

這是什麼神展開的告白啊……?

雖然用彈額頭這種奇怪的方式中斷了談話,可是伊澤瑞爾的腦中卻還不斷迴盪拉克絲的話。

他聽到的當下很開心,同時也害怕自己差點就把持不住。

 

伊澤瑞爾承認,他對於拉克絲也抱持著一種特別的感情,可是卻說不出是怎麼樣的感情。

 

建立在基礎友誼上……更加深刻的感情。

 

是什麼呢?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