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081808無限感傷

無限感傷        JennyKuo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過程,以往都是參加長輩的告別式,沒想到轉眼已經到了必須送同輩朋友最後一程的階段,真是令人無限感傷。

2016.10.22 週六下午打開信箱,驚見從未與我聯絡的林榮輝寄了mail給我 標題寫著『友人走了』

點開信,看到內文簡單寫著:張贊流今天中午中風走了。

我即刻回信寫著:『太令人驚嚇了!謝謝通知!』 同時趕緊從通訊錄找出林榮輝的電話打給他,林榮輝說他接到他與張贊流共同友人的電話說張贊流22日清晨起床後,覺得頭痛,送醫說是中風當天中午就走了。

我嘗試著和張贊流太太聯絡,不過並未聯絡上,但用簡訊留了我的電話。

事後,贊流夫人回電說:當天清晨贊流起床後說頭暈暈的很不舒服,後來說頭越來越痛,於是贊流夫人下樓倒開水拿藥,不料突然聽到贊流慘叫一聲,奔上樓贊流已經倒地,趕緊叫救護車送醫,卻已乏天無術(腦溢血,出血狀況嚴重)。

相對於拖著病痛的身軀痛苦的活著,有人說好走也是一種福報,只是太突然了,讓人有點驚嚇與無限感傷,心情久久無法平復。

馮致良與張贊流交情很好,收到我的通知後,隔天馬上去上香,知道告別式日期後又再度前往會場附近,去預定公祭禮堂的花籃,並貼心的交代葬儀公司 花籃署名為:「東吳大學外文系62年畢業同學 仝悼」

原先以為同學一場,會有很多同學前往致意送贊流最後一程,所以貼心的馮致良為了想事先安排交通工具及集合地點,還特地約我先私下見面討論。

不過經過多次詢問, 大家似乎都有所不便,所以最後決論 莊璋麟和我搭捷運到永安市場站與周玉枝和馮致良會合,由周玉枝開車載我們前往會場,林榮輝則由台中上來, 所以11月5日下午最後是由馮致良、莊璋麟、林榮輝、周玉枝和我共五人,以 東吳大學62級外文系同學會名稱 代表所有同學去送張贊流最後一程。

最近,陸續有幾位朋友私訊問我,有關向老同學 贊流 致意的花籃和奠儀該給我多少錢,我在此統一回覆。

致意的花籃和奠儀都是以 『東吳大學62級外文系同學會名稱』 代表全體同學致意,所以大家的心意都已代為表達。除了到場的周玉枝和莊璋麟讓他們自由再多表些 心意 外,餘額已經由我和馮致良支付。

一般習俗,紅包和白包都沒有事後補包的,告別式結束就結束了,所以事情已經結束,各位就別再問要給我多少錢,不是什麼大錢,大家不必放在心上。

倒是朋友們,要注意身體健康,把握當下,珍惜每一份擁有,記得愛要即時,也許你的一聲小小的問候,就會讓對方刻骨銘心,不管是家人、朋友或同學!

 

張贊流最後一次和大家相聚是2013.11.26在古典玫瑰園大學畢業40週年同學會。下面分享幾張那次聚會的照片。




 


150.jpg - 日誌用相簿

 下列廣告及右側廣告是中華電信的行銷廣告與原文及本部落格無關。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
happy 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