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1152125東北紀行(7) 鴨綠江斷橋

3鴨綠江斷橋.jpg - 海角天涯

 【鴨綠江斷橋,題字者為曾任中共國防長的遲浩田。】

 

清晨在花溪沐醒來,掀開窗帘見天氣十分晴朗,第一個念頭就是怎不換做昨天的關門山?早餐後出門晃晃,才注意到旅店孤立荒郊,週遭根本没什麼人家,門前約20公尺是一條4線道,已有農民在對面擺攤,真是勤勞啊,但很難想像能做多少生意。

 

1花溪沐.jpg - 海角天涯

【老婆在花溪沐溫泉酒店前】


1花溪沐-001.jpg - 海角天涯

【隔公路看花溪沐,可謂外強中乾。】


1花溪沐-002.jpg - 海角天涯
【一早在花溪沐對面路邊擺攤的小販,不知生意何來,但總是有的吧!】

 

約08:15登車前往丹東,先走506縣道,兩旁頗富田園風光,遠方丘陵點綴著彩葉,大片玉米田正在收成,農家的院落已堆滿了玉蜀黍,好個金秋景象,又遇見牧人將羊群趕上公路,大感驚奇,都不曾因此發生車禍嗎?話語鮮活的莊莊說,在這裡見抓地一戶農家,腳踏實地生活著,想到都市裡論土地是一平米多少錢,什麼時候又漲了多少,就會覺得很荒謬。從草河口上丹阜高速公路,未幾應內急乘客要求,在通遠堡服務區稍事休息,我們的中巴師父氣味沈靜,開車平穩、守規,比當年內蒙高速公路想停就停,在一般公路喇叭不斷甚至逆向行駛的那位文明一萬倍!

 

莊莊認為丹阜高速公路從瀋陽到丹東全國最美,景色壯麗,加上隧道多,給人變化萬端的感覺。又以她大江南北跑透透的經驗,提出兩個難忘,一是吉林雪鄉行,低溫零下42度,但那雪景之美,絕無僅有,根本無法言語形容;再來則是新疆,建議一定要去,尤其北疆,她導遊多年,本已對美景麻木,但那次見到北疆之秋,當場熱淚盈眶,立馬恢復審美能力,講得我們心癢難耐,吉林雪鄉恐怕很難,但北疆應該OK吧,遂慫恿易鳥次年秋辦一團,他後來確實規劃了,在群組公告行程,招兵買馬,無奈此一時彼一時,機緣難再,硬是湊不出足夠人數,只好作罷。

莊莊是超棒的導遊,常常說家裡的事,父母女兒等等,聊自己成長過程中一些特別的經歷與領悟,我們彷彿看著她由青澀到成熟。現在她晋身領導,也以自己經驗要求旗下導遊要能與客人說心情,溫暖互動,她當然瞭解業界的一些潛規則,比如安排各種能夠抽成的活動等,但不能喧賓奪主,讓客人感到不舒服或心生猜忌。其實一般遊客也都見過相當世面,理解這些狀況,只要不太過份,做得巧妙,通常會適度「配合」。此次旅遊期間,莊莊和我們完全没這些「尷尬的問題,反倒是結束前一天,在識途馬易鳥帶領下,跟著我們去一家南北貨店買得很開心,直嚷她怎麼不知道這間店!可是到丹東、長白山都另需有當地導遊,前者還好,反正就走走斷橋、坐趟船,後者則雖然很希望我們能為她帶來些進益,但明顯不如預期,我感到有些「內疚」,莊莊「慧」眼旁觀,不動聲色,這是後話。

 

2往丹東途中.jpg - 海角天涯

【往丹東途中所見農村】


2往丹東途中-001.jpg - 海角天涯

【公路邊的牧羊人】


2往丹東途中-003.jpg - 海角天涯

【往丹東途中所遇「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的農村。】

 

2往丹東途中-002.jpg - 海角天涯

【院中堆滿乾柴、玉米的農家】


2往丹東途中-004.jpg - 海角天涯

【丹阜高速公路途中下車上洗手間,我們的中巴。】


2往丹東途中-005.jpg - 海角天涯
【我們休息的通遠堡服務區】

 

經過約2小時車程抵達中國最大邊境城市丹東,看鴨綠江斷橋,地陪叫齊鶴,穿著破牛仔褲,頗性格的東北妞。這座鴨綠江上第一座大橋乃1910年10月由日人進口德國鋼鐵建成,連接丹東與朝鮮平安北道新義州,在中方側第4孔設有可旋轉的開閉樑,供超高船隻通行。因抗美援朝戰爭,於1950年11月被美軍攔腰炸斷。1993年安東市加以適度維修,在旋轉及炸斷處設置觀景台,做為旅遊景點及所謂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開放,不知怎的,對於少時耳熟能詳的「愛國」,如今看來就是刺眼,有點像這邊現下的「愛台灣」,就此而言兩岸還真血濃於水!但嘴巴喊歸喊,心裡想的怕不是愛權、愛錢、愛自己!在斷橋上游約100公尺有另一座鐵路橋,也是日人於1943年4月建成,今名中朝友誼橋,並被改成公路橋。日本人在鴨綠江上共造了5座橋,並在易淹水的沿岸建了道防水牆,莊莊說還留下一條百年銀杏道,但這個時節葉子還没黃。

 

3鴨綠江斷橋-001.jpg - 海角天涯

【在斷橋前指揮拍團體照的易鳥】


3鴨綠江斷橋-002.jpg - 海角天涯

【斷橋前七美圖,中為地陪齊鶴。】


3鴨綠江斷橋-006.jpg - 海角天涯

【插滿紅旗的斷橋】


3鴨綠江斷橋-007.jpg - 海角天涯

【觀光碼頭遊人如織】


3鴨綠江斷橋-009.jpg - 海角天涯
【斷橋旁中朝邊境勒石】

 

以前從地理、歷史教科書上認識的鴨綠江,此刻就在眼前,但我已一點都不激動,不管住在哪裡,屬於哪個國家,絕大多數人要的不就是一份安穩的生活?然而有人類以來,因為各種野心、爭奪引起的戰事,卻讓大地沾滿了平凡百姓的鮮血,從人的觀點看,戰爭是没有勝利者的,誇耀戰勝只是踐踏犧牲者。當我們來到斷橋前的小廣場,正對入口有組顯眼的銅雕人像,是以彭德懷為首的一群官兵,旁邊日曆石雕攤開在1950年10月19日,空白頁刻著:「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兼政治委員彭德懷於一九五O年十月十九日從安東(即今丹東)跨過鴨綠江大鐵橋進入朝鮮指揮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他們腳下前方還有大理石板刻著斗大的中、英文字:「為了和平。所謂志願也者、偉大也者,都該冷靜地思考它們的意義。這場戰爭的結果只是確定了開打前就已成形的以38度線劃分南、北韓,但多少人命犧牲、資源耗損了,死者包括本可藉此鍍上一層戰功的毛澤東之子毛岸英。

一般史家認為台灣是韓戰的受益者,它使得解放軍難以一鼓作氣攻台,美國並因此體認到台灣牽制中共戰略地位重要,遂重新納入防禦體系,日後更簽訂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無論如何,直至今天,台海及38度線兩側政治上都仍對峙著,但我們已能站上斷橋憑弔當年的腥風血雨。70年遙遠嗎?戰爭遙遠嗎?我不知道,要看人們對和平有多珍惜、當政者有多無私。

腦海裡與韓戰有關的記憶是123自由日,學生時代,每逢這個日子,都能從電視看到谷正綱老先生在紀念大會上發表鄉音濃重的演講。兒時在眷村常看到雙臂有「反共抗俄、「殺朱拔毛」等刺青的軍人,老爸說他們是韓戰中被俘,誓死不回大陸而到台灣的義士,有1萬4千多人,第一批於1954年1月23日在基隆上岸,政府熱烈歡迎,並為設立「一二三自由日」紀念。這當中自然有很大的政治考量,不過,無論繼續從軍或退伍自謀生計,這些義士到底在台灣安身立命,没受到什麼不公的待遇,部份人後來還經商致富,衣錦榮歸。但選擇返回大陸的6千多名參加「偉大抗美援朝戰爭」的歸俘就没這麼幸運了,在短暫的「熱情關懷」後,全部被當成叛國嫌犯,必須接受「耐心教育、嚴格審查、慎重處理、妥善安排」,別看字面四平八穩,知道中共各種政治鬥爭運動殘酷慘烈的人,光想到「耐心教育」就要不寒而慄了,何況其他。他們有的禁不住精神虐待自殺,活下來的也受盡屈辱與恐懼,在各種政治運動中被反覆批鬥。別說一般的官兵,就連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也在1959年7月廬山會議後被打成反黨集團首要份子,更在文化大革命中被紅衛兵殘酷鬥爭,含憤而死。站在斷橋廣場英武凜然的韓戰志願軍銅像群前,想著他們後來的遭遇,不知該尊崇還是憐愍,實在太荒謬了。

從橋上往江心走去,炸斷處保持著當時的樣貌,週邊設了平台欄干供人環看,端點立了大石,刻上人類永遠做不到的「史為鑑」,下有石碑述斷橋遺址,我們拍幾張到此一遊照也就回頭了!

 

 

二郎神 ─ 鴨綠江斷橋

 

奔馳地 入舊夢 親臨無繫

看旅客歡顏爭攝影 和平久 斷橋誰惕

銅鑄英雄說偉大 細考究 堪傷際遇

最好是 刀兵莫作 各自安謀生計

 

行去 紅旗側列 颯然風起

到盡處殘鋼餘彈孔 明史鑑 從來非易

想美中如今貿戰 不開火 煙硝隱蓄

嘆南北猶分 兩岸仍隔 強權博奕

 

 

3鴨綠江斷橋-003.jpg - 海角天涯

【斷橋前抗美援朝志願軍銅雕,躺在地上的是「為了和平」。】


3鴨綠江斷橋-004.jpg - 海角天涯

【準備往斷橋走走】


3鴨綠江斷橋-005.jpg - 海角天涯

【進入斷橋後回拍】


3鴨綠江斷橋-008.jpg - 海角天涯

【小心匪諜就在你旁邊─易鳥伉儷】

 

3鴨綠江斷橋-010.jpg - 海角天涯

【老婆在斷橋點平台的「史為鑑勒石前】


3鴨綠江斷橋-011.jpg - 海角天涯

【老婆在斷橋點平台】


3鴨綠江斷橋-012.jpg - 海角天涯

【老婆在斷橋上】


3鴨綠江斷橋-013.jpg - 海角天涯

【斷橋與中朝友誼橋(左)】


3鴨綠江斷橋-014.jpg - 海角天涯

【斷橋與遊覽船】

中午在離斷橋或不及2公里遠的魚頭王用餐,葷素共15、6道菜,煞是過癮,但好些瓷盤邊緣破口明顯仍繼續使用則不敢恭維。這間餐廳令人更印象深刻的是入門處擺了尊「為人民服務的毛澤東金像,然而揆其生民事蹟,和斷橋的志願軍群銅雕頗有異曲同工之妙,中國人不知道是太厚道還是太幽默。

 

4魚頭王.jpg - 海角天涯

【丹東市魚頭王前的銀杏道,樹葉猶綠。】


4魚頭王-001.jpg - 海角天涯

【魚頭王餐廳】


 

4魚頭王-002.jpg - 海角天涯

【魚頭王大餐】


4魚頭王-003.jpg - 海角天涯

魚頭王的素菜,盤子破邊明顯。】


4魚頭王-004.jpg - 海角天涯

【魚頭王葷食,右下魚頭鍋。】


4魚頭王-005.jpg - 海角天涯

【魚頭王餐廳入門處的毛澤東為人民服務「金像」】

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