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49那麼脆弱的自己,不堪一擊

昨晚超給我打電話。吃驚卻不驚奇聊了半個小時,只是閒聊。才開始覺得自己與他終是不合適的他的人生,他的思維終是我所不能瞭解的那是的分開,於他於我都是對的。毫無疑問的張開始打不通我電話,手機可以,只是我們的專線的電話怎麼都打不通朋友的一句玩笑話,說我肯定設置了拒接他生氣了,開始不停的試,還真就打不通。於是就有了晚上的爭吵終究一個詞。不信任他跟家裡人吵架不開心,去喝酒慶哥卻固執的以為是我們倆吵架。問平我們的事,她倆也清楚我們長久不了張昨晚說你要是真覺得委屈難過就直接講出來,不用忍受我。只是無論如何我是開不了口,喜歡的成分終究讓我顧慮重重吵架到一點多,又是道歉,我開始對道歉產生了抗體、對了,可以理解但是不能原諒,這句話真對中午吃飯,才發現錢包沒了,所有東西都在裡面只是想哭。所有的難過混合在一起,然後這件事給自己找了借口大哭一場,連電腦都死機關不了。哭的 一踏糊塗的給平打電話這樣脆弱的自己,讓所有的人吃驚,加上自己的鄙視。所有難過襲來,我不知所措的只知道難過。所有的事情都快點好起來把,連帶著這個脆弱的自己。

(繼續閱讀)

201205042103風中的呼喚

這是蘇聯援建的廠子,佈滿麻將牌般的院落。合圍院子的四面,其實由一排比鄰的房屋組成。在風沙比較大的北方,這種厚磚平房既結實又耐用。因為靠近內蒙和甘肅的風沙帶,沙塵暴是這裡的常客。每當沙暴來臨,我內心總是不禁湧動起一股惆悵,揮之不去。十幾歲的時候吧,一個飛沙走石的日子,我跟往常一樣,背著割草的框子,往家裡飛奔。在快到家的十字路口,一輛自行車從斜刺裡衝出來,我連人帶框栽進旁邊的土溝裡。一雙手把面朝溝底的我扶起來,我轉頭一看,是個戴著紅頭巾的姑娘,皮膚象冬天夜裡泛著亮的雪、秋天熟透的葡萄般水盈盈的大眼睛、烏黑發亮的長辮子,使我一下子聯想到中秋月餅盒子上那個飛天的嫦娥,她用關切的眼神望著我,嘴巴發出“咿啊咿呀”的聲音。一個滿臉麻子的矮個子小伙走過來,“小姑娘,傷著沒有?”我摸摸身上,除了膝蓋破了皮,也沒有什麼大礙,想想自己因為跑得急,沒有仔細看路,就說“不礙事。”回到家,媽媽聽我提起這事,歎口氣說,“那是王老二的兒子,早早沒了娘,老爹也走了,一個人孤苦伶仃怪可憐的,今兒個聽說,他托人討了個啞巴媳婦,你倒碰巧先瞧見了,那媳婦咋樣?”“啞巴?那個姐姐長的真的很好看,真可惜。”沒過多久,王老二的兒子和他的啞巴媳婦在我家對面開了間饅頭鋪子,從那以後,我就經常看到戴紅頭巾的姐姐,一件藍花布衫,興高采烈地忙活著、和面、蒸籠、洗籠屜,也經常聽到啞巴媳婦“咿啊咿呀”的聲音。後來,兩口子居然生了個白白胖胖、健健康康的兒子,見人都樂的合不攏嘴,小傢伙機靈又乖巧,很討人喜歡。總是看見,做了媽媽的啞巴媳婦,用嘴狠狠地親在兒子臉上,嘴巴咿啊咿呀地哼個不停。就在那個沙暴來臨的夜晚,我永遠也無法忘記自己親眼看到的一切。半夜裡我彷彿聽到,一陣陣咿啊咿呀的嚎叫,媽媽說那是風的聲音,我忍不住爬起來,透過玻璃窗朝外望,彷彿看到一個模模糊糊的身影,在風中搖晃。半夜,我在喊叫聲中醒來,對面的饅頭小店已經火光沖天,在這樣大風的天氣,屋子就好像澆了汽油的稻草。第二天,在去廠子門外大水溝割草的路上,我看見了一大群人擠在路邊,我好不容易擠進人縫往裡一看,卻突然看到地上橫著一隻僵硬的沒有血色的手臂,我嚇的撒腿就跑回了家。後來才聽說,原來在這個沙風怒吼的夜晚,啞巴媳婦的孩子病死了,

(繼續閱讀)

201204301918初夏晨韻

忙碌了一周,點綴了週末。當窗外第一縷陽光穿透窗簾,趕走臉上的倦意,我知道一天又開始了,春末夏初的清晨,清新而自然,久違的鳥鳴聲,是如此的悅耳,我知道那是經過嚴冬和春寒後的歌唱,那是鳥兒喚醒綠葉時給花兒帶去的一聲問候。拉開窗簾,窗外的高山榕帶著露珠蒼翠欲滴,那是夏的故事嗎?我的心在回味著四季風雨的輪迴,江南的初夏,是別有一番風味的,一切都早,早起的太陽把沉睡的大地喚醒,你聽,那遠處傳來的雞鳴聲,定能讓你感受江南小鎮的優雅;小販的吆喝聲,飄香的可口早點,也許夢中的你都在吞嚥著那絲絲清香。無意中一縷清風拂過臉頰,是春風之中的夏韻在觸摸我的肌膚,滋潤著我的肌膚,那濕潤的空氣中充滿了江南韻味,那山、那水把你的一天緊緊地包裹在心的世界裡,讓你春心蕩漾、夏意盎然……我們麼屜? |黃靜潔:媽咪Jane育兒妙方 | 淺滄梅@ @ @ @ |Rewrite! | Fast Company Weblog |Moveable Hype | Crime Scene KC |龍女千千的快樂小窩  | The Local Onliner |許謀清

(繼續閱讀)

201204230508且行且珍惜!

晚飯後總習慣漫步,不覺來到了江邊。而江邊也決非我的領地,城市的熱鬧都在傍晚的江邊薈萃了。有老人步履的穩健,有孩子的嬉鬧,有年輕人的二人世界的旁若無人的浪漫和偎依,還有很多的人在吃著羊肉串喝著啤酒在露天裡享受城市一天忙碌後的悠閒!……而我總是不經意的踱到江邊的人少的地方,沿著江堤欣賞岸邊深秋的殘綠!隨手摘下一片樹葉坐在江邊的台階上看著夕陽,那是怎樣的如血的詩歌啊!——“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為什麼生命的絕美總在“黃昏”裡呢?一片血紅的殘陽剎那間浸染了我的胸膛!……感傷的潛流隨著江水無聲的流淌著……不由的想起了偉人的一句:“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看著手中的葉子,雖然泛黃,它生命的脈絡是如此的清晰!是啊,那是生命的葉子在我心中絕美的舞姿!我不知道那是生命的結束或是開始,我只知道“化做春泥更護花”的絕唱——在心靈最深處震顫!一片葉子讓我知道了生命的倉促——“匆匆太匆匆”!一片葉子讓我感知了生命——“且行且珍惜”!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