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首頁 / 文章分類 /未分類(共5篇) - 顯示所有文章
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60709生活的感悟

外面下著雨,就像我的心情一樣。不知為什麼,心裡總是煩悶。也許是因為和他,我的老公。我們去年有的孩子,孩子的來臨帶給我們的是短暫的興奮和激動,隨之而來的就只有爭吵和讓人壓抑的日子,原來的那個他已經不見了,現在的他在我眼裡除了混賬兩個字我沒有什麼可形容的。我不指望他能理解我,也不指望他能帶給我什麼,只希望他能凡事從對方的角度替對方想一下。也許是孩子的問題沒法溝通,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太多的語言,只是因為孩子湊在一起,這種日子不知還要過多久。我盡量克制自己不去和他爭吵,可他的言行和舉止讓我越來越無法接受他,我每天都過得不愉快。孩子還小,有時候大人生氣不自覺地就發到孩子身上,看著孩子哭著叫媽媽,心裡別提多難受了。同樣都是男人,為什麼他總是無緣無故的挑釁,有時候我都覺得他是不是一個爺們,心眼就跟女人一樣小,有些事情還都得我讓著他,我做不到,我不能哄著孩子還哄著他,我也是女人,需要呵護和關心,可我現在就覺得自己掉進一個大坑,無助而又痛苦。我希望把這個家過好,可他總是在拆台,我有時候真恨自己怎麼會嫁給一個這樣的人,沒有素質、沒有家教,說出來的話只會傷人心。也許是看到孩子,我多少還能將鬱悶的心情暫時拋到腦後,孩子不會體會你的心,只能從語言上來揣測大人的心情,我不想因為這個傷害到孩子,因為在孩子心裡媽媽總是最好的。我也不想因為這個影響到孩子的生活,畢竟孩子還小,我想給他一個快樂的童年。為了孩子我盡量少跟他爭吵,說實在的,我現在越來越不想和他說話,因為和他說不了半句准的又吵,我厭煩了,為什麼就不能好好的說句人話,都是為了孩子好,可他從來不想這些,也不管孩子在不在,說翻臉就翻臉,有時候真讓人覺得和一個混蛋住在一起,我覺得這種日子已經快把我壓得喘不過氣來了,老天爺!這種日子什麼時候是個頭,有時候我真希望他在外頭能有點事,這樣我就名正言順的跟他分了,要不是孩子,我也許早就跟他分了,也許也是因為有了孩子,才讓我們有了想要分開的念頭。生活總是和人開玩笑,沒有孩子的時候兩個人過得好好的,等有了孩子日子反倒過不下去了,剩下的只是後悔怎麼會嫁給這樣的人。如果時間能倒退,真希望重新來過一次。雨還在下,像我的心情,像我們這個家。

(繼續閱讀)

201304111034歸去來

重返荒原一隻狗在天空下奔走。天空浩大,低旋的鳥三緘其口,不再禮讚天無涯地無際。狗,只有三條腿,斷了的那一條皮肉已經被烏鴉或者另一隻狗搶食乾淨,惟剩白骨一根在草叢抑或牆角等待風化成泥。這樣的一條腿,斷了就斷了,長久痛哭流涕是沒有必要的,因為再怎麼哭也不會再長出一條腿來。事實遠超過了想像,它一滴淚都沒有流,它可能早已知道這年頭流淚只能招來嫌棄,早已不能打動一顆顆倍加防範的心。三條腿立地是它打量荒原的一種方式,沒有第二種姿勢讓它更能看清這個草木蔥蘢神秘莫測的世界的了。在還沒刺進荒原之前,它的前後左右,或迅疾奔跑或徐徐而行的是一隻隻好狗,說它們好是因為它們比我說的這隻狗多了一條腿,它們以多了一條腿為榮,也曾以相互追逐撕咬的方式狂歡了一番。自斷了一條腿之後,三條腿的狗所看到的花花草草林木山丘都是搖晃的,搖晃的一切迥異於它先前四肢健全時看到的所有。天巋然不動,地安如泰山,它知道搖晃的只是它自己。孤身進入荒原,風吹雨打霜雪相逼,恍恍惚惚時,它分不清過去和現在誰是真實誰是虛幻,它感覺到過去堅固不變的東西都是幻象,那些物事以虛假的圖式蒙騙了它的雙眼。現在,它踉踉蹌蹌一跳一跳,在跳躍裡世界似乎還原了它的真實,它們都在動,過去的樹過去的草過去的花只有風來才一搖一晃,現在有風無風它們都在動,動,不停地動。只要它處在跳躍的狀態中。惟有荒原才是它最後的棲身之所。沒有誰將它拋棄,它是一隻流浪狗,無依無靠正是它想要的理想生活,它要的是可以狂放奔跑的自由,不用看誰的臉色誰的鞭子選擇趴下或者直立腰身,更不要說什麼下跪匍匐。它逃入荒原,是將荒原之外的稻米魚蝦拋至身後,毫不惋惜,毫不眷戀,這是荒原奔走的狗自我選擇的宿命。它將遵從荒原的法則在曠野裡放浪形骸,它想怎麼叫就怎麼叫,前滾翻也好後滾翻也罷,都不會給或遠或近的飛禽走獸造成什麼威脅,它不會擾人清夢,更不會惹起眾神的憤怒,因為眾神都高居天空之上,對於一隻跳起來高不足一米,蹲下去佔地不及兩個臉盆大的狗來說,眾神是不屑於鑽出雲端雷霆大怒的,更何況它丟了一條腿,掀不起什麼風浪。天空之下,一隻三條腿立地的狗在奔走。天空浩大,再浩大的天空對這隻狗來說是沒有多大的神示意義的。仰望星空,思考頭顱之上到底發生了什麼是兩腿站立的龐然大物的事情。一隻狗,一隻一瘸一拐的狗擁有一個寬大的荒原就夠了,這種寬大並不比天空的浩大狹窄,它看到荒原的邊際比看得見卻摸不著的天空更長,

(繼續閱讀)

201204272046青春的祭奠

很久沒來這裡上寫點東西了。期末,總是有很多的小論文要寫,總是還要為了那些機械的考試背大段大段的文史理論。今天的太極課也考完了。老師大筆一揮,很大方的給了我們一個還算好的成績,雖與期望稍有差距,但想想,自己課下也沒有怎麼練,於是乎,皆大歡喜。然後,假設我不再考研,而事實上我體育課的學分已經修夠,那麼,這很可能是我的學生時代最後的一節體育課,宣告結束。就在冬天的日頭已經溫柔無比,樹木依舊蒼翠無比的校園小路上,我開始無可抑制的傷感於這最後的一節體育課。一如藝珊所說的:以後還會有人那樣耐心的教你打太極嗎?還會那樣盡責的點名,唯恐我們學不到東西嗎?還會那樣喋喋不休的要你改正這樣改正那樣的錯誤動作嗎?還會在考試的時候嚴格要求你而在給分時心慈手軟嗎?沒有了。即便以後去健身房,那也是不一樣的感覺。於是覺得,被點名也是一種幸福吧,畢竟,那是證明你存在的一個很有力的證據,至少,你會覺得自己還是會有人在意,在意你到沒到,在意你考試過不過。文藝點來說,在某個地方某個時間,你的存在與否被人那樣的牽掛,這是多麼幸福的事情!我們總是生存在巨大的不安全感之中,在一個除了人多什麼都不多的地方,很容易被很多很多的東西湮沒,於是,我們拚命的用各種方式證明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還在這個世界上佔有哪怕一丁點兒的地方,可是,現實的無力讓生活蒼白,於是,只能在虛擬的世界中不斷地發洩不斷地需找證明自我存在的依托,而微博,而論壇,便充當了那樣一個角色:我們都是孤獨的人,我們都需要在這裡證明自己還存在。其實,一年前的我,怎麼還會想到在以後很長很長的一段歲月裡,上體育課也會是一種奢侈的願望呢?被無緣無故的點名也會是一種證明自己存在的幸福呢?歲月如刀,刀刀催人老。突然無可抑制的懷念我們的青春,在她還沒有結束的時候。泌尿外科李博士 |老胃言BLOG |牟勇 |快樂音符?金色童年 |

(繼續閱讀)

201204222311我欲乘風……

難得閒暇,選擇外出,不是旅遊,也不是旅行,是隱退。蒙田說:隱退和逃避的目的之一就是為了生活的更加悠閒、自在。所以,無需錢包支撐長度,亦無需眼睛拓展寬度,只是想方設法去到自己不在的地方,那是心靈深處的刻度。打點行裝的時候,一邊燥熱著,另一邊寒冷著。不喜歡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如同不希望站在懸崖邊抉擇進退與否。半道中途不三不四若即若離目的地游離在中!中乃中庸,進退自如,迂迴隨心,力量如何,日子也如何。心底似乎有了大能,這種感覺往前往後或許都少有。天地有大美,自信地從肉搏中的人群中剝離著片刻的寧靜,找尋著理想中靜謐之海。奈何,自在已然中卻無法大存。當然,厭倦了週而復始的日子,用舟車勞頓顛覆一下過往的平凡,挺好!“至人無為,大聖不作,觀於天地之謂也”。還想咋樣呢?挺好!真的。

(繼續閱讀)

201204100948春天需要微笑

親愛的,你病了一個星期,我也跟著鬱悶了一個星期。  你突發高燒,咳嗽不斷,聲音嘶啞,我心急如焚;你打點滴由因恐懼而哭鬧到懂事的一聲不吭,你吃藥由怕苦反抗導致被迫硬灌到聽話地自己將喝液劑說成是喝可口可樂,將喝沖劑說成是喝奶茶,你咕咚的吞嚥聲和糾結的眉頭,讓我淚水盈眶;你說「媽媽,等我好了,你就給我買真正的奶茶!」我微笑點頭卻說不出話。寶貝,你還不滿三歲!  滿以為三天的點滴已退了燒了的你再吃點藥就沒事了。晚上近十點下班回家,你卻滿臉通紅,痛苦呻吟,微顫不已。抱著再次突發高燒39.6的你飛奔在人煙稀少的街道,顧不了你已32斤的體重和我本已脆弱的腰。你還在呻吟中清醒地高喊:「奶奶,快來!」街道的安靜空曠將你的聲音襯得好清晰,讓我晃若飛奔在春天的原野。  打了退燒針,守在床邊期待著,直到你的臉不要再那麼刺眼地紅亮,呼吸不要再那麼急促。時針走得真慢。半夢半醒間,不斷閃現醫生慌亂的眼神和建議轉院的話語。  第二天早上,你依舊是38.9度,紅燙的嘴唇不停地無力地說「媽媽,我沒有勁兒!」怎麼辦?去哪所醫院?怎麼去?爸爸不在家,從爺爺奶奶著急嘮叨的話語中扒開一條縫隙,一切我都得做出正確的決定。  凝望吊著點滴在我懷裡漸漸安睡的你,起伏不定的思緒讓我少言安靜。  不曾想,取下吊瓶的你體溫再次回升:37.5、37.8、38.4……我再次衝向醫院。原來馬虎的醫生收了費用卻少給了兩種藥……服了藥,你繼續昏睡。直到下午四點你一身大汗,溫度計上終於顯示出了令人欣慰的數字。  你有了想下地走路的慾望,踉蹌的腳步讓人笑不出聲。累了,又躲進我的懷裡,說:「媽媽,我撒一下親!」你想看書了,指著恐龍的尾巴,你說:「媽媽,恐龍有尾巴,我沒有,我只有屁股!」讓人不想笑都不行。你想吃東西了:「媽媽,我想吃煎雞蛋!」幾天油鹽未進,靠水和葡萄糖保命的你吃完兩個煎蛋,還不滿足:「媽媽,我還想吃燉雞蛋!」我繫著圍裙樂顛地為你效勞!你胃口大開,不停細數:「媽媽,我還想吃肉,你會做給我吃嗎?還想吃稀飯,還想吃魚,還想吃香菇,還想吃……」消失了「嘟嘟」的臉龐格外瘦削,看著顯得大了不少的眼睛,我連連答應。  今天,你依舊有些溫燒,但這絲毫沒有影響到你高漲的情緒。你和爺爺從外面折回發芽的柳枝不停地揮舞。我說:「小王,春天來了嗎?」你說:「來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