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318慈照寺

[編輯本段]概述  慈照寺通稱為「銀閣寺」(日語:銀閣寺,假名:),位於日本京都府京都市左京區,屬於代表東山文化的臨濟宗相國寺派。山號為東山。寺院創立者為室町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開山祖師是夢窗疏石。(實際上,夢窗疏石是在該寺院創立前1個世紀左右時的人物,因此被稱作「勸請開山」。)  足利義政在寺內興建了觀音殿,被通稱為「銀閣」,因此,寺院全體被稱為「銀閣寺」,這一名稱與同在京都的「金閣寺」(正式名稱為鹿苑寺)相呼應。歷史沿革  1473年(文明5年),室町幕府第八代將軍足利義政將將軍職位讓於嫡子足利義尚,從1482年開始,在東山的月待山麓開始建造東山山莊(又稱東山殿)。這一地區還建有一所淨土寺(在應仁之亂中被燒燬),因此近代以後,該地區被稱為左京區淨土寺。  應仁之亂平息後不久,京都地區民生凋敝,經濟疲弊,但是足利義政為了繼續建造東山殿,仍大肆向百姓徵收稅金(段錢)和課以勞役(伕役),獨自過著風雅安逸的奢華生活。東山殿的建造共耗時8年,直到義政逝世前不久才正式完工,但義政在其完工前就急於遷至此處居住(1483年)。東山殿內建有會所、常禦所等大規模設施,儘管無法與足利義滿建造的北山殿(後來的金閣寺)相媲美,但也具備了一定的政治功能。然而,保存至今的建築物只有銀閣和東求堂。  1490年(延德二年)2月,為供奉逝世的義政的化身菩提,東山殿被改為寺院,後作為相國寺的末寺,創立為慈照寺。  日本戰國時代末期,慈照寺也曾被關白近衛前久當作別墅,這是因為慈照寺的歷代住持多出自近衛家。近衛前久死後,慈照寺作為相國寺的末寺,再次興盛起來。  1952年3月29日,慈照寺的庭園被日本政府指定為特別史跡和特別名勝。1994年12月17日,慈照寺作為古都京都文物的一部分,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寺內構造  銀閣寺垣庭園(特別史跡、特別名勝)——以錦鏡池為中心的池泉回游式庭園。庭院建造的初期模仿了通稱為「苔寺」的西芳寺庭園(夢窗疏石設計),但在江戶時代,庭院被大規模改修,失去了原來的面貌。「銀沙灘」()、「向月臺」等兩處沙礫造型,是在江戶時代後期成型的。此外,1931年被發掘的枯山水庭園,位於東方山麓,據說保留了室町時代的風貌。   銀閣(日本國寶)——足利義政的山莊東山殿內建造的觀音殿,後經常被用於和義政祖父&m

(繼續閱讀)

201204290131春天來敲門

拖著生病的身體坐在陽台上,從十樓的高度往下俯瞰,陽光已經灑滿了整個院子,只有一幢幢高大的傢伙隔出一些陰影來,不過還好,沒有擋住我們行走的道路,那一條大道任然是光彩奪目!圓通山的櫻花又開了……我以為那是代表了戀愛的花!沒有玫瑰的濃烈,反而是粉色的可愛,像小女生一樣的玲瓏,盛開成一大片,讓我們走到它的下面,一片一片的花瓣兒不經意落下,散在你的頭髮上、肩上,還有散落在整條路上。櫻花每年的這個時候都會在昆明盛開,就像海鷗每年的冬季都會親吻春城一樣,只是現在它們回家了而春天又招惹來新的風景。說實話,我還從來沒有細細的觀看過櫻花,只是覺得它有一種“鄰家”的感覺,並沒有濃妝艷抹也沒有冷若冰霜!它給人的感覺只是一種親切,還有一份浪漫,讓我想起小時候和我一起玩耍的小女孩,她總是穿著一條粉紅色的公主裙。因為不能下去進行光合作用,所以只能在陽台上和陽光大聲招呼,想想以前的事。現在總算覺得回憶是一件很不錯的事,就像剛剛想起的童年的玩伴,其實,這一段記憶早已是模糊不清的了,我也懷疑是自己的想像還是確有其事,那個穿粉紅色公主裙的女孩是不是在我的生命裡出現過,又或者就只是在我的夢裡面出現,而我卻一直以為那是真的。一本書裡說過這樣一句話:那些離開你的人就是上帝派來的天使,陪你經過一段幸福的日子,教會你一些事情,當你可以獨立向前時,他們也就回到天堂。這些人可能是你的父母,你的朋友,你的戀人,還可能是一個陌生人。時間一天一天的過,那些曾經想做而沒有做的事情卻像籐蔓一樣自始至終,從它誕生那天起,就一直纏繞著你。我有時候都會驚恐怎麼它會有如此強盛的生命力,讓你在今後的人生中都染上它的毒癮。往窗外望,那一片淺藍的天空是如此的輕盈,彷彿是輕輕的披在我們頭上似的,只要任何的力量就可以把它拿下來。天空中沒有一絲雲,但有一層薄薄的灰霧,我以為會很純粹的藍變得有些瑕疵。可是就算這樣,我也不得不多次抬頭去看,去看那樣有缺點的天空,無法批評具有這種紕漏的天空。算一算,我早就過了做夢的年紀,現在哪有那麼多的時間讓自己去想什麼偉大的計劃,又如何去放棄一切來實現自己做過的夢?就像我現在不能去冒險,不能去流浪,不能不顧一切的去尋找那個穿粉紅色公主裙的女孩。春天這樣一個季節總讓人充滿希望,不會像夏天一樣的熾熱,彷彿喝醉酒一樣的瘋狂。相反,春風的拂動讓心中那些曾經的希望開始點

(繼續閱讀)

201204231857歸來,安靜

風塵僕僕歸來,已是夜晚時分。一個人,安靜著。將那些綴滿灰塵的衣服用物都拋在門口,躲進浴室,恨不得將自己洗退一層皮下來,也恨不得給自己來一個內臟清洗,我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充滿著那討厭的柴油味,喉嚨也乾渴得焦躁。這兩天的旅途勞頓,辛苦遭逢,還有那份緊張惶恐,簡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結束了,我簡直是逃脫和重生。溫熱的水流,洗去污塵和疲憊,也溫潤著週身與心田,打上清新的發露很輕柔地搓洗著我的滿頭長髮,髮絲滑過指尖,心思也柔潤而熨帖著。這一刻,我是那麼盡情甚或有些貪婪地享受著歸來的踏實和寧謐的撫慰。彷彿我奔波的不是兩日而是兩年。電話裡,他告訴我,還在研究工作上的事情,而且這個晚上要解決三件事情。他說晚上能不能回家住現在還不定。我有些失落,但也只能理解。煮沸一壺水,泡了一杯山楂水,酸澀中一點微甜,細細品味,也是一種享受了。喝水,是最強烈的需求,焦渴得有些迫不及待。待那水潤瀰漫身心後,才漸漸覺得有一絲餓了,最想吃的也還是帶湯汁的熱面,加煮了白菜絲,灑點陳醋,吃得很享受。他的電話又過來,商量的口吻問我,他是回家還是在單位住,喝了點酒,不能開車回家,如要回來就要把車送單位,然後打的士回來,讓別人開他的車送回來再找車回去已經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告訴他別折騰了,就寬恕他在單位住這一晚了。他得到許可了,也就不掛念了,便在電話裡跟我紙上談兵地聊著開車的一些事情,那語氣我理解,就是想消除我對車的畏懼感,讓我心裡放鬆,覺得那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但我知道,這是需要實戰的磨練的,三言兩語,難以讓我輕鬆的。給兒子一個電話,告他我安全歸來。小子知道我這個不靈巧的媽媽出去長途,一直惦記呢,路上還沒抵達的時候就電話問過我,我讓他放下牽掛,等我抵達和回來會告訴他的。小子知道我已經安全在家裡,很是開心,問了一些情況後,告訴我這幾天不用給他帶午飯了,說讓我輕鬆休整一下。來不及寂寞和孤單了,倦倦地睡下了,很安穩地睡眠。還好,一夜也還沒有那關於開車的驚夢。第二天的上班,我是要坐小區的車出去了。7點半的首班車。天氣很怡人,清爽而舒暢,周圍一片安謐而生機的氛圍。安詳而靜好。回歸到常態的安靜裡,一切都那麼真切而生動著。那歡喜的心情,好像我離開很久又歸來,我知道這都是這場嚴峻的考驗帶給我的心理感受。活在安靜和踏實裡,真是一種幸福。短裙,短裝,長靴,披髮,感受到一份清爽,還有小小的自得。換裝,是為一種心情。自然我也明白女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