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508040222中信廣場

中信廣場位於中國廣州天河區新城中心,共包括1幢80層摩天大樓中信大廈、2幢38層附樓、4層作為商場的裙樓以及地下2層的停車場,近鄰廣州火車東站。其摩天大樓為廣州市最高的大樓,落成於1996年,是廣州的標誌性建築之一,目前是很多全球500強公司在廣州的辦公地點。其低層為商業中心,包括廣州友誼商店等高檔消費商場。中信廣場位於廣州市商業、金融業繁華的天河北路,佔地2.3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29萬平方米,由一幢80層的主樓和兩幢38層的副樓組成,1997年建成時為當時中國的最高建築,現在仍是華南地區第一高樓,也是世界上最高的混凝土大廈,其抗震能力比「9·11」事件中被撞毀的紐約世貿中心大廈強得多。它面向天河體育中心,背後是廣州火車東站和廣州地鐵總站,地理位置優越,擁有一流的辦公商住環境,落成不久即身價百倍,成為廣州市屈指可數的黃金商業樓盤。中信商業大廈是甲級智慧型商廈,大堂樓高17.7米,顯得開闊氣派。這棟高樓全部設計為寫字樓。它有如下特點:一是柱位少,間隔靈活並且實用,大小單位兼備,配套設備齊全;二是高級玻璃幕牆使視野更加廣闊, 往外望去,令人心曠神怡;三是配備先進的利技設施包括光纖通訊,衛星天線,中央空調,後備電源,1萬條IDD電話和傳真線路,34部進口日立高速電梯,地下設有兩層停車場,車位達900個,配套設施十分齊備。主樓右翼有對稱的38層副樓。入口處樓高10米,內部採用酒店設計,輝煌氣派。副樓主要用作辦公或住宅,單位面積一二百平方米不等,每戶均裝有名牌的冷氣機、彩電、洗衣機、冰箱、煤氣爐、熱水器、排氣扇及由名師設計的各款新型傢俱,加上酒店式的家居服務,十分方便、舒適。作為廣州的頂級寫字樓,中信廣場租用客戶包括數十家世界500強企業,以及義大利領事館、馬來西亞領事館、香港特區駐粵辦事處、新加坡貿發局等境外政府的派駐機構。東西兩棟38層高附樓為酒店式公寓,以日、韓籍外企高級員工為主要住戶。中信廣場位於廣州市天河區核心地段,已於1997年6月底竣工。項目總投資37億元港幣(嶸高公司占股30%),總建築面積32萬平方米,共包括1幢80層辦公樓、2幢38層附樓、4層商場裙樓及2層地下停車場。主樓高達391米,是廣州市標誌性建築,也是華南地區第一高樓。混凝土結構標高333米,全省最高建築物,是世界上最高的純混凝土結構寫字樓。2002年9月,附屬中信廣場的玻璃

(繼續閱讀)

201204301903回家路上

太陽已經下山了但天還是亮著的——匆忙忙的走在熟悉的小土路上,島上依舊住著海風,我感覺到了的涼颼颼,確是頗些溫馨。一秒三跨的步伐,嚮往著。空氣中飄著熟悉的魚露味,還帶著滋滋的炒菜聲,我想著,這不錯的時候,村民應該滿載而歸吧。不留意的踢踏了幾塊石子,忙忙的擦肩了很多樹木,我的味覺裡,滿是熟悉的鄉土味。匆匆的,來不及品味。看到了家裡的電燈,於是我迫不及待了跑了過去……我是極品!!!!! |吳文璟的加州陽光 | 主婦手記的BLOG |陳明真 | 康慨的BLOG |大山農夫的BLOG | 劉海明的BLOG |王瀟的BLOG | 王立群的BLOG |蕭鼎 |

(繼續閱讀)

201204230459有時候,愛比痛來得更傷人……

這,是巷陌裡的一彎清夢,而我就在這裡邊漫無目的地流浪……不知,是什麼時候學會了傷感,從此,它的觸手就纏繞進了我的內心深處,吐絲、蔓延、張網、緊縛,直到狠狠地揪的我一抹血的痛。於是學會了幻想,學會了留連。在記憶的深處,青春是苦澀的,也只有在童年,才能找回那滿地裡的純真。可記憶終究只能短暫的留連,留連之外的依舊是身下的歲月。總以為,自己一直都很堅強,就如同那玉竹,任憑外界的風吹雨打,始終昂然挺胸,直面一切,受的硬傷越多、越重,只能越激起更強烈地反擊。然而到頭來,我發現自己依舊過不了情感這一關……還記得那一天,淡淡的秋意裡微涼,天空被單調的灰色塗抹,只有清風徐來,滑落衣領,又涼到骨子裡去了。接到電話的時候,我的睡意還朦朧,當我聽到第一句話,人一下子就懵了,頭腦裡一片空白,忘記了言語,也忘記了身外的世界,就如同一個呆子,死死地抱著昨日裡的記憶,不敢相信,也不願相信。爺爺去了,去得是那麼的突然。爺爺生前,雖然身上纏上了幾種上了年紀的病,可身體還算不錯,生活一向是自理。即使突發過幾次病,較為嚴重,但也很快就好了,身體依舊如常。聽爸爸說,當天下午,爺爺還自己打了水去洗澡,可當被發現的時候,爺爺坐在澡盆裡,靠著牆就這樣走了。爺爺走的很平靜,也走的很安詳,只是突然得讓所有人都難以接受。爺爺一生忠厚老實,可道路卻並不平坦,從舊社會裡走來,白手起家,把幾個兒女拉扯大,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也就晚年還過得算舒坦。爺爺一直都最疼我和弟弟,我是家裡的長孫,又常年和爺爺生活在一起,這些年爺爺生活的變化,我都清清楚楚。爺爺對我的愛,對我的期望,我都知道。近年來,為了學業,我遠走他鄉,在家的時間很少,彼此的聯繫也少了。上一次離家的時候,時間距現在還不到一月,當時爺爺還好好的,誰能想到那一次的離別竟成了永別。人世就是那麼無常,有誰能預料得到下一刻將會發生什麼?原野裡的荒草還不是這樣,一直被風吹個不停,要麼堅挺,要麼扶腰,折斷後,亦只能伏到地上,化為泥土,等候著下一個輪迴。爺爺的離去,最悲傷的莫過於奶奶了。爺爺還在世的時候,由於種種原因,和奶奶有些磕磕碰碰。可當爺爺逝世後,奶奶對他埋藏在心中那份多年的愛就如火山般的徹底噴發出來了。誰也沒有預料到爺爺會走得那麼突然,即便和他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奶奶也同樣如此。看著奶奶那因哀痛而迅速憔悴的面容,聽著奶奶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