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281139關西六日行───第三天JR-WEST RAIL PASS,姬路城,午餐:Mouriya三宮店,夜遊北野異人館,晚餐:元町食堂(1)

到姬路和到環球影城的路線差不多,只是前者是在大阪轉新快速(姬路行),而後者是在西九條轉車,全程所需時間一個半小時,單程票價JPY1,620,為了省錢,我們買了JR-WEST RAIL PASS一日券,JPY2,000。這張票只要是位於京阪神奈範圍內的JR普通和特急列車均可使用,買的時候記得要帶護照。

昨天都沒看到USJ的裝潢列車,今天居然讓我們給碰上了。

這算不算是嬰兒車界的賓士?這台挪威Stokke Xplory的嬰兒推車在台灣要價NT50,000台幣上下,幾乎和席夢思低階床墊差不多一樣貴了,你能接受要睡十年的東西三年就玩完嗎?看來的確是經濟實力決定了消費能力。

大阪站超大的。遠處還可以看見前天去過的HEP FIVE的紅色觀覽車。

我們的車來了。新快速全部使用223系,這是JR西日本都市網路(Urban Network)的主力車種。

223系是以JR西日本221系電聯車外型為範本,採用不鏽鋼外殼打造之近郊型通勤電聯車。最初是因應關西國際機場開業而開行的機場至大阪市區聯絡用列車「關空快速」而開發的車輛,一般稱之為2230番台。為應付機場攜帶大型行李箱旅客的需求,座椅配置為2+1

之後為強化JR神戶線之輸送能力,1995年以2230番台為藍本製造的2231000番台誕生。與0番台的差異性在於增加座椅配置為2+2,車頭燈由圓形改為方形等。

隨著改善JR西日本近郊通勤網(Urban Network)效率計畫的推展,2000番台和3000番台亦先後投入JR神戶線/京都線新快速的行列,2000311日達成全部新快速班次皆由223系運行的目標。[來自維基]

一個小時的車程很長,熙熙無聊到一直擺弄樂高,居然每次造型都不一樣耶!

原本到姬路是想坐LOOP BUS,可是觀光案內所的小姐說它的間隔時間太長,建議我們改坐別的巴士,於是往返都與它無緣,只看到它古早的背影。

下車先來了兩隻豆乳冰淇淋,草莓和抹茶口味,JPY250/支。好吃。

1931年,姬路城的天守閣被指定為「國寶」。圖為姬路市市長戶谷松司(任職期間1983年-1995年)所題。

姬路城和愛媛縣松山市的松山城、和歌山城合稱日本三大連立式平山城。其大天守閣、三座小天守閣、連結的渡樓、27座樓閣、15座城門和總長1,000米的土牆,幾乎都還保持著原貌。由於其保存度高,被稱為「日本第一名城」。

1333年  播磨地方的守護職赤松則村在此修建堡壘;

1346  其子赤松貞範興建城堡;

1581  豐臣秀吉聽從黑田孝高的建議,把姬路城作為進攻西部日本的據點,修建三層式天守閣;

1601  德川家康的女婿池田輝政開始大修繕,共花八年時間完成外層護城河57樓式天守閣;

1618  本多忠政為了兒子忠刻迎娶德川家康的孫女千姬,改建西之丸。

姬路城始形成我們今天看到的規模。

2007年完成重建的櫻門橋,已經看得到點點楓紅的痕跡。

1993年,姬路城被聯合國教育科學文化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成為日本第一個登錄的世界遺產。

咿?為什麼大天守閣被包起來了?原來自從200910月就開始動工大天守保存修理工事,大概要5年時間才可以完成。早知道這樣,我們就不會排姬路的行程啦!在姬路旅遊會議局主辦的網頁"姬路觀光訊息"中文版(http://www.himeji-kanko.jp/c2/spot/ss001.html)上只字未提,就連日文版也要點選首頁才能在右下角看到小小的工程啟示,這未免也太過分了吧!我雞婆的個性馬上顯露,立刻跟現場的導覽人員抗議,可是事過兩年,再次造訪上述網站,還是依然故我,抗議根本沒有發揮作用,不然這就是他們的故意,如果真的廣而告之天下,姬路的觀光收入會少很多。

牆壁上開的窗口形狀大小不一,是為了放不同的武器嗎?是的,這叫狭間。不同的形狀放置不同的武器,有槍有弓箭。開口特別考慮了死角的問題,平時還可以關起來。為了防止敵人攻城,設計者真是殫精竭慮。

石落し(石頭陷阱)。這可以監視攻上來的敵人,從小縫裡扔石頭射箭或倒滾水,以達到退敵的作用。平時可以關起來。據說這是日本城郭建築史上最好的發明,結合了裝飾和防禦功能(Combine a decorative appearance with a deadly function,怎麼感覺有點像美豔女刺客?)。

靠著這些石頭,你想像得出來它們已經在那裡待了好幾百年了嗎?

改建姬路城的城主實在是太多,以至於獸瓦都混雜著不同的家徽。

這麼早,梅花就在姬路城下怒放開來。

在ほの門的裡面有一面油壁。將粘土和沙石混在一起,用淘米水凝固而成。據說是池田輝政時代做的,400多年了,還保存得這麼棒,既防水又防彈,民間的智慧真是偉大。

這是其中主要的八種家徽,豐臣秀吉家的是左上方那一個。

鹽櫓,位於大天守後方的長方形建築,不僅可以保護天守,也可以在戰時存糧存鹽。它最多的時候存過1,300袋(每袋54升)鹽。

腰曲輪,位於天守閣北面設有很多門的長屋式建築,裡面還有水井。它所呈現出的優美弧形,是只有在姬路城才看得到的。一旁的楓樹已經開始悄悄地紅了。

姥ヶ石。相傳,豐臣秀吉正在為築城找不到足夠的石頭而煩惱的時候,聽說城下町賣烤年糕的老婆婆,捐出了自己營業用的石臼,秀吉非常高興。這個傳言馬上傳開來,石頭也順利地收集完成。照片中被金屬絲網包圍的半圓形石頭就是姥ヶ石

日本人連城裡的公廁也要做成跟城池相同的風格,在細節上追求完美的民族。

怎麼照都躲不開後面的工程鷹架,氣死人了!如果沒有的話,會是這樣,如右圖(圖片來自維基)。那白色的城牆和蜿蜒的屋簷造型,是不是猶如展翅欲飛的白鷺?所以姬路城也叫白鷺城。

扇の勾配最初的設計目的在於分散主城塔(天守閣)負擔於城牆上超過5,700噸的垂直向重量,同時符合強大地震時所需。再者,這種曲狀結構可避免雨水停留在邊緣角落。此外,這種施工對策亦有三種功能:在磚石未上灰漿或其他灰泥前可避開碰觸,並防止水殘留在凹陷處,如何面對敵軍的侵犯仍是建造時的最大誘因。曲型牆結構創造最大麴度,也為它創造更多的美感[來自維基]

我們參觀西之丸庭園的時候,從內部看到的狹間,的確可以發揮以一擋十的功效。

據說是千姬奉納給八幡神社的羽子板,板子的背面描繪了當時貴族的生活狀態。

日本戰國時期,諸侯之間為了合縱連橫,常常以婚姻作為手段,而年齡和輩分根本不是問題。上圖是曾為姬路城城主的本多家的略系圖,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地方。

  1. 熊姬(1577-1626)的父親德川信康("信"字來自於織田信長)是德川家康的長子,母親徳姫是織田信長的長女。她13歲時嫁給德川家康的四天王之一本多忠勝的長男本多忠政。
  2. 德川家康的三子德川秀忠與阿江(也就是日劇~公主們的戰國》中上野樹里飾演的角色)所生的長女千姬(1597-1666),和熊姬應該是堂姐妹,可是卻在19歲時嫁給熊姬的長子本多忠刻(1596-1626),雖然年齡上沒有問題,但畢竟輩分差了很多。這種姨媽嫁侄子的事應該不會發生在現代,況且近親結婚還有遺傳上的問題。

本多家的家徽。

如果這個塑像是比照真人圖片製作的話,那千姬算是一位美人呢!

千姬就是從這扇窗戶,看盡世界百態嗎?

從這兩張圖表也可以看出很多戰國時代有意思的事:

  1. 日本戰國時代三英傑,按出生年代先後排序:織田信長(1534-1582豐臣秀吉(1537-1598)和德川家康(1543-1616),其實年齡相差不大,織田分別比後面兩個年長3歲和9歲。然而織田的妹妹阿市與淺井長政所生的長女淀君(1569-1615也就是日劇~公主們的戰國》中宮澤理惠飾演的角色),織田的姪女卻嫁給了秀吉,只有十幾歲的淀君,成了比自己大32歲的秀吉的側室。1614年底發生大坂冬之陣,淀君親自穿上太閤盔甲守城。1615年發生大坂夏之陣,就在大坂城快被攻破之際,淀君與兒子豐臣秀賴及身邊親信等人一同在米倉裡自殺,年僅49歲。現在的大阪城還看得到豐臣秀賴和淀君的自刃之碑。
  2. 發起大坂冬之陣和夏之陣的正是德川家康,其實他和豐臣家的淵源也很深。15862月,49歲的家康娶豐臣秀吉同母異父的妹妹,43歲的旭姬成為繼室。德川家康的三子德川秀忠娶豐臣秀吉的側室淀君的親妹妹阿江為妻。1603年,淀君和秀吉的次子11歲的豐臣秀賴又娶了秀忠和阿江的長女,7歲的千姬。(這樣輩分就有點亂了,豐臣秀吉應該如何稱呼德川家康呢?是妹夫還是阿伯?)儘管兩家多次聯姻,儘管淀君的妹妹阿江的姊姊阿初從中調停,也依然無法化解其中的恩怨情仇。
  3. 另一位有意思的人物是阿江(1573-1626),11歲的時候嫁給佐治一成,同年因政治立場問題,被豐臣秀吉強迫離婚。後來又嫁給豐臣秀吉的侄子豐臣秀勝, 1592年秀勝因打戰在朝鮮巨濟島病故。她與秀勝育有一女豐臣完子,完子的第八世孫女九條夙子是孝明天皇女御、明治天皇嫡母。第九世孫女九條節子是大正天皇皇后、昭和天皇生母、現今日本天皇明仁天皇的祖母。她的第三任丈夫是德川家康的三子德川秀忠(1579-1632),1595年結婚時,阿江22歲,秀忠才16歲。後來,秀忠成為二代將軍,她和秀忠的長子德川家光成為三代將軍。五女德川和子13歲時嫁給後水尾天皇,17歲時生下第109代明正天皇,她是日本歷史上第七位女天皇。這位傳奇女性,對日本歷史的影響從戰國延續到現代。

穴門,類似秘密的通道,如果你從外面看,完全不會注意到有這樣的入口。這也是只有姬路城才有的。在麻袋砲塔的入口還有另外一個。

阿菊姑娘的水井。還記得九州豪斯登堡的日本怪談鬼屋嗎?我曾經提到它是根據日本民間口耳相傳的具有代表性的鬼故事設計而來,其中一個就是皿屋敷。故事講述的是:女僕阿菊姑娘知道一個家臣要策劃造反,將此事告訴諸侯。家臣憎恨阿菊,陷害她弄丟主君家的寶碟,並把她仍進水井裡淹死。從此以後,井中便傳來含恨而死的阿菊的亡靈,數著「一個盤子……二個盤子……」「九個盤子……少了一個盤子……」的聲音。類似的傳說散佈日本各地,其中以江戶番町的「番町皿屋敷」和播州姬路的「播州皿屋敷」最著名。

又碰到參加七五三節的日本小女生,在太宰府的天滿宮也碰到過。七五三節是日本一個獨特的節日。日本神道教有一個習俗,新生兒出生後30100天內需至神社參拜保護神,到了三歲(男女童)、五歲(男孩)、七歲(女孩)則於每年的1115日(明治維新前是農曆1115)再去神社參拜,感謝神祇保佑,並祈祝兒童能健康成長。那太宰府那個應該是3歲,這個應該是7歲。唉,可惡的文革破除了中國所有的傳統文化,一個沒有傳統的民族要去哪裡尋根?真是造孽!

日本人在重建老宅的時候會儘量保存過去的記憶,因為這是一種傳承。可是我的祖國竟然連跳佾舞都要來台灣請教,那他還有什麼東西可以傳承?我們把滿人的立領、對襟、盤扣叫做唐裝,而真正漢服的交領、右衽、繫帶、無扣,卻是在日本、韓國、不丹的傳統服飾中得到繼承,這要人如何面對?無言了。(To be continued......)

回應
關鍵字
部落客廣告
贊助商連結
累積 | 今日
loading......
Counter
Flag Counter
Whos
Google Analytic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