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205041942

雪,我的肌膚,使命令我瓦解,去煥發大地的光澤,

(繼續閱讀)

201204301903傻瓜,心若疼了,不哭

回憶裡有一個傷口,殘喘著找不到合適的理由。你的心,她總說看不透。她以為,她可以很大度,可以假裝不在乎,可以說那些不負責任的話。最終,眼淚證明了悲傷並不是一場幻覺。其實,她很自私,很壞。她想要得到更多,她要你的現在和未來。一念起,萬水千山。一念滅,滄海桑田。放手,那破滅的愛情夢。心錯得無藥可救。轉身離開,她說,幸福留給你。…有一種放棄是為了珍惜,有一種幸福叫做忘記…她在乎的人,不明白。心不動,則不痛。為了那份暗生的情素。舉杯暢飲,酒入愁腸,然後忘卻。平安夜那晚,依然是一個人,依然習慣一個人,依然應該一個人。突然想起有人曾說過:“如果心死,除非將整顆心放在砧板上,捏爛,剁碎,如果還不甘心,那就放在絞肉機裡再絞一絞,讓犀利尖銳的不銹鋼刀片毫不留情的割爛破碎不已的心,直到鮮血淋漓,直到再也拼揍不起來。”她就是這樣一個傻瓜,但,請不要救她。終究要親自受傷,才會學著聰明。傻瓜,心若疼了,那就跟著感覺沉淪吧。Transitions |Connie's world | 親愛的,和我一起漫步雲端 |攝影師張曦 | Arquivovrv |一個啤酒修正主義者的獨白 | 我愛夏天的你的BLOG |Conflict in Iraq |

(繼續閱讀)

201204230458不過一場秋殤

晨起,黛青的霧靄還停渚在窗外的空枝上,久久不散,像著色的牛乳,煉脂般地在枯葉間緩緩滑動,讓人禁不住欲探指捕捉。在這深秋凜冽的清晨開窗,是一件極其勇敢的事情,需要的不僅僅是某種慾望,更多的是一種習慣。譬如寒夜裡的溫衾,嬌陽下的樹陰,譬如一直牽過的指尖,擁抱過的姿勢。彼此需要,也彼此重要。我想,這懸停於樹間的晨霧,一定是位懷春的少女,否則怎會沾我一手的濕痕,又怎會戀伏在我的窗前如此不捨。透過暗黃的葉脈,彷彿能觸及她的前世,那翹顫的葉尖,正濃凝著一滴過往,故事寫在裡面,溫暖而又傷感。突然羨慕起席慕容筆下的桅子花,那點點盛開在淺水塘畔的精靈們,是如此的幸福,可以倚欄賞荷,也可以撫琴聽月,這樣的日子便是蹉跎了,也足以微笑著離去,不留一絲遺憾。有人說,讀她的字品出的是淡淡的鄉愁,可我卻始終不覺得,因為這些在與我眼裡的殘景比起來,要幸福很多,也應知足很多。你看,那疏遼的枝突兀著,正用一大片的空白描繪著昔歲的繁茂,曾經停棲過的某只雀兒,正哀啾著低身掠向南方,甚至沒有一絲留戀的顧盼。遠處那叢正值壯年的丁香,正失語般地靜默著,密匝的表情裡透不過一絲風,樹下匆匆的行人們,誰又會停下來,緬懷曾經那抹幽紫,那縷馥郁?西北的晚秋總是這樣慘淡。如一抹憂鬱的心事,裸在冰冷的風裡,向著江南的方向搖曳不休。它們是否也像我這般喟歎,歎命運的多弄,歎造化的戲謔?聽見有人淺語,嘰喳地闖入眼簾。兩個八九女童,正躡足踮腳,偷採鄰家蘺畔的一朵雛菊。或許是因為那竹蘺太高太密了罷,她們夠不到也伸不進,只好作罷,然後在我窺探的目光裡相互嗔笑著離去。還好,還好,沒有摘了這最後一朵雛菊。當我的目光盯停在它身上時,竟然有了些許的暖意,那明媚的色彩如同黎明時的第一縷陽光,穿過灰褐的秋色,拂過冰涼的窗欞,輕輕落在我的眼底裡,一股熱流剎那間傳遍了全身,驅散了籠在我心頭的陰霾,心情也頓時晴朗無邊。呵,這小小的生命裡竟然蘊藏著神奇的力量,溫暖了我的心情,也融化了我的表情。我微笑著,輕輕閉起雙眼,感受著這份意外的收穫。耳靜如斯,風兒竟也柔軟了起來,緩緩地撥弄著我的睫毛,癢癢地起伏,像誰在我的心尖上歌唱。歌聲清婉,如春風過面,吹綠了荒涼的心陌,又如暖茶入懷,擁熱了空執的雙臂。若此時,在心田里播下一粒種,也會生根,發芽,開出絕世的花來。在彩雲之南的春城,見過開在冬天的茶花,那片片潔白的瓣兒,怒放在湛藍的藍天下,格外嫵媚格外嬌艷。最令人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ads
LV M40607 Raspail 大方肩揹購物包(中) COACH MADISON真皮皺摺手提/肩背兩用包(小/駝) ALUXE DIAMOND亞立詩鑽石 GIA0.59克拉 G SI1 3EX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