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211130天津 薊縣 獨樂寺

薊縣,如果不說說他的來歷,想必它馬上就被跳過去了,因為麗麗安就是這樣。先來首詩開場: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首登幽州臺歌,大概小時後背唐詩三百首都背到過,這幽州就是現在薊縣的所在;不過吸引麗麗安注意的是,安史之亂的安祿山就是在這起兵的,還有就是唐太宗就是在這誓師評定那老愛強佔中國文化的高麗棒子,看來這是個有趣的地方。

老實說,現在的薊縣因為靠近唐山,大家也知道一場地震五十萬條人命,這裡能發思古之幽情的名勝剩的不多,多是在附近的大山大水上,但唯獨這供奉觀音的獨樂寺毫髮未損,也就是目前中國木結構寺院的人瑞,雖然他起造於唐代,但大興土木還是在遼代,聚今也一千三百多年了,原本的寺廟並沒有用一釘一鉚,是近年修護時才加上一些鐵器防護的。

這獨樂寺處處是歷史,飄散在一波一波的解說中的名字,都讓讓麗麗安有點兒暈眩,據說這門匾是明朝奸相嚴嵩所題。

那導遊對於這山門的解說有點令人三條線:各位貴賓,請大家庭留下來看這兩邊的遼代泥塑(略),接下來,大家有沒有發現,我們在這山門裡是看不到整座觀音閣的,是不是大家都只能看到一部分呢?其實,大家只要走進庭院抬頭就可以看到整座的了,這就叫做畫框式造景藝術。阿....是說"國王的新衣"是嗎?

好啦~~我必須承認,一進內院真的可以看到一整座觀音閣ㄟ!(噗嗤!!!),抬頭看到二樓懸的這塊匾更是有來頭,寫的人就是我們從小如雷貫耳的那位撈月仙人-李白,這很像我在白雲觀第一次看到呂洞賓的題字一樣的震驚,有一種原來他們不是只是書本上的傳奇,是真真時時存在過的感覺。

說到李白就少不了酒,也就少不了一些軼事,據說"觀音之閣"中的"之"字很怪的原因就是他又喝醉了興起寫了這字,但酒醒了以後才發現少寫了一點立刻補上,所以看起來怪怪的;麗麗安不禁地想,當年寫下雲想衣裳花想容,春風拂檻露華濃。 若非群玉山頭見,會向瑤臺月下逢,這傳送牽罟的清平調是不是也是這樣的字,還是像王羲之那樣行雲流水般的行書呢?

裡頭這就是千年屹立不倒的十一頭觀音,一般來說,麗麗安是不太拍佛像的,總覺得不敬,但這泥塑上繁複的繪飾還是忍不住按了快門,普薩,你可要原諒我這景仰您的弟子啊!

麗麗安對於大佛有一種無名的景仰,這裡的大佛有十六米高,實在很難想像這是如何一點點地將泥塑上,在一點一滴地上彩,面對這樣巨大的佛像,麗麗安總有一種無比的安心,總覺得他們可以看得好遠,守護的也更多子民吧!

以下是李乾朗教授所繪製得剖面圖。

我們幸運趕上結構補強工程完工,於是就買票上了樓跟普薩更親近,據說這設計原本就是要讓明眾可以根普薩面對面說到話,麗麗安也捉緊機會說了一些悄悄話;我們走到外面的陽台,可以更清楚的看到被歷史催化的色彩,可以想像當年的炫麗般瀾,只是腳踩在這木結構上,總還是一種提著心吊著膽的感覺。

屋梁上的裝飾也很不一樣,在北京城裡看到的多是一個像雞一樣的麒麟站在第一個,這裡卻是個人俑,麗麗安看著後面一排祥獸,就覺得第一個像是馴獸師,要大家排隊坐定守護這樓閣似的。

獨樂寺裡有許多的院落,有一個小小的院落裡展示了修建過程和一些被替換下來的建築牆體或是零件,看到這道牆的結構,很難想像自己剛剛就是站在這由土和樹藤所構築的樓閣之上,是哪個古代人這麼厲害想出這樣的結構體,現代的結構計師看看人家吧!!

由此可以看見,柱子並非是一整根木材的,它是用卡榫的方法結合再一起,那鐵圈應該是後來維修才加上去的,而上面吊著的點滴是給柱子打進驅蟲藥,也有得打進的是防腐劑,去年在山西恆山的寺廟之中也有看見類似的,這兩年的布達拉宮整修也適用點低保養梁柱,這又不知道是誰想出的的好點子了。

另一個小院落裡擺放著許多尚未歸位的石雕和石碑,這隻獅子讓歷立安忽然想起辛普森家族

這獨樂寺距離清東陵大約四十公里(走外環快速道路),想當然耳,這裡也就是清朝皇帝前來清東陵掃墓時的行宮所在,於是就有一個小院落供皇室人員休憩之用,這裡因為有最愛亂塗鴉的乾隆住過,所以也少不了到處都是他的墨跡,真是愛臭屁的老東西。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