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41129北京私房散步地圖 明城牆遺址公園,袁崇煥墓,花市清真寺

這個時節上蒙古看草原或是上新疆看喀斯那湖都是美事一件,但是銀庫和體力也要相當才可以稱為美事,所以麗麗安決定佔盡地利好好地看看這北京城,離家不遠的明城牆遺址公園就來去走走吧~一看地圖,袁崇煥墓也在這附近(麗麗安有練過,不常走路的人就是叫"附近"),依著google地圖隨手畫了個簡圖就出門了,看看有點什麼新發現。

星期六的早上,往東便門的公車上小貓兩三隻,公車過了古天文台接著就過了北京站就準備要下車了,說實在的,公車站離城門入口有點遠,還要回頭走一段;一下車就會看到這殘缺的北京城城牆,據說這城牆上的磚還是為復原這城牆號召大家把當年A去圍豬圈蓋違章的磚頭還回來,所以這牆才會這樣因各磚頭遭遇不同城限不同顏色。

遠遠就看到這東便門城樓,要是有個藍天,這城樓就更壯觀了吧,不過他的倖存就是因為他在眾多城樓中真是小弟的地位,真是戲棚下等久了就是你的,過了這麼久以後,他成了大家緬懷北京城得男主角了。

這城門看起來真有那麼點味道,想當年這裡可是駱駝商隊聚集等著入城的地方啊~~(這城樓另文再續)

這城牆的那頭是現在的北京站,但在清朝的京奉線可是在城牆的這一側啊!!

這話說重頭,只要講到崇文區就很少能迴避"八國聯軍"這件事,之前有文章提到的清朝使館區也在這附近,想當年八國聯軍攻下北京城,慈禧出逃他鄉,八國聯軍一方面是想羞辱清朝的天朝被破,一方面要讓天津上岸的軍隊容易進入北京城,就把城牆拆了個洞把鐵路修進城裡了;在修復這個城牆遺址公園的時候,找到了這麼一段當年的鐵軌,就放在了現場供大家記念,一旁還有京奉鐵路東信號所。

鐵軌遺跡的對面就是北花市大街,這路口有著兩大商號,一是來自紹興的咸亨酒店,門口還有端著茴香豆的孔乙己

一旁就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同仁堂藥鋪,這裡的裝修很現代的低調,跟前門大街的雕樑畫棟不同,只見一車一車的韓國和日本的觀光客下車,裡頭各種人氣商品都像是日本餐廳門前的展示一樣,一個一個的空藥盒老老實實地貼在公布欄上,不同的文字對照讓他們很快地找到自己要的商品,麗麗安在這買到一罐賣相相當好的山楂。

在往前走到跟東花市大街的交叉口就可以看到回民小學,左轉進東花市大街,映入眼簾的就是這個灶君廟遺留下來的金紙爐。

回個身,就可以從學校欄杆縫裡看到那有名的鐵獅子,據說這兩頭鐵獅子從安放開始就一直吵架,吵倒灶王力家出走,讓北京出了個沒有灶王的灶王廟,聽過這樣的傳說再來看看這鐵獅子,多少就覺得他們的長相根一般獅子不太一樣,有點不太乾脆的感覺。

看完城樓和鐵獅,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著,就前去尋找小道消息說的滷煮麵,說到這個,麗麗安真是應該有點滷煮上癮症了,記得有一次去吃滷煮,有個老兄說:這就像吃鴉片,一吃上了要介就難了,不過我覺得應該是因為我喜歡內臟類的食物吧。

這東花市大街已經改建成很規範的社區,招牌和標示都是大小一致的,不小心地看到了靜思書軒,但裡頭的物品高貴很貴,看看就好。

過了靜思書軒不遠就到祥八福滷煮,裡面也裝潢的像是台灣的連鎖快餐店,用餐環境也算乾淨,這裡的滷煮鍋底是面條不是火燒,老闆娘說這之前是回民餐廳,所以才需要特別標示"漢民餐館",以免產生用餐糾紛。

一大碗得滿是豆辦香味的大腸和肺頭,還有煮到入味的豆腐乾。

吃完後就接著去看袁崇煥之墓,看著依著電腦裡的地圖畫下的簡圖,哇~問題來了,找不到花市斜街也找不到中國強胡同,問了好幾個路人都不知道,只好往前走再去問吧,就這樣一路走到白橋大街後右轉,為什麼要右轉,因為感覺上是那個方向,但是東問西問就是問不到這兩條街,後來索性就問:袁崇煥的墓在那兒?

好心的文具店老闆說,前兩年改建時,所有的路都拆了,所以袁崇煥的墓就變到居民小區的花園裡去了,麗麗安依著指引來到東花市東里,果然門口右下角都有個牌子:袁崇煥由此進入;厚~~鬼才會想到人家社區的公園裡去找祖先。

管理員說直直走就會找到,果不其然,在社區的中庭裡發現了入口。

這裡要收門票二塊錢,因為麗麗安是學生就變成一塊錢了,其實本來還猶豫要不要進去,因為這裡根本就是門可羅雀,雖然不是很大,但要近距離跟民族大英雄有點驚驚,但還是進去了。這種墓讓人覺得他半夜會爬起來做伸展操的感覺。

這墓還是有相傳三百年的守墓人守護的,在中國很多的陵墓都還有相傳幾百年好幾時代的守墓人,不過這裡的阿姨說,守墓人年事已高不太來了。

看完這墓,就問了阿姨附近的景點,像是隆安寺-文物保護,不對外開放了;那夕照寺呢?燕景八景的金台夕照,阿姨說,因為荒廢很久,以經被人租下重新裝修當飯店了,阿~廟改的有沒有比較保庇啊?

她建議麗麗安搭十二號去羊市胡同,那兒有火德真君廟和花市清真寺;於是麗麗安就跳上了十二號公車,不一會兒,公車就又回到了鐵獅子的路口,接著往反方向開去,麗麗安跟著許多人在羊市胡同下了。

火德真君廟的建築層層疊疊往巷子裡去,但進了大門發現已經變成崇文門社區圖書館,有點傻眼;但是想想,如果所有的古蹟都要復原原來的作用,那活著人有多少的空間可以使用呢?

沒關係,還有花市清真寺呀,東張西望地往前走去,遠遠地看到清真寺的洋蔥頭立在中國式的赭紅宮牆之內,繞了半天ㄉ找不到入口,索性就沿著宮牆走一圈,好不容易找到入口了,看到許多帶著小圓帽的大叔進進出出,就問了一句:可以進去參觀嗎?大叔面無表情的說:不是可不可以,是根本就不讓。

麗麗安有點懊悔當年還沒現代化的時候,怎麼沒想過來轉轉。不過答案是顯而易見的,當年的城牆遺址看起來跟民國初年沒什麼不同,去到鼓樓也是,到處都在燒煤球,沿街都是小販,跟現在完全是整容前整容後。

這樣走了近四個小時也夠了,就鑽進一家超市去轉轉,沒想到一轉就轉到幾站外的崇文門去了,真是有夠大的地下室,還好有冷氣也就不介意這樣忍者龜走法,麗麗安在第下真的不知道是往哪裡去,沒想到鑽出來就是在國瑞商場,聽說在二樓有一家超人氣的台灣泡沫紅茶,麗麗安就跑去買了一杯仙草凍奶茶,厚~~~真喜歡為今天散步下這樣的句點。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