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11130北京城東南角樓

北京電視台的生活頻道常有一句開場白: 我們來看看四九城裡有什麼新鮮事。四九城是老北京人對北京城的暱稱,而對初來乍到的外地人而言,哪來的四?哪來的九?哪來的城?現在的北京除了紫禁城的城牆,還可以讓人緬懷當年的風采,就屬這在北京火車站南邊的東南角樓,雖然它在當初是小小的蘿蔔頭,但是它高大英挺的模樣,讓人對當年的城門有著無限的遐想。

北京成的配置是"內九外七皇城四"

從麗麗安手繪的圖可以看到,由外而內分別是內城,皇城,紫禁城,成類似同心圓的布局,另外還外加南方的外城;眼神力害的看官就會好奇:這為什麼外城就不是同心圓?答案就是亙古不變的工程弊案,在明朝外城蓋完南邊要往北邊蓋上來時,由於許多貪官汙吏插手就造成經費不足了,於是宰相嚴嵩(對,就是那個奸臣)就大筆一畫把城牆聯到南邊 內城城牆就將此公城告一段落結案了。

北京的內城在以安定門,宣武門,西直門,阜成門,宣武門,正陽門,崇文門,朝陽門,東直門,這九門所護衛的城區,很多小說裡提到的"九門提督"就是管這九個城門,換句話說,北京的吃喝拉撒睡都歸他管了。

這話怎講呢?這是因為北京城的城門是有講究的,每個城門都有自己的功能和相關的機關部門管理

南面城牆中間是正陽門。也是大家口中的前門,這城門能走的就只有皇室家族,皇后就是這裡娶進來的;這有多厲害,麗麗安看過一本稗官野史中記載,慈禧非常討厭一位皇后,就想要在皇帝耳邊吹吹枕邊風,皇帝救回了他一句:那皇后的轎子可是從正陽門走進來的,這一句就把慈禧的身分比了下去,不過後來他也走了這城門一回,就是更子之亂逃難完後回朝,也是不怎麼光彩的。人喔~~不用太計較啦,八字就百在那裏的

正陽門的東邊有崇文門,西邊有宣武門。“崇文”是崇敬文化的意思,“宣武”是宣揚武威的意思。兩座城門並列東西,是取“左文右武”、“文治武安”的涵義。進北京趕考的舉人要進崇文門,死人出殯要走宣武門。

北邊的安定門和德勝門也是名稱對應的兩座城門。軍隊出征要走安定門,打了勝仗之后凱旋班師要從德勝門進城;麗麗安聽過一個小道消息說,二環路上在安定門不能左轉就是因為老祖宗留下來的風水問題,是不是真的不得而知,每次要繞一大圈到是不假。

北京城的東邊有一條河,他有個超級響亮的名號叫做"京杭大運河",明清時北京的糧食和建材多是從江南地區用船隻沿大運河運到通州,再將糧卸船裝車運到北京朝陽門內的海運倉、東門倉和祿米倉。東直門以運送木料的車為多。

西面城牆接近德勝門的是西直門,走的是水車,玉泉山的水,裝在騾車上,運到皇宮。阜城門,走的是煤車,因為附近有門頭溝、三家店等煤礦。

然而這些城門,除了正陽門和德勝門,大都因為交通的關係以被拆除,建成了長約23公里的二環路,和只剩下地鐵二號線的站名依著這城門的所在取名。

說了落落長,麗麗安去的是明朝宰相嚴嵩大手一揮連回崇文門旁的東便門角樓。

所謂角樓就是在城門一旁駐軍所在,裡面有軍式設備和宿舍。

其實麗麗安十幾年前來過一次,不過那時候就感覺黃沙滾滾,周遭特別的破落,人們的生活和有一種回到過去的感覺,但現在已是花草扶疏,城門口還有大型停車場迎來一波波的訪客。

登上城牆,旗墩一副老態地迎賓,他們的姿態不發一語也可以解釋一切。


一旁的砲管上還可以看到明朝奮勇抗敵的大砲,上面還有監製人的姓名和他們主子的年號,當年背負著保衛民族生存大責,早以跟著砲管上的風雲人物煙消雲散,他現在就只是需要安養晚年吧。

城牆的牆不若我們所想像的,它不只是道"牆",更多的是提供巡夜者駕車巡城的車道,以及抵禦外敵時的戰道,想想每夜噠噠的馬蹄聲響在北京城的四周,就飛散出一種肅穆的氛圍。

進入角樓,麗麗安意外著他的雄偉木結構,目前這角樓也被澳洲畫商租用開設畫廊,這位澳洲老兄為中國當代藝術進的心力也不比角樓少,剛寫完當代藝術二萬五千字的論文,暫時沒有想在回頭聊一下當代藝術,所以跟他點了頭就往樓上走去。

光是這些力與美的完美結合,就讓麗麗安久久不能將眼光移去。

走出角樓,剛好有一般火車飛馳而過,想當年他承載過八國聯軍的野心,也承載過急於與袁世凱進行談判的國父的憂國憂民。

其實,這條鐵路於本是建在城外,也就是說,當年的火車道在北京城攻破後,平行地被移到的城內並且一直使用至今。

當初移到城內的一個原因就是,這火車連結到天津,八國聯軍的許多運補都是靠天津港,將火車軌移到城內喔方面給清朝皇室難看,一方面就可以接到麗麗安之前寫過的"東交民巷外國使館區",可以更方便的調動軍隊。

回頭在看看城牆上,當初攻城的彈孔還在牆上,當時歡欣鼓舞的歐洲士兵的到此一遊也還在牆上,也許再過幾年,這些傷痕就會變成被全球化的世代是為一種歷史符號,可以隨處移植在某個酒吧做為"情趣"的點綴了吧!

也許,走過必留下痕跡的到此一遊習慣,中外皆然吧~~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