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071130牛街 清真 禮拜寺

麗麗安的旅遊地圖都是用食物定位的,所以這只有牛羊的牛街一直僅停留在想像之中,於是它從人群擾嚷的小街變成寬闊的現代化主幹道,麗麗安才造訪了這裡,原因無他,忽然覺得每天就是新的開始,應該嘗試點新鮮的事情;依老北京的道路命名法,煤市街少不了賣煤的,騾馬大街也少不了賣騾馬的,但這個牛街可不是賣牛的地方,這在古代應該是一片果園區,在牛街不遠處有條叫棗林的街道,據說以前這裡種滿了石榴,所以榴街留傳至今就取諧音為牛街,這個說法對麗麗安而言是有點牽強啦~榴街,牛街,兩個都沒有比較高明啊!又不像"驢市路"改成"禮士路",照修改的原因就是社會進步,路名也需要文明進步,而那兩個都沒比較進步啊!不過,又有人說依據回文的發音才會有這樣的演變,那這我就沒話說了,因為我不懂回文。

出門前,有小小的研究了一下地理位置,但搭公車到牛街這一站一下,所有要找的都沿著牛街一字排開,禮拜寺也很好找,因為道路拓寬的同時,影壁是不能動的,所以就會看到馬路一側少了一線道,而影壁就像個高聳的分隔島矗立在馬路東側;北京的清真寺有好幾個,以在牛街的禮拜寺最為著名,麗麗安猜想是回民聚集在此的關係吧~這裡有回民小學,回民中學,回民社區,回民養老院和回教研究所,加上附近周邊的生活機能都是以回民為主,這也是這清真寺不至於淪為僅是供人瞻仰的古蹟,而是真正為信徒服務的一個聚會場所,一個提供一千年服務的寺廟,要說是真主有庇佑吧!

這禮拜寺是從宋代開始修建的,而且還有確切的歷史記載起造年份-西元994年,經過千年擴展到現在的規模,從宗教的案例告訴我們,房地產是一門極佳的投資渠道,無論你要發揚人類思想還是要修身養性都還是要有個自己的窩。

臨街的木牌坊後頭是望月樓,是齋戒月觀察月亮變化的地方,才能決定具體結束時間。

在中國的種族非常的多,多到要在身分證上註明,當我們還在吵祖籍要不要放的時候,他們民族分類才是課題,中國官方認定的種族共有五十六種,依麗麗安為作業找的資料,其中漢人佔了有92%之多,但漢民去到佔中國國土六分之多的新疆就不管事了,以前說要去烏魯木齊出差,大家都會給麗麗安來一句:我是漢民,不方便。哪裡不方便又是另一個長故事,反正就是人種,語言和意識形態的問題啦。在牛街禮拜寺也是,因為非回民入內都是要買票參觀的,而且不可以入殿參觀,因為我們吃了許多回教認為不潔之物,一身帶著穢氣。

這次參觀清真寺是麗麗安最愉快的一次,也許是我自動買票的關係,也可能是這裡的人都是為阿拉服務,所以比上為人民服務的大媽們就親切的多,也讓麗麗安把有點沉重的提帶寄放在傳達室,我也順便請教了寺內的忌諱,畢竟是還在使用的宗教場所,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人很少,大叔說玩注意事項又請麗麗安吃櫻桃。

一進去就可以看到這間名叫滌慮處的男洗水房,白話文說就是沐浴間,麗麗安在外頭聽到裡面水聲不斷,不知道大家是不是真的洗去煩憂了。

在大殿的入口有著這樣的時鐘,這是一天五次禮拜的時間表,各都有專門名稱,每天時間都不一樣。

日出之前的晨禮,叫榜塔

午後的晌禮,叫撇失尼

太陽平西時的腑禮,叫做底雷蓋

日落黑定之前的昏禮,叫做沙目

夜裡的宵禮,叫做虎伏灘

每個星期五固定為聚禮日,通稱"主麻",在午後舉行的集體聚會。

這樣看來,當個回教徒還真的挺忙的,拿七月三日這天來看,早上四點就得起床膜拜,然後再到下午三點半禱告,接著六點半,在來七點五十,再來九點半,看來網路韓劇大受歡迎不是沒有原因,這樣密集的膜拜,根本無法守著電視機的呀!

據回教的規定,禮拜寺是要坐東朝西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麥加是在西邊。這個禮拜大殿是又經整修的,他最大的看點是宋朝和遼代時期在天花和梁上的繪畫,麗麗安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回民,要親眼看到這些精美的畫飾,看下輩子有沒有機會了。不過,重新投胎轉世太慢,在後殿的展覽室理的多媒體互動螢幕上就有介紹的, 我也是在那兒才知到這大殿的美,只是人就在此不得門而入,殘念。

禮拜大殿的外殿,有一對情侶要洗禮,所以被請到這兒講解一些細節,不過,他們講的是回文,麗麗安只好安靜的走開。

麗麗安一直在想,這樣的顏色組合只有在一片荒蕪的西域才會出現的吧!記得,之前去吐魯番的時候,見過戈壁的綠洲聚集的幾戶人家,也是將門窗刷的五顏六彩的,在一片飛沙走石之中顯得喜慶的多。

大殿的對面就是一座"邦克樓",麗麗安覺得它應該寫做"幫課樓",因為這是通知大家一天五個禮拜需要禱告的時間到了的地方。

裡頭的提字非常有意思。

禮拜寺裡有許多的講經殿因使用不對外開放,小院子裡有一些碑文,上面是用漢文和波斯文寫成的,麗麗安很想知道波斯文長什麼樣子,就努力使勁的看,但真就向指示牌說的都已剝落,南邊的小天井裡有兩個小墓,葬的是是當初開山始祖,他們的墓碑是很漂亮的阿拉伯文,雖然不知道寫些什麼,但是那龍飛鳳舞的模樣真是有氣勢,在這巧遇一對來自敘利亞的年輕夫婦,他們告訴麗麗安,這兩個人的姓氏其中一個應該是阿富汗裔,另一個我忘了,他們是從杜拜移民去加拿大,中間在北京轉機一個禮拜,我們就東聊西聊一些有關中國西域和中東的歷史典故,然後互道珍重就接著一路逛到後殿。

後殿也是口字型的排列,有兩個殿被拿來當作展覽室,一間有點像政績宣傳室,另一間有媒體和一點點文物的展覽,一旁還有一個小院落是清真女寺,當然這就是給女眾禱告的地方,也設有洗水房和講經殿,不過這裡的建築就比較新,也就是沒有什麼特色。

這清真寺真是不大,但是看到大殿裡男人們虔誠的禱告,看見門廊上坐著帶著小圓帽的老人為帶著頭紗的年輕女孩講經,感覺這個禮拜堂的心臟還在跳動,血液還在奔流,比起已經被扮成木乃伊供人參觀的紫禁城,信仰帶來的生命延續力還是不可小覷的。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