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241241宜靜老師『呼吸課程』課後感

我想,我開始出狀況雖是最近一兩個月的事,可是,家庭背景與個人個性,也是深化太久無以自拔。

工作坊中,每個學員面對的問題都不同,解決方式也不同,我卻非常認同宜靜一直提醒我們的一句話:『問自己吧,你的心會給你答案的』

有好多問題想問,但在這三天中,宜靜就讓我們跟自己在一起,不想開口就別開口,不想笑想自己獨處,就允許自己獨處。多久了,我們都當別人眼中的乖小孩,『只要我乖,你就會愛我嗎?』

『只要我乖,你就會愛我嗎?』這問題我甚至沒問過,我好像,拒絕相信愛,也拒絕愛人與被愛,不知從何開始。

問題大嗎?也許很大,宜靜老師又說了『尊重自己的流程吧,有時候太痛,你還沒準備好去面對,於是選擇遺忘(不是遺忘,是封存)。每個人的歷程,時間都不一樣,就順著自己的流,別跟別人比較』。

也許有人疑惑:這三天歷程沒有驚天動地哭喊或深刻體認,怎麼辦?

以我自己為例,如果不是我之前已經走過一個我沒啥感覺的工作坊,這次呼吸課程,可能我還是用舊有模式與矜持,去限制自己。因為之前的工作坊,我知道腦袋會一直干擾我的行為思想,我放不開。所以這次,也多謝其他學員的嘶喊,我也跟著把自己的抑鬱不滿全喊出來。

再者,心裏也許已經有顆種子種下,悄悄滋長,在上完課後接下來的日常生活裡,總之,靈魂都有最好的安排,我們(腦袋)順服不順服,其實都在祂掌握之中。(哪有什麼不順服的事情可發生?)

話說回來,我最近情緒異常低潮,常常落淚,專家都幫我貼好標籤,這是憂鬱症(也許是前兆)。所以第一天我只是哭,哭累了睡,睡醒了再哭。

第二天,因為GPS很意外的竟帶我走另一條路線,整整耽誤我2, 30分鐘。我對著GPS大聲咒罵,也開始咒罵上帝。因為遲到,一進入就聽到非常heavy, rock 的音樂,我直接發洩出來,大吼大叫大哭,摔枕頭,大聲咒罵上帝。是真的。

我當然要咒罵上帝,我沒有宗教牽絆,但我相信上帝存在的。我咒罵祂,無論我再怎麼求祂救我,祂就是不出現,躲在上面,我只能自己痛苦,再自己想辦法走出來。然後上帝只要簡單一句:我知道你自己可以辦到的,你夠堅強。

或者是,等我(從打結的腦袋)走出來後,祂就說:你為何一直往外求?我在你心裏,我就住在你身體裡面,你就是我,為何外求?

如果說我咒罵上帝得了什麼好處,那就是,我真的發現上帝不牢靠,靠自己最好。於是我感覺,其實我沒那麼悲傷了,我又發現,我體內有力量了。

我現在終於稍稍體會這句話:你一直都有力量的(或:你自己就是豐盛的---請自行照樣造句),只有你沒發現沒用它這件事實。

力量不用『重新找回』,因為他一直都在,你只需感覺他,去用他。

同樣的,我就是神,神就是我。神不在外面,神就住在我身體裡面。上帝這句話也沒說錯:你找錯方向了,我跟你同在,你一直外求,當然找不到我。

我知道,也許我還有害怕的,不知名的恐懼,可是我有力量,我知道,唯有我不敢去面對『恐懼』,於是我親手給了『恐懼』力量。

親愛的宜靜,謝謝你。謝謝每位一起並肩作戰的,不知名的學員,謝謝你們。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顯生的人格加上(20-34)的活力加上孤獨的(1-8)加上尚未活出的(37-40)=目前的我
知道我在說什麼的就請入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