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1150315

莉是我剛來美國認識的朋友,她是佳佳的室友,佳佳又是我好友Rebecca的姪女,佳佳跟莉真是情同姊妹,唸FIT當學生時就住在一起,甚至佳佳結婚後有了小孩還是一起擠住在曼哈頓的公寓,直到佳佳在布魯克林買了房子,兩人才分開住,這麼深的緣份,莉理所當然是佳佳兒子的乾媽,莉也他識為已出,有時佳佳忙,莉很自然負起接兒子的工作。

 

莉是越南華僑,纖細嬌小,陶瓷娃娃般精緻的皮膚,還燒一手好菜,學的是服裝設計,後來又在服裝公司上班,每次見到她總是光鮮亮麗,非常時髦的都會女子。

 

跟莉不算熟,偶爾在Rebecca 的家庭聚會碰到她,我們這些台灣人聚在一起當然拼命說國語,慣講廣東話的她對自己的國語沒信心,聚會中都非常安靜靦腆,偶爾開口也是說英文。每次跟Rebecca連絡時,就算她不提,我也會問問她的近況。

 

莉的感情一直不算順遂,雖然很想結婚,始終碰不到真命天子,也許跟她愛帥哥有關吧? 曼哈頓的帥哥有一半都是同志,剩下一半帥哥想定下來更少,想定下來的帥哥剛好想跟妳定下來,機率跟中樂透差不多吧~

 

她也曾有過長的像「基維李奴」的男友,只可惜最後還是無疾而終,後來就常聽到她心情鬱悶,雖然我是泥菩薩過江,還是幾次試著幫她介紹男友,可惜都不成。

 

Rebecca跟她四姊也多次問我有沒有適合的男士可介紹給莉,問到有天我發飆: 「你们這些人莫名其妙! 我自己也沒有男朋友ㄝ! 」她們才停止這種把我當婚姻介紹所強迫性行為,說真的,帥哥也輪不到我介紹吧。

 

2007年的感恩節她開始覺得腹痛,醫生診治後,吃了藥還是痛,再回診,才驗出她得了恐怖致命的胰臟癌。

 

那陣子我剛好跟小舅媽的表妹寶玲連絡上,因她的關係,接觸到基督教的靈恩派,靈恩派強調治病打鬼,那時我膝蓋有點隱隱作痛,居然因禱告無藥而癒,很神奇的經驗。

 

後來聽到她有天在家昏迷不醒,佳佳送她去醫院急診,聽到她住院,我立刻打電話問佳佳可不可以帶寶玲去為她禱告,當時只想如果不去做這件事,將懊悔終身,偶爾奇蹟還是會發生的吧! 與死神拔河是件傻事,我們可否贏一次呢? 我真的願意相信奇蹟。

 

其他三位熱心的教友也願意跟我們一起到醫院為她禱告,我開車載一行人到曼哈頓的醫院,看到莉瘦弱嬌小的身體躺在病床上,還有直到莉住院才知道女兒生病焦慮無助的媽媽,十分心疼,禱告完,莉蒼白的臉浮出一點血色,當時她的狀況略為有好轉,走前其中一位教友張開溫暖的手臂緊緊擁抱著莉的媽媽,在她耳邊說出深誠的祝福,令人動容。

 

當時我因工作的關係忙的焦頭爛額,再抽空帶寶玲去看她時,莉已回到自己家中,才短短兩個月,她更瘦了,只剩一層皮貼在臉上,佳佳說她不吃飯,莉因做化療食慾變得很差,她還是自信滿滿提起她朋友會從北京寄藥來,走前不住地叮嚀她一定要勉強自己吃飯,才有力氣打贏這場戰。

 

可是我們還是失去了莉,莉一定是很不甘心的吧,她的人生還沒過夠啊,他們幫莉寫遺囑,要把她曼哈頓的小套房讓給弟弟,她不願意簽,她們搭著莉的手想在遺囑上畫押,也被她甩開,也許簽了就承認她人生即將結束吧,真的不甘心呵~ 她一直想要結婚,想要有個老公,有個自己的孩子......帶領莉信主的依依阿姨叫大家出去,好言相勸: 「如果不簽,將來會帶給大家很多麻煩~」莉才很不甘願簽下。

 

最後一晚,莉痛苦的跟死神掙扎,佳佳很不忍心,倚身在她耳邊輕語: 「安心的走吧! 將來我跟兒子會在天堂跟妳相會。」走時她很平靜。

 

莉的父母住紐約上州,她住曼哈頓,所以決定舉行兩場追悼會,佳佳希望寶玲的教會牧師來曼哈頓送莉,我買了生平第一個給往生者的花圈,然後接寶玲跟牧師到唐人街的殯儀館,「基維李奴」也來送行,也算是有情有義,現場放映莉發病後,佳佳帶莉到巴哈馬旅遊的照片,當時的她,依然容顏姣好,青春無漾。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沒有新回應!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