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更瀏覽模式

201304091159柔情永遠不懂,比不過我愛你

夜深了,一個人呆在這傻傻的在網上亂逛,也不知道可以幹嗎?腦子裡有個你,我一個人獨自遊蕩在夜裡,多麼想可以找個人說話啊,大家都睡了,一個人,寂寞的我,寂寞的夜,寂寞,悲傷曼延了整個房間,可是我腦子裡依然想著你,你知道嗎,以為自己現在可以忘記你,可以不在為你而傷,可是看到我自己偷偷留在電話裡的相片是,心裡又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你,總是看著你的QQ希望你可以發消息我,每次到最後,都是空等一場,明明你離我根本就不遠,我卻沒有勇氣在去找你,彷彿猶如在天邊,卻恍如隔世,多麼想守在你身邊,偏偏你離我有千里遠一樣,一個人過是無味的,沒有你在身邊,對很多都失去了興趣,只有一個人在夜裡偷偷看你相片,看我們以前的聊天記錄,那樣可以讓時間可以過的很快,美好的永遠是短暫的。泛黃的壁燈,在看著牆上自己的影子,把我壓的好短好短,短到認為自己是多麼一文不值,我的這份寂寞,和不值只為你,夜晚一點點的過去,冷清依然劃過我的心裡,充滿整個房間。在沒有絲毫愛意的夜裡,手裡點著一隻煙,看著煙頭上那點微弱卻又在夜裡奮力的想綻放自己的那一點點火星,努力的吸取這一口煙,才能感覺自己的存在,這不知道是沒有你之後的多少個夜晚,依然沒有你的傻傻的笑和你的每一個眼神,沒有你,我有很多的不快樂,但是我依然心裡懷揣著對你的愛,我肯定我寂寞但是我不孤單,我心裡有個你,還有其他的朋友,我想不到,我現在是如此的想你,想你想到感到寂寞。黑的夜不在象白天那樣的亮,我可以用冰冷的淚蓋住我掩埋的內心。我深夜總是想著可以等到你回來,也在那遐想,想我的愛,可以回到我身邊,讓我可以告別那白白的思念,曾經有過的思念,有過的在一起,一個是苦苦等待,一個是聽到要倉惶逃離,見到了身邊的背歡離和的事,卻還還總是不能釋懷。曾經擁有過只有那些簡單的回憶,不在一起了心裡一直還不放不下你,我一直在努力,努力了,多麼期待你的回來啊,可是事與願違,還記的我去新學校之後,我們默默的不在一起了,之後你就放棄了我,我哭了,我喝醉了,為你哭了,你知道在等一個人的滋味嗎?在努力的去找回你的滋味嗎?等待一個朋友或許沒什麼,可是等待的是自己心愛的人回來是件很難受的事啊,幾乎每天腦子裡都會想你,每天的盼著,盼著,可是盼到的依然是一樣的結果,你知道心裡有多難受嗎?有人都說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愛你可我不恨你,真的,知道為什麼嗎?恨你,我只會加深自己心裡的痛。你知道嗎,你提出的要求,

(繼續閱讀)

201205032223南城月下

這是北方人的浪漫。我愛看月,尤其是南城的月。浪漫的場景,無聲的心緒,無限美好只在眼前……說不清,道不明,是真實中的幻影,又是幻影中的真實。可以想像嗎?月,它掛在銀河的那一端,皎潔,靜謐,幻惑。它是世人內心的永遠寄托,也是人精神世界的終端。朦朧白影,訴說著人間的鉛華褪盡;優柔身姿,撩撥著世界的紛紛擾擾。黑夜與白光交襯,夜色更加黯淡,白光更加聖潔。月影是幻影,是猴子撈月般的童話,只有那一片白光宣告它的存在。同樣的,自身是虛浮,是燈紅酒綠,是俗世的自大與狂躁在膨脹。單薄的美好在此寄寓,太遙遠所以打不碎它的光影。看月,要把頭抬起一定的角度,這樣便看到了月下的小橋,點綴的燈光和蟬語是最巧妙的背景。一片朦朧間只覺得一切都被我視而不見了,天地之間的距離突然變得狹窄了。南城獨有的氛圍與這一片景致成了絕佳的伴侶,它們集合在一起衝擊著我的心。燈火闌珊,世間的雜亂無章與庸俗膚淺化成了更加屈服神聖的心,在看月的一刻,不需要遐想,就算是“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般的纏綿細膩也不需要有,“靜靜”二字是“看月”的敲門磚,冷落了追名逐利、勾心鬥角,捧起了內心中僅存的一絲對美和安靜的追求,放在手心,視如珍寶。或許有人會說,月亮上有隕石坑,環形山,各種數據、資料、記錄……對我來說那只是對月的褻瀆,我不需要任何“解讀”,我需要的是內心的融匯,此刻,月與我成了對酒當歌的人生知己,漫漫良宵之友,多麼難得的寫意!李白曾經“舉杯邀月,對影成三客。”月只是他的伴舞者,李白這朵“青蓮”根本不用理會它的陰晴圓缺,落寞的時候只要仰天一笑,他的內心也就得到了解脫,甚至是圓寂。而我呢?小橋流水,無人為此駐足留觀,只有看月時才會帶入我的精神領域,這才是真正的“會意”,人與物結成了知音,沒必要昂首仰天,找到了它的蹤跡,同樣也就找到了我的心跡。北方人內心粗獷,這樣多情的時候並不多見,有些更是單單憑借特定的時空關係。開篇就說過,這是北方人的浪漫,不出於境界,只緣於本心。我醉心於看月時內心的舒張感,忘卻了自我,忘卻了緊張感,忘卻了秋天掛滿天際的傷痕。我也曾設想過這樣一種夜,“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

(繼續閱讀)

201204291555生活之藝術

在讀周作人寫的“生活之藝術”這篇散文時,我受益匪淺。如:飲酒,“一口一口的吸,這的確是中國僅存的飲酒的藝術:乾杯者不能知酒味,泥醉者不能知微醺之味。”而中國人對於飲食也知道一點享用之術,但是一般的生活之藝術卻早已失傳了。“中國生活的方式現在只有兩個極端,非禁慾即是縱慾,非連酒字都不准說即是浸身在酒槽裡,二者互相反動,各益增長,而其結果則是同樣的污槽。”例如,動物的生活本有自然的調節,中國在千年以前文化發達,一時頗有臻於靈肉一致之象放恣,後來為禁慾思想所戰勝,變成現在這樣的生活,無自由,無節,一切在禮教的面具底下實行迫壓與,實在所謂禮者早已消滅無存了。由此可以看出,生活不容易的事。我們可以選擇不同的方式生活,自然地易地生活或把生活當作一種藝術,微妙地美地生活,生活之藝術只在禁慾與縱慾的調和。英國思想家靄理斯對於這個問題很有精到的意見。他排斥宗教的禁慾主義,但以為禁慾亦是人性的一面;歡樂與節制二者並存,且不相反而實相成。他認為人有禁慾的傾向,即所以防歡樂的過,並即以增歡樂的程度。他在《聖芳濟與其他》一篇論文中曾說道:“有人以此二者之一為其生活之唯一目的者,其人將在尚未生活之前早已死了。有人先將其一推至極端,再轉而之他,其人才真能瞭解人生是什麼。一切生活是一個建設與破壞,一個取進與付出,一個永遠的構成作用與分解作用循環。要正當地生活,我們必須模仿大自然的豪華與嚴肅。” “生活之藝術,其方法只在於微妙地混和取而捨二者而已”。生活之藝術這個名詞,用中國固有的字來說便是所謂禮。我們都知道東西方的文化差異很大,中國人沒有像外國人那麼開放,他們的骨子裡還是比較傳統的,有很多的顧忌和規矩。“中國現在所切要的是一種新的自由與新的節制,去建造中國的新文明,也就是復興千年前的舊文明,也就是與西方文化的基礎之希臘文明相合一了”。這句話,僅僅是周作人他個人的觀點,並不代表全部,我們都不知道未來世界會發生怎樣的變化,這就需要我們後代的努力。借鑒原文作者而作。麥田里的守望者 |

(繼續閱讀)

201204271518雲的思念

雲撥開了天日,見得一片明亮。她要去往遠方,帶潔白在心上。時而變成兔子的尾巴,搖晃了不見;時而變成幾隻綿羊,在天空中捉著迷藏;時而豎起長長的耳朵,要鳴聽大自然的聲響;時而銷聲匿跡,朦朧成一片。是雲在暗戀,暗戀著澄清的天空,暗戀著沉著的大地。她喜歡這樣,孤單的一人,在心中嚼咀著愛情。一廂情願,到流水高山,到海枯石爛,到天荒地老,到世間的一切,化為永遠。雲執著,因為她多愁善感;雲擅變,因為她有驕人的身段;雲癡情,因為她與愛許諾過誓言;雲愛戀,因為她想給美麗的天使做伴娘。雲,飄呀飄!飄呀飄!失去了方向,她忘記了自己身處哪裡。但她清醒地知道:地,藏在腳下;天,頂在頭上。無論是以何種姿態,攬得秋色,都能在心中,找到思念的影子。那是雲的所有,即使被風吹散成一陣煙,她也不會就此罷休。雲內心純潔,喜歡四處遊蕩。陪著地,伴著天,一直到三人都老去……她想,她想用盡自身的全部力量,去將夢想實現。溫情在生長,優雅無比歡。甜蜜在花開,喜悅在臉上。雲踱著步,揮揮手,娓娓而談。有天地作伴,她興致盎然,陽光開朗,如春風洗面。白蘭蒂1800的BLOG |馬平川在線 | 這個非文不緋聞 |路還長,不如走馬觀花 | 代代子日記 |江湖夜雨的BLOG | 屋簷下的小雨 |太陽花 |

(繼續閱讀)

201204221804人活一片情

有位中年離異的女性,那天通過心理咨詢電話問筆者:“你說人間到底有沒有真情?”我說,如果我現在對你說有,你可能懷疑;但我仍不能說沒有,只是有人在屢受挫折後,一時心有些碎了。於是我給她講述了一個真實的故事:有這樣一對老夫妻,60年前,經父母包辦成婚。他們幾乎完全屬於兩種性格的人,幾乎吵吵鬧鬧了一輩子。60年後的今天,當兒女們張張羅羅為他們搞金婚紀念的時候,老太太已經告別人世5年,老頭兒穿著老伴生前給做的新棉襖,眼眶濕潤了。他情不自禁地對兒女們說:“吵了大半輩子,沒有想到,她走了,我沒有一天不想她。”您說這算不算情?人世間,風情萬種,友愛是情、依戀是情、惦念是情、鼓勵和信任也都是情。如果有一天,你單身孤影走在異國他鄉的土地上,可你手中提著愛人臨別時送給你的小包,又聯想到這裡是他(她)曾經生活過的地方,肯定會有一股親切的熱流湧遍週身—因為有情。如果有一天,您的師長或上司將一份很重要的工作交給你去做,並鼓勵說“肯定沒問題。”那麼您不會超水平發揮才怪—還是因為有情。正因為你在玫瑰上花費了時間,這才使她變得如此名貴;正因什麼地方藏了一眼井,沙漠才變得那樣美麗;正因為有了人間真情,世界才更加精彩!人在世上走一遭,還不是為了這一片情?所以在我們得到真情的時候,不要忘了感激;當我們付出真情卻沒有得到相應回報的時候,也不必失望。因為東方不亮西方亮,失去愛情還可以從頭再來,除去愛情還有親情、友情。重要的是,當“玫瑰”重新遞到你手中的時候,你還有能力將它接好。

(繼續閱讀)

201204092341迦南美地的駱駝

夕陽不退,苦楝樹下『駱駝停了下來。    好久了,駱駝一直不習慣抬頭,一直自顧自的走在這足以讓所有動物停留的迦南美地。駱駝從來沒想過他會走到什麼地方,他也不知道,當他在也走不動的時候,他會停留在那個岔路口。    晚風吹過,駱駝這一次抬起了頭,夕陽很美迦南美地、的夕陽格外的美,他承認。    很久了,駱駝一直在僅存的零星記憶中搜尋父輩們的身影,他知道,那才人們所謂的駱駝該走的路,沙丘連著沙丘,熾熱接著熾熱,他不知道父輩們是怎樣從那些一望無際的沙漠中走出來的,他甚至不知道她而今所在的地方是否是他該在的。    有時候,他甚至在想,或許他應該往回走,去找尋父輩們的足跡,去繼承他們家族所謂的傳統,而不是在這水草豐盛的迦南美地。可他不知道這是否會侮辱他那些曾經流過的時間。自從莫名其妙的踏入這迦南美地,他就一直不知道是否該埋頭走下去。    夕陽依舊美得詩一樣,絲毫看不出消退的痕跡,駱駝倚著苦楝樹臥了下來。他想起他曾經走過的那些路,連自己也記不起來路上究竟曾有過什麼,曾發生過什麼,這讓他有些慚愧,也有些懊惱,可他不知道如何才能讓自己不致如此的不安。    他想起那些不小心被他記起的面孔,那些一路上層偶然間給過他幫助的動物,甚至是那些曾被稱作敵人的獅虎之類的猛獸。可駱駝的印象裡,他們一樣辛苦,一樣可憐,一樣不知道自己明天後天會在哪裡,這讓他多少有些傷感。    不知道什麼原因,一刻苦楝從駱駝的眼前落下,這讓駱駝有回過神來看清了迦南美地的夕陽。他下意識地伸出了前掌,想觸一下這無可比擬的美,卻在伸出之後才發現自己的幼稚。苦笑之後,他把僵在半空的前掌縮了回來,這有點想他一直想弄清楚的生活,早已成為不可能。    夕陽依舊顯不出退去的意思,可駱駝清醒的知道,他很快就會消失得無影無蹤。駱駝從苦楝樹下站了起來,抖了抖身上積累了許久的疲憊,買起頭,繼續邁出他的步子。天很快會暗下去,可這似乎從來沒有影響過駱駝的步伐,想想也是對於一頭從不抬頭的駱駝,黑夜與白天的差別似乎不大。    迦南美地的夜應該也會很美,即便是白日裡好多難以描摹的美都隱去了,至少星空下那只埋頭苦行的駱駝,也足以成為一道風景。

(繼續閱讀)

第一頁  上一頁  1 下一頁  最後頁 
關鍵字
[此功能已終止服務]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友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