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8111719In Distress

「有沒有辦法讓疲憊消失?」
「哪一種的?」
「就是那種發自心底的...」

我凝神地看著她,眼神仍然維持著認識她以來的無力感;她始終不說,但我明白那種她找尋著能夠羈絆、有安全感的他。

「還是不放棄嗎?」我問。
「你的問題就像是問一個已經迷路很久的人,問他出口在哪呢。」她苦笑看著前方回應著。

「為什麼你不會有這種感覺?」忽然的,她冒出了這一句;

我陷入了沉思,其實答案是有的,只是我不斷的找著藉口或者理由去回避著;為什麼?我試著問著自己,我是不是也是害怕面對那最真切的答案,所以才不斷的去找更深沉的幽徑探去,但是那是種幽谷、是條不歸路,此時的驀然回首,發現入口處已經遍滿荊棘;我幽然的嘆了口氣…

「欸,你的表情難得像我耶。」她說著。

我苦笑著,就像我笑她苦笑的那種感觸。

「我知道答案了,但回不去了不是嗎?所以只能不斷的向前走著,或者哪一天真的被刺痛了,那就淌著血繼續前進著,也許對一個人而言,注定生下來就是要讓疲憊佈滿身軀吧;所以,何必讓它們困擾自己太久呢?我選擇寧願快樂一點啊,這樣也許會比較好過唷。」

「這樣也許會比較好過唷…好過…」她喃喃自語著;又恢復了以往的神情。

周圍的空氣又陷入了一陣沉靜。




Joseph Lin is writer/editor for Lin`s blog & can be reached at http://www.wretch.cc/blog/inribosome

沒有上一則|日誌首頁|沒有下一則
回應
關鍵字
    沒有新回應!





Powered by Xuite
音樂盒